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万族之劫 > 正文 第952章 诛心之战!(求订阅)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是周最后一刻得出的结果,他靠着人族的信仰,人族的气运,抽走了苏宇的气运,操控人皇他们的气运,压制人皇他们的成长。

        最终,也死在了气运之下!

        当年,人皇他们被算计,周算是出了大力的,包括气运之事,也是周为主,否则,一般情况下,非本时代的强者,非人族强者,哪有那么容易操控人皇他们的气运之力!

        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周和天门,不过天门已经被隔断,分割了时代,其实也难以做到。

        算计了一生,最终,把自己算计死了。

        临死的时候,倒是看透彻了!

        可惜,也来不及了。

        这一刻的苏宇,带着冷意,“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操控人族气运,操控万界气运。

        汇聚气运于一人!

        靠着苏宇,引出了人门大圣,杀了人门六大圣,靠着操控气运,制造了上古剧变,导致人皇他们遇险。

        又靠着气运之力,要在此刻剥夺苏宇气运。

        周真的以为,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吗?

        之前差点死了,这家伙都没剥夺苏宇气运,不知是没机会,还是笃定他自己死不了。

        可这一次,真死了!

        这位昔年带着人族开辟时代的家伙,从始至终,都想着操控万界。

        总觉得,一切都在他算计之中!

        今日,却是死在了气运之上。

        他是死在巅峰的,也算是求仁得仁,气运之力,最后一刻,将他推动到了38道,若不是当日苏宇破了他的计划,也许他还能更强!

        若是他当日天地和自己大道合一,也许当日就是38道了,今日也许能进入39道,甚至40道!

        也许,这就是周的打算!

        可惜,他的打算,遇到了苏宇,苏宇根本不按套路来,破坏了他的一切计划。

        否则,当日狱王进入40道,他要是也能进入40道,两位40道,甚至可以匹敌二门了!

        “真可惜!”

        苏宇回手一拳,打的狱王戒尺偏离,带着一些冷意,带着一些嘲讽:“无情无欲!可笑!人皇他们出事,不见你如此!炎火为你而死,不见你如此!你在外的圣族覆灭,不见你如此!到了此刻,你父亲、母亲陨落,你倒是无法接受了!既然如此,你杀别人的时候,怎么不见你疯狂?”

        苏宇冷笑连连,说的话,句句扎心!

        “自私自利,所谓法道森严……那是法不在你身!你所谓的法道,只是剔除了你,剔除了你父你母的法道!”

        这一刻,苏宇揭穿了现实,说出了血淋淋的现实!

        “你的法,是建立在你全家不受法道控制的法!”

        “所谓法道天地,所谓一切皆有规矩……皆是建立在你狱,他周、天不受控制,不受辖制的情况下!”

        “操控人心,操控万族,操控万界,操控这个时代……这就是你们的法?”

        苏宇声音冷厉无比:“狱,你也配言法?你眼中,真的有法?”

        轰!

        苏宇气息大盛,气运之力,算什么玩意,他压根没在乎过!

        何况,真要说气运之力……此刻的他,也比任何人强盛。

        天地之灵既然有打算,那就不会让苏宇此刻死了,所谓的气运,也不过是这一方天地气运,天地之灵作为此方天地的代掌主人,你的气运,还能比它更强?

        轰隆隆!

        远处,大战再次爆发,稷天此刻急了,怒吼道:“天地二门,全力以赴!”

        周死了!

        那38道的狱,真的可以匹敌苏宇吗?

        一旦狱也死了,苏宇脱开身,那就麻烦大了!

        当日说好的,谁死了,大道被谁汲取,可惜,此刻苏宇第一时间剥夺了对方天地,谁能汲取?

        无法汲取!

        一旦狱也战死,那他们真的麻烦大了!

        “聒噪!”

        苏宇一声冷笑,看向那边,冷冷道:“真以为你们吃定我了?”

        就在这一刻,苏宇一挥手,一道人影被他飙射而出,没有朝稷天他们飞去,而是飞向日、月那边,武王正在压着两位超等打!

        可是,日月也强大无比,都是超等,也不是那么容易杀的!

        然而,这一刻,日、月陡然变色!

