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医道官途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不打白不打】(下)
        快的网站:

        张扬回到体委的时候,一位老朋友正在等着他,顾明健,此时顾明健正在参观体委的信息中心,他的真正目的是想和常海心搭讪,顾明健笑道:“海心啊,上次为什么放我们蓝海的鸽子?都谈好了,突然改变了主意?”

        常海心笑着回答道:“你们蓝海的价格太高,我们综合考虑了一下,实在是支付不起这么高的费用,所以我们决定自主开发程序系统,这样一来我们省了一大笔钱。”

        顾明健乐呵呵道:“真是会为公家精打细算,谁要是娶了你这样的女孩子当老婆,真是前生修来的福分呐。”

        常海心听出他话里有挑逗自己的意思,只当没听到,笑了笑道:“顾经理,只顾着说话,忘了给你倒茶了,我这就去。”

        顾明健道:“不用,我不渴,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常海心道:“不行啊,我们上班期间禁止聊天,要是让领导看到了我这月的奖金就没了。”

        顾明健笑道:“哪位领导,张扬是吧?”

        常海心点了点头。

        顾明健道:“他这个人出了名的怜香惜玉,是不可能扣你钱的……”话音未落,听到身后响起张扬的声音:“谁在这儿说我坏话呢?”

        顾明健转过身去,却见张扬已经出现在门外,他乐呵呵走了过去,张扬也笑着迎了上来,很热情的和顾明健握了握手,张扬对他客气是真的,事实上的小舅子,这是亲戚啊!不过说来也奇怪,自从顾明健上次入狱之后,张扬和他之间的关系虽然恢复了正常,可是再也无法恢复到他们刚刚认识时候的无话不谈,也许是因为他和顾佳彤关系的缘故,有些事情不挑明,可别人未必没有回数,以顾明健的头脑又怎会看不出张扬和姐姐之间的暧昧关系。

        顾明健和张扬之间从朋友变成敌人,后来又因为张扬对他不遗余力的帮助,而从敌人又变成了朋友,顾明健在心底很感激张扬,可是顾明健面对张扬的时候感觉又有些不自在。

        张扬笑道:“明健,怎么突然就来到南锡了?”

        顾明健笑道:“陪老爷子来西樵,顺便到你这儿拜访一下,上次你们信息中心把我们否决了,我始终感到纳闷,到底你们能把信息中心建成什么样?为什么我们蓝海会被淘汰?”

        张扬哈哈笑道:“现在你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了?”

        顾明健点了点头道:“很不错,海心的确很有能力!”

        张大官人听他海心海心的叫着,心中颇有些纳闷,什么时候他也和常海心这么熟了?

        常海心一旁听得也很是郁闷,顾明健这个人真是有些讨厌,女孩子家的心思很奇怪,其实顾明健无论长相还是风度都算的上一个英俊青年,又有着优越的背景,可常海心却怎么看他都不顺眼,究其原因,是因为她总是不由自主的拿他和张扬相比,这一比差距就显现出来了,顾明健的潇洒是卖弄出来的,装的味道比较弄一些,而张扬这个人虽然大大咧咧的,可是他自然不作伪。

        听到顾明健亲切的称呼自己为海心,常海心觉着有点儿肉麻,她告辞道:“你们聊,我出去干活。”

        张扬这才意识到他和顾明健是在信息中心,他笑道:“我们喧宾夺主了,明健,去我办公室坐。”

        顾明健点了点头,又向常海心笑道:“海心,今晚没别的事情吧,咱们一起吃饭!”

        常海心想都不想就回绝道:“不好意思,我晚上要跟我哥一起回岚山。”

        顾明健听她这样说,不由得有些失落:“这样啊!”

        张扬对顾明健的性情还算是了解的,知道这厮在感情生活上也很不定性,张扬当然不想顾明健追求常海心,看到常海心拒绝他,心里还感到一阵窃喜。

        回到张扬的办公室,顾明健道:“海心好像对我很提防,她该不是把我当成色狼了吧?”

