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寒门祸害 > 正文 第1441章 亲亲相匿
        刘辉是冤枉的?

        何东序看到老鸨招认,看着事态一步步恶化,整个人失神地站在原地。

        如果仅仅是一起乌龙案,他还能有觅得一线生机,但现在证实是一起冤假错案。堂上这个小子定然不会放过他,不仅个人的前途染上污点,这扬州知府的位置恐怕亦是坐不稳了。

        哎!

        李瑜和徐爌暗暗交流了一眼色,却是产不由得叹息一声。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似铁证如山的案子,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不管凶案的真相结果如何,何东序已然难逃此劫,定然会遭到林晧然的打击报复。

        老鸨知道堂上坐的不是糊涂官何东序,而是一位拥有火眼金睛的林雷公,那晚的事情已经无法隐瞒。她便是将那晚发现陈潇潇溺亡之后,如何将尸体运上楼,又如何将罪责推给张无尽的全部经过都说了出来。

        其实说来亦是巧合,冬花发现了行窃的刘辉,刚巧过来向她汇报。她索性是顺水推舟,将这一切都推给了张无尽。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冬花所见之人却是张无尽的孪生弟弟刘辉,而事情最后捅到了刚巧前来扬州巡盐的钦差左副都御史林晧然这里。

        现如今,她亦是选择袒露一切,以换得一个量刑从轻。

        “这真是一起冤案啊!”

        “呵呵……前阵日子谁说这是铁案来着?”

        “我看某些人收了钱,便昧着良心甘愿使人驱使!”

        ……

        随着刘辉的冤情得到有效的洗清,堂下的百姓和士子便是翻出了往日的旧事,矛头直指先前替何东序摇旗助威的那一小撮人。

        面对着旁人的不断有意或无意的指责,一些脸皮薄的书生显得羞愤难当,却是选择低着头离开了这里。

        林晧然制止了准备行刑的衙差,扭头望向何东序淡淡地询问道:“何知府,你现在还以为他们兄弟是杀害陈潇潇的凶手吗?”

        “但他……亦做了伪证,故意包庇了他的哥哥张无尽,从而阻碍了本官追查真凶!”何东序不想过于难堪,便是反咬刘辉一口道。

        这……

        此话一出,令到张无尽兄弟顿时感到深深的担忧。

        林晧然淡淡一笑,却是扭头望着他提问道:“何知府,你贵为一府掌印官,莫非你连亲亲得相匿首都不知晓吗?”

        “亲亲得相匿首?”何东序的眉头微微蹙起道。

        林晧然却不知他是真不知,还是刚刚才反应过来,便是大声地说道:“子首匿父母,妻匿夫,孙匿大父母,皆勿坐。”

        跟着后世的法律不同,这个时代极讲究孝道,推崇的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故而规定直系三代血亲之间和夫妻之间,除犯谋反、大逆以外的罪行,有罪可以相互包庇隐瞒,不向官府告发。

        对于亲属之间容隐犯罪的行为,法律也不追究其刑事责任,所以刘辉替张无尽所做的一切其实并不算是违法行为。

        刘辉为了包庇住张无尽,却是故意缄默不言,但他按现行的法律根本就不犯法。别说张无尽没杀人,哪怕张无尽杀人了,那亦不可能追究他的罪责。

        何东序顿时语塞,整个人显得是阴晴不定,似乎亦是想到了这一层。

        林晧然睥了他一眼,便是继续讲述道:“虽然刘辉先前的举动有不妥之处,但其行径实为亲亲得相匿首,只要不是谋逆之罪,咱们便不可追究他的罪行!”

        李瑜和徐爌望了一眼何东序,却是暗暗地摇了摇头。这空有跟人叫板的勇气,却连亲亲得相匿首都不知晓,到头来只会是自取其辱。

        “今日得青天大老爷明察秋毫,我兄弟才得以清白,学生感激涕零!”张无尽这时选择跪了下来,并对林晧然大礼参拜道。

        “感谢之言为之尚早!”林晧然却是板起脸,当即话锋一转地道:“刘辉,虽然现在本官已经证实你当晚并没有杀害陈潇潇,但却有入室盗财的人证和物证,你可认罪?”

        “草民认罪!不过只取一串珍珠链子和一支金衩,便再无他物!”刘辉现在能够死里逃生,自然不会为这盗窃行为辩解,但亦是认真地重申道。

        林晧然听到这番话,便是扭头望向了老鸨,老鸨硬着头皮道:“是……是我派人将珠宝送到他的家里,目的是要坐实罪证!”

        “刘辉,你虽只取一串珍珠和一支金衩,但已经触犯国法,今本钦差判你入狱旬月,你可服?”林晧然的脸色一正,对着他质问道。

        “草民甘受此罚!”刘辉知道这个很合理,便是没有申辩地回应道。

        堂下的百姓和士子看着蓬头垢面的刘辉,却是想要为了求情,但却又当即传来林晧然否定的声音。

        “不,你昔有替兄受罪之举,然今本钦差不忍让你继续遭罪!”林晧然轻轻地摇头,转而望向张无尽询问道:“张无尽,本钦差让你替弟入狱旬月,你可甘愿?”

        咦?

        徐爌听着林晧然这般判法,显得颇为意外地望向林晧然,隐隐找到这人为何能年纪轻轻便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原因。

        “此番能够申冤昭雪,皆因我弟之大义,且替我受罪甚巨!若是我没此担当,妄是为人也,谢钦差大人恩准!”张无尽有着读书人的风骨,当即便是大声表态道。

        “好,押下去监禁十日!”

        林晧然一拍惊堂木,当即便是下令道。

        两边的衙役上前,当即便是带着张无尽离开,刘辉心里又喜又悲。不过想到从鬼门关走回来,而他哥哥仅是关上十天,似乎又不是什么大事。

        只是张无尽和刘辉被冤枉的事情得到洗清,但事情却还不能划上句号。

        陈潇潇死于荷塘小筑的荷花池中,在彻底洗清张无尽和刘辉的同时,却是指向了那夜承包荷塘小筑。究竟陈潇潇是普通的溺亡,还是遭到了他人的毒手,仍然是一个迷团。

        林晧然似乎是知道众人心里所想一般,一拍惊堂木并沉声吩咐道:“带当夜承包荷塘小筑的一干疑犯!”

        
    孽欲通房1v1熬夜不辜负月亮视频禁忌的爱小说免费阅读5赵旭李晴晴小说免费阅读最强升级系统最新小说她那么甜,他那么野网络小说网站排名啃书网大团圆6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