        空中,一道人影不受控制,脸上露出狰狞痛苦之色,凄厉喊道:“苏宇……你对我做了什么?”

        日月!

        这是苏宇擒拿的日月,日和月的后裔,法就说过,日月是日和月大道交合之下诞生的存在!

        日月修炼日月大道,才是最强的!

        才是最可怕的,会对日和月造成一些影响,甚至是会剥夺对方对大道的控制权,所以日和月,一直没有传授他日月之道!

        可这一刻,狰狞的日月,眼中露出一抹绝望之色,下一刻,口中发出渗人的笑声:“这个肉身,不错啊!有点灵的味道!”

        蓝天的声音!

        一直没出现的蓝天,忽然出现了,没有帮助苏宇,而是在这一刻,接管了日月的肉身,带着一些笑意,灿烂无比道:“日月大道……真好!”

        下一刻,日月肉身之上,爆发出一股璀璨的日月光辉!

        日月大道融合!

        而天地之间,忽然呈现出两条大道,被蓝天操控,好像要强行从他们体内剥夺出来,超等可以纳道入体,可这一刻,被纳入体内的大道,忽然被牵扯出来了许多!

        蓝天桀桀笑道:“武王,还不杀人!”

        此刻,武王也是惊讶无比!

        他打了半天,都没打死这俩家伙,这俩家伙联手真的很强,他这个接近36道的强者,都打不死他们。

        可现在,这俩的大道,居然被强行牵扯了出来!

        苏宇这家伙,真行!

        趁着这时间,武王也是战斗的好手,暴吼一声,手中浮现一把巨剑,暴吼一声,那如同门板的巨剑,一剑朝日劈下!

        这一剑,也是强大无双!

        35道强者,全力以赴,对方还被限制了一二,这下子,两人联手的趋势,瞬间被打破!

        轰!

        一声巨大的响声呈现,如同天地崩塌,大日破碎!

        轰隆隆!

        巨大的太阳好像炸裂开,日凄厉嘶吼一声,肉身却是被一剑斩的四分五裂,大道呈现了出来,带着一些绝望之色,日暴吼一声,强行将大道往月那边塞去!

        日月融合!

        如此,才能匹敌武王,否则,都要死!

        “不要……”

        月也是凄厉喊了一声,刚刚还能匹敌武王的两人,随着日月浮现,随着蓝天接掌,日月大道瞬间出现了破绽,被武王抓住了机会,眨眼间斩杀了日!

        月凄厉吼着,想要抓住那大道,想要融合,可远处,蓝天也是桀桀怪笑着,下一刻,日月躯体飞出,轰隆一声爆裂!

        作为双道交合诞生的灵,他的自爆,一下子震荡的日月大道都在颤动!

        武王也是抓住时机,瞬间抓住了大日之道,冷哼一声,一脚踢出,轰隆一声,将月踢的肉身炸开!

        局势变化的太快!

        谁也没想到,武王这边,居然也瞬间斩杀了一人,月也是岌岌可危,远处,天门脸色一变!

        日月二将,是他麾下最忠实的大将!

        此刻,日已经陨落,月也要死了,他厉喝一声,化为天门,朝穹笼罩而去,天门封印之力呈现,将巨大的长剑镇压下来!

        轰隆一声巨响,穹疯狂爆发,剑气冲击天地,却是无法挣脱!

        此刻,天门也是探出巨大的手掌,朝武王那边镇压而去!

        到了此刻,他还是爆发了强大的力量,将38道的穹镇压住了!

        与此同时,苏宇一声冷哼,一拳打出!

        另外一脚踢向狱王,时光轮转,天地变色,一切好像都在倒退,长河倒流!

        时光之法,被苏宇修炼到了如今,也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一脚踢出,狱王直接倒退数千米,而苏宇一拳打出,和天门手掌碰撞!

        轰隆一声巨响!

        拳印破碎,巨掌也瞬间破碎!

        天门低喝一声,带着一些愤怒!

        他和苏宇差不多,此刻大概都有39道之力,同样,也都在镇压一位38道强者,他能抽调出的力量和苏宇能抽调出的力量,其实也差不多。

        一下子,双方的攻击都破碎了!

        而那边,没了他的阻拦,武王一个35道,极其善战之辈,哪还会错过机会!