        张扬笑道:“她怎么想我不知道,可我觉着你丫就是一色狼。”

        顾明健笑了起来,他本想调侃张扬两句,可话到嘴边又改变了主意,他和张扬之间的确不适合开这种玩笑,确切应该是张扬能说,他不能说。

        张扬道:“今晚我请你吃饭,给你接风洗尘。”

        顾明健道:“不用你破费,我来体委是专程请你的,我表哥都安排好了,咱们去燕归来。”

        张扬顿时明白了顾明健这次前来的目的,他是为张德放当说客来的。张扬不动声色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明健,你来南锡应该是我做东啊!”

        顾明健笑道:“谁做东不是一样,重要的是大家坐在一起的聚聚。”

        张扬道:“是张局让你请我过去的?”

        顾明健呵呵笑道:“我在南锡就你们这几个朋友,这顿饭虽然是他请得,人却是我召集的。”

        张扬看到他不肯说实话,也不勉强,微笑道:“那好,我去!”

        顾明健又道:“请海心一起过去吧。”

        张扬道:“她刚才不是说了吗?人家要回岚山,我可请不动。”

        顾明健又道:“把邱凤仙请去吧,我想找她订制一套首饰。”

        张扬知道顾明健说的这些都是理由,今天的这顿饭一定是张德放预先安排好的,甚至连顾明健这次来南锡,都是张德放请来的,张扬的步步紧逼已经让张德放陷入困境之中,他急于摆脱眼前的困境,所以主动向张扬抛出了橄榄枝,现时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早已不复昔日的融洽,张德放也清楚,自己未必能够说动张扬罢手,所以他把表弟顾明健请来,凭顾明健和张扬的关系,张扬应该会给他一个面子。

        事实上张扬的确要给顾明健面子,不但因为他们之间的友情,更因为顾佳彤的关系,顾明健还是自己的事实小舅子。当晚张扬约了邱凤仙,亲自开车去君缘把邱凤仙接来,邱凤仙一上车就不禁笑了起来:“怎么?这场戏打算收场了?”

        张扬微笑道:“你当我是在演戏吗?”

        邱凤仙打开化妆镜看了看自己的妆容,轻声道:“张德放摆酒请你,意味着他要低头了。”

        张扬道:“他主要请得是你。”

        邱凤仙道:“请我做什么?只要你的气消了,你不追究,我自然不会追究。”

        张扬笑道:“这样一来,你把责任全都推到我身上来了。”

        邱凤仙道:“你是男士啊,难道你想把责任全都推给我?”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和邱凤仙来到燕归来门前,发现张德放已经等在那里,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向邱凤仙伸出手去:“邱小姐能够赏光前来,张某不胜荣幸。”

        张扬笑道:“邱小姐听说有不花钱的饭局肯定要来。”

        邱凤仙格格笑道:“我有那么馋嘴吗?”

        张德放笑道:“张老弟说话就是幽默,快请进,今天都是自己的朋友,大家聚聚,喝点闲酒,交流交流感情。”

        顾明健已经先来了,他的美女助理柳延也在,这小子也是个情种,如果今天常海心能来,他肯定不会带柳延同来。燕归来的老板钟海燕也在,当然她是陪张德放的。

        张扬笑道:“想不到啊,今晚上全都是情侣档。”一句话把柳延说得脸红了,这位女助理面皮薄,钟海燕笑道:“张主任,可不兴乱点鸳鸯谱的,我是临时过来充数的。”

        邱凤仙道:“张扬,咱俩是临时搭档,可不是情侣档。”

        张大官人笑道:“电影上演情侣的多了,生活中也不一定真的要恋爱结婚,逢场作戏,咱们今晚就临时充当一下情侣档。”

        顾明健哈哈大笑:“张扬,我真是服了你。”

