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寒门祸害 > 正文 第1522章 心扉
        现实总是这般残忍,他们甚至有一种被人当猴子耍了一般。

        范千山没有想到出了这么一个叛徒,正想要对陆公子进行指责,只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他们终究是因利而聚,林晧然给陆公子如此大的好处,却难保陆公子会选择林晧然那边。

        另外,哪怕他不看陆家的脸面,亦得要瞧一瞧林晧然的脸色,他根本没有能力难为这位陆公子。

        陆公子一改平素懒散的模样,眼睛透露着一份自信与从容,抬头望了一眼夜空的圆月,从座椅上直接站起来打招呼道:“时候已经不早了,钦差大人今晚约了本公子,本公子现在得前去拜见钦差大人了。诸位,本公子先行告辞了!”

        只是他的话语注定不会得到回应,更不会有人对他进行相送,他已然成为最不受欢迎的那个人。

        陈伯仁等人木然地望着陆公子离开,看着这位陆公子大摇大摆地走向了敌方的阵营。本以为陆公子一直在试图行刺林晧然,却不想二人早已经眉来眼去,现在更是要坐到一起把酒言欢了。

        随着陆公子离开,这个议事厅已然受到了狂风暴雨般,大家都是大眼瞪小眼。

        孙员外看着事态已然骤然恶化,显得忧心忡忡地对着陈伯仁询问道:“陈会长,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我们实在是过于大意,小窥这位钦差大人了!”陈伯仁轻呷了一口茶水,发自肺腑地感慨道。

        范千山等人的嘴巴泛苦,对陈伯仁的话是深以为然,甚至不敢对事情的始末进行深究。

        从林晧然上任的第一天开始,一切已然都在对方的掌控中。他通过陈潇潇的案子重组了杨州官场,接着缉拿私盐赢得了皇上的更大信任,进而又抛出了纲盐法。

        每一步,似乎都是经过精密的算计一般,令到事态一步步恶化。

        更是可怕的是,他们的阵营早已经出现内鬼,令到他们所有的图谋和计划都已然被林晧然所知悉,他们根本没有秘密可言。

        在他们盘算着如此谋算林晧然的时候,却不知对方早已经将他们的动静了如指掌,进而重创了他们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走私网络。

        “陈会长,陆修知道我们这么多事情,林晧然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了!”杨大石看得更要长远一些,显得忧心忡忡地道。

        范千山等人深以为然,亦是纷纷扭头望向了陈伯仁,希望他如同当年那般扭转乾坤。

        “先静观其变吧!”

        陈伯仁虽然知道事情恐怕还会有波折,但却没有什么应对的策略,且他不能保证这里还有没有内应,便是沮丧地摇了摇头道。

        面对着一场场的接踵而至的变故,虽然各方反应不一,但都是默契地将目光投向了负责推行纲盐法的林晧然身上。

        八月底,杨州城的气温骤然降低不少。

        在府西街的北侧,相隔不到一条街巷的地方,有着一座颇有气势的府邸。这里的排水渠残留着红色炮衣,在那门前的喜字。

        这座宅子的门面很高,门扉开在外檐柱间,门楣上有花纹和鸟兽的图案,门前则是帖着一副喜庆的对联。

        进了大门,迎面是一面精致的影壁,将门里门外遮挡住了。只是绕过这道影壁,眼前便是豁然开朗,前院摆着很多名贵的盆栽,彰显着这户人家的殷实。

        穿过前院,便是正厅,这里的墙上挂着很多字画,致使这里充斥了一股书香之气。而后边则是垂花门,建在青石台阶上,梁头的垂花极为贵气,柱间显得色彩斑斓。

        进到垂花门,眼前便是内宅的区域,这是主人及家眷的居所。庭院很大,青石道铺得很平整,笔直地从这两旁的花草和果树穿过。

        秋日的阳光落到这个宅子中,阳光将那个坐北朝南的正堂房的房顶渲染上一层金光,其中一楼金色的晨光从屋顶的老虎窗照射进去。

        老虎窗是用于采光的,令到这个布置奢华的房间显得很敞亮。

        一个身穿着褐色长裙的绝世女子坐在铜镜前,那是一张迷人的脸庞,她的黑色秀发挽于脑后,两道眉毛修长,唇红齿白,正是插上了金珠衩,如同点睛之笔般,令到这个女子是那般的明媚动人,仿佛房间都添上了一分色彩般。