        一声厉喝之下,武王一剑斩出,轰隆!

        月之大道,被斩的瞬间破碎!

        武王探手一抓,日月大道纷纷落入手中,日月轮转,武王手中浮现出一道道兵器,疯狂切割,刀枪剑戟,他也样样精通!

        几乎是眨眼间,一声凄厉惨叫再次传出,月之大道上,月的残影浮现,带着一些绝望。

        后悔吗?

        后悔!

        日月的存在,就不该存在,早知道今日会因为日月导致陨落,当年就不该一念之差,留下了日月!

        这位日月大道诞生的灵,实力不强,早早被苏宇抓走。

        在苏宇几次战斗中,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包括对付法,拯救文钰。

        到了今日,更是发挥了最后的作用,将日、月两位超等都给一起拖下了水!

        轰!

        巨响声响彻天地,日月大道崩溃,也开始融合,而武王还在思考着给谁,苏宇喝声响起:“你吞噬了!速度!”

        日月大道融合,也是强大的大道。

        两位超等大道,也许可以帮助武王进入36道!

        虽说,武王并非走这种类型大道的修者,可两位超等大道,还是有很大希望帮助他晋级的。

        武王原本还想留给别人的,可此刻一听,也不再说什么,迅速将两条大道纳入体内,强行吞噬!

        这些阴间大道,对他们帮助本来就很大!

        天门他们希望杀了苏宇他们提升,苏宇他们也寄希望杀了这些阴间大道强者,吞噬大道提升自己呢。。

        日月瞬间轮转,在武王身上爆发出一道道璀璨光辉!

        此刻,稷天再也按耐不住了!

        一旦武王也进入了36道,那就攻守易势了!

        “天地二门,你们还在做什么?”

        他愤怒咆哮一声,惊天因为之前被穹所伤,此刻,和文钰斗了个旗鼓相当,而文王和人皇联手战他这位36道,两位都是开天者!

        虽说他没落入下风,可也没有占据任何上风!

        倒是苏宇这边,武王一旦晋级,那就麻烦大了!

        就算不晋级,此刻,武王斩杀了日月,也让整个局势出现了变化,接二连三地出现了强者陨落!

        而三大强者的陨落,此刻也让末日气息动荡,贯穿了时光长河,隐约间,好像看到了一座门户,从未来朝此地飞来!

        人门,可能要降临了!

        大量强者的陨落,加速了人门的降临速度!

        稷天倒是暗暗松了口气,人门降临,未必是坏事。

        人门中,还有多位超等!

        人门大圣八位,超等还要超过大圣数量,足足有十多位,和天门当初的禁地之主数量相当。

        不过,稷天还是担心!

        担心人门降临之前,再出现强者陨落!

        尤其是他和惊天!

        想到这,稷天迅速击退了人皇,和惊天汇合到了一起,吼道:“我和惊天一旦陨落,人门降临,那些合一失控,你们考虑清楚了,还要防守为主吗?”

        他和惊天死了,人门那些超等,很可能会不受控制的!

        天地二门,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到了此刻,两人还都只是39道之力,他不信!

        天地二门,一直都有留手!

        不是不想杀人,也不是想要其他人死,只是这俩各有盘算,都不想此刻付出代价,强行让自己强大起来,那会造成一些后遗症!

        ……

        而此刻的苏宇,有些不耐烦,喝道:“武王,突破后去围杀稷天他们!”

        这家伙,废话太多!

        就听他在吼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爹妈死了呢!

        死的是狱王爹妈,也没见狱王一直吼!

        此刻的苏宇,也是战力全开,各种大道之力爆发,法度森严?

        狱的道,最强的就是那法道!

        化为戒尺,每一次攻击,都会出现森罗地狱,每一次攻击,都会让苏宇有些难受,好像在拷问,在鞭笞,38道的狱王,此刻拼死作战,还是相当强大的!

        天门拿不下穹,苏宇也拿不下狱!

        一时间,倒是僵持了起来!

        而浮现出身影的蓝天,此刻爆掉了日月的肉身,弄死了日月,顺带着把日和月都给弄死了,桀桀怪笑一声,再次消失。

        下一次浮现,却是靠近了苏宇这边!

        蓝天,不强!