        张德放总觉着张扬那句逢场作戏另有所指,不过他也不愿多想,现在人家占据了主动,说两句风凉话,自己也得听着。

        几杯酒下肚之后,谈话自然而然的转向正题,张德放端起酒杯向邱凤仙道:“邱小姐,今天咱们朋友间聚会是其一,我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见到邱小姐后,当面向你道歉,我们公丵安局的部分同志在上次的问题上处理的很不好,影响了邱小姐的名誉,对你的生活造成影响,借此机会,我要向你郑重道歉。”

        邱凤仙道:“张局长太客气了!突击检查的人又不是你,你不用道歉。”

        张德放内心一怔,邱凤仙这话什么意思?自己身为南锡市公丵安局代局长当然有资格代表南锡市公丵安系统向她道歉,邱凤仙这么说分明是不接受他的道歉,难道她还准备把这件事闹到底?张德放一脸笑容道:“就知道邱小姐气量大,不会计较这些小事。”张德放是想用话把邱凤仙架上去,让她碍于面子不好继续追究。可张德放忘记了一件事,邱凤仙可不是普通人物,她出身台湾珠宝世家,后来又独自来到内地历练,在生意场上游刃有余,对于这个社会的了解要比同龄女孩子深得多,她微笑道:“张局,你想当杀人犯吗?”

        张德放愣了一下,不解道:“杀人犯?”

        邱凤仙道:“把我捧这么高,万一摔下来,我岂不是没命了,你不是杀人犯是什么?”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钟海燕笑得尤为开心,她格格笑道:“邱小姐真是幽默。”

        邱凤仙道:“幽默与否全在各人理解,有些事你很认真的说出来,偏偏有人当成是玩笑话,可有些时候,你想说笑话,可偏偏就没有一个人笑,要是遇到了这样的场面真是尴尬啊。”

        张扬笑眯眯望着邱凤仙,发现邱凤仙处理这些事很有一套,张德放想方设法的想把她绕进去,可惜邱凤仙头脑清醒得很,在她的面前,张德放半点便宜都占不到。

        邱凤仙看了看时间,起身道:“我还有事,不打扰你们聊天了。”刚刚坐下没多久就告退,等于给了张德放一个难堪,张德放的表情尴尬无比,留她也不是,不留她也不是,他今天准备的很充分,可还是低估了邱凤仙的厉害,邱凤仙为人高傲的很,压根没把他张德放放在眼里。

        钟海燕自然要维护张德放,她轻声道:“邱小姐,刚刚才坐下,怎么就要走呢?”

        邱凤仙微笑道:“我来之前已经和张扬说过了,张局请我来,我不来会让他觉着不给面子,我来过了,头三杯酒我也喝了,我真有事儿,今晚有重要业务要谈,你们要是不相信,张局,你再派两名警员跟着我去看看。”这句话无异于给了张德放一个耳光。

        张德放这个恼火啊,自己好歹也是南锡市公丵安局代局长,邱凤仙当着这么多人竟然不给他一点面子,当初去查她房又不是自己下得命令,她有气凭什么朝着自己发啊?可今天自己摆下这座酒宴,主动求和,就是向人家低头,可邱凤仙并不领情。

        张扬表现的若无其事,好像邱凤仙的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这厮越是淡定,张德放看在眼里,心中越是恼火,认为邱凤仙之所以这样做,全都是受了他的指使,其实张德放冤枉张扬了,张扬可没让邱凤仙这样做,只不过是邱凤仙明白张扬想要借题发挥,干脆来一个顺水推舟,推波助澜,帮着张扬把火烧得更旺一些,这也证明邱凤仙对这次公丵安闹出的查房事件深感不满。

        【先更四千,求月票,晚上还有!】

        快的网站:

        
    言情+文笔好+肉 推荐古言禁庭 小说百度小说澜丰蜜依 全文我尝一下可以吗 小说家幻想小说全集短篇小说集好看的小说小说排行榜完结版闺中媚(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