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医道官途 > 正文 第七百零八章【招兵买马】(上)
        张扬听得心里暖烘烘的,山里人淳朴,知道感恩,帮他们讨要工资只不过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但是在周山虎看来这是一件大恩”他欠了张扬一个大人情,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

        张扬道:“虎子,别这么说,我也没帮你什么,工资本来就是你们的,说实话,拖了这么久发下去,我也有责任,回头你转告乡亲们,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周山虎点了点头。

        张扬道:“虎子,我今天找你是想让你来我身边帮忙。”

        周山虎毫不犹豫道:“行!我有力气!”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周山虎还不知道自己让他干什么就已经答应了下来。

        张扬道:“我们体委的司机老何眼看就要退休了,我想找个自己人来接他的班。”

        周山虎明白了,原来张扬是想让他当司机,在山里人的眼里,手握方向盘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得美差,周山虎激动地手都抖了起来:“大哥……您是要……要俺帮您去开车?”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不是会开手扶拖拉机吗?”

        周山虎道:“汽车俺也会开,就是没照。”

        张扬笑了起来:“没照不怕,这些事交给我了,你啊,回去交代一下,明天就来体委报到,先跟着老何学学,实在不行就去驾校报个学习班,费用我这边给你报了”等你照拿到手,我这边就跟你签合同,先当今临时工,不过工资福利啥的我也不会亏待你,虽然可能辛苦点,毕竟比你们工地那边好多了,收入方面也会高一些,但是,你得做好思想准备,来体委开车之后,就不能那么随便了,以后要遵守单位规章制度。还有啊,休息日就少了。”

        周山虎激动地眼圈都有些红了,他做梦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事情落到自己头上,周山虎临来南锡之前专门找人算过命,算命先生说他走出山里可能会遇上贵人”现在看来果然验证了”张扬就是他的贵人。

        周山虎的酒量也不弱,他和张扬聊得尽兴,不知不觉一瓶酒就喝完了,张扬让他把第二瓶也打开,周山虎倒酒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道:“张扬!”

        张扬转过身去,却见粱成龙西装草履的站在他的身后,张扬笑道:“我靠,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粱成龙道:“你问我?我还问你呢?我工地就在这儿,这儿的牛肉汤不错”我几天不喝就谗得慌,这不,刚开车到门口,闻到牛肉汤的香味就忍不住进来了。”

        周山虎认得粱成龙是他们的大老板,不由得有些惶恐,在他的眼里,这些人都是高高在上的,是他高攀不起的。

        张扬道:“虎子,给他添套招呼,一起吃!”

        周山虎这才反应了过来,赶紧去安排招呼,顺便又加了两个菜。

        粱成龙看到周山虎递过来的那碗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我都戒酒了,本来想喝完牛肉汤就走的。”

        张扬道:“你他妈怎么这么假啊?”

        “真的,我下午得回东江,清红跟我一起回去,我真不能喝。”

        张扬看到他言之凿凿,应该不是说谎话,也没有继续勉强他,把那碗酒端到自己面前,笑眯眯道:“两口子和好了?不离了?”

        说起这件事,粱成龙一脸的笑:“哥们,这件事多亏了你。”

        “别谢我”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不过啊,那事千万得保密。”

        粱成龙呵呵笑了起来。

        张扬看到他笑成这样,顿时猜到了什么:“你丫的不会都向林清红交代了吧?”

        粱成龙点了点头道:“你嫂子多精明的一个人,就算我不说,她也能猜到,逼问之下”我实在是没辙,只好把那件事的前因后果全都交代了。”

        张大官人苦笑道:“我他妈早看出来了,你丫的就是一叛徒,重色轻友的叛徒。”

        粱成龙道:“两口子之间的确没啥好瞒的”不过你放心”清红也没生气,如果不是你帮忙,我们这会财旨不定已经离了。”

        张扬道:“你啊,经过这件事也该接收点教训了,以后对林清红好点。”

        粱成龙道:“我再不接受教训就是死不悔改了”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幸福过,清红怀孕了,我们两口子弃量好了,等孩子生出来,就认你当干爹,没有你,就没有这个孩子。”

        张大官人道:“我还得考虑考虑呢。”

        粱成龙道:“别臭美啊,想给我儿子当干爹的已经排队了。”

        张扬道:“你也别臭美”指不定是个女儿呢。”

        粱成龙这个人极其的重男轻女,呸了一声道:“大吉大利,我这是第一胎,还是想要一儿子,张扬,你有啥生男生女的秘方没?”

        张扬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就那么封建?都什么时代了?还重男轻女呢?就算有我也不给你,你知道我初涉政坛的时候干什么工作吗?”

        粱成龙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张大官人洋洋得意道:“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

        粱成龙喝到嘴里的一口牛肉汤噗!地喷了出来”好在朝向地下,不然肯定要喷到张扬脸上。

        一直旁听的周山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这一笑,粱成龙才注意到他,笑道:“小兄弟,我看你怎么有些眼熟啊?”

        周山虎看了看张扬。

        张扬正准备为他介绍,粱成龙忽然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你在我工地上干活,前两天带着工人闹事”来找我讨要工资的是不是你?”

        周山虎一张脸窘得通红,他毕竟没见过多少市面,不知说什么好。

        粱成龙笑道:“我觉着这次张扬怎么帮着讨要工资这么起劲儿,原来他是你小兄弟。”

        张扬道:“他叫周山虎,我们都叫他虎子”以后他不在你工地干了,我让他去体委开车。”

        粱成龙道:“公然挖角啊。张扬不够意思啊!”当然他只是玩笑话。

        张扬道:“我是政府部门,你是私营企业”跟我们相比”你那边太没保障了。”

        粱成龙道:“不带这样的,小看我们民营企业!”说话的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粱成龙拿起电话说了两句,挂上之后,向张扬道:“我得走了,我叔叔这几天生病了,我得回去看看。”张扬道:“病得重吗?”

