• 笔趣库>万古神帝 > 正文 第三千七百四十章 天人棋阵
        “洛师姐,你用混元笔试试!”张若尘道。

        十万年前,第四儒祖离开昆仑界时,显然是自感此去凶险,于是,将混元笔和自己的一道传承力量留下,后被洛水寒继承。

        洛水寒来到张若尘和残灯的面前,取出混元笔,调动一缕缕浩然正气,从玉葱般的手指涌入笔中。

        她一手持笔,一手挽着大袖,在焦黑的残卷上轻轻一划。

        “哧哧!”

        笔锋中洒落下的缕缕光芒,犹如清水洗去污垢,使得周围一片焦黑散去。画卷上的图痕,逐渐变得清晰。

        不多时,图痕完全呈现出来。

        画上,是两个人。

        其中一人,凭发饰和衣袂可以看出是一个女子,面部的位置破损了大半,无法辨别。但,张若尘认出了她手中的那串佛珠!

        这画,是第四儒祖所画,自然栩栩如生,巧夺天工,将对方的精气神完全勾勒了出来。

        因此就算脸已破碎,凭画卷展现出来的气势和精神,还有那串佛珠,张若尘就已经能够确认她的身份。

        “七十二品莲!”

        张若尘眼中充满寒意。

        画卷上的另一人,不是别人,正是空间神殿的殿主,昔日逆神族的三长老。

        第四儒祖为何会留下这么一幅残画?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若尘道:“敢问大师,为何确定天人书院就是第四儒祖陨落的地方?”

        见张若尘这么快就恢复平静,情绪隐藏于无形,残灯眼中浮现出赞许之色,起身道:“请随我来!”

        秃鹰大神等邪道修士对残灯是又敬又惧,连忙退开,让出一条路。

        张若尘和残灯并肩而行,沿着碎石小径,走在竹林中。

        地上,满是枯枝败叶。

        洛水寒、纳兰丹青、张羽烟、大司空、二司空,跟在二人后面。

        残灯感叹道:“这座大世界,本是天地间罕见的修炼宝境,可谓更高层次的位面,可惜,毁了大半,修炼环境远不如以前了!”

        显然他所说的大世界,指的是天庭。

        张若尘道:“我认为,修炼环境只是对境界较低的修士才最重要,对于踏入无量境的修士而言,机缘、悟性、意志、磨砺,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混乱大世已至,凶险无处不在,但,机会也无处不在,天地规则对修士的压制也发生了松动。”

        “当世诸天,绝不输给古之诸天,甚至更强。”

        残灯眉清而目秀,全身上下随时都散发有一层淡淡神圣白光,笑道:“张施主有这样一股不服输的争劲,将来成就,必定不可估量。我们到了!”

        走出竹林,来到一处断崖。

        崖下云遮雾绕,一直向远处蔓延,整个视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呼!”

        张若尘吐出一口气,化为一阵风,将云雾吹散。

        只见,脚下这片崖壁,得有数百丈高,极为整齐,像是刀剑削成。

        崖下那片天地,是一座座数百丈高的翠绿山丘,大小统一,形态圆润,宛若馒头。其中一些山丘上,修有山路石道,建有青瓦白墙的书院,可惜大多都残破不堪。

        山丘众多,数之不尽。

        山丘间,皆有河流流淌而过,如同一根根白色带子,缠绕在山脚下。

        张若尘感知能力何等了得,望穿天人书院中的各种阵纹和空间脉络,看见了这里的全貌,道:“这片山丘占地得有万里,但却整体沉陷下去了数百丈,应该是遭受过某种从上而下的攻击。”

        “咦!山如棋子,水如线纹,好似一座棋盘。”

        张若尘探出右手,五指旋转,结出一道长达百米的大手印,向下方离得最近的一座山丘击去。

        “轰!”

