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流放后绑定养生系统 > 正文 第三十二章:初入徐府
        哈喽?还有人记得我们在流放吗?是谁说的,路上最好不要和别人扯上关系?那个入住小泉村都不情不愿的人哪里去了啊?

        秦舒眉一脸呆滞。

        这种明显就是“诶呀来进我家坐坐吧”的客气话,后面不应该接上“不用不用下次再说”这样的标准回答吗?

        她赶忙回看老爷子的脸色,想从他脸上找出“我就这么一说你怎么还应下了”之类的尴尬表情。

        结果这老爷子非但没有尴尬,还一副春风满面仿佛捡了大便宜的模样。

        她回头,见延吉几个也是一脸不解,连身旁的吴氏也满脸疑惑。

        场上一片寂静,显然,全场没有一人意料到这俩的谈话走向。

        有了徐老爷子这么一请,杨昭全的这么一应,流放小分队这晚顺理成章的有了归宿。

        临上马车,秦舒眉才想到一件大事,连忙把延吉扯了过来。

        “饭钱付了没?没吃霸王餐吧?”

        今儿事情可够多了,她不想再被酒楼追着讨债。

        “早付清了,我回雅间禀明郎君的时候,郎君就让延富哥拿银子付过了,好像是一百八十多两。”

        秦舒眉听到这个数额,心中猛地一痛。吃大亏了,一顿火锅而已,羊肉片又没贴金箔,她就算把海底捞的菜单从头点到尾,也吃不到一百八十多两啊!

        这边秦舒眉抱着钱箱默默流泪,那边徐家的车马里议论纷纷。

        吴氏和丈夫徐定杰坐在一处,车里有嬷嬷抱着振英哄着。

        “那娘子是什么来头?竟让父亲亲自下来请?”

        自吴氏嫁到徐家,她老公公便是家里的顶梁柱。丈夫读书不成习武不行,小叔子更是个只知玩乐的纨绔,家里的面子和功名都是公公挣下的。

        在宁师,徐老将军的面子不论第一,也绝对排在前面。他跟着先皇立战功,在圣上面前也是有几分薄面的,就连赵刺史也要掂量掂量他的意见和风向。

        现在居然请一届平民入府小叙,这对于吴氏来讲,可是一件奇事。

        徐定杰更是一头雾水,他与父亲相处时间短,对父亲的真实性情几乎一无所知,对他做出的决定更是无法理解。

        同样不能理解的还有徐老将军的发妻何式,老太太虽在外人面前没发表意见,进了马车却是另一番模样。

        “你今日是怎么了?对二郎发的哪门子邪火?”

        老太太和丈夫少年相识,成家后更是为他操持家事、孝顺父母,在徐老将军心中地位非同一般,和他说话也不那么客气。

        “他做的不对,自然要训。”

        “那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抽他啊,让我儿的脸面往哪儿放?”老太太出声埋怨,伸手拍了下丈夫的胳膊。

        “是他自己做出不要脸之事,你倒要怪我下他的面子?”

        徐老将军本来就在气头上,听老妻也拎不清,一股邪火猛地窜了出来。

        “慈母多败儿!”

        他一拍大腿,甩开老妻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

        “二郎今日如此骄纵无理,都是往日你我教养不周的缘故。他如此行事,你倒还护着他!”

        要是他冲着别人这样发火,肯定要吓倒一大片,但偏偏老太太将他摸得透透的,根本没在怕。

        听见老夫说到管教孩子的事宜,她直接改打悲情牌,任凭多年的委屈又双叒一次倾泻而出。

        “你还好意思说教养孩子!我一人拉扯着大郎二郎长大,细心照顾婆母,给你弟弟们娶媳妇张罗,哪样不是我干?你常年在外,有管过这个家吗?只可怜了我两个孩子,从小就没怎么见过爹。现在你倒来怨我没有教好孩子了?”

        何式声音悲戚,字字泣血,一下子就绕开了徐定坤犯的错误,将屎盆子兜头兜脑地扣在了丈夫头上。

        徐老将军气结,但确实被捉到痛处,无法出声反驳。

        徐定杰出生时家里困难,当时自己还未在军中崭露头角,老母幼儿全靠妻子支撑。

        但后来他立下军功,封赏多了,地位高了,下人也人手充足。徐定坤出生时,家里早已摆脱贫困,衣食富足。但老妻仍总觉得亏了孩子,对着老来子宠溺无度。

        他坐直身子运了运气,对着那张曾经光滑无暇,如今却沟壑纵横的脸,却再说不出什么重话,只能长叹一口气,靠了回去,阖上眼。

        何式这招对付他百试百灵,只要提到前尘往事,她笃定丈夫没脸在她面前蹦跶。

        但她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见徐老将军偃旗息鼓,何式便避开雷区,换了个话题。

        “那小娘子竟会些医术,看着倒是面貌不俗,那郎君也仪表堂堂。要是看着好,不如在府里给找份差事?”

        徐老将军刚从磁盘上取了杯茶压压火,听她说前半句,还连连点头。等听到后半句,他险些一口茶喝进肺里。

        老太太奇怪地抚着丈夫的背,不懂他怎么突然咳得这么要死要活。都多大的人了,喝茶不能小心点嘛?

        徐老将军好容易缓过来了那口气,约摸着也快要到家了,拉过老太太的手,严厉而郑重地嘱咐。

        “切记切记,这话可千万再也不要提起,特别是不能在他夫妇俩面前提起。”

        这可是圣上的兄弟,他再怎么落魄,那也是龙子!难道还能让他来自己家站岗啊?

        “你就记着,一会儿替他们安排院落仆妇,务必要尽善尽美,不可怠慢!还有,院子收拾好之前,让那小郎君来我书房叙话,谁也不许打扰。你们女眷自行招呼小娘子。”

        甩下这些话,马车正好停在门前,徐老将军丢下一头雾水的妻子,直接下了车。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老太太和他坐了一路,一句有效信息都没得到,对秦舒眉两口子反倒更添了一层疑云。

        想起丈夫的吩咐,她叫人喊来刚刚下车的儿媳。

        “你去替那两口子收拾一处院子,要干净整洁的,不能失了我徐家的体面,让人觉得我们怠慢客人。”

        老太太不管家务好多年,家中琐碎事一直都是大儿媳操办,她没把秦舒眉一行人当回事,自然也就把他们归到了“琐碎事”一栏里,直接丢给了大儿媳妇。
    2021玄幻小说排行榜公主,微臣馋了夹缝生存 空空创世中文小说网女主经常把男主撩硬的年代文入骨缠舅舅免费读小说言情小说飞卢小说网小说网站排行榜前10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