        粱成龙叹了口气道:“不知道,不过听说是被你给气病的!……

        张扬心说干我屁事?可还是憋住了没说,朋友之间说这种话伤感情,他琢磨着十有可能和美国代表团的事情有关,可这事儿应该不怪自己,是美国人没选东江,粱天正要是因为这件事气病了,心胸是不是太狭窄了?

        粱天正的确病了,先是侄女粱晓鸥哭着从锦湾回来把他抱怨了一通,没几天又传来纽约已经决定要和南锡结成友好城市,连本来希望很大的英德尔公司内地建厂计划,在第二轮考察就已经把东江给排除在外了”接连几件事让粱天正颇为恼火,再加上不小心受了点风寒于是就病倒了,粱天正在家里挂完水,侄女粱晓鸥一天都在他家里照顾,粱晓鸥也猜到叔叔这次生病和美国代表团的事情有关,冷静下来之后,她感觉到有些内疚,萨德门托是个老色鬼不假。可是她在处理事情上不够成熟,所以才得罪了美国代表团,从而导致这一系列的好事都落在了南锡的身上,如果她能够再成熟一点,处理事情的手段再圆滑一点,也许事情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粱晓鸥专门买了只母鸡,给叔叔煲了鸡汤。

        粱天正裹着棉大衣坐在客厅里。手里拿着遥控机静静看着电视新闻,时不时的打出几个喷嚏。他老婆去上班了,孩子们都不在家,粱天正是个很重亲情的人,他对家人一直都很照顾,粱晓鸣从锦湾回来之后,他并没有埋怨侄女什么,非但如此,他还有些后悔让侄女赶过去接待萨德门托,他不该让家人牺牲利益去迎合那个美国老流氓。

        粱天正用力吸着鼻子,他闻到了鸡汤的香味,大声道:,“小鸥,鸡汤很香啊,我闻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粱晓鸥笑道:“叔叔,就好了,我给您煮碗鸡汤面好不好?,。

        粱天正嗯了一声。

        粱晓鸥做事很麻利,过了一会儿就下好了鸡汤面,端到粱天正的身边,粱天正恢复了食欲,就证明病情已经有所好转,他端过面条先喝了。汤道:“真香!”。

        粱晓鸥甜甜一笑,在叔叔身边坐下。

        粱天正道:“离我远一些,千万别传染了你感冒。,。

        粱晓鸩笑道:“哪有那么夸张,叔叔,刚才成龙哥打电话过来,他说晚上会回来看您。”。

        粱天正笑道:“一个小感冒罢了,何必兴师动众的,他在南锡的生意不是挺忙的吗?哪有时间回来啊?”

        粱晓鸣道:“告诉您一个好井息,他和我嫂子和好了,今晚两人要一起过来,我嫂子还怀孕了……

        粱天正闻言大喜过望,他马上又想到了什么:“对了,赶紧给成龙打电话,让他别带清红回来,我感冒,万一传染了她不好。

        粱晓鸩道:“行,我这就去打电话。,。

        此时东江常务副市长隋国明,东江市政府秘书长廖博生一起来了,他们带了些营养品专程前来探望粱天正。

        粱天正招呼两人坐下,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一个小感冒而已,值得这么兴师动众吗?”

        廖博生笑道:“您是我们东江的带头人,您可不能生病,您生病了,我们这些人就没有主心骨了。”。

        粱天正笑道:“夸张”。他还有半碗面条没吃呢,正准备放下。

        隋国明道:“粱〖书〗记,你接着吃,我们就走过来陪您聊聊。”

        粱天正也没和他们客气,接着吃他的鸡汤面。

        隋国明道:“南锡那边基本上已经确定了,纽约方面给他们发出了正式邀请函,要和南锡结成友好城市。”,廖博生在一旁听着,心说这隋国明也忒没有眼色了,他们过来是探病的,不是给粱天正添堵的,隋国明提起这件事不是惹粱天正生气吗?

        粱天正的表现还算正常,他淡然笑了笑道:“好事啊,这对咱们平海未来的发展大有好处。”。粱天正心底是极其不爽的,美国代表团是他们请到平海的,高科技园区的构想也是他们最早想到,粱天正期望利用高科技园区来消除国际工业园区的不利影响,可现在他们筹划的两件事都已经落空,被南锡这个兄弟城市毫不客气的给抢了过去。东江方面筹划了这么久,到最后竟然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粱天正实在有些不甘,心。

        如果说粱天正还算内敛,隋国明已经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情绪了,他愤然道:“粱〖书〗记,南锡作为咱们的兄弟城市,这件事做得有些太不厚道了,怎么可以挖自己人的墙角?”

        粱天正吃了。面道:“反正也没跑别家去,只要在平海,对平海有好处就行。”。

        廖博生赞道:“粱〖书〗记的胸怀就是不一样。”。

        隋国明道:“话虽然是这个理儿,可是我们辛辛苦苦筹划了这么久,到了最后功劳却被他们全都抢了过去,真是不甘心。早知道张扬和那个什么萨德门托的关系这么好,就不该安排他们去锦湾。”

        粱天正笑了笑,没说话。

        隋国明道:“粱〖书〗记,您看这件事是不是应该向省里反映反映,自己人挖自己人的墙角,这种歪风邪气不能助长,如果有了这个先例,以后的经济发展中,肯定会不断地出现这种内耗。”!~!

        
    诱欢免费阅读全文陛下,不可以!(限)四年级英语单词跟读免费分类第1631章:幕后之人排行榜小说乱世浮归txt免费下载寡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十方武圣 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