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169 百日分晓
        史子眇身材五短,其貌不扬,尖嘴猴腮,还是大小眼。如此“出众”之外表,特征实在太过明显。堪称独此一家,再无分号。

        反观天家麒麟,蓟王刘备。身长八尺,姿容丰伟。玉树临风,悬钟后顾。想要以次充好,事前不知,事后焉能不知。

        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谁的孩子,总归是像谁。若在此事上犯下大不敬之死罪。即便骗来一亿大钱,又焉能有命去花。

        趋利避害,人之常情。

        正如蓟王立旗,无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阴怀不轨,扯旗造反。是一个理。

        既然是“麒麟送子”,必然要“盗采麒麟之菁”。而后妥善储藏,一骑绝尘,当日送达洛阳。确保活性未丧。十足新鲜。

        “麻姑”,出身未知。葛洪《神仙传》称其为仙人王方平之妹。于姑馀山修道,后世尊其为“上真元君之亚”。桓帝时,王仙人降于蔡经家,召麻姑。伴鼓箫之声,随众仙官翩然而至。衣着锦绣,光彩夺目,手似鸟爪,顶中作髻,余发垂至腰际,自称已见东海三次变为桑田。蔡家设宴款待,麻姑撒米祛秽,所撒之米皆成珍珠。宴毕,升天而去。

        宋时《太平方记》亦载“麻姑”之事。言:唐玄宗时,长安大会道众,“麻姑仙”自昆嵛山三千余里往赴之,帝见其衣冠异常,问所自(从何处来?),(麻姑)对曰:自东海。(玄宗)复问来何时(又是何时来?),(麻姑)对曰:卯兴而辰至。会间,(玄宗)遣二使臣即其所,麻姑令二人入袍袖中闭目,二人入袖,但觉有如飞升者,适过莱阳,其一(其中一人)下闻市声,开目视之,遂坠焉,土人为立庙以祀之,号仆射庙云。

        唐宋后,民间亦多有麻姑传说现世。

        换言之。按照后世的理解。“麻姑”或非人名,而是一修真门派的“头衔”。此门派中道术最高者,或干脆说是“掌门”,乃号“麻姑”。前代“麻姑”羽化升仙,便将“麻姑”头衔,传与后辈。如此代代沿袭。从汉至唐,再至宋,直至随门派消亡而失传。

        “(麻姑)年十许。于顶中作髻,余发垂至腰。其衣有文章,而非锦绮,光彩耀目,不可名状”。然“手似鸟爪”。俗语曰:“人老脚先衰,树枯根先竭”。纵驻颜有术,奈何却“露出马脚”。枯手似鸟爪,足见其老也。桓帝至今,已过二十年。前代麻姑,或已入土。传位与新人,亦未可知。

        而史子眇之所以请“麻姑”出山相助。只因,欲往之地,欲行之事,非女子不可为。

        试问。身材五短,其貌不扬,尖嘴猴腮,还大眼瞪小眼之道人史子眇,如何能混入蓟王深宫,且还近身入帐,承欢榻上,一夜风流后,“盗采麒麟之菁”。

        内外条件,皆不允许啊。

        或曰:姑馀山远离洛阳,时下乃深山野林,人迹罕至之地。所谓“仙踪难觅”,如何能轻易得见。实则不然。

        “麻姑仙”派,在洛阳设有分派。先前,京中有望气者,言京师有刀兵之灾,二宫流血。先帝怒而阅兵,震慑宵小。出家修行,虽号仙人。又岂能当真不食人间烟火。“望气者”之所以齐聚洛阳,或也贪慕洛阳香火鼎盛,烟气繁华。

        “光和五年,八月,帝起四百尺观于阿亭道。”

        待建成,先帝取名“千秋观”。仙人好楼居。四百尺观,便为引仙人下凡,享观中香火,保大汉江山。

        时下,观中海内方士齐聚,得洛阳勋贵供养,生活甚是惬意。此观,既为承接仙人下凡,为大汉祈福,故非世间高人不得入内。先前京中“望气者”之所以颇多妄言,正因未能入选。心生怨念。

        而麻姑仙派,自当位列其中。受信众,四时供奉。

        而诸如史子眇,能得皇后专供,自行开宗立派,不与同行争利。自当身高一等,道高一丈。

        通报名号,车入观中。

        登楼与麻姑仙派,洛阳主事相见。

        “史仙师,所为何来?”宾主落座,麻姑仙派女道遂开口相问。

        “有一首善之事,欲与麻姑同享。”史子眇笑答。

        “上善之上,方为首善。”女道问道:“史仙师,是否言过其实。”

        “善善恶恶,何不请‘麻姑’掐指一算?”说完,史子眇从袖中取一饕餮锦囊,置于当面:“日月逝矣,岁不我与。言尽于此,自归寒舍。恭候麻姑大驾。”

        “不送。”

        “留步。”

        是夜。当世麻姑,一袭白衣,自史子眇重檐大堂天窗,翩然而落。盘腿坐于史子眇当面。

        “何事可称首善?”

        “‘千里投怀,麒麟送子’。”史子眇道破天机。

        凡吃这碗神仙饭,皆八面玲珑,心窍剔透之辈。同道当面,何须掐指。略作沉思,麻姑这便醒悟:“何后。”

        “然也。”史子眇轻轻颔首:“麒麟在北,生人勿近。普天之下,唯麻姑能盗麒麟阳髓,为皇后孕身。”

        “如此,需舍清白真身。染红尘浊气。”麻姑答曰:“一世修行,皆付诸流水。”

        “皇后出价一亿。”清白值几钱?史子眇,不为所动:“事成之后,你我平分。不知,能补足仙姑之‘流水’否?”

        “千里投怀,皆出我手。如何只分一半。”麻姑摇头。

        “只因千里投怀,不过成其一半。还需麒麟送子,方能成就首善。若无神兽天降,奔走二宫。皇后无故孕身,如何堵天下悠悠众口。”史子眇言道:“无中生有,漫衍鱼龙。自大贤良师故后。普天之下,唯我一人精通此术。故此‘首善之术’,合称‘千里投怀,麒麟送子’。此二术,辅车相依,缺一不可。”

        “一亿各半。”麻姑略作思量,这便应允:“先取千万。”

        果然钱能通神。有钱能使鬼推磨。

        “千万在此。”日留百万为见面礼。又夜取九百万,凑足首付款。

        素手一挥。将漆木钞匣收入袖中。麻姑飞身而去:“百日见分晓。”

        “静候佳音。”史子眇仰面一笑。

        事成矣。

        
    哪个软件能听免费听书教授不可以全文小说下载书包英语早餐怎么发音有种你再撞一下玄幻小说乡村乱欲免费小说穿越小说好看的小说短篇小说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