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198 千帆竞发
        泉州港,酉字邸舍。

        凡蓟国港口,邸舍字号,皆取十二地支: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与十二时辰相匹配。船只在相应时辰内抵港或出海时,转运辎重、运送人员,皆经由相应字号的邸舍来完成。

        今日何时抵港,来日便何时出港。如此一来,船只自行列队,轻重缓急,不疾不徐。极具调理。往来船商,亦极大便利。只需记住何时入港,便可往来无差。

        新任澶洲港长,公孙康、公孙恭兄弟二人,领开拓船队酉时抵港,遂入酉字邸舍。

        每座邸舍,皆以直轨与港口相应字号的“丁”字长堤相通。丁字长堤,排建“非”字泊位。前后相邻二泊位,包夹的大堤,排设畜力驱动机关塔吊。可将船上货物,直接吊入轨车,列队送入邸舍。邸舍内架桥吊,同样以畜力驱动,可将货物分类堆积存放,亦可次序吊装运出。

        “非”字泊位,左进右出。入港船只,泊左。卸下货物及人员后,再绕往右侧停泊,等待装船出海。泊位字号,同邸舍字号。再分左右,后分上下。如:“酉字左三”,便是指,泊于酉字丁堤,左侧三列。以此类推。

        如此泾渭分明,堆积在邸舍内的货物,便可经由上下轨路,源源不断装船出港。沿蓟国黄金水道,及近海航线,贩运大江南北。乃至万里之外。

        须知。一艘五百石船,等同于二十车运量。经由船坞升级改造的机关潜轮船,动辄三千,乃至万石。一船载重,可想而知。更何况蓟国有十万船户。船运大兴,亦催船户举家北上,落户蓟国。千里国土,九河下梢。枝津故渎,穿渠四通。二十七县有二十七港。十万船户,每港尚不足分四千户。百万人口,向海而生。辽东、三韩、倭国,岛夷不断迁入。上计署上报,客庸泉州港之常住人口,或亦有百万众。船只泊满港口,帆樯如林。每当日升,百舸争流,千帆竞发。往来进出,宛如云聚云散,云舒云卷。蔚为壮观。

        邸舍为南北长屋,上下三重。底层堆货,中层待客,顶层住宿。

        廊下除鞋,换穿自备木屐。公孙康、公孙恭,兄弟二人,相伴入舍。

        底层乃是货仓,机关桥吊正将轨车上货物,逐次吊起,分门别类,堆在各自仓位。沿侧梯登楼。二层船夫水手聚集,人声鼎沸。开拓船队,人员齐备。无需另行招募。二人此来,乃是要见一人。

        “公子。”便有人离席迎接。

        来人正是其父,乐浪太守公孙度麾下,长史阳仪。

        “见过阳长史。”二人恭敬回礼。

        阳仪欣然点头。久沐上国风仪,比先前大有不同。

        落座后,阳仪遂道明来意:“知二位公子出仕蓟国,府君心中甚慰。然澶洲孤悬在外,远离大汉,更远距蓟国。岛上‘玄夷’,俗称‘毗舍邪人’。面黑如漆,语言不通,商贩不及,袒裸盱睢,行踪无定。常乘舟往来海上,渔猎为生。与大队海船相遇,则求互市。若遇落单船只,便起歹意。故府君为二位公子,雇沃沮长矛手,挹娄弓弩手,各五百人。沿途护卫,以防不测。”

        “船队所携楼船卒足以。何须另雇人手。”公孙康摆手道:“多此一举,徒惹人笑。”言下之意,不想落人口实,借父之力。

        阳仪笑道:“公子所言极是,然一千部曲,却非出师无名。”

        “名出何处?”公孙恭问道。

        “二位公子,且随我来。”阳仪引二人登三楼精舍。

        推门视之,只见一孔武少年,颇为面生,又似曾相识。

        “在下公孙集,见过二位公子。”

        阳仪笑道:“前襄平令公孙昭之子,勇武善战,统一千部曲,及家船十艘,同往澶洲。”

        公孙兄弟二人,面面相觑。话说,自家本是辽东襄平人。祖父(公孙)延,避吏居玄菟。时玄菟太守公孙琙,子豹,年十八岁,早死。(公孙)度少时名豹,又与琙子同年,琙见而亲爱之,遣就师学,为取妻。后举有道,除尚书郎,稍迁冀州刺史,以谣言免。

        且因“(公孙)度起玄菟小吏”,”为辽东郡所轻”。

        襄平令公孙昭,便是敌视其父公孙度之一。数次,其父皆言要杀之解恨。不知何时,二家冰释前嫌,握手言和。

        阳仪附耳言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府君名扬半岛,又与田公结亲。为蓟王牧守一方,他日定获重用。此消彼长,恩怨自消。”

        二人这便醒悟,双双回礼。

        “蓟王曾言,天下公孙皆一家。”阳仪笑道:“此去海外荒洲,当鼎力相助。共图大业。”

        六人互视,皆心领神会。北海、泰山、辽东、辽西、玄菟,环勃海之公孙氏,已摒弃前嫌,达成“天下公孙”。蓟王开拓海外港津,公孙氏当以海兴。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蓟国铁壁铧嘴,坚船利炮。毋需海上坞堡,便是三千石海船,泊于岸边。对岛夷而言,亦如同天神下凡。

        蓟国楼船,又称“船楼”。所有掠海船只,皆有武装。择避风港湾,依次列阵,组成壁垒,再建水砦。不断圈建海湾,逆建港津。

        一个安全的栖息地,对远道而来,别无根基的大汉开拓船队而言,实在是太重要。

        欲善其事,必利其器。不积跬步,无以千里。

        蓟国能有今日之上邦气象。皆始于二十年前,楼桑少君“早晚必复爵”之誓言。

        知王上又遣开拓船队,远航荒洲。国中豪商,港口船户,纷纷加入。如此盛世,自少不了有船一万丈的姻亲田韶。三日后,膨大数倍的掠海船队,浩浩荡荡,南下澶洲。

        公孙三人,矗立爵室落地窗前。俯瞰前后左右,丛丛扬帆。一时壮怀激烈。

        公孙康忽笑:“玄夷,面黑如漆,袒裸盱睢(xū  suī)。却不知能否如鲜卑、高句丽、倭女、胡姬那般,受国人所喜。”

        “国法当头,切莫贩奴。”从弟公孙恭笑答。

        公孙康又笑:“不过戏言,博弟一笑耳。”

        洛阳,长乐宫,长秋殿。

        “下臣,叩见太后。”守邸丞刘平,趋步行大礼。

        “免礼,赐座。”屏后何太后,中气已足,气色甚佳。

        
    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