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医道官途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心境】(上)
        张扬道:“论职位你是我领导,论年龄你是我老大哥,怎么能让你给我倒酒呢?”

        龚奇伟道:“行,那就把这个机会让给你。”

        两人喝子一杯酒,龚奇伟缓缓落下酒杯道:“张扬啊,你刚才电话中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啊?”

        张扬向厨房的方向看了看,然后道:“工作上的事情,确切的说,还是体育场那块地的事情。”

        龚奇伟道:“关于那块地我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市里已经定下来了,那块地准备出让给星月集团。”

        张扬道:“龚市长,我还记得当初您跟我说过的一句话,只要是有利于南锡发展的你都会支持我。”

        龚奇伟当然记得,他说过这句话没几天,他开始意识到张扬今天肯定是有备而来,这小子不知又琢磨什么事情了,龚奇伟道:“我的态度是不会改变的。”

        张扬道:“龚市长”我再次申明我的态度”我不同意将体育场地块转让给星月集团。”

        龚奇伟点了点头,他知道张扬的态度。

        张扬低声道:“我想去省里。”

        龚奇伟内心一震,其实他也想过,市里已经做出的决定,想要改变,只能通过省里”可是谁把这件事捅上去,谁就会成为南锡市常委的众矢之的,龚奇伟低声道:“你考虑清楚了,这件事是在常委会上通过的。”

        张扬道:“龚市长我想问你一句话,你觉着这件事公平吗?”

        龚奇伟抿了抿嘴唇过了一会儿缓缓摇了摇头。

        张扬道:“我是一今年轻干部,我的思想境界不能和领导们相比,我的政垩治素养也无和各位前辈相提并论,我不知道什么深谋远虑,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东西,我知道体育场这块地价值远不止五千万,也知道星月所谓的付款方式根本就是一纸空文,他们在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想不huā一文拿走属于国垩家的土地,为了深水港就可以做出这种牺牲吗?我觉着不妥,改革开放不是利益交换,而是建立在共同利益基础上的共同发展,星月的作为是减轻自身风险,将这种风险加诸于我们的身上,这绝对是不公平的,我们不应该答应。我知道这件事常委们都通过了,我只是一个体委主任,本来轮不到我说三道四,可是我不说就没人会说,我不说这件事就已经成为定局,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国垩家的利益就这么受到损害,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要挟我们的政垩府而无动于衷,你说我自不量力也罢,说我不知深浅也罢,我必须要站出来,我要尽一切努力阻止这件事。”

        龚奇伟一言不发,端起面前的酒杯,仰首喝了个干干净净,然后他望着张扬一字一句道:“我跟你一起去。”

        虽然张扬并没有提出任何的要求,可是龚奇伟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思,开弓没有回头箭,龚奇伟知道,自己一旦站出来就意味着要成为南锡领导层的公敌,在别人的眼中他必将成为一个异类,可是龚奇伟也明白这次的决定同样也蕴藏着一丝机会,一丝绝地反击的机会,如果能够力挽狂澜,改变常委们的这个决定,他很可能得到省领导的关注,他陷入低潮的仕途也许会有所改观。更重要的是,他是在维护国垩家的利盏,这件事他不做,总要有人去做,他是张扬的领导,张扬已经站出来了,他还有什么理由躲在后面。

        张扬道:“明天一早,我去东江!”

        龚奇伟道:“我也会去,我说过,只要是符合国垩家的利益,我都会支持你!”

        ……………………………………………………………………………………………………………,

        张扬和龚奇伟都去了东江,可是两人并没有同路,事实上龚奇伟所顶的压力要比张扬大得多,他在明,张扬在暗,张扬不想暴露于人前,而龚奇伟却要直面省领导,他要承担这件事有可能带来的大部分火力,风险越大,利益越大,龚奇伟也明白,也许这件事带给他的政垩治利益,将会让他受益终生,可这件事如果办砸了,也许他会被打落尘埃,永无翻身之日。

        省委书垩记乔振梁的日程安排的很满,即便是龚奇伟去的很早,他当天也没有和乔振梁见面的机会,南锡只是平海的一部分,省委书垩记关注的不仅仅是这一块地方,所以龚奇伟必须按照排期等待,他要在第二天上午十点才能见到乔书垩记。这次龚奇伟轻车简行,连秘书和司机都不知道他前来东江的事情,他不想消息提前泄露出去。

        和龚奇伟相比,张扬幸运的多,他不用去省委找乔书垩记,张大官人擅长曲线救国,在这件事上,乔鹏举和他有着共同的利益,乔鹏举虽然不方便出面,可是帮他创造点便利条件还是很容易的,当天晚上,张扬就拎着南锡的土特产来到了乔书垩记的家里。

        这些东西是乔鹏举让他给捎来的,张扬的皮卡车刚刚出现在乔振梁家门口,时维就蹦蹦跳跳的迎了出来。

        张扬笑道:“想我了?这么激动地迎出来!”

        时维白了他一眼道:“就你那熊样,我会想你?我哥说给我带东西了,我是来接东西的,你又不是东西!”

        张扬当然不会跟她一般计较,只当没有听到她骂自己,把大包小包的东西往下搬,有些诧异道:“你表姐呢?”

        时维道:“跟我舅妈一起念佛去了应该快回来了。”

        张扬道:“乔书垩记呢?”