        哪怕到现在,也不强,20多道的实力!

        可蓝天的情况,狱也清楚,这家伙擅长意志冲击,在她不敌苏宇的情况下,一旦被蓝天侵入天地,意志冲击,那也是个大麻烦!

        狱王冷喝一声,巨大的地狱世界浮现!

        地狱四周,皆是烈火!

        地狱之火焚烧虚空!

        阻拦蓝天混入她的天地之中,而狱王此刻脸色也有些异样,忽然叹息一声,有些悲天悯人,一声叹息,让苏宇心神微微一震!

        七情六欲!

        吸收了多条大圣之道的狱王,此刻,开始发挥出七情六欲道的强大!

        “苏宇……杀人者偿命!你杀戮无数,该偿命了!”

        法度森严!

        戒尺和锁链,带着各种欲望之道,朝苏宇席卷而去!

        苏宇冷笑:“狱,你比他们还要恶心!我说过了,你的法,只是你的,而不是我的!也不怕笑掉大牙!”

        说罢,苏宇忽然笑了:“七情六欲之道?法道?”

        “我会怕吗?”

        就在这一刻,苏宇任由那些大道侵入自己肉身,任由锁链将自己锁住,也任由戒尺钻入自己体内,狱王都有些惊讶!

        苏宇又要做什么?

        而就在此刻,苏宇忽然脸上露出一抹疯狂之色,带着一些悲喜交加之意,带着一些愤怒、哀愁之意,那张脸,还是原本的脸!

        然而,他的神色,却是不断变化起来。

        “我好愤怒……”

        “我有罪!”

        苏宇凄厉喊着,声音凄厉,如同泣血之言,凄厉无边:“我有罪啊!审判我吧!狱,你来审判我吧!”

        “天地当降大劫,罪人永不超生!”

        “我召天地之劫,惩罚我!”

        在狱王有些骇然的眼神下,天地之中,忽然诞生了无数噬蝗!

        就在苏宇他们身边,无数的噬蝗,瞬间出现,罪孽,罪恶!

        有罪!

        这些噬蝗,都很强大,一瞬间,从四面八方涌来,时光长河之中,黑暗雷霆之力瞬间浮现,轰隆一声,朝苏宇劈来!

        罪恶!

        法度!

        那一道道雷霆,疯狂劈来,不止是苏宇被劈,连带着他身上的戒尺、锁链,纷纷被雷霆劈中!

        轰隆!

        狱王天地颤动,她的大道核心,被苏宇裹在了自己身上,苏宇在召唤劫难降临!

        那雷霆之力,也是强大无比!

        无数噬蝗朝他们汹涌杀来!

        两败俱伤的战法!

        “法道森严?”

        苏宇冷笑:“我有罪,你也有罪!狱,到底谁罪孽更深重?何况,就算你我罪孽一样,终究还是看实力,你没有绝世的实力,还指望当这个执法者……你配吗?”

        就在这一刻,苏宇天地覆盖而来,席卷天地!

        下一刻,和狱王天地陡然重合!

        狱王脸色大变!

        和苏宇死死抓住她的锁链和戒尺,任由天地雷霆轰杀,任由噬蝗吞噬,苏宇笑的灿烂:“狱,你不是要走法道吗?我们一起,接受天地的审判,接受你我大道的审判,好不好?”

        狱王迅速倒退,却是被苏宇死死缠住!

        下一刻,双方天地彻底重合!

        一瞬间,天地封锁!

        上下两重天地,这一刻,居然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形,将两人困在了其中!

        万道呈现!

        苏宇笑了,狱王脸色却是有些发白,苏宇笑道:“法道森严……法道无情!那好,就让你的天地大道和我的天地大道融合,看这大道,到底审判谁!让天地来审判,让长河来审判,让苍生来审判!”

        一本书册浮现,文明志!

        文明志瞬间包裹了那戒尺!

        而下一刻,人主印也浮现,一把将锁链缠住!

        四件宝物,瞬间纠缠到了一起,彼此相融,苏宇此刻走上了蓝天的路子,他居然也在融合对方的天地!

        不过,苏宇比蓝天更绝!

        他实力比狱王强,但是想杀她,难度很大!

