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十二巨室尽俯首,再进一步是金丹!
        离阳侯府,下方几乎半边建筑沦为了废墟。

        而宋丹鼎那金尸之躯,此时抗着季秋与清微子的术法攻杀,即使淬炼到极致的肉身被轰得皮开肉绽,步伐也未曾停止。

        同时,他的身躯之中积蓄的恐怖力量,也即将宣泄而出。

        眼看着这位曾经的剑池剑主即将走向终结,季秋咬牙,以紫霄道印护体,再加上全身法力开辟屏障,正准备与清微子一道,带着赵紫琼等人飞速避开。

        可千钧一发之际。

        就在宋丹鼎身躯往下撞击而去时。

        在即将到达地面的那一刻,这面色苍白的末代剑主,灰白的瞳孔终于被情绪所取代。

        “杜白...”

        悠久之前的腐朽神魂慢慢苏醒,宋丹鼎睁开浑浊的眸子,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方才退开身子的剑修。

        此时,看着有着往昔三分影子,如今已强大到了足以与自己比肩的后辈,这早已腐朽多时的剑者,眼中终是慢慢清醒了几分:

        “做的不错。”

        “过了这么多年,也成金丹真人了啊...”

        “这剑匣传到你手中,我南越剑池一脉,也不算传承尽断。”

        传音慢慢从那神魂之中波动而出,在场之辈都能接受得到。

        杜白此刻,手中执太合剑,呼吸有些急促:

        “宋剑主...”

        他的声音才刚传出,宋丹鼎便毫不留情的将其打断:

        “如今我早已是已死之身,再无几息清醒时间,哪里是多叙的时候?”

        “莫要再言,听本座的,执剑,破开我丹田,将金丹捣穿!”

        “那傀儡宗的老鬼未曾亲自出手,不过是叫一假丹宵小前来控制于我,他当真以为我宋丹鼎,会继续任凭他傀儡宗尽情驱使?!”

        “简直笑话!”

        百余年前,傀儡宗主镇压宋丹鼎神魂,以傀儡印法,将他炼成了一具傀儡宗的丹境金尸。

        本来以为百年镇压,已经炼制的差不多了。

        可谁曾想到,直到现在宋丹鼎依旧能保持神智清醒,且在失去了傀儡宗主亲自控制后,在最后关头,挣脱了樊笼。

        到底是修剑的,即使生机早已断绝,那强烈的剑意与铮铮剑骨,却是仍未磨灭,就如同是熊熊火焰燃烧之后,依然倔强残存的那几缕火星子一般。

        即使微弱,终是未曾消逝。

        哪怕最终的结局依旧是走向败亡。

        可那点点星火,仍能叫人深深记住最后一刻,其所燃烧而出的那微弱火光。

        听到宋丹鼎神魂之音,杜白凝视着那张曾经最熟悉的脸,差点绷不住了。

        哪怕性情再是沉默,再是冷硬,这一刻的他也有些下不去手。

        就在这位才破金丹不久的剑修有所彷徨之时。

        季秋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却是不得不肃喝出声:

        “道友!”

        “如今宋剑主陨落多时,早已无力回天!”

        “你出手终结这一切,正是为了给他老人家求一个解脱,作为后辈者为先辈送终,岂不是天经地义?”

        “大不了之后再去寻那仇家,以手中之剑枭他首级,报此仇怨便是,何须让宋剑主继续多受折磨!”

        季秋之言传开,一时声若洪钟,顿时震醒了进退两难的杜白,也叫宋丹鼎神魂有了些反应:

        “好通透的小子...”

        “补天道体,紫霄法印,二者都在一人身上,且方才交手足以用假丹之身,成金丹之势,千古罕见!”

        “他讲的不错!”

        “杜白,还不动手,你是想要叫本座继续受此折辱,难以解脱么!”

        到了最后,宋丹鼎面上隐有狰狞之意,顷刻间咆哮一声,好似即将失去控制一般。

        那方才压制下去的法力波动,又逐渐要膨胀开来,见此季秋与清微子对视一眼,都晓得这将是最后的机会。

        若杜白还不动手,那也就只能叫他们这些外人,来当一回恶人了!

        不然一旦媲美金丹的金尸自爆,就算他们能够保得性命不灭,可这周遭方圆十数里内的人,何其无辜!

        气氛有些沉重,但此时,那执掌南越镇池之太合剑的剑修,也终于是下定了决心。

        他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老师,将这张痛苦狰狞的面庞,与往昔严厉中带着关切的脸重合,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随后死死握紧剑柄,催动曾经剑池所学的百裂之剑,往前一刺:

        “老师,走好!”

        噗嗤!