        时维道:“刚到家,正看报纸呢。”

        张扬感叹道:“到底是老革垩命,时刻不忘关心国垩家大事。”

        时维笑道:“你少贫了,赶快把东西搬进去。”

        张扬把东西给拿进去,其中有乔鹏举买的,也有他买的,送东西只是一个借口,见乔书垩记才是真正的目的。

        乔振梁刚刚下班,正在客厅看报纸呢,听说张扬来了,他放下报纸走了出来,看到张扬大包袱小行李的往里搬,不禁皱了皱眉头道:“你小子搞什么?闹这么大动静,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给我送礼是不是?”

        张扬笑道:“乔书垩记,这里的东西没有一样是我买的,鹏举知道我来东江,所以让我给你们捎集东西过来,我是顺路帮忙。”

        乔振梁笑道:“他什么时候那么关心过家里?转性了?”说完乔振梁转身回去了。

        张扬把东西搬到院子里,向时维道:“你自己规整吧,我巴结乔书记去。”

        时维耸了耸鼻子,一脸的不屑。

        ………………………………………………………………………………………………………………………………………………

        张扬笑眯眯来到客厅,看到乔振梁又专注的看起了报纸,凑到他身边”看了一眼,乔振梁正在看江城企业改革的新闻呢,感觉到张扬来到自己身后,他放下报纸道:“你跑过来不是只为了帮忙送东西吧?”

        张扬道:“乔书垩记英明啊!我送东西是顺路,主要目的走向您反映点情况。”

        乔振梁笑道:“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总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张扬道:“没办啊,谁让我见到您格外亲,心里有了委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您啊!”

        乔振梁道:“坐,别跟我油腔滑调的,有什么直接说。”

        张扬在乔振梁身边坐下了”将酬新近发生的这件事简单说了一遍。

        乔振梁听完不禁皱起了眉头:“你是说南锡要把这块地白白送给星月集团?”

        张扬道:“可不是嘛,这跟晚清那会儿割地有什么分别”简直是丧权辱国!”张大官人义愤填膺,不免又添油加醋了几分。

        乔振梁道:“没那么严重吧,星月是南锡深水港的主要投资商”他们在深水港投资上做文章,逼迫南锡将体育场地集低价转让给他们”是不是啊?”

        张扬点了点夹

        乔振梁道:“你都能看明白的事情,徐光然那帮人会看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是我们吃亏的事情”他们为什么要答应呢?”

        张扬道:“脑子被驴踢了呗。”

        乔振梁不禁莞尔,他呵呵笑道:“你小子对上级领导就没有一丁点儿尊重,这可不行。”

        张扬道:“乔书垩记,我认为星月的做不能姑息,让他们投资深水港是给他们发财的机会,他们现在居然以此作为要挟,还想索取更大的利益,这简直太过分了。”

        乔振梁道:“这件事我会让人调查一下,对了”为什么除了你之外没有人向我反映这件事?难道南锡市领导层全都认同出让土地?他们的意见就这么一致?”

        张扬道:“乔书垩记,你不会认为我在掇弄是非吧?”

        乔振梁笑道:“我没那么认为,不过我也不能听你的一面之词,总之这件事我会让人好好调查一下。”

        张扬心说只要你关注这件事我的目的就达到了,等龚奇伟找到你,再反映一下,你肯定会重视。

        乔振梁道:“南锡离东江这么近,振梁为什么自己不送东西过来?”

        张扬道:“他忙啊,最近不是投资新体育中心项目吗?我们提出大干二百天的口号,要在二百天内高质量的完成南锡新体育中心的工程,迎接平海省第十二届运垩动会。”

        乔振梁笑道:“运垩动会可不要搞成一场政垩治运垩动啊。”

        张扬觉着乔振梁这句话有些一语双关,他笑了笑道:“乔书垩记放心,我力求把这届运垩动会办成平海历史上最成的一次。”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借着省运会推动全民身体素质的发展,既然办就一定要办好,要掀起在平海省内全民健身的热潮。”

        张扬道:“能否成关键还在乔书垩记。”

        乔振梁笑道:“你是赖上我了,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扬道:“您跑第一棒啊,最关键的就是第一棒,您第一棒要是跑不好,怎么往下传啊。”

        乔振梁呵呵大笑起来。

        …………………………………………………………………………………………………………

        张扬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起身向乔振梁告辞。

        乔振梁道:“留下来吃饭吧。”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了,我和朋友约好了。”事情说完了自然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张扬心里还是有些失望的,本来以为这件事能够引起乔书垩记的勃然大怒,可没想到乔振梁听完这件事之后出奇的平静,张扬事后总结了一下,在他看来南锡体育场地块出让事垩件是天大的事情,可在乔振梁看来只不过是一件小事,人家掌管的是整个平海,南锡只是平海的一部分,而体育场又是南锡的一小部分,想让省委书垩记关注这件小事,很难,人家操心的事情多着呢,看来这件事只能等龚奇伟那边继续加深乔书垩记的印象了。

        张扬离开的时候,在门口遇到时维,他笑道:“晚上一起出去mp凹!”张大官人的英文发音太不标准,单词从他嘴里出来就成了哈皮。

        时维眼睛翻了翻:“我晚上没时间。”

        张扬道:“哦”你最近挺忙啊。”

        时维点了点头道:“小郭约我去看电影。”

        张扬道:“哪个小郭啊,有机会介绍我认识认识。”

        时维笑道:“还是别了,我怕你见到他嫉妒,人家比你帅比你有风度。”

        
    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的草坪七猫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