        就在这一刻,苏宇陡然抛出一物,那好像一一座破碎的天地,这破碎的天地,瞬间化为一个光球,如同通道,连接到了时光长河!

        四面八方,众人都是一震!

        穹更是吼道:“苏宇,你在做什么?”

        苏宇在干什么?

        他好像要把刚刚杀了人祖的天地,给报废掉!

        苏宇笑了:“人祖天地,乃是天地气运所化!人祖,是她之父,也是我人族这个时代开代之主!人死了,定能公平公正,不偏不倚!以人祖天地为能量来源,以人祖的万界气运,为审判标准,我要和狱赌一把,赌到底谁是罪人,谁是罪孽!她不是走法道吗?我也想看看,这天地之法,到底是审判我苏宇,还是审判她狱?”

        轰隆!

        一声巨响,人祖天地融入时光长河,化为一根竹竿,强悍无边,却是没有任何生机!

        苏宇大道和狱王疯狂纠缠,冷笑一声:“狱,你走法道,那我就用你的道,破了你的法!别挣扎了,为了杀你,今日,我可是赌上了自己,我苏宇也想看看,谁才是这个天地的罪人!”

        他也是疯狂无比,以人祖天地,为惩罚力量来源!

        此刻,他纠缠狱王大道!

        让天地来审判,让狱的父亲母亲,死后来审判!

        公审自己,公审狱王!

        那巨大的竹竿,呈现在天地之上!

        苏宇声如洪钟,带着滔天之力,和狱王大道纠缠不休,放声喝道:“凝万界意志,凝天地意志!以万界气运为源!以苍生为鉴!”

        轰隆隆!

        长河剧烈波动起来,万界万物,万界万灵,此刻都忽然心有所感,纷纷抬头看天!

        这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人在问他们。

        “审判苏宇,审判狱,万界为证!”

        他们纷纷抬头,纷纷看向天空,看到了那根碧绿色的竹子,看到了那悬浮天地的两位强者,此刻,两位强者,彼此纠缠!

        而这一刻,一道人影浮现在那碧绿色长竹之上,正是蓝天,蓝天笑了起来:“我以苍生为道,代天审判!狱,你乃法道之主,天地唯法,可愿接受天地之审?”

        狱此刻脸色变幻不定,看向自己天地中,苏宇迅速融入,几乎融为一体,脸色变幻之下,冷冷道:“审判我?好,本王看看,你们如何审判我!”

        蓝天笑道:“不偏不倚,天地为鉴,苍生为鉴!否则,法道不崩,也伤不到你,杀不了你!”

        话落,他手持竹竿,冷声喝道:“为人族,当以七情六欲为基!当以遵纪守法为本!狱、苏宇,苍生为鉴,人族崛起,二位可有功,可有过?”

        他声如洪钟,震荡天地:“万界生灵为评,谁功高,谁过多?”

        冥冥中,长河波动!

        万界生灵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两人的过往,狱王有功吗?

        有!

        上古时代,她清内患,平判乱,法道森严,内外皆惧!

        吏治清明,规则森严,功臣不敢自傲,敌人不敢逾越……

        狱王有功!

        而苏宇,平定万族之患,解救人族苍生,三门回归,阻敌于人境之外,平万界,荡三门,庇护苍生,也是功劳巨大!

        两人有过吗?

        有!

        此刻,蓝天好像在收集万族万灵意志,淡淡道:“狱,诛盟友,陷害文钰,无法无天,无道无矩,当罚!”

        轰!

        一竹竿朝狱打去,狱王无法反抗,此刻,被苏宇纠缠到了一起,双方都在互相消耗,根本无法抵御!

        轰!

        那竹竿也是强大无比,一竹竿打来,砰地一声,打的狱王左腿断裂,砰地一声,半跪在地!

        苏宇哈哈大笑!

        刚笑着,蓝天好像化身天道,冷漠道:“苏宇,功不抵过!挟私报复,瞒得住天下,瞒不住苍生!苍生如明镜,既然审判,当不偏不倚,当罚!”

        竹竿落下,砰地一声,打在苏宇腿上,苏宇一个趔趄,剧痛无比,却是没有断裂,忍不住怒骂一声:“我挟私报复谁了?”

        这审判,有毛病吧!

