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大汉丞相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心里战
        所以沮授还没过河就被撸了兵权,所辖的部队全部归郭图节制,而沮授也心灰意冷的向袁绍告病隐退。

        袁军自同张墨开战以来,先在白马折了颜良,这会儿过个河把沮授又丢了,可以说是拼命作死。

        不过袁绍的优势过大,很好的掩盖了前期他的作死。

        袁军渡河后,在延津以南建造营垒,同时派出了文丑对张墨进行挑战。

        张墨也通过斥候得知了袁军的动作,刚从白马打了胜仗的张墨,这会儿信心百倍,不过他并不轻视袁绍,应该说是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因为兵力悬殊,所以张墨一开始并没有马上应战文丑,而是在南下坡等着,派士卒登上高处眺望袁军的动态。

        在经过几次挑衅以后,文丑心知张墨不会中计,渐渐的失去耐心,带兵冲了出去,不过他并没有一股脑的冲出去,而是如往日一般,先冲出去一小部分,再分批次出兵,目的就是麻痹张墨,然后趁着张墨松懈的时候,直接冲击张墨的防线,用兵力上的优势来吃掉张墨这部分部队。

        张墨也登高远眺,看了一会儿后,立即带着庞德等人下去。

        “将白马那边缴获的物资全部散布在路上,庞将军带六百精骑随我破敌。”

        张墨下令道。

        “诺。”

        庞德在一旁看得不明所以,不过张墨先前出手斩杀颜良,让他对张墨的实力有了清晰的认识,这会儿心里虽然有疑问,但是并没有说出来。

        仅仅带着六百精骑的张墨和庞德两人很快就排好阵型,不过张墨在看到文丑也就五六百骑兵时,下令众人解下马鞍把马放开,在原地待命。

        庞德不明所以,但还是传令下去,很快这六百精骑就好像骑马出来春游一般,在原地闲逛,若不是他们身上穿了盔甲,腰间配了环首刀的话。

        “报,敌军的骑兵增多,步兵也开始增加了。”

        负责瞭望袁军动态的士卒汇报道。

        “继续观察。”

        张墨心态稳得一笔。

        “诺。”

        负责瞭望的士卒领命离去。

        隔了一会儿,负责瞭望袁军的士卒又匆忙来报:“敌军往我们这边慢慢靠拢了。”

        “好了,你不用再报了。”

        张墨这会儿懒洋洋的坐在地上,丝毫不在意文丑已经带兵逐步逼近。

        “将军,不如我们先撤回去,护住营寨吧?”

        虽然不敢提出异议,可是眼看着文丑带着五六千骑兵步步紧逼的模样,庞德还是心跳加速,紧张不已,当下也忍不住开口提醒道,他怕张墨因为白马之胜,心生骄傲自满之心,因而轻视了文丑,可能会吃大亏。

        “无妨,静观其变吧。”

        张墨信心满满的说道。

        庞德心里虽然再有不满,这会儿也不敢再说,毕竟文丑他们已经来到张墨撒白马那边缴获来物资的地方了。

        当然为了稳妥起见,文丑并没有将骑兵放在最前面,而是拍步卒趟路,生怕中了张墨的陷阱。

        但是还没凑太近,文丑麾下那些骑兵就蠢蠢欲动了,因为地上散落了大批的物资,这些都是张墨在白马一战缴获的颜良辎重,而且为了诱惑文丑麾下的人,张墨都是挑好东西来放。

        因为军纪不够严苛,这会儿文丑麾下的骑兵已经有小部分离队在捡地上的物资。

        原本文丑还担心张墨趁机攻击他们,但是看到张墨依旧带着六百精骑在原地休息,他也放松了心态,对左右说道:“这张墨定是想引我们去攻打他,然后用伏兵败我,哼!”

        “将军英明!”

        “张墨小儿必死。”

        ……

        左右立即狂拍马屁,文丑听得飘飘然起来,再回头看到身后那五六千的骑兵,而且后续还有骑兵增援,底气也十足,对张墨先前斩杀颜良的畏惧之心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轻视之心。

        “再往前逼近,小心一些,这张墨狡猾无比,不要落入他的圈套。”

        文丑自觉聪明的下了一条命令。

        只不过那些原先在前方趟路的步卒看到身后的骑兵在地上捡物资,这些人也不管不顾,开始分散开来,捡起物资来,一时间袁军的阵型也有些扩散开来。

        庞德看到文丑那五六千骑兵又往前逼近了一些距离,急得团团转。

        “将军,文丑的骑兵距我们如此之近,是不是可以出击了?”

        已经到了这一步,庞德也不想着退兵回去,但是眼看着文丑大军步步紧逼,还是想趁着对方阵型有些混乱的时候出击,这样至少能占一些便宜。

        “还不到时候,再等等。”

        张墨这几天也观察过文丑的部队,知道文丑的骑兵不仅仅这表面上五六千,文丑看着步步紧逼随时要攻击他们,实则是在打心理战,想让张墨他们出击,这样文丑依靠着五千多的骑兵可以拖住张墨,然后文丑预留的那批骑兵再一增援,张墨可能就会被文丑斩杀。

        而且即使是一开始那些骑兵去捡地上的辎重也是文丑有意为之,目的就是让张墨放松警惕,但是文丑麾下的骑兵整体的队形没有乱,这也是张墨不出击的原因。

        文丑眉头微皱,眼见张墨不中计,当即也发狠,命令旗手给后面埋伏的骑兵信号,让他们尾随而来出击。

        只不过因为军纪的松弛,后续的骑兵一出来就看到前面的骑兵在地上捡物资,而且文丑又不制止,后来的人生怕地上的物资被捡完了,当即冲上前去开始哄抢物资。

        文丑原本想要呵斥一番,可是这伙人一开始抢东西,就没有什么理智可言了。

        整支袁军也开始真正的乱了起来。

        张墨自然也看到袁军的乱象,当即一拍庞德的肩膀道:“出击!”

        “啊?”

        庞德以为张墨之前是害怕了不敢出击,听到张墨说要出击还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立即翻身上马。

        “儿郎们,建功立业正在此时!”

        张墨拔出环首刀道。

        张墨带着六百精骑如风般冲向袁军,整齐划一,马蹄声如雷,很快就冲散了文丑的骑兵阵型,再加上先前袁军争抢辎重的混乱,整支袁军一下子就溃散了。

        ***********

        历史上曹操就是以少胜多,先是在白马用张辽和关羽斩了颜良,再后面在延津再斩文丑,而且当时刘备也和文丑一起,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此人用兵恐怖如斯’。
    哪个软件能听免费听书教授不可以全文小说下载书包英语早餐怎么发音有种你再撞一下玄幻小说乡村乱欲免费小说穿越小说好看的小说短篇小说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