        这个女人正是当今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林晧然的妾室花映容,岁月给予了她更加丰腴的身躯,似乎是经过爱情的滋养,这朵江南牡丹开得更加艳丽。

        却是这时,一声显得心满意足的呵欠声传起,一个白皙的手肘突然出现在床前。不过这个动作之后,却又没有了任何动静。

        花映容听到动静,嘴角噙起一丝笑容,只是额间的头丝有点小调皮,她便是认真的拨弄,令到自己更加的无可挑剔。

        林晧然已经是醒过来,先是欣赏着那个令人想入非非的背影,只是看着她久久没有动静,便是出言进行提醒道:“林花氏,还不过来侍候本相公起床吗?”

        这已然是二人惯有的模样,花映容通常会早些起床进行装扮,一来是她素来勤奋,二来则是想要呈现最好的一面给林晧然。

        林晧然虽然不用起床点卯,但已然习惯了这个时代的作息规矩。倒不是他不喜欢睡懒觉,只是一个晚上八九点钟上床睡觉的人,早上六七点钟起床确实没有什么压力。

        话音刚落,却不等花映容出声吩咐,早已经等候在外间的丫环兰儿等人端着洗涮用具走了进来,直接来到了林晧然的床前。

        花映容虽然性情高傲,但亦是努力地扮演着好妻子的角色,便是款款地起身走了过来。

        林晧然从床上爬起,坐到了床沿上,脸上透露着一丝洋洋得意。一个如此绝美的美人儿,不仅被他每晚欺负,而且早上还能得到服侍。

        花映容深知这个男人喜欢征服自己,但并没有抗争的意思。她从兰儿手里接过茶壶,亲自给林晧然倒了一杯酽茶,送到了林晧然的面前,已然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般。

        林晧然啜了一口酽茶,将茶水吐到另一个丫环手上的唾壶中,接着用温水洗脸。在洗过脸之后,他随口进行询问道:“我到茶馆那边用早餐,你要不要一起去呢?”

        由于出身的缘故,二人的饮食习惯其实存在着一定的差距。花映容对饮食极为讲究,林晧然对食物则显得随意,故而花映容并不会在茶馆中用餐盘。

        林晧然从来都不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哪怕花映容仅仅是妾室,但他亦是保持着很大程度的尊重。他并不打算强求花映容跟他一起前去用餐,只是出于夫妻和睦相处的需要,他还是随意问了这么一句。

        “好呀!”花映容却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林晧然听到这个出乎意料的答案,先是微微一愣,旋即便是报以微笑。

        扬州城并不小,这里的常住人口已经达到几十万之多。哪怕是高高在上的钦差大人,只能他穿着书生的服饰,在这里亦是不容易被人认出来。

        小秦淮河有五座桥,通泗桥居于中央位置,而这里的旁边有着一座茶馆。

        茶馆卖的是粗茶和小吃,由于这里的地段不错,颇得当地百姓的喜欢,同时吸引着一些中下层的士子前来这里,故而每天的生意显得很火爆。

        却是不论哪个时代,餐饮业始终都是经久不衰,一些火爆门店的收入显得很是可观。

        林晧然冲着这家地道的扬州春卷而来,领着花映容直接走进了茶馆之中,却是他瞬间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心里当即产生了后悔。

        花映容的脸上披着一张纱巾,只是她的身段和衣服彰显着高贵的气息,特别是那双如同青葱的玉手彰显着她的出身非凡。

        哪怕不看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庞,单是她的这个身材,已然是令到天下的男人垂涎了。