        我什么时候报复人了?

        此刻的蓝天,当保持中立,以控长河和人祖天地大道,如此,才能让大道爆发出强大的威力。

        苏宇知道,这还是他自己的想法和算计。

        可是……我怎么就有过了?

        蓝天好像在汲取苍生之念,淡淡道:“苏宇,苍生有怨,人族有怨,你登顶人主之时,有人不服,不教而诛!诛杀三十六府强者,诛杀功臣,诛杀诸府强者……”

        苏宇怒骂一声:“这也算?”

        的确干过这事!

        登顶人主的时候,有人不服,苏宇干脆全给杀了,压根没去管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其中还有府主级存在,也一起给杀了!

        连这茬都算?

        苏宇也是无语了!

        蓝天不管这个,继续道:“人皇、文王诸强,有功于天地,有功于人族!狱,你叛变兄长,陷害忠良,致使上古覆灭,民不聊生……当罚!”

        轰!

        竹竿再次打下,轰隆一声巨响,打的狱王右腿断裂,鲜血直流!

        狱王咬着牙齿,跪倒在地,冷冷看着上空:“我为苍生谋,上古规矩,无法无天,我不认罪!”

        蓝天才不管她!

        “苏宇,人祖周,开辟时代,带领人族崛起,功勋盖世,你诛杀周……”

        苏宇脸都绿了:“杀他也有罪?”

        “有罪!”

        蓝天淡淡道:“未经公审,擅杀功臣,当罚!”

        “艹!”

        苏宇大骂一声,这可不是我预料中的!

        砰地一声,竹竿打下,打的苏宇左腿断裂,苏宇却是不肯跪下,怒骂道:“这个老子不认!”

        他比狱王要强,这玩意,就算审判,他也比狱王有优势!

        蓝天不管这个,继续道:“狱,这就是法道!真正的法道,不是你想惩罚谁就惩罚谁,不是你能代天执法,一切皆有法度!”

        狱王咬着牙:“公平审判,本王接着!”

        苏宇杀周都是罪,此刻,她认!

        认这个法!

        “狱,你之一脉,擅杀人族,脱离人族,置人族十万年危难,不管不顾,多次暗杀文王传承……当罚!”

        轰!

        又是一竹竿打下,砰地一声巨响,狱王胳膊被打断!

        “苏宇,文乃你先祖,无情无义,逆伐先祖,当罚!”

        苏宇骂道:“是不是找不到老子麻烦,随便按个罪名就罚?他先杀我,还不能反抗了……”

        砰地一声巨响,竹竿再次打下!

        蓝天忽然笑道:“你要公审,天地审判……那就接着,要不就闭嘴,又不是我控制的,这是苍生意念,长河意志!”

        他没办法控制这些,他只是代替万界,代替苍生来说出这一切罢了!

        苏宇右腿也被重重一击,但是竹竿的杀伤力,不如对付狱王那么强!

        “狱,勾结人门、天门、地门,谋害苍生,当罚!”

        轰!

        又是一声巨响!

        狱王双臂彻底断裂,带着一些愤怒:“本王不服!”

        她也不服!

        蓝天都懒得多说,爱服不服,你想的再多,那也没用,这就是你要的法!

        无情之法!

        结果没出现之前,过程有问题,那就罚!

        不以结果论英雄!

        功也不可抵过,何况,你狱的法道天下,还没出现呢,更是不可能因为你的一些想法,就为此赦免你!

        蓝天继续审判:“苏宇,你诛百战诸强,诛云水、暗影……”

        他都没说完,苏宇忍不住再次开骂:“什么鬼玩意,他们要对付我,要造反……”

        砰!

        又是一声巨响,苏宇右腿传来断裂声,有些趔趄,就是不倒地!

        反正,这些惩罚,没有对付狱王那么厉害。

        这玩意,他自己搞出来的。

        但是,其实到了此刻,也不受他控制!

        不过,苏宇可以现在放开狱王,回收这东西,那就不存在这个了,但是……不干!

        苏宇就是要继续审判下去,哪怕他觉得,蓝天给自己报的罪名,都是无妄之罪!

        可狱王受伤比他重,这就够了!

        “狱,利用情义,让炎火赴死,无情无义,当罚!”