        大手印才刚刚飞出,下方群山就散发出璀璨的霞光。

        山间的每一块石头,都像是化为了神石;每一棵古木,都像是一尊神灵;每一颗小草,都如能够斩天的剑。

        张若尘打出的这道手印,顷刻间就被撕碎,反而自己还被震退了半步。

        “好强的一座棋阵,这是第二儒祖留下的吧?”张若尘微惊道。

        “是传说中的天人棋阵,据说,十万年前的小量劫都没有将它损毁,诸天都无法闯入进去。有人猜测,第二儒祖的始祖界,可能就在这座棋阵深处。”洛水寒道。

        残灯道:“那半卷残画,就是在天人棋阵的地底挖出。棋阵内,有十万年前留下的战斗痕迹,但表面已经被阵法自身修复,寻常修士根本看不出来。”

        真要闯天人棋阵,张若尘自认进得去,至少进得了外围。

        第二儒祖毕竟已经逝去多年,天人棋阵又十万年没有加固和修缮,必有薄弱破绽之处。

        “看来十万年前,就是逆神族的三长老,将第四儒祖引来了天人书院。”张若尘道。

        当初,在千星文明的虚神府,三煞帝君驱使傀儡,将第四儒祖的血袍和天地棋台的棋子送回,也就说明,这场血案是量组织所为。至少,与量组织有关联。

        第四儒祖专门留下逆神族三长老和七十二品莲的画像,还藏在地底,无疑是在告诉后人,凶手的身份。

        逆神族三长老量尊的身份,总算是坐实了!

        现在有了证据,张若尘就能堵住天宫、五行观、真理神殿、赤霞飞仙谷等等天庭众神的嘴,可以更加从容的动手。

        当然,张若尘不会相信残灯的一面之词,亲自进入天人棋阵,来到挖出残卷的地底探查。又遍走棋阵外围的一座座山丘,寻找十万年前留下的战斗痕迹。

        确认无误后,张若尘心中杀意不断堆积,只想现在就赶赴空间神殿,与那位殿主来一场殊死较量。

        新仇旧恨一并算。

        刚刚走到棋阵边缘,站在白色的大河之滨,张若尘玄胎中的始祖神气一阵悸动。

        “怎么会这样?难道大尊当年来过这里?这天人棋阵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张若尘怀揣着重重心事,回到崖上,道:“残灯大师,你可去过天人棋阵的深处?”

        残灯轻轻摇头,道:“此阵玄妙至极,暗藏天意,只有悟透棋局,才能解开天意。阵内藏着惊世大秘,也可能是……大恐怖。”

        纳兰丹青道:“所谓天,指的是自然法则。所谓人,便是自我。天意,是第二儒祖一生都在修炼的精神力大道,是精神力修行的一条能够直通始祖境界的路。要悟透他老人家留下的棋局,解开天意,非始祖不可为。”

        一道风轻云淡,又蕴含极大自信的声音响起:“未必有那么难!”

        众人的目光,皆向残灯看去。

        残灯微微含笑:“我在这棋阵中,看到了三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以人为棋,以天地为棋盘,孤身一人,与众生对弈。这是与人争!”

        张若尘道:“这第一重境界,就有了天尊的气魄!”

        残灯又道:“第二重境界,以万事万物为棋,与天意对弈。这是与天争!”

        张若尘道:“这应该是第二儒祖冲击始祖境界时的心境!世间已无敌,唯有与天争。”

        残灯道:“第三种境界,天人合一,不争而不败,无为而无不为。”

        这个境界,听起来很好理解,但,张若尘自认为还远远没有达到这样的心境,根本做不到不争,也做不到无为。

        张若尘道:“敢为大师,你达到了第几重境界?”

        看到了,不一定就悟透了!··

        残灯没有正面回答张若尘这个问题,道:“张施主,答应因陀罗大师的事,贫僧已经做到。接下来,贫僧要留在这里,参悟第二儒祖留下的三重境界,争取解开棋局,不想被任何人打搅。这样吧,《命运天书》你代为转交命运神殿的神灵!”

        张若尘接过《命运天书》,听得有些茫然,这位深不可测的大师,又在打什么哑谜?

        这是谁要来打搅他?

        和《命运天书》有关?

        不得不说,残灯这种与世无争,一心追求大道的性格,让张若尘佩服。

        孑然一身,没有羁绊,则让张若尘羡慕。

        张若尘想到了什么,道:“丹青、洛师姐、羽烟,不如你们留在天人书院,与残灯大师一起修行?”