        林晧然的心里暗叹一声,知道带着这个女人出来,想要低调简直是痴人妄想,甚至有人恐怕通过花映容猜出他的身影。

        四周的食客都是聪明人,一个拥有如此绝美女子的公子哥,身旁明显还跟着好几名护卫,岂是他们能够招惹的人物。

        花映容跟随林晧然来到临河的桌子前,却是亭亭玉立地站着,并没有急于落座。

        几个丫环将桌椅进行了擦拭,又是在桌面摆上了专属的碗筷,厨房那边亦有一名丫环专门瞪着,毅然是一副贵妇的做派。

        身穿着士子服饰的林晧然心里暗自一叹,不过他已经接受身份会暴露的事实,点了一些地道的扬州小吃,便是在这里静静地欣赏河边风景,当时倾听着周围食客传来的一些八卦。

        花映容是一个极聪慧的女人,看着林晧然坐下来的举止,当即便是点破道:“相公,你不是冲着这里的食物而来的!”

        林晧然笑了笑,并没有否认地道:“我不是贪图口腹的人,不过虎妞以前经常带我到坊间寻找美食,我倒喜欢这种感觉!”

        “什么样的感觉?”花映容显得很是好奇的模样,那双美目认真地望着林晧然进行追问道。

        林晧然认真地思索片刻,便是左右望了望一眼,然后微笑着回应道:“在这里能够让我心底平静,亦让我能看到底层百姓的生活,令我不至于完全迷失自己!”

        “相公是想做个一个好官,而不仅仅是追逐权势的政治家!”花映容若有所得地点了点头,便是对林晧然进行判断道。

        林晧然的眉头微微蹙起,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喜欢现在这个样子,亦算是饮水思源,不至于将以前的苦日子彻底忘掉!”

        “妾身是花家的嫡长女,从小亦算是锦衣玉食,性子其实还有点骄横,怕是相公不喜欢的类型!”花映容提及了自己,显得不好意思地望了一眼林晧然道。

        林晧然本就是一个花言巧语的人,现在面对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自然是贴心地说道:“我从见到你之初,便知道你是心高气傲之人,又岂会讨厌于你的性子?”

        “妾身虽然没有过苦日子,但花家的庄户不少,我其实也知道他们的难处!”花映容显得很是认真地讲述,顿了顿,接着说起一段往事道:“妾身很早就帮家里做事,记得第一次负责收租的时候,我看着一对夫妇可怜,还免了他们的租子,并给了他们一锭银子!”

        林晧然抬头望了一眼花映容的眼睛,却是从她的眼睛中看到不好的东西,便是认真地进行询问道:“那然后呢?”

        花映容轻轻地咬了咬下唇,稍作犹豫,便是惨然地抬头望向林晧然道:“他们一家当晚被人打死了,据说那锭银子也被人摸走了!”

        这是她多年的心结,一直深埋在心底。

        林晧然从她的眼睛中看到了害怕和无助,完全可以想象,这个事情对当年年纪尚小的她影响极深,亦或者是她后来处事显得冷漠的缘由。

        “我当时很害怕,也很自责!”花映容紧张地攥住拳头,并进行补充道。

        林晧然看着她吐露心扉,便是进行安慰道:“这个事情跟你无关!你给她们银子,这是你的善举,而他们遭到贼人的惦记,只能怪那个贼人见财起义。再说了,此事不一定是因财而起,她们一家或许是跟其他人结了怨,从而才遭来杀身之祸!”

        “妾身不知道,当时妾身很害怕,也不敢去调查!”花映容轻轻地摇头道。

        林晧然却是心里一动,心里暗暗地将这个事情给记了下来。

        “客官,您的春卷来了!”

        店家对这桌显得很是重视,迅速地送来了一碟精美的春卷道。

        林晧然却是主动拿起花映容的筷子,给她的碗里夹了一块春卷,眼睛满是期待之色道:“先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尝一尝这春卷的味道!”

        花映容看着林晧然如此举止,心里亦是暖洋洋的,便是接过筷子尝了一小口。却不知是心情的缘故,还是因为有一个贴心的夫君,令到她那双漂亮的眼睛闪过一抹喜色。

        茶馆显得人来人往,当看到那对如同神仙眷侣般的男女,亦是主动将声音降下几分。

        
    绝品按摩师全文阅读以茶入药(年龄差H)无弹窗小说和网文的区别学长帮帮忙书库零基础学英语如何拼读都市娱乐都市言情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大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