        轰!

        竹竿再次打下,打的狱王头破血流!

        “狱,徇私枉法,暗中驱使炎火对付武皇,造成武皇天门开启,星月枉死,徇私放过炎火……”

        此事,大家还真不是太清楚!

        此话一出,远处,人皇脸色陡然一变,瞬间朝狱王看来!

        人皇脸色铁青,瞬间暴怒:“狱,你告诉我,当年武皇开天门,是你暗中唆使炎火所致?”

        狱王沉默不语!

        砰地一声,竹竿再次打下,蓝天幽冷声响起:“天地为鉴,非真不罚!此道,法道!问询狱之本心,是与不是,狱最清楚!”

        人皇暴怒!

        “该死,混账!当年我知你犯错,念及兄妹之情,一再饶恕,狱,你敢暗中坑杀星月……混账东西!”

        人皇怒了!

        当年星月之死,让他怒不可遏,若是心地稍微狠毒一些,早就迁怒武皇,斩杀了武皇!

        可他念及武皇也只是无心之过,并未追究,至于武王出头,非要惩戒武皇,人皇知道,但是最终还是默认了,但是也没杀武皇。

        结果,罪魁祸首是他当年一再放过的三妹!

        这一刻,人皇暴怒之下,一拳砸的稷天都倒退数步,人皇愤怒无比:“狱,我一再容忍你,顾忌兄妹之情,不愿杀你!你一再利用我,我还是看在兄妹情深的份上,不愿对付你!你却是杀我妹妹,你不可饶恕!”

        话落,他一声厉喝:“今日,本皇和狱,割袍断义,今日狱不死,本皇穷尽此生,必杀她!”

        他愤怒无比!

        这才是最大的背叛!

        轰!

        金色长袍断裂,断了数万年的兄妹之情!

        而苏宇,撇撇嘴,有些鄙夷:“早就让你杀她,你非不杀……”

        没说太大声,怕人皇受不了刺激疯了。

        人皇这人,有时候还是有些优柔寡断,为了狱王的事,多次犯错,如今,真轮到了他亲妹妹,他就受不了了,这家伙,活该!

        当然,这些话,憋在心里就行!

        而此刻,文王几人,也是脸色铁青,纷纷割断长袍,文王更是冷哼一声:“你谋划文钰之道,冒充文钰之名,杀戮无辜,为了你,我让文钰隐姓埋名,万界皆知时光师杀戮无数,我连一声辩解都无,都让文钰抗了下来,而今,文钰之困,和你有关!星月之死,和你有关!狱,你有父母,有亲人,你会珍惜,何曾考虑过我们?”

        那都是他们至亲之人!

        他和星宇,都只有一个妹妹,父母早亡,天地之间,唯一的嫡亲!

        结果,都被她坑害!

        此刻,文王也是怒不可遏!

        狱王冷着脸,任由竹竿击打,打的她头颅都在碎裂,等他们说完,狱王声音冰寒:“我所做一切,无错!”

        不认罪!

        苏宇笑了:“她没救了,继续!”

        狱王到死,恐怕都不会认罪的!

        而此刻,人皇他们愤怒无边,疯狂无比,三大强者,联手之下,杀的惊天和稷天不断倒退,伤势呈现,稷天都忍不住想骂人!

        那边还没打完,这边,三大强者倒是疯狂了!

        人皇这些家伙,原本也许还缺乏一些动力,现在……那是彻底怒了,血性激发,厮杀起来,比之前难缠了不止一筹!

        而远处,武王也要彻底晋级了,此刻,也是愤怒无比,朝他们那边杀去!

        稷天想骂人!

        你去杀狱好了,来我这边干什么?

        而天地二门,一时间也拿不下两人,地门都忍不住怒道:“法道……真他么不靠谱!”

        狱王这是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苏宇用法道去审判她!

        狱要是不认可这法道审判,她自己的道,就是错误的,大错特错的,那天地还会崩碎,她不得不接受法道的审判,这才是最大的笑话!

        而蓝天的审判声却是继续响起:“狱,你妄图击杀稷天、惊天,完善天地,补充天地情欲之道,背叛盟友,一错再错,当罚!”

        轰!

