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93 助纣为虐
        司徒袁逢,起身奏对。

        “合肥侯处,可有书文传来。”少帝笑问。

        “回禀陛下,确有家书抵京。”袁逢早有准备,遂取二袁手书呈报。

        黄门令左丰,察验无误,呈递“少帝座前。

        “合肥侯遣使北上蓟国,索取今季献费。”少帝观后,一声冷笑:“蓟王忠心不二。岂能助纣为虐。”

        “陛下明见。”袁逢面不改色:“蓟王忠于王事,有礼有节。焉能为合肥侯言语所惑。”

        “亦不可不防。”少帝言道:“天下皆视朕与合肥侯,叔侄之争也。俗谓骨肉至亲也。若以家事论国事。见合肥侯使,言辞悲切,蓟王恐一时心软。蓟王远征归来,不可操劳。宜当出使蓟国,加号‘尚父’。”

        “陛下英明。”

        尚父(shàng  fǔ)亦作“尚甫”。“尚父,吕望(姜子牙)也。尊称焉”。父,尊称也,同于父辈,亦是对长辈重臣之尊称。如齐桓公尊管仲为仲父,始皇帝尊吕不韦为亚父。稍后以尚父为尊号者,便有董卓、郭子仪、李辅国等。

        号虽隆重,然并无实权。

        且尊蓟王为尚父,亦是国事论家事。如此,蓟王乃少帝长辈。自与合肥侯平辈。平辈之间,自无需过于顾忌。今汉亲疏有别。蓟王虽是宗室,然却出身前汉王族,不宜与今汉天家论之。然尚父,却无亲疏之别,又有迹可循。

        与会重臣,渐渐品出滋味。少帝果然聪慧。有明主之相。

        “何人出使为宜?”少帝环视重臣,目光投向卢司空。

        “臣,愿往。”便有太仆王允,起身出列。

        “王太仆位列九卿。”少帝言道:“然尚父,却位在大将军上。非三公不可亲往。”

        “老臣愿往。”话已至此,卢司空焉能不知。

        卢司空乃蓟王恩师。此去定不负朕之所望。”少帝欣然应允。蓟王既不愿加九锡,焉能再拒尚父乎。

        少帝心愿已了,这便退朝。

        出玉堂殿,王允与卢植密语:“陛下此计甚至高妙。先前,张少府领一众侍御史,连番上疏。言陛下尚未元服,不宜亲政。当请回二宫太皇,垂帘监国。稍后何车骑趁机上表,言二宫太皇远游,归期未定。事急从权,可令太后代行垂帘。陛下所思,可想而知。不料今日,突加蓟王‘尚父’号。既有尚父辅政,何须太后垂帘。”

        卢植轻轻颔首:“假蓟王威名,止群臣劝谏乃其一,绝南阳求财之路乃其二。陛下一石二鸟。”

        “既如此,司空为何甘愿出使。”王允遂问。

        卢植答曰:“此去当有一席话,说于蓟王当面。”

        闻此言,王允浑身一震:“莫非,司空欲行劝进乎?”

        “太仆慎言。”卢植不置可否,快步登车。

        王允略作沉思,长揖相送。

        西宫长秋殿。

        下朝后,何车骑入宫相见。

        “加号‘尚父’。”暗忖片刻,帘后何后笑道:“我儿妙计。”

        “妙在何处?”何车骑,仍一头雾水。

        “武王之尚父,始皇之亚父也。”何后言道:“今汉亲疏有别。不宜认蓟王为亲。然尚父却无此忌。尚父亦是父。我儿既认蓟王为父,何须其母垂帘?”

        “原来如此!”何车骑幡然醒悟。何后一针见血:尚父亦是父。

        “我儿身旁可有高人。”何后不信乃少帝所为。

        “未曾听闻。”何车骑斟酌言道。

        “朕,当真小觑了史侯。”何后叹道:“先前假扮史道人,联络董卓,一举除二戚。今又再出妙计,加号尚父。年不过十余,竟有如此心机。待长成,焉知不如先帝。”

        “先帝若在,岂能今日之变。”何车骑心生慨叹。

        “今时不同往日。”何后以心腹之言相告:“山河破碎,二日并天。少帝独木难支,孤掌难鸣。身旁皆虎狼之士。稍有不慎,死于非命。尤其董卓其人,狼子野心。假征讨关东,却行作壁上观。不于乱军交战,反借西凉马快,大肆抄掠豪强坞堡。中饱私囊,得钱粮私兵无数。皆囤于虎牢关中。暗中笼络朝中重臣权贵,以助声威。位列九卿,仍不知足。常觊三公之位。然若达成所愿,位列三公。焉知不窥大汉江山乎。”

        “董卓?”何车骑嗤鼻一笑:“西州莽夫,如狼似虎。不过天家鹰犬耳。焉敢谋夺天下!”

        太后意味深长:“前汉之高皇,不过一亭长。今汉之光武,乃是布衣身。便是蓟王,亦是如此出身。南征北战,赫赫威名。”

        只需言及蓟王,太后溢美之词,便滔滔不绝。

        何车骑,耐着性子听完。而后求问:“敢问太后,为今之计,该当如何。”

        “静观其变。”太后言道:“卢司空既为正使,副贰可有人选?”

        “未闻还有副使。”何车骑脱口而出,稍后又幡然醒悟:“臣,遵命。”

        “你与蓟王,私交甚笃。此去蓟国,宜当只论私交,闭口不谈国事。”

        “臣,谨记。”得太后面授机宜。何车骑大喜而回。翌日上表,毛遂自荐。愿为副贰,出使蓟国。

        知是太后授意,少帝自当应允。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图书馆,宝贝,小点声小说排行榜完结版闺中媚(重生)短篇小说集好看的小说穿越小说乡村乱欲免费小说玄幻小说有种你再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