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255 突施冷箭
        今日乃复赛最后一战。

        由绣衣军候郭援,并下辨氐王侍子雷铜,携演武器九、十。对阵张郃、马超,及一众西林少年。

        一如先前。锣响处,中书仆射荀采,代主发声。

        “愿为雷铜,得演武器五、六、七、八!”音犹在耳,四层包间,便有人高声言道。不错所料,正是四氐王使。天下封国,悉归幕府。四大氐王,效仿南匈奴单于,亦有使者常驻楼桑蕃邸。掌理河北氐人事宜。

        “愿为马超,得演武器二、三、四、六、八!”上阁有人出声。蓟王闻声辨人。正是乌莲、白卓,二贵妃。

        宫中早有传闻。二贵妃,有意将西乌铁骑,托付马孟起。待演武决胜,如愿入选牙门四将。五千西乌铁骑,便可整编入营。得幕府名籍,享军俸武功爵等,诸多便利。二贵妃,终可了却一桩心事。如前所言,五千西乌铁骑,乃由二贵妃供养。属私兵部曲。未有正式营籍,虽英勇善战,却不得军功傍身。无从蒙荫家小。此亦是私兵之弊。

        “演武器三。”蓟王会心一笑。

        日字沟渠,环绕演武场地。顺下沟渠,游刃有余,双斗舰必选。战车楼并列车楼,乃田字轨路大杀器,亦不可缺席。故四氐王使,贩得演武器五、六、七、八,再加郭援、雷铜,所携演武器九、十。可谓尽得兵器之利。

        乌莲、白卓,二贵妃,却舍演武器五、七,二战车楼。并九、十,二机关斗舰。反选名不见经传之演武器三,机关弩车。引来场内场外,议论纷纷。

        “演武器三,不过机关弩车。”百官席列,亦有人问道:“贵妃何以择此器?”

        “未可知也。”同僚亦不解其中深意。

        门下报馆丞,陈琳更是急不可耐。窥见万石国老,气定神闲,六谋主,风轻云淡。许子远于真二千石列,谈笑风生,如鱼得水。再看陪坐侧席,门下署列。忽眼前一亮,这便将心中疑问,付诸手书。传于门下署东西二曹掾,东孝西直当面。东曹,主二千石长吏迁除及军吏。西曹,初主领百官奏事,后兼掌府内官吏署用。二曹权力极大。

        幕府南閤祭酒,亦不逞多让。掌幕僚考评、纠举百僚、入閤承诏、典礼威仪、受群吏奏事、参治刑狱,及书文杂事等。受封之时,许子远泪洒当场。正因蓟王重用,无以复加。

        陈琳为国秉笔,符檄擅声,壮有骨鲠。

        观陈琳手书。郭嘉、徐庶,相视而笑。何必书于纸,郭嘉遂传语身后。于是乎,自二千石列起,前后席列,相互传语,终入陈琳之耳。

        “弩车可发刺网也。”

        “可发刺网。”陈琳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然又起疑。手书再问:“贵妃因何弃斗舰之不用。”

        再传书,二千石列。

        稍后,郭嘉耳语传回:“演武器二、四,攻城舫车,水陆兼备也。”

        “水陆兼备。”陈琳正苦思不解,忽灵光一现:“莫非,舫车可当斗舰乎!”

        三通鼓罢,鸣镝射空。

        双方各就各位,兵器齐动。

        “轨路迅捷!”见攻城舫车,直冲中渠,陈琳脱口而出。

        舫车中渠入水,却不急登岸。反折向左右边渠,封堵斗舰顺下水路。

        “舫车障道!”看台亦有人惊呼。牛吧文学网

        攻城舫车,水陆两用。轨路极快,水中虽慢,行程却短。仍抢在机关斗舰之前,冲入左右边渠。

        斗舰迎头撞上舫车身。不等将其逼退。攻城舫车,船翼翻转。井阑、云梯,不分先后,快速升起。井阑,居高下射。云梯,上搭爵室。捉刀提盾,勇为先登,正是西林少年。

        “原来如此!”陈琳如何能不醒悟。

        斗舰船头弩炮,船舷箭窗、船腹霹雳发石车,受困边渠,无从发力。反观攻城舫车,井阑、云梯,皆是近战兵器。

        果不其然。西林少年,各领精锐,强行登舰,占得先机。井阑弓手,居高下射,地势远超斗舰庐士。头顶箭发如雨,斗舰庐士,纷纷中箭落水。战局偏向西林少年。另侧边渠,云梯直搭艉楼爵室。室中乃舰上将校首脑之所在。擒贼擒王,射人射马也。

        夺舰在即。忽闻兵戈大作,劲弩追魂。西林健勇,接连中箭落水。正是军候郭援,领绣衣吏冲上甲板。

        追魂弩,箭箭追魂。战况急转直下。眼看全军覆没,忽听弩机声起。

        一张刺网,斜刺里杀出。避开帆樯,兜头罩下。将甲板绣衣,一网打尽。

        “机关弩车!”竟是岸边机关弩车,突施冷箭。

        如前所言,只需更换机构,弩车便可发弩箭、油囊、刺网。且自由行走轨路,不受地形所限。

        将演武兵器,活用如斯。陈琳钦佩之至。

        “哈哈,承让!”普富卢,领那楼、鲁昔、寇娄敦等,西林健勇,一举夺舰。直奔端渠而去。

        另侧边渠,待弩车驰援,助阿罗槃、护留叶、王同、王寄,合力夺舰。此舰不急下底。折向中渠,先发石击毁、击退敌方兵器,再翻转船翼,搭建舟桥。助己方诸器渡河。

        不等战车楼,列队过桥。便有一骑,一马当先。杀奔敌阵而去。

        “轻云、扑霜。必是其一。”便有看客惊呼。

        便有同伴笑道:“场中二白马,皆入足下口中矣。”言指其,并无新意。

        “张郃使刀。用槊者,必是马超。”另有人看得真切。

        轻云马一骑绝尘。杀奔敌方本阵。车楼箭雨,悉数射空。电光石火。流星锤呼啸掷出。箭窗四分五裂。累及内中,机关尽毁。龙吐水探出一半,便卡死槽中。

        “着!”流星逆袭,龙首应声崩断。水花四溅,染红车楼半边。虽是染料,实则“鱼油”。

        “砰!”一支白羽箭,崩火破甲,入木三分。

        “战车楼燃火,救之不及。”便有边裁高声唱报。

        轻云马快,马超力大。流星锤自箭窗砸入,卡入轮轴之中。乃至传动被断。二掷命中龙吐水,口中机关舌簧。乃至鱼油喷漏,引火烧身。战车楼内机构,马孟起必心知肚明。更有甚者,如何击毁,必得高人指点。方能一击即中,一蹴而就。

        蓟王欣然言道:“五日苦练,一朝成名。”

        见顷刻间。马孟起,单骑破战车楼。观者无不骇然。

        “马孟起,必得高人指点。”许子远,一语中的。

        
    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