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174 人间巨物
        梯田施肥是个难题。

        因陇右所有城邑,皆比照蓟国的技术工艺而筑造。而蓟国处于平原之地。雨污分流后,污水管道可直伸到距稻田最近的沟渠。阀门一开,肥水一路畅泄无阻。滋养万千青禾。奈何陇右梯田皆高出附近城邑。溪谷之水可用龙骨翻车,层层拔灌。肥水如何能用翻车。凡稍有搅动,便骚臭冲天。迎风十里,臭不可闻。

        如之奈何。

        刘备寄语蓟国将作馆后,右国令夏馥与将作令苏伯等人,很快便想出了最行之有效的解决之道。

        肥水罐车。

        将肥水从管道中汲取,沿盘山道送入田间地头,放水渠中,滋养农田。

        办法可行。且又能最大程度防臭。

        刘备欣然点头,命将作馆试造样车,在实操中不断改进,以求日臻完美。

        为便于麦作机关器及转运谷物,每座山头皆辟有迂回山道。可供车马上下。也为肥水罐车提供了便捷的路径。且罐车还能一车多用。干旱时亦可汲清水浇田。

        于是,十里一亭中,又间隔着建有“汲灌站”。方便罐车往来。

        小暑刚过。漫山遍野,一片金黄。刘备矗立在云霞殿顶阁,持千里镜,居高俯瞰。蔓延无尽的坂上丘陵,翠顶金腰,层林尽染。为保持水土,梯田只开到半山腰,留下顶部山林,涵养水源。山顶陡峭,亦不便耕种。故才有“翠顶金腰”之说。

        收获的季节,自令人喜悦。各城羌户皆已开镰收割。由割草机改进而成的畜力收割机,迅捷而高效。羌人最不缺的,便也是牛马。全套麦作机关器,耕种收割,样样齐备。价格自也不菲。

        出山之后,羌人才发觉,需要花钱的地方,实在有许多。居家生活,耕种生产,子女入学,人情往来……万幸日薪二百大钱,足够支出。心头唯一诟病,便是日益高涨的房价。

        蓟王花钱如流水。有所失必有所得。羌人营造的城市宅院,渠道梯田,皆属幕府所有。蓟王天下豪杰,一诺千金。断不会自食其言。奈何四年刑期,已过一年。待流徙期满,又当如何。

        汉人常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趋利避害,亦是人之常情。良田美宅,坚城通路,丝路商人已万般垂涎。听闻关东大乱,临近州郡流民,皆奔我陇右而来。万一,蓟王偏袒汉人,将宅院良田,尽数分与汉民,又该如何是好。

        辛劳一季,丰收足可欣喜。而患得患失的情绪,又萦绕在羌人、氐人、卢水胡人心底,挥之不去。

        牢城官吏,奉公职守。皆是良吏。左丞曾言,羌人宅邸,“非王命不可擅动”。牢城父母官奉命行事,新造宅院,皆如约分与营中羌户。未曾擅自售卖。奈何各城商人入驻,已是大势所趋。虽不许商人购房,左丞却传令在城中空地,兴建闹市。引游商入驻。搭设营帐,坐地买卖。羌人户头多有积蓄,商人日进斗金,又引更多游商入驻。长此以往,游商落户为本地豪商,亦指日可待。

        商业兴盛,城内房价一路走高。蓟王择址营城时,皆选在丝路沿线重镇。丝路流金,沿线城邑皆得分润。善织造营器的羌女,亦可将所造器物贩卖商旅,贴补家用。家中青壮在农闲时节,亦可僦车商队,西行东进。博闻广记是其一,万里之遥,僦车一里一钱。来回数月,便足可赚得数千乃至万钱。何乐而不为。

        闻羌人所虑。便有蓟国豪商,将蓟国“分期偿还制”,娓娓道来。豪商言道:房价上涨,不过一时。安居乐业,却是一世。只需能落户城中,城外良田,季季丰收。雇工僦车,月月来钱。终归能还清欠款。然若搬出,万事休矣。

        此语句句珠玑,羌人皆深以为然。

        无论如何,也要把良田美宅占住。

        羌人所虑,便是所谓“文明的烦恼”。以前聚居在山寨,习俗相通,血脉相近。所见所闻,皆上古流传,简单质朴,平淡无奇。奈何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大汉风仪,一经沐浴,无不令人欲罢不能,甘之如饴。丰富多彩的生活,堪称日新而月异。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只需心有所欲,又如何能挡这扑面而来的滚滚红尘。红尘如酒,岁月如歌,又如何能不令人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这便是文明之魅力。

        蓟王一计反客为主。流徙数百里,完城旦舂。便彻底摧毁了羌人传习数千年的陈规陋习。

        所谓上兵伐谋。蓟王堪称典范。

        六月温风,碧空如洗。浓郁麦香,沁人心脾。

        西坂罗马大使馆。

        圣火女祭怅然若失。自酣睡中苏醒。奢华的生活,比罗马有过之而无不及。围拢在周围的权贵名流,更多如过江之鲫。那日留宿大震关,夜起沐浴。从掀开小浴室帷幕的那一刻,圣火女祭司便有一丝纯洁的守望,被彻底剥离。虽然她终归是保住了纯洁的胴体。然来自灵魂的沉重,却日夜压迫她的信仰大堤。

        刻意想忘记的,却在梦中越发清晰。

        有一股来自内心深处的痒痒的温热,正一寸一寸的舔舐着她无瑕的心灵障壁。

        问过亚马逊高等女祭司。安娜塔西娅说,是她体内的亚马逊血脉在隐隐作祟。她需要用一头最强大的猎物,进行一场远古血脉的献祭。只有如此,才能重获心灵的平静。

        阿奇丽娅问:附近最强大的猎物,是何物。

        日渐显怀的安娜塔西娅,眸中尽是深意:盘踞在陇山之巅的人间巨物——麒麟圣主。

        阿奇丽娅幡然醒悟。不由得面红耳赤。

        交趾土多珍产,明玑、翠羽、犀、象、玳瑁、异香、美木之属,莫不自出。然前后刺史率多无清行,上承权贵,下积私赂,财计盈给,辄复求见迁代(一门心思捞钱,只顾自己升迁),故吏民怨叛。

        六月,执刺史及合浦太守来达,自称“柱天将军”。三府选京令东郡贾琮为交趾刺史。琮到部,讯其反状,咸言“赋敛过重,百姓莫不空单。京师遥远,告冤无所,民不聊生,故聚为盗贼。”琮即移书告示,各使安其资业,招抚荒散,蠲复(juān  fù)徭役(免除徭役),诛斩渠帅为大害者,简选良吏试守诸县,岁间荡定,百姓以安。在事三年,为十三州最,征拜议郎。

        巷路为之做《贾父歌》曰:“贾父来晚,使我先反;今见清平,吏不敢饭!”

        时局崩坏,朝政日非。

        然我煌煌天汉,却总有名臣辈出,治世安民。不与奸佞苟同。

        。九天神皇

        
    玄幻小说有种你再撞一下穿越小说乡村乱欲免费小说教授不可以全文哪个软件能听免费听书英语早餐怎么发音小说下载书包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图书馆,宝贝,小点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