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医道官途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三章【不可兼得】(上)
        第六百七十三章不可兼得(上)

        省委乔振梁在这个时候返回了东江,而且一回到东江他就听说了湍江污染的事情,这样大的事情也不可能瞒过乔振梁的视线,在回来的路上他就让省委秘书长阎国涛通知常委召开紧急会议。

        会议开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五点十分,平海省常委们全都在会议室内等待。

        乔振梁风尘仆仆的走入会议室内,乔振梁一改平日的笑逐颜开,今天的表情显得十分的严肃,他来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道:“有点渴,还好有水喝!”

        所有常委都听出了弦外之音。

        梁天正的心跳不由得开始加速,他知道今天的这场紧急常委会是针对自己而来。

        乔振梁道:“我们渴了有水喝,可是平海有个地方正面临着无水可用的困境!”他的目光投向梁天正,然后用不紧不慢的语气道:“天正同志,我想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事情的经过,解释一下吧。”

        梁天正点了点头,他清了清嗓子道:“今天清晨,国际工业园区的排污主管道发生了泄漏,许多未经处理过的污水流入了湍江,顺水流下,造成了下游一部分地区的水质污染,其中就包括南锡,因为南锡北区自来水厂的水源就来自湍江,所以不得不停止供水来应对这次的突发事件……”

        乔振梁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道:“这些我都知道了,我想问几个问题,第一,排污管是什么时候开始泄漏的?从泄漏发生到现在过去了多少时间?一共往湍江内排放了多少吨工业废水?第二,你们东江方面是如何应对的?”

        宋怀明静静看着梁天正,其实不止他一个人看着梁天正,现在所有常委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梁天正身上,宋怀明对梁天正在这次水污染事件上的处理很不满意,他认为这件事本不该闹得那么大,梁天正作为东江市委,应该在水污染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切断污染源,只有这样才能将污染的程度降低到最小,而梁天正并没有这样做。宋怀明当然知道梁天正在打什么算盘,他拖延的目的是为了保障东江的利益,正是这种地方狭隘的思想,让这件事拖延至今,如果不是自己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只怕梁天正到现在都不会下令让国际工业园区内的企业停产。

        梁天正这会儿方才感到有些庆幸,自己毕竟在乔振梁过问这件事之前切断了污染源,他低声道:“排污管泄漏的具体时间还在调查之中,初步认定应该是今天凌晨的时候,,至于我们的应对措施,开始的时候想要在短时间内维修好排污管道,尽可能的减小国家的损失,可是后来发现泄漏点不止一个之后,我们决定放弃,并遵照领导的指示果断让国际工业园区的所有企业停止生产。”

        乔振梁道:“凌晨时分,也就是说则排污管有可能已经漏了十七个小时,你们的应对措施还真是及时?既然发现了泄漏,为什么不马上切断污染源?为什么不马上要求国际工业园区所有的企业停产?”

        梁天正道:“乔,国际工业园区是东江经济的支柱之一,当时泄漏刚刚发生,我们并没有考虑到会如此严重,这是我的失误,当时我想的是尽可能让造成的损失小一点,在维修无果的情况下,这才做出了停产的决定。”

        乔振梁道:“因为你的犹豫,成千上万吨的废水就流入了湍江,在这里我不想强调环保的重要性,你们每个人都清楚,这片土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地方,我们从她的身上索取财富,又有什么资格去她,践踏她?”

        乔振梁的目光转向宋怀明:“怀明,你说两句!”

        宋怀明道:“乔,各位常委,首先我要检讨一下我自己,身为省长,我没能第一时间了解污染的情况,没能尽早的做出判断,所以才导致这次水污染的情况变得更加严重,我能够理解我们中的一些同志,每个人处理每件事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天正同志的应对方法也的确是尽了全力,现在这种结果,我们每个人都不想看到。”

        乔振梁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宋怀明明显在帮梁天正开脱。

        宋怀明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不可能只是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我们要从这件事中得到一个教训,我们要改正错误,要避免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组织部长孔源道:“宋省长的这句话我赞同。”

        乔振梁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些笑意,他向宋怀明道:“怀明啊,看来你已经有了成熟的想法,说出来给大家讨论一下。”

        宋怀明道:“我个人认为,国际工业园区选址在湍江江畔,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这句话一说出来,梁天正的内心如同被人猛抽了一鞭子,宋怀明的这句话根本是针对自己,否定国际工业园就是否定自己。

        宋怀明道:“任何社会的发展都会存在着一个发展认识,认识再发展的过程,改革开放初期,不仅仅是平海,在全国的很多地方都存在着全力发展经济的现象,但是发展必须要有着清醒的认识,要在符合经济规律,社会规律的范畴内去发展,脱离了这个轨道的发展就是盲目的发展,即便是短时间内可以换来经济上的效益,但是从长期的眼光来看,这种盲目发展必然是失败的。”

        乔振梁很不厚道的点题道:“你认为国际工业园区是失败的?”