        竹竿再次降临,打的狱王躯体都在破碎,狱王依旧冷漠:“杀他们,完善七情六欲之道,抵挡人门,有何不妥?”

        稷天:“……”

        稷天和惊天这时候都想骂人,算了,你被打死算了!

        知道这女人有想法,结果,这女人是真的想杀他们!

        这女人不死,和他们翻脸,也是早晚的事!

        而狱王,此刻肉身破碎不堪,天地有些崩碎,苏宇龇牙咧嘴的,这家伙,真行!

        都被打成这样了,都不认!

        这可是你自己想要的法道,今天算是成全你了!

        蓝天也不管她,好久没审判苏宇了,下一刻,忽然道:“苏宇,你坑蒙拐骗,欺骗穹、阴……”

        去你大爷的!

        苏宇想骂人,这也算?

        轰!

        竹竿敲打而来,还好,力道不算太重,苏宇陡然看向死灵之主和穹那边,有这样的结果,显然是这两人,心里有点小怨念,被天地大道捕捉到了,才会诞生这些!

        这俩,有点不服气啊!

        死灵之主和穹一声不吭,疯狂厮杀起来,别看我,我俩肯定有点,你看也没用,这个不受控制的,我们也没办法!

        “狱,你欲灭绝人性,断绝人族七情六欲,化人族为傀儡,当罚!”

        狱王气息虚弱,陡然怒吼道:“情欲,本就不该存在……”

        “那你还愤怒什么?”

        蓝天一句话堵了回来,你既然觉得不该存在,你愤怒什么!

        “石头无情无欲,你不如化身石头好了……也不对,石头成灵了,都有情欲!”

        “狗屁不通!”

        砰!

        又是一声巨响,狱王被这一竹竿,打的肉身撕裂,直接四分五裂,痛苦呻吟起来!

        而此刻的苏宇,依旧活蹦乱跳!

        苏宇哈哈大笑:“看来,这天地真要说公正,你狱,就该第一个死!就你这不公平不公正的家伙,还妄谈法度,可笑!”

        “这可是你父亲化身的大道,来惩罚你!是不是法道,你自己清楚……”

        狱王肉身难以恢复,带着绝望,带着不甘,带着迷茫……

        我所追求的法道,真的错了吗?

        在天地看来,我的错,比苏宇更大是吗?

        苏宇只是受伤,她却是被天地大道惩罚的几乎覆灭,为何?

        而苏宇,一声嗤笑:“开天的时光之主就有情,哪来的无情无欲,狗屁不通!”

        噗!

        一口血液喷涌而出,大道之力溢散,狱带着浓浓的不甘和遗憾。

        我错了吗?

        苏宇继续诛心:“你爹妈都看不惯你,你兄弟全部断交,你的盟友全部恨不得你死,你的大道都背叛你,你还是死了算了,活着,岂不是浪费粮食?浪费大道之力?浪费元气?浪费空间?一个不需要存在的家伙,按照公平公正的法则……是不是该自我毁灭?”

        噗!

        一口口血液,喷涌而出,大道溃散,狱脸色惨白,看向苏宇,再看看四周……

        无一人认同吗?

        “这个世界,也许唯有炎火那个白痴认同你,要不,你去找炎火算了?”

        苏宇继续嘲讽!

        狱王大道断裂,带着一些迷茫和茫然,这个世界,唯一认同我的,唯有炎火吗?

        而蓝天,此刻也是叹息一声:“执法者,法道不严,罪加一等,再罚!”

        轰!

        竹竿再次打下,狱妄图成为万界执法之人,可她自己就不是法道森严的主,罪孽深重!

        罪上加罪!

        这一声巨响,打的狱彻底崩溃,大道散乱,天地崩裂,她看向苏宇,带着一些祈求之色:“我的道……真的错了吗?”

        苏宇却是毫无怜悯,冷漠道:“天地见证,别问我!”

        狱惨笑一声,“苏宇……你好狠!”

        用最诛心的手段,诛杀她!

        这一刻,狱的天地,开始崩碎,大道崩断!

        法道,再也无法维持!

        
    四年级英语单词跟读免费分类诱欢免费阅读全文陛下,不可以!(限)小说乱世浮归txt免费下载第1631章:幕后之人排行榜初春微醺1V1春野小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