        张若尘刚才进入天人棋阵,发现里面的修炼环境,对儒道修士好处无穷。

        而且,阵中有许多废墟遗迹,藏有儒道机缘。再加上,有残灯这样一位大师指点,她们的修行之路,必定走得更加顺畅。

        残灯并没有露出不悦的神态,道:“三位都是昆仑界的修士,天人书院本就是你们的道场,如果想留下,不用征求贫僧的意见。”

        三女都是安宁文雅的性格,没有丝毫患得患失,脸上神色始终如一。

        张若尘见残灯没有收徒的意愿,也就没有再提。

        残灯道:“张施主替贫僧还《命运天书》,了去因果,贫僧便帮你护她们在天人书院中周全,两不相欠,你看如何?”

        张若尘笑道:“大师如果能够指点她们一二,就更好了!”

        “机缘就在书院中,她们皆冰雪聪明,乃世间罕见的奇女子,何须贫僧指点?”

        残灯凌空踏步,向棋阵中走去。

        纳兰丹青一双杏眸,盯着张若尘,相比于没能拜师残灯,不能待在张若尘身边更让她失落。她的心,并不像洛水寒和张羽烟那么纯粹,心底早就有了牵挂的人!

        当张若尘看向她的时候,纳兰丹青的目光,已是不沾任何烟火气,清澈如水。

        唯有知进退,才不会给对方以压力。

        张若尘若有所思,道:“丹青要不还是回时间神殿修行?”

        纳兰丹青轻轻摇头,笑道:“不了,时间神殿人多繁杂,我喜欢幽静。心若不静,何以修行?”

        这话蕴含的情感,连张羽烟都听了出来。

        张若尘只能无奈一叹,是啊,时间神殿有池瑶、凌飞羽、鱼晨静、敖玲珑,甚至在她心中,或许还有韩湫、慕容月,的确是人多繁杂。

        有时候,张若尘真觉得自己不配拥有纳兰丹青的这份情感,只希望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她只是将自己当成了知己好友。

        张若尘向大司空询问了许如来的情况,得知他在闭关,便放心离去。

        张若尘心中还有许多疑问没有解开,比如,逆神族三长老是如何将第四儒祖引来天人书院?将第四儒祖引来天人书院的目的是什么?总不可能只是为了杀他吧?

        这一切,或许都与天人棋阵中隐藏的秘密有关。

        此行收获巨大。

        不仅掌握了证据,有了对逆神族三长老动手的理由,还知晓了七十二品莲和量组织的紧密联系。

        只等小黑将宇鼎取来,张若尘便直接打上空间神殿。

        第四儒祖的血债,张若尘可以不理会,那是昆仑界上一代人的事。

        但池昆仑的血仇,无论如何都要报。

        张若尘刚刚走出天人书院,一道神光从天而降,凝化成池瑶的真身。

        池瑶脸色凝重,道:“小黑被空间神殿的九长老夏侯颉带走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张若尘脸色一变。

        池瑶道:“他刚过天河,就被空间神殿的修士盯上。”

        张若尘皱眉,道:“小黑做事谨慎,他身上又有虚天赐予的符印,夏侯颉怎么可能发现得了他?”

        “这一次,他做事并不谨慎,没有变化容貌和隐藏修为。他应该是认为,在天庭,你必定护得住他,没必要畏首畏尾。”池瑶道。

        “空间神殿殿主掩盖了天机,不然我肯定亲自去天河接小黑。没想到他动手这么快,是我失算了!”

        张若尘心中极为担忧,空间神殿殿主的这招先下手为强,打乱了他所有计划。

        池瑶道:“其实,暂时不用为小黑担心,殿主派人带走他,目的是在逼你前往空间神殿。”

        “可是如果宇鼎在小黑身上……总之,这次麻烦大了,必须想出一个两全的对策才行。对了,龙叔知道此事了吗?”张若尘道。

        7017k

        
    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这么写小说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大叔我好疼小说肥肉 小说男女主学霸文带肉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