        宋怀明道:“我并没有全盘否定国际工业园区的贡献,可以说国际工业园区在东江的改革发展中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它的弊端已经越来越多的呈现在我们的面前,这次的水污染事件只是一个开始。”宋怀明停顿了一下道:“欧洲的工业化革命大家都知道,可工业化带给欧洲发展的同时也带给了他严重的污染,欧洲在经历发展之后才有了深刻地认识,为了这个认识,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们常说,我们是改革的开拓者,先行者,一切都是从头开始,对我们来说改革是一场全新的挑战,其实我始终不认同这样的话,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改革史,把自己定性为开拓者,就是否定别人的经验和成果,放着这么多的经验摆在我们的面前,我们为什么不去学习?如果我们认真一点,虚心一点,很多的错误就不会发生,很多的弯路我们就不会走!”

        梁天正此时的脸色很难看,或许宋怀明针对的并不是他个人,可否定国际工业园就是否定他的政绩,在湍江水污染的微妙时刻,宋怀明将矛头指向国际工业园,等于把他推到了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而梁天正更为郁闷的是,他现在无法辩驳,一来水污染的责任的确在他们东江方面,二来宋怀明是平海省省长,他的顶头上司,在宋怀明的面前他没有太多的发言权。

        宋怀明道:“国际工业园区距离主城区较近,靠近湍江,它的地理环境决定,工业园并不适合引进重工业,污染较重的化工企业,然而根据我们的统计,在国际工业园区的重污染企业一共有七家,这一数字是极其惊人的,我相信东江市方面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国际工业园区兴建了大型污水处理厂,然而污水处理厂并不足以改变整个工业园的状况,水污染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其他的问题没有暴露并不代表不存在,空气污染,粉尘污染,这些重污染企业正在毁掉我们生存的环境,我认为我们应该重新考虑国际工业园的定位,借着这次的机会,对国际工业园内的企业进行一个全方面的评估,对于严重污染企业,必须要将之果断关闭或者迁走。”

        乔振梁没有说话,他敏锐地觉察到这件事会在常委内部引起震动,水污染的问题已经上升成为要环境还是要企业的抉择,国际工业园这个存在已久的问题也因为水污染的事情被提上了议案,而这一问题必然会触动一部分人敏感的神经。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自从欧阳如夏的事情之后已经很少发言,情人被杀,儿子被抓,赵季廷渡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几年,乔振梁来到平海之后对他一直还算不错,但是赵季廷在政治上低迷的状态已经开始让乔振梁对他失去信心,赵季廷有种预感,自己的位置越来越不稳固了。所以赵季廷最近也尽量有所表现,在常委会上的发言也越来越多了。国际工业园的事情赵季廷是有发言权的,当初梁天正搞国际工业园,初期招商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还是赵季廷帮他解决了不少的问题,虽然梁天正是最有可能取代自己位置的那个,可是在国际工业园的事情上,赵季廷和他的阵线是一致的,因为他们的政治利益拥有共同点,他们都从国际工业园受益,否定国际工业园就是否定了他们的政治成绩。

        赵季廷道:“宋省长说得很有道理,在发展中认识,在认识中发展,可是我们谁都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搞经济,古今中外的例子多了,可是我们所建设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古今中外是没有先例可循的,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自己的决策是永远正确的,每个人的目光和视野都会有局限性,这是时代所决定,所以我们用现在的观点去评论过去发生过的事情是不公平的,我们不可以只看到缺点,而忽略了那些决策本身对平海经济的推动作用,任何事都拥有两面性,我们的改革是一个不断前进发展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地完善自己改变自己,让我们的政策更加的符合现实,更加的人性化,但是如果没有过去发展中积累的经验,没有人可以一步登天的达到现在的认识,至少我就做不到。如果征求我对国际工业园的意见,我认为国际工业园本身对平海功大于过,我们不能因为现在发生了水污染事件就将它的作用完全否定。”

        赵季廷的这番话等于和宋怀明公然唱起了对台戏,梁天正向赵季廷看了一眼,目光中充满了感激,这种时候,他最害怕的就是墙倒众人推,他本来是最威胁赵季廷地位的那个人,可是在关键时刻,赵季廷却站出来为他说话,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虽然梁天正心中明白,赵季廷的出发点不是为了帮他梁天正,更是为了帮助他自己,国际工业园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利益,宋怀明站出来否定国际工业园,等于否定了一群人的政绩,否定了他们这些曾经为平海的建设发展而努力的干部。

        梁天正承认国际工业园带来了污染,可是他的心底深处仍然坚持认为自己功不可没,国际工业园如果没有兴建起来,东江的经济怎么可能在近几年内发展的如此迅速。

        宋怀明淡然笑了笑,国际工业园的问题刚一提出就遭到了如此激烈的反对,这是他并没有想到的,宋怀明没有针对梁天正或者是赵季廷个人的意思,他是就事论事,他是针对东江的现状来谈论问题。但是他在无意之中已经触犯到了一些人的政治利益,在赵季廷和梁天正来看,宋怀明现在就是在向他们公开发难,就是在否定他们过往的辛苦和努力,否定他们曾经取得的光辉政绩!

        今晚一章会稍晚!RO!~!

        
    50大完结小说500篇短篇合叶辰夏若雪小说听书大全免费听小说软件第1922章・7小时前更新新小说者免费阅网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禁区小说免费下载梅开二度姐妹花的小说经典完结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