        太合剑泛着寒光,剑招神通于其上一闪,穿透了宋丹鼎的腹部。

        那被傀儡秘法封锁上百年的金丹,彻底被利剑穿透,并被杜白所施展的出神入化之剑招,分裂化为了片片带着些许神光的丹道碎屑,再无复原可能。

        待到金丹破碎,一刹那后,本来即将溢散而出的法力,顿时化作了无根浮萍,不断流泄。

        一场危机,随着杜白出剑,消弭于无形。

        宋丹鼎感受着金丹破碎,身上原本的力量与枷锁,飞速流逝,一瞬间如释重负:

        “日后,好好修行。”

        “南越剑池,就看你的了。”

        “顺便,替我将那傀儡宗的宵小斩了,至于傀儡宗主,若是没有完全把握,还是莫要去了,以保全自身薪火为主。”

        “切莫像是为师一样,强行逞能,最后一朝不慎,满盘皆输!”

        那张苍白的面庞上,浮现出了温和与抱歉。

        在最后关头,宋丹鼎将方才操纵自己之人的一缕神魂念头,渡给了杜白。

        随后春风吹来,在宋丹鼎毫无抵抗之下,百裂剑气席卷了他的四肢百骸,紧接着,这位成名已久的剑者,整个肉身便自金丹破碎开始,也随之渐渐龟裂。

        一阵风刮过,消散于天地。

        见此,杜白强忍悲痛,倒提手中剑柄:

        “送师尊,归去!”

        言罢,青年剑侠一声长啸,响彻天地,随即毫不犹豫,锁定住了宋丹鼎强行渡过来的一缕神魂气机,便往着数十里开外的一处地界,身化剑影疾飞而去!

        “区区蝼蚁,也敢侮辱我师肉身!”

        “今日,便叫汝死在本座剑下!”

        寒冷凛冽的声音响起,这一天,离阳侯府内外,所有的人都亲眼见证了一位金丹真人的威严,究竟是何等通天彻地。

        而本来远处如提线木偶般,操纵着宋丹鼎金尸的傀儡宗长老阎山,听到那远方越来越近的气息,顿时亡魂大冒。

        他本与傀儡宗主是一代同门,此番受其派遣,特地驾驭宋丹鼎这尊金丹境的金尸,前来阻杀那燕赵的嫡皇女赵紫琼。

        阎山原以为,驾驭着一尊金丹境的金尸,普天之下哪里不可去得,再加上北境岳宏图定不能轻举妄动,所以这殿下纵使位高权重,但至多能有一二名金刚身大成的存在庇佑,便已是极限。

        然而谁曾料想得到,这小小的离阳侯府,竟接连冒出了两尊金丹,还有一尊力敌金丹的假丹修士,生生把宋丹鼎给按住了!

        而且...其中还有一位南越剑池的余孽!

        这一下可不得了,那老匹夫死了之后反扑一下,甚至把他傀儡秘术的一缕神念气息都给截取了下来,叫那南越剑池的金丹剑修,寻到了自己的藏身之所!

        感受到了生死危机的阎山,哪里还敢耽搁时间,当下便施展秘术,亡命奔逃!

        可他抛去了宋丹鼎这尊助力后,又哪里能跑得过金丹真人?

        即使施展遁法遁出了数十里外,但依旧还是被杜白几刻跨越,随后一剑斩出,头颅飞扬!

        待到那神魂显化,更是被一只法力化作的大手直接擒下,微微发力一震,便化作了虚无!

        “就这点实力,也配侮辱我剑池之主?”

        “猪狗一样的东西!”

        一路追出上百里,此刻心中郁气宣泄一通后,杜白看着那被自己御使法力大手覆盖,直接捏爆连一声惨叫都未发出的阎山,末了又扬天长啸了一声:

        “傀儡宗?”

        “我必灭之!”

        ...

        此时,离阳侯府。

        本来假山林立,富丽堂皇,各处殿宇格调不同,颇有恢弘气魄的侯府,随着方才的一幕大战波折,待到如今再看,已是塌陷了半数,狼狈不堪。

        若是想要重新修缮,不知又得花费上多少银钱。

        离阳侯赵景,可算是遭上了一趟无妄之灾。

        眼下,这位侯府的主人,目光已是蒙上了一层阴霾。

        虽说是半路出家,但说到底他也是曾蒙受过剑池之恩的,再加上这次傀儡宗的做法,摆明了就是那位对于他们的威慑。

        要不是出了那老道士和鄂王世子,以及剑子杜白这等变数,今日怕不是还真被他给做成了!

        试问,他们这些金刚大成,亦或者炼就文心的二境,纵使是后期乃至于巅峰,又哪里能是曾经剑道无双的宋丹鼎对手?

        念及至此,心中天平终是彻底倾斜,这离阳侯不禁自嘲一声:

        “得嘞,这下最后的后路都被切断了。”

        “若不跟随鄂王军和这位殿下一路走到黑,纵使是站在燕皇这边,怕是依着他这性子,最后也必将会被清算!”

        赵景心中微寒。

        而他的想法,同时也是其他巨室之人的心中所想。

        虽说燕皇以长生教与傀儡宗为依仗,登基称帝,但他们这些外面的一十二巨室,可也不是吃干饭的!

        不谈统领的各处政要险地,就单说横渠张氏的张子厚,还有镇守太兴的太兴侯韩昌文,这些存在,哪里是他得位不正的新皇,所能使唤得了的?!

        那邪魔道脉,又岂会为了他而出京师,与这些各地的顶尖存在做博弈,战生死!

        当此时。

        赵紫琼见得四方人心浮动,以赵皇玺显化无边紫气,煌煌人道气运,从她周身散发而出,顿时颇具威严:

        “诸位,今日之祸,除却当今燕皇赵牧之外,再无他人可下此狠手。”

        “修行道脉遁于红尘之外,无论正邪,皆不能插手我人道皇朝之气数,这乃是当年太祖立燕之时,与修行界定下的规矩!”

        “如今燕皇赵牧得位不正,又滥杀无辜,横断专横,任用邪派,杀戮忠良,种种罪状罄竹难书,我知诸位心有顾虑,不欲下场,但...”

        “试问我燕赵之尊位,如何能落于此等之辈手中?”

        “太祖明皇在上,若能开眼所见,又岂能不气!”

        “今日我赵紫琼持赵皇玺,得燕赵气数正统,不怕告知诸位,早已半步修成了皇者之身,再进一步,便是修成王道,媲美金丹!”

        “是以,我欲要与鄂王叔一道起兵,拨乱反正,聚拢我燕赵一十八州之运,铸我真龙之躯!”

        “今日之情况,还请诸位回去如实告知,若能将官印奉上,待本宫大事成后,自当重允诸位,再掌权柄!”

        将局势稳定过后,从头到尾皆是临危不乱,气息均匀的赵紫琼,言语清晰,肃穆开口。

        此言一出,再加上方才突然出手的清微子,以及鄂王府与季秋的势力,可要比之之前那一席话,威慑更甚矣!

        于是乎,众人面面相觑后,便不由高呼称道:

        “我等谨记殿下之言,定会如实将情况带回!”

        “只愿王师南下,可一路畅通,克敌制胜,重复我大燕江山!”

        “殿下千岁!”

        南燕一十二巨室,几乎所有的人物面上或多或少,因为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有些不愉。

        毕竟,自己的命又岂能不是命?

        燕皇赵牧许是并不在意此事,也许是只想要赵紫琼去死,对于剩下的人皆是不屑一顾。

        但不管怎么讲。

        他们对此,却是难以轻易释怀。

        因此。

        那傀儡宗阎山操纵宋丹鼎炼成的金尸袭来,非但不成,反遭其祸!

        而且,还将这南越剑池如今的嫡系传人,已经剑道大成的杜白杜真人,彻底得罪死了。

        季秋于这侯府内抬眸,往天空之上望去。

        一眼便看见了那去而复返的杜白,一身风霜,面色相较于之前更是森寒。

        将太合剑收回剑匣,这位青年真人看着方才宋丹鼎彻底烟消云散的地方,过了好一会儿,才对着季秋这边缓声开口:

        “岳世子,久仰大名。”

        “若是世子与殿下杀入燕京,可带上我一个。”

        “傀儡宗...”

        念叨着那令他心头咬牙切齿的宗门之名,杜白眼中杀意毕露:

        “我若不踏其山门,灭其传承,枉为剑池后裔!”

        对此,感受着杜白心中那股子悲切,季秋看了赵紫琼一眼后,默默点头:

        “道友节哀。”

        “你我皆是正道大宗袍泽,理应同气连枝,宋剑主如此遭遇,我辈亦是感同身受。”

        “待到时机到来,我辈定会告知道友,共同诛杀那邪魔,以此为宋剑主雪耻!”

        季秋言语信誓旦旦,极为诚恳。

        从此之后,这位南越剑池锐意进取的新剑仙,便算是与他们同一阵营了。

        而受到了今日一幕冲击的季秋,心头也略有沉思。

        方才一战,已经是让季秋感受到了,自己与金丹屏障早已无限接近,同时也叫他的道心稳固,得知到了金丹之境,也非是不可战胜。

        “如今时局紧迫,金丹之境,也该去突破了。”

        心中打量着算盘,季秋心头默默念着,已经准备好了寻一地界,破境成丹。

        虽说仍然没有达到最为理想的境界,不知究竟能否丹成上品...

        但无论如何。

        也是时候,踏出这一步了!

        (ps:二合一章节,求月票鸭!!!)

        7017k

        
    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的草坪七猫小说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