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69 张飞劫亲
        一夜无话。

        翌日,张飞早早起身。领麾下百人,及先前驻守此地的数十戍卒,清扫城头积雪,修复登城木梯。又将武库内的守城器械,搬运城头不提。

        白石障,后世称八角城。乃是一座十分罕见的“十”字形障城。东西两道平行障墙,与南北两道平行障墙,呈十字交叉。故整个障城,为“宽边空心十字”堡垒,类“十字架”造型。后又在宽边十字的每个角上,各筑一座坚固的城墩。墩上辟箭楼,与相邻箭楼,形成交叉火力,可全面覆盖城下敌军,全无死角。

        宽边空心十字堡,张飞亦是初见。然很看便领悟其防守上的优势。事实上,之所以如此建造,乃因地制宜。若筑成圆形障城,亦无不可。筑成方形,只需多设马面、箭楼,亦可做到。

        然,高台面积有限。为最大程度的地尽其利,兼顾驻扎与防御,障城这才别出心裁的筑成空心十字形。

        一言蔽之:内城为方形,各向四方伸出一节“长臂”为外郭。便是白石障的大致形状。

        此障,西可控甘加草原,北可通枹罕。西北翻越达里加山隘口,可通西羌深处。乃军事之要冲。前汉在此筑城,自当颇具战略眼光。时下,盘踞西海的烧当羌若南下西倾山,联络钟存羌。此乃必经之路,亦是捷径。

        正如张飞所料。先前占据此地的羌骑,乃是先头部队。为接应后军。

        只是后军抵达之快,让张飞始料不及。

        日中一刻(11:10),便有大队人马现身西面雪原。

        张飞登谯楼,取千里镜远望。

        见前锋多浑身裹满熊皮的羌族勇士。后队中还有身披狐裘,衣着华丽的女子。张飞遂将千里镜递给身旁东羌队率:“这队人马,所为何来?”

        队率举镜在手,学张飞远眺。只眼抵近一看,猛地后仰。若不是被张飞一把拦住,便要摔个四脚朝天。

        “勿惊。此物名曰‘千里镜’,能远观数里之景。”张飞笑道。

        “卑下未知世间还有此奇物。”队率又试着看了几次,并无异样,这才心安。

        “且看羌人。”张飞言道。

        “诺。”队率正看得起劲,闻声急忙转向羌人队伍。

        须臾,队率言道:“许是一支送亲队伍。”

        “送亲?”沉思片刻,张飞这便醒悟:“不好,烧当欲与钟存联姻。”

        “校尉之意,此乃两家渠帅结亲?”队率问道。

        “然也。”张飞转而喜道:“此乃天赐良机也,定不能放过!”

        “校尉意欲何为?”队率又问。

        “自去劫亲!”张飞放声大笑。

        “校尉且慢!”队率急忙阻止:“羌人队伍不下万骑。我等不过百人,如何掠夺。”

        张飞已打定主意:“若就此放过,送亲人马必与三千援军迎头相遇。若无准备,我军必有折损。且西羌暗自勾连,亦非大哥所愿。”

        “如何施为?”队率已醒悟。

        “哈哈!”张飞重重挥拳:“擒贼擒王。”

        召来麾下悍勇,张飞言简意赅:“遣二人出城联络援军。将我手书交给领军之人。”

        “喏!”队率这便领命。

        张飞遂看向麾下十八骑:“待敌军抵近,随我出城劫人。”

        “喏!”皆千里挑一之猛士。刀山火海,生死不避。全然无惧。

        “余下人等,守备城障各处。以为接应。”张飞又道。

        “喏!”

        “将先前羌人装束,尽数找来,裹缠身上。以乱敌心。”

        “喏!”

        “可有人通晓西羌言语。”张飞问道。

        “我等皆出东羌,自然通晓。”麾下有人答道。

        “如此甚好。”张飞最后言道:“待羌人抵近,且与我传话。”

        “喏!”

        羌人打西北而来。二骑自东门出,沿河谷去寻援军。

        戍卒取来羌人皮毛装束,张飞等人这便胡乱裹缠上身。别说,远远看去,确于羌人无二。

        数刻之后。羌人送亲大军,顶风冒雪,穿越雪原,抵达城下。停在一箭地外。

        领头几人,冲白石障指指点点。须臾,便有单骑奔上,停在壕沟前。扬鞭说了句羌语。

        麾下东羌骑士,这便为张飞简略翻译:“让我等速开城门。”

        “问他是何人。”张飞低声道。

        东羌骑士这便以羌语相问。

        来人不疑有他。便又大声说了句羌语。

        “说是送亲队伍,前往西倾山。”

        “果然如此。”张飞大喜:“告诉他,事关重大,口说无凭,须亲眼得见。”

        东羌骑士如实翻译。

        来人怒气冲冲,扬鞭喝骂。此句自无需翻译。

        张飞自下城头,翻身上马。“开门。”

        一声低喝,戍卒这便咬牙放下吊桥。

        不等那人入城,张飞已领十八骑,先行冲出。

        在吊桥上擦肩而过。见那人仍骂骂咧咧,出口不逊。张飞耸肩撞其下马。

        一声惨叫,落入护城壕内。

        “哈哈哈……”城上城下笑声一片。

        便是列队城下的羌人队伍,亦有人笑出声。

        谨慎是对的。领十八骑出城查看,确定无误,再入城不迟。

        张飞等人身披羌骑服饰,又不过十数骑。故无人见疑。

        一箭开外,转瞬即至。

        待张飞等人抵近,速度不减反升。领头诸人纷纷收拢笑容。冲张飞又说了句羌语。必是减速之类。

        张飞岂能听从。轻夹马腹,战马猛然加速。

        形势突变,羌骑头目急忙抽刀。却寒光一闪。折颈而亡。

        张飞一马当先,杀入乱军。

        身后十八骑紧随其后。

        羌人队伍,一路艰难跋涉,早已疲惫不堪。又全无防备,散乱无序,不成队列。被张飞突袭杀入,顿时乱了阵脚。

        目标明确。便是队伍中间,身穿貂裘的一众羌族贵女。

        手中丈八蛇矛,虎虎生风。宛如噬人铁蟒。沾之必死,吻中即亡。见护在周围的羌骑接连惨叫落马。羌族贵女拨马欲逃。却听背后一声霹雳:“哪里走!”

        胯下骏马受惊,奋力扬蹄。将贵女摔落在地。

        万幸积雪深厚。未受重伤。然猝不及防之下,却也摔得头晕目眩,眼冒金星。腰带一紧,如腾云驾雾般,重回马背。

        趴伏在骑士身前。

        挣扎间,忽听一声脆响:“啪!”

        臀丘痛如火烧。

        “勿动!”将眼冒血光,嗷嗷杀来的羌骑一矛刺死,张飞大喝一声:“走!”

        麾下十八骑,亦各自抄起一名贵女,随张飞而去。

        贵女被掠上马,羌骑投鼠忌器。不敢乱发暗箭。唯有近身搏命。丈八蛇矛。言下之意,从熟铜枪鐏到蛇形矛尖,长一丈八(4.15米)。被张飞小胖舞成枪幕,水泼不进。羌骑便是舍命来冲,又如何能近身。

        一路喷血落马,被张飞破阵而出。杀回城内。

        尾随羌骑,又冷不丁被城头乱箭射死。

        眼睁睁看着贵女被劫,吊桥升起。

        
    肥肉 小说男女主学霸文带肉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大叔我好疼小说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这么写小说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踏星适宜夫妻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