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寒门祸害 > 正文 第1657章 隐忧和放粮
        旭日初升,金灿灿的阳光落在柳江边的一座古城上。

        随着旱情的加重,越来越多的灾民涌向了柳州城。只是现在城门已经关闭,他们并没能进入柳州城,而是被安排到特定的难民区中。

        这些时日涌向柳州城的难民达到四、五万人,且陆续还会有难民前来,他们为了活下去,只能前来府城寻觅生机。

        大明是一个以儒道为本的国家,自然不会坐看难民活活饿死于城郊。柳州府衙和马平县衙联手设置四大难民营地,每个营地达到了一万人。地方官府对这种赈灾早就形成一套流程。

        官府在四个城门口附近划出营地,在这里用竹子和矮木修建棚子,给这帮难民创制一个简易的避难之所。

        黄水寨几十名村民在林平常的接济下,顺利地来到了这一座柳州城,很快便被官府的人安置在靖南门的难民区中。

        这里的难民以马平县的为主,但这场千里赤土的旱灾涉及的范围极广,除了柳州府的难民,其实还有来自梧州府或桂林府的难民,甚至有来自西边土司地界的难民。

        黄水寨属于象州管辖,在主管安置工作的书吏登记后,便是被分配到象州的难民区,在这是意见地见到了里长及一帮熟人。

        不过包括里长在内的村子,在这次逃荒中,都有亲人饿死于途中。

        黄水寨的族长没有那种多愁善感的心思,而是迫切地询问道:“里长,官府放粮了吧?”

        “屁!如果等他们放粮救济,咱们早就饿死了!”里长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充满着怨念地道。

        小老头抬头疑惑地打量着这个精神抖擞的里长,完全不像是没米下肚的模样,却是迟疑地道:“那你们……”

        里长猜到他想要问什么,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宅子道:“你瞧见前面的宅子了没?那是联合酒楼的私产,里面储存十万斤粮,那些粮都是用来给我们施粥的!你们跑来柳州城是来对地方了,只要有这联合酒楼在,起码这个月咱们是饿不死了!你们来得晚了,上午的施粥已经过了,想吃粥得等下午申时那一场了。”

        小老头得知这里的情况下,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这个情况比他预料的要好。

        在北上柳州之前,他其实最担心是官府拖延施粥,让到他们得苦熬一些时日。虽然他猜中了官府的做法,却没想到跑出来一个联合酒楼。

        他隐隐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个联合酒楼跟那位林大小姐有关,一定是那位有善心的林大小姐出手帮了他们。

        “你们找一找盛粥的器皿,下午申时开始施粥,最好早点过去排队!我到柳江那边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弄条鱼打牙祭!”里长显得很热情地说明情况,便是挥手作别道。

        “里长,慢走!”小老头行了一礼,目送着这个热心的里长离开。

        看着里长朝着柳江那边走去,小老头对着儿子和村民进行叮嘱后,便是在营地溜达起来。

        这里聚集了上万人,不过又细分了若干区域,而他们并不属于马平县的难民,却是被安排到较远的区域。

        一路上,他看到很多难民在修补棚子,已然不是要遮风挡雨,主要还是遮挡头顶上的烈日。

        时至六月,这个柳州地界仍然不见雨水,天气却是越来越闷热。

        “在那里,别让它跑了!”

        正是这时,前面突然发生了一阵骚动,好几个男女拿着棍子显得紧张地围向一堆木柴。

        小老头看到这个动静,却是不由得停下脚步,好奇地望向这帮男女。

        在将柴木围住后,有一个男子小心地搬开柴火,结果从柴堆窜出一道黑影。

        “堵住它,快!”

        为首的男子第一个反应过来,指着那道逃窜的黑影大声地道。

        年轻人面对这道窜逃过来的黑影却是下意识地往后跳起,脸上露出惊慌之色,手上的棍子脱落在地。

        吱……

        却听到一声惨叫,这道黑影被年轻人踩到身子,受惊后改变方向进行逃窜。

        啪!

        一个汉子的脸上露出凶相,手中的棍子重重地落在黑影的身上,却是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便吐血而亡。

        围堵的众男女见状,却是纷纷松了一口气。

        “哈哈……傻蛋,多亏你刚刚踩了它一脚,不然恐怕真给它跑了。”那个汉子捡起那只被爆头的老鼠,对着那个惊魂未定的年轻人道。

        被叫做傻蛋的年轻人挠了挠后脑勺,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

        “这个老鼠真肥,咱们给炖了!”为首的男子走过来,咽了咽口水提议道。

        听到这个建议,大家自是应允,这老鼠可谓是不错的蛋白质来源,能够让他们解解馋。

        “你们不能吃这只老鼠,得将这只老鼠丢掉!俗话说:大灾后必是大疫,这营地里的老鼠是万万吃不得!”小老头听到他们要将这只老鼠炖了,急忙站出来劝阻道。

        “我看你就是酸!”

        “那里跑来的疯老头?”

        “别理他,咱在村里吃老鼠还少?啥时出事了?”

        ……

        这帮男女面对着小老头的劝阻,却是如同受到挑衅般,甚至是恶语相向。

        “别理他,咱们走!”那个提着老鼠的男子瞪了小老头一眼,便是冷哼一声离开。

        其他人跟着离开,但不少人都不给小老头好脸色,已然是将小老头归为坏人一列。

        小老头看着这帮离开的人,虽然有心进行劝阻,却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没有官府的统一管控,难民自是不会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谁阻拦他们吃肉简直就是杀人父母。

        小老头现在无官无职,只不过是这里难民中的普通的一员,哪能强行勒令对方不许吃老鼠肉呢?

        没过多久,他见到一个妇人捡到一只肥大的老鼠如同捡到宝般,急忙拉着儿子朝着自己的居所走回去道:“刚死,还有体温,咱们吃了它!”

        在这个积集的地方,免不得有些难民藏着粮食,自然会招来一些老鼠。在见到这些老鼠的时候,这里的难民自是不会客气,定然是要将它吃掉。

        只是大灾伴随着大疫,特别现在是酷暑时节,难免会出现几只病鼠。一旦有人吃了它,很容易患上传染病,从而出来瘟疫。

        小老头看到这里,心知这个情况不加防治,定然是要后患无穷。旱灾,粮实尚且能“医治”,但出现瘟疫则是“无药可救”。

        “你是闲的吧?他们吃不吃老鼠不归我们管,现在我们只接到给安置你们的命令!走,走,走,没瞧见我正忙着吗?”面对前来反映情况的小老头,负责安置工作的典吏显得很不耐烦地驱赶道。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却是没有人听进小老头的忠告,一场危机已经弥漫在柳州城的上空。

        柳州府衙,客厅中。

        高焱五十多岁,但气色显得不错,穿着一套打补丁的官服,让管家送来茶水。

        茶水的色泽淡黄,上面落着茶