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傲娇女将她又崩人设了 > 正文 第14章 探亲
        魏薇走进军帐,这里面的一切如她走时的那般,一点也没有变。

        可能唯一变的就是人了。

        走时她是魏薇,回来时她已是宁沁。

        魏薇心想:“物是人非大概就是这样吧!”

        夜墨煊递给魏薇一堆兵书,“将它们背熟。”

        魏薇将那堆兵书放下,义正言辞的说道:“与其读那么多兵书,还不如带我上战场实战!这可比纸上谈兵要强得多!”

        “你别得寸进丈!过来帮我磨墨。”

        魏薇撇撇嘴,便走过去,她先将一本书翻开,一边磨着墨,一边看着书。

        夜墨煊见状,不由得想起魏薇磨墨时也是这般,一边看着书,一边磨着墨。

        魏薇见夜墨煊一直盯着她看,她一个眼神扫向夜墨煊,“将军,为何紧盯着我看?”

        夜墨煊将眼神移开,“没…恍惚间把你错看成魏薇了。”

        魏薇一听这话,手中的墨条掉在了地上,她慌忙捡起来又继续磨着墨。

        夜墨煊狐疑的看着魏薇,“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魏薇越是说没什么,越引起夜墨煊的怀疑。

        “将军!”

        柴非急匆匆的闯入军帐中。

        夜墨煊扭头看向柴非,“何事如此慌张?”

        柴非道:“将军,月朦胧攻入颖州了!”

        “什么?”夜墨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颖州是东翼最富饶的一座城,怎么会轻易被攻破呢?那齐韫平时不是很嚣张吗?怎么?对付新的对手,手下留情了?”

        柴非道:“据说有杀手刺伤了齐韫,东翼王另派将领守颖州,不曾想被那月朦胧一剑封喉,那些士兵一见主帅惨死,纷纷弃甲投降。”

        魏薇忍不住问道:“月朦胧是谁?”

        夜墨煊和柴非齐刷刷看向魏薇。

        魏薇将头微微低下,继续磨着墨。

        柴非继续说道:“月朦胧他是汤阴五鬼之首,外号水鬼。”

        夜墨煊不屑一笑,“水鬼?既做了鬼又何必来人间呢?”

        柴非犹豫了一会说道:“据说他攻进颖州后,大言不惭的说要整顿人间。”

        “好大的口气啊!你先下去吧!”

        柴非拱手道:“是,将军。”

        魏薇见柴非走出军帐,她将手中的墨条放下,她锤了锤腰,说道:“我倒要看看那月朦胧是何许人!”

        “你想干嘛?”

        “去颖州啊!会会那汤阴五鬼!”

        夜墨煊闻言,无奈的摇摇头,“汤阴五鬼岂是你能惹的?不用你去会他们,他们很快便会找上门的!”

        魏薇狐疑的看着夜墨煊,“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找上门来?”

        夜墨煊淡淡的说道:“直觉。”

        赵凌寒赶到赵府已是次日早晨。

        他急匆匆跑进赵竟房内,只见赵竟躺在床上,额头上还敷着一块湿毛巾。

        赵凌寒心一紧,连忙跑到床前,大喊,“爹,爹!你这是怎么了?我走时你还好端端的,怎么几日的功夫,你就病得这么严重了?”

        赵竟睁开眼对着赵凌寒使了个眼色。

        赵凌寒见状,松了一口气后又将所有的门窗关上。

        “爹,你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啊?”

        赵竟起身说道:“嘘!臭小子,小点声!”

        赵凌寒低声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赵竟一本正经的说道:“族长要见我,于是,我便病了。”

        说完,他突然想起了宁沁,又问道:“宁沁没跟你一块回来吗?”

        “哦,她回家了,改日再来看你!不对啊!族长要见你你就去见他呗!好端端的装什么病啊?”

        赵竟连连摆手,“臭小子你懂什么?你以为族长是个好人啊?那老头毒着呢!能不见就尽量不见!”

        赵凌寒本就对赵氏的事情不感兴趣,一听赵竟说这话,他连连点头,“知道了爹,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二姐!”

        “慢着!你出去可别胡说!今日是进宫探亲的日子,你等会跟你二姐一同进宫,若你大姐问起我来,便说我是起夜时着了凉,并无大碍。还有,千万千万要嘱咐她,别招惹魏知鸢!”

        说着,又想了一会,又接着说道:“还有,现在后位未定,让她别心急,凡事不争不抢,尽量保全自己!”

        赵凌寒笑道:“我说爹,你要嘱咐这么多,干嘛不一同进宫呢?您觉得您儿子我能记得了那么多?”

        赵竟好声没好气的说道:“臭小子,我要是进宫岂不是穿帮了?总而言之就对你大姐说四个字,不争不抢!你记住了吗?”

        “记住啦!”

        言罢,赵凌寒转身便走出了房间。

        灵芝一见赵凌寒,立即上前说道:“少爷。”

        赵凌寒道:“灵芝,我二姐呢?”

        “少爷,小姐在后花园呢!您跟我来。”

        灵芝将赵凌寒带到后花园,只见赵诗意正在后花园内摘花。

        “二姐!”

        赵诗意回过头莞尔一笑。

        赵凌寒从怀中拿出一瓶药递给赵诗意。

        赵诗意疑惑的看着手中的药,她一脸疑惑的看着赵凌寒,似乎想问,这是什么?

        “二姐,这是我在江湖上寻来的药,也许能治好你的嗓子,你要不试试?”

        赵诗意看着赵凌寒那关切的眼神,她紧握着手中那瓶药,连连点头。

        管家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语气急促,“二小姐,少爷宫里的轿子已在外面候着,还请二位速速进宫。”

        赵凌寒道:“二姐,我们走吧!”

        赵诗意微微点了点头,灵芝走到她旁边,想从她手中将那瓶药拿走。

        她瞪了一眼灵芝,那眼神宛如利刀般,吓得灵芝连连后退。

        赵凌寒见灵芝呆站在原地,开口说道:“灵芝你在那干嘛呢?”

        灵芝回过神来赶紧跑上前去。

        这一路上赵凌寒将冠州行一事说于赵诗意听,她时不时点着头,眼神中充满了期盼。

        一晃眼的功夫,他们的马车已经进了宫。

        赵诗裴早已率领众宫婢在佳怡殿门口等候着。

        少倾,她远远看到一位白衣少年正朝着她迎面走来,她赶紧跑出去,喊道:“阿凌!”

        赵凌寒闻声立即跑过去,激动的说道:“大姐!”

        “我们的阿凌真是越发的英俊了!”

        赵诗意和灵芝走到赵诗裴眼前,灵芝道:“奴婢参见娘娘。”

        赵凌寒一听灵芝这么说,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叫赵诗裴大姐了,他一脸尴尬的说道:“大姐,我是不是得管你叫娘娘呀?”

        赵诗裴轻轻打了赵凌寒的手臂,“胡说八道些什么啊?你可是我弟弟!走,我带你去我的宫殿逛逛!”

        说完,便拉着赵凌寒走进佳怡殿,丝毫不理会身后的赵诗意。

        他们二人走进佳怡殿后,赵凌寒迫不及待的说道:“大姐,不争不抢!”

        “什么?”赵诗裴愣了愣。

        “爹让我转达你,不争不抢!”

        赵凌寒果然就只记得这四个字。

        好在赵诗裴聪慧,一点就通。

        “爹他没事吧?前几日他还好好的啊!”

        赵凌寒摆摆手,“没事没事,只要族长不找他,他什么病都没有!”

        赵诗裴闻言,抿嘴一笑,“你这孩子,在赵氏祠堂可千万别这么说!”

        “知道啦!二姐呢?”

        赵凌寒环顾四周也不见赵诗意。

        “许是在后头,阿凌这是宫里才有的点心,你尝尝看!”

        赵凌寒道:“我先去看看二姐。”

        话音一落,赵诗意缓缓走进佳怡殿。

        赵诗裴故作一脸担忧,上前拉着赵诗意,“好妹妹,你上哪去了,我们正想去找你呢!”

        赵诗意微微一笑,用手指了指门外。

        “好啦!快坐下吃点心。”

        赵诗意和赵凌寒坐下后,赵诗裴继续说道:“你们可不知道我都快无聊死了!”

        赵凌寒道:“我瞧着那院子极为宽敞,姐姐可在院子里习武解解闷。”

        赵诗裴连忙说道:“那可不行!那魏知鸢知书达礼,我可不得端着点?你不知道!现在后宫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她把持着,一想到这我就来气!明明一同进宫,凭什么她就处处出风头!我就要忍气吞声?”

        赵凌寒笑道:“瞧姐姐说的,什么事都被她揽了去,多好的事啊!你呀!倒也落了个清闲。”

        “就是太闲了!闲得发慌啊!你可不知道我多怀念以前的日子…”

        赵诗裴说完有意无意的看着赵诗意,她突然间后悔进宫了。

        早知道是今日这局面,还不如让赵诗意进宫。

        赵诗意在一旁喝着茶吃着茶点,并未仔细听他们的谈话。

        赵凌寒见赵诗裴唉声叹气的,宽慰道:“好姐姐,别这样,船到桥头自然直,事已至此,咱们当积极面对才是啊!打发时间的法子多的是,咱好好想想!”

        赵诗裴一听这话,脑袋里突然想到了魏薇。

        “要不说那魏薇聪明!在关键时刻并没有进宫!不然啊!今日在这宫殿就是她了!”

        赵诗意一听魏薇的名字,她微微抬头看向赵诗裴,似乎对魏薇的事情及其感兴趣。

        赵诗裴见赵诗意突然不吃了,秀眉微微一拧,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听说她在弄什么女兵,你看我要不要去掺和一手?”

        此言一出,吓得赵凌寒连连说道:“不可不可!咱要不争不抢,不争不抢!”

        赵诗裴撇撇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你们要我憋死在这深宫?”
    阅读小说网c到她乖黑暗森林风流村医小说在线全集和学长奔现以后1v1sum小说网站排行榜2020红烧肉POPO好看小说网络小说历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