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159 蝉蜕龙变
        比起李肃自来熟。许攸却倨傲许多:“见过都尉。”

        素知许攸眼高于顶,李肃悄然改口:“见过令君。”

        “请入座。”

        “请。”

        宾主落座,李肃言道:“幸不辱命。”

        “都尉成大功一件,日后必得厚报。”许攸云淡风轻。

        见许攸字里行间,颇多晦涩难明。李肃咬牙追问:“敢问令君,琉璃宝钞,自何处得来?”

        许攸微微一笑:“自来处来。”

        “这……”李肃焉能甘心:“在下斗胆。董太师与何大将军交恶,不正是我等所盼。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反行劝和,却是何故?”

        许攸笑道:“都尉只知鹬蚌,不知黄雀乎?”

        “哦?”李肃略作沉思,这便问道:“莫非是‘黄雀伺蝉’之计也。”

        “天机不可泄也。”许攸故作神秘:“都尉稍安勿躁。只需坐等,蝉蜕龙变,易主江山。”

        见许攸不似作假,李肃这便心安:“待江山易主。幸与令君,从龙而变,鸡犬升天。”

        “好说,好说。”

        二人四目相对,抚掌而笑。心有戚戚焉。

        函园阳港。

        横海左艂(锋)舰队,护佑公署医船,停入泊位。

        太医左令华妁,车驾登岸。军门都尉华雄领麾下具装精骑,一路护入西园。

        华妁冠履宫装,素纱遮面。轩下除青丝外履,只穿薄纱内履入殿。原来,素纱足衣,薄如蝉翼,不宜外穿。故在宫中往来行走,多于足衣外另穿一双薄底纱履。因只在宫内行走,故称内履,或衬履。若需出宫行走,可于薄纱内履外,再套一双青丝外履。如此,只需除外履,便可入室。既便捷舒适,又一尘不染。内外皆宜。

        合称“子母履”。

        用料上乘,做工精湛。双履嵌套,轻薄如无物。尤其内履,形如后世短筒袜靴。包裹双层襌纱,若隐若现,朦胧微露。随女医官轻盈步履,于裙?之下,惊鸿一瞥。

        饶是久居深宫,见多识广如长乐太仆赵忠,亦不由暗自惊心。蓟宫风情,“足”见一斑。

        赵忠暗自收拢心神,目不斜视。引女医官入长秋后殿,太后寝宫。

        “下臣华妁,叩见太后。”

        “免礼。”帘内太后,轻声言道:“有劳左令。”

        “不敢。”华妁言道:“请太后许下臣,入帘一观。”

        “也好。”太后确有顽疾。

        华妁遂入帘诊断。

        见其体态欣长,眉黛青颦。尤其一双美眸,双瞳剪水,映影浮光。必是蕙质兰心,秀外慧中。太后心中甚喜。

        便行赐婚,亦不辱没蓟王。

        少顷,华妁已出诊断。正是“带下瘕聚”之症。

        再深入诊视,太后果是完璧。若用『坐药』栓剂以导下。必损其贞。故需于脐下,施以针刺。子门受激重张,于是气血得通。胞中留止恶血,随之泻下。一通百通,术到病除。

        待恶血流尽,再以琉璃筒针,小心注药入子门。待溶解栓凝衃(pēi)血,淅沥而出。太后隐疾尽去。

        再用补药调理滋阴。待血气充盈,自然痊愈。

        如华妁所言。不出十日,朱唇粉腮,玉软花柔。

        太后对镜梳妆,四射艳光。

        重赏华妁,却被婉拒。

        太后言:“救命大恩,无以为报。不知左令,何所求?”

        “下臣,并无所求。”华妁答曰。

        太后轻轻颔首:“闻华大夫只左令一女。今虽为二千石宫官,然你我女流之辈,终归要鸾凤和鸣,比翼双飞。”

        “太后明见。”华妁心头忽如鹿撞。

        “既如此。朕便做主,许配蓟王如何?”言及此处,太后眸中,一时复杂难明。

        “这……”华妁虽不知太后暗中设计,然心头惊喜交加,断难言语。

        “左令之心,朕已尽知。”太后已收拢心神:“传朕谕,封华妁为吴房君,赐配蓟王。”

        “老奴遵命!”长乐太仆赵忠趋步入殿,五体投地。趁机耳语:“左令此时不谢恩,更待何时。”

        华妁幡然醒悟:“下臣,叩谢太后!”

        “吴房有棠谿亭”。又“韩卒之剑戟,皆出於冥山、棠溪、墨阳、合伯膊、邓师、宛冯、龙渊、太阿,皆陆断马牛,水击鹄雁,当敌即斩坚。”

        先前,宋奇并郭嘉,巧设凤凰于飞之计,尽收江夏赵慈残兵。将棠谿匠人城,收归己用。今汝南兵甲,多产于此地。尤其宋奇受雇于洛阳子钱家,今拜鲁国相。领河南黄巾屯田。屯田军士,所披兵甲,皆出此地。淮泗八国,亦如此这般。

        今太后将吴房一县,封与华妁,必知其中利害。

        消息传回。饶是蓟王亦被惊动。

        遂专开朝议。

        “太后何意?”

        中丞贾诩,起身奏对:“回禀主公,太后乃投桃报李也。”

        “为何是吴房县。”蓟王又问。

        “今南阳被毁,工匠北上。吴房所造坚甲利兵,最近淮南。与其被关东群雄所夺,不如授予主公。”贾诩答曰。

        殿中重臣纷纷点头。然蓟王却不为所动:“太后顽疾,华妁应手治愈。先封县主,再赐孤婚。当中疑点重重,不可不防。”

        右相耿雍起身奏报:“主公无需见疑。先前,华大夫献『九九归原丹』并『九九驻颜膏』,令二宫太皇圣心大悦。遂赐位特进,首开国中万石高俸。今有左令,巧施妙术,为太后除顽疾。封县主,亦是情理之中。”

        蓟王仍不置可否。蓟王光融天下,明以照奸。如何可被轻易蒙骗。

        郭嘉起身奏道:“事出必有因。洛阳何所求,主公何不静观其变。”

        “如此,也好。”郭嘉之智,不下贾诩。二位谋主,皆如此说。蓟王自当信赖。转而言道:“华妁既封县主,又久居孤身侧,断不可亏待。”

        右相奏曰:“当以贵人礼聘之。”

        “九月和亲,再增贵人礼。”蓟王从谏如流。

        “主公明见。”群臣附和。

        秦汉和亲,仪制非常。婚后,秦后鲁琪拉,仍尊“皇后”。为与之相配。二宫太皇,并下诏命:尊太妃范氏为“(蓟)王太后”,王妃公孙氏为“(蓟)王后”,与秦后,并金章紫绶。余下王妃、贵人,皆金印绿绶,美人银印青绶。以此类推。

        
    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七猫小说的草坪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