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198 绝席而坐
        如前所说,百官登朝,联席而坐。以品秩为序。通常而言,文左武右,万石居首。

        然,今汉却有特例。另设“三独坐”。

        “三独坐”指:尚书令、司隶校尉、御史中丞,在朝会时均专席而坐。百官朝会皆接席,唯此三官独坐一席,以示优宠。亦省作“三独”。

        此三独坐,乃位卑权重之典范。

        时人席地而坐,一般均联席并坐。唯尊长独席而坐。《礼记·曲礼》:“群居五人,则长者必异席。”郑玄注日:“席以四人为节,因宜有所尊。”孔颖达又疏日:“古者地敷横席而容四人,四人则推长者居席端。若有五人会,应一人别席,因推长者一人於异席也。”因此“父子不同席。”郑玄注日:“异尊卑也”。

        一言蔽之:一张草席最多只坐四人。四人若平辈,长者居首。若有五人,长者异席而坐。且父子不同席,以示尊卑。

        故汉人眼中的尊卑,不仅有地位之高低,还有传承之先后。正如汉字,往往具有空间和时间的双属性。

        除三独坐外,还有“绝席”。

        朝会时,除去三独坐,百官均依照秩次,接席而坐。然尊者,却可与他人隔席而坐,是为“绝席”。

        《后汉书·张禹传》:“延平元年,迁为太傅,录尚书事。邓太后以殇帝初育,欲令重臣居禁内,乃诏禹舍宫中。给帷帐床褥,太官朝夕进食,五日一归府。每朝见,特赞,与三公绝席。”《通鉴》胡注日:“绝席者,朝位独在百僚上,不与三公联席也。”

        “建武八年,中郎将来歙袭略阳,杀隗嚣守将而据其城。”光武甚悦,“于是置酒高会,劳赐歙,班坐绝席,在诸将之右。”来歙攻城拔寨,立有大功。故在诸将之上独坐。

        换言之。劳苦功高,立有大功者,得陛下特赐,可于朝会中专席而坐。

        先前蓟王独占鳌头,正是“绝席而坐”。

        陛下荣宠是其一。蓟王功大是其二。亦遵循今汉旧制。

        陛下翌日下诏,许蓟王兴建函陵。

        蓟王在城西前大将军梁冀菟园中大兴土木,于是便依法依规,合情合理。

        “陵寝”又称“陵园”。足见其大。亦足见其美。尤其时人事死如事生,兴厚葬风俗。地下为陵寝,地上为宫殿。陵园的制式为:“东帝西后”。东为帝陵,西为后陵。帝陵东侧,多为陪葬墓群。园中除去预留足够墓地,陪葬先帝老臣。还就近建有陵邑,安置守陵人。

        《汉书·宣帝纪》载:本始元年(前73年)正月,募郡国吏民訾百万以上徙平陵,二年又“以水衡钱为平陵,徙民起第宅”。

        换言之。刘备在王陵内大兴土木,符合时人厚葬风俗。且将王陵修在洛阳西郭,用意不言自喻。蓟王欲效仿周公,辅佐汉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能为国君守陵,亦是莫大的荣誉。待函陵建好,蓟国高官、富商、豪杰,便会纷至沓来。迁居陵邑,为蓟王守陵。此,亦是祖制。无可指摘。园中囤聚守陵兵丁,更实属平常。一切都如此完美。

        有了函陵,刘备便可置“函园贵人”。函园贵人,属于“诸园贵人”。

        话说,陛下继位后,追尊父刘苌为孝仁皇,因皇陵名“慎陵”,故尊母董氏为“慎园贵人”。

        于是乎,必先有陵园,后才能封诸园贵人。

        诸园贵人,即是枕边人,又是守陵人。刘备已想好,函园贵人,自当封给以希雷娅女王为首的亚马逊。

        修建王陵,非一日之功。甚至穷毕生之力,亦不在少数。陛下初登基,便着手修建皇陵。足见一斑。然,函陵却是距洛阳城最近的一座陵邑。不过五里之遥。陛下将这块前朝的不毛之地,高价售出,看似占了大便宜。然对蓟王而言,在帝国心腹之地有一座专属自己的城邑,其获利又何止千百倍。所获利益,不仅有实物,还有看不见的政治影响力。

        大国营城,气象自不一般。待园中阳港建成。盐渍大木成船运来。凡洛阳市面上能够买到的诸材,就近装车、装船,源源不断运入园中。蓟王当面,何必谈钱。

        蓟国能工巧匠,随船而来。

        园中景象,可谓日新月异。

        草创的幕府大营旋即被雄伟的障城“九坂坞”团团包裹。顺山坂而下,东西二坂,共计十八衢,已被筑好的青石大道,纵横分隔。

        初步估算,山底平地能建宅邸万余户。纳民十万有余。函园橫八竖六,面积虽大。奈何还有二崤土山,宛如长龙,制霸正中。占据园中颇多土地。若向坂上挺进,便要如督亢那般,排建干栏重楼。先不急。预留规划,先把平地建齐。

        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

        平地建楼,自然事半功倍。

        先时,殖货里大商家,再为蓟王设流水长席。蓟王颇多感激。

        问商人何所求。

        商人皆言,闻王上在城西兴王陵。可否容我等搬入园中,世代为王上守陵。

        有何不可。

        刘备欣然点头。

        殖货里豪商,伏地认主。各捐资百万,成为首批入园的洛阳大商家。

        刘备遂在靠近阳港的街衢,建重楼列肆,称“阳港市”,又称“港市”。园中数千兵士,数万工匠。皆颇有身家,豪商日进斗金。各个喜笑颜开。若等陵邑建成,引数十万人入住,获利何止百倍。更何况,此园地处洛阳西郭,园外还有百万洛阳人家,以王上的性子,自不会园门紧闭,若能引洛阳百姓入园……

        八月中。军司空田丰、军正沮授,统领幕府剩下所部,抵达园中。

        主臣见面,其乐融融。

        蓟王遂在新筑成的九坂坞大堂,为众谋主将校,接风洗尘。

        席间,刘备引田丰、沮授,与贾诩相见。

        蓟国四大谋主,五大猛将,齐聚一堂。文鼎武胜,当真羡煞旁人。

        罢筵后,文武又陪蓟王直升顶阁。俯瞰洛阳万家灯火,城内金碧辉煌。

        田丰深吸一口山岚夜风,慨然曰:“我主,席地而坐。洛阳,近在咫尺乎!”

        “哦?”众谋主心领神会。皆抚掌大笑。

        张飞急道:“诸位因何发笑?何不说来,与我等同乐。”

        贾诩挥扇笑答:“身下坞堡,山下函园,皆‘我主之地’也!”

        “所谓异地为官,坐地为吏。”关羽已醒悟:“贾丞是说,有了这座函园,大哥便可席地而坐,虎踞洛阳。”

        “然也!”

        
    好看的重生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临渊行 宅猪全职艺术家 我最白乖,我低头,免费阅读梅雨(兄妹骨科)二原蛋白杨家后宅(全)冬儿小说完结榜排行阅文集团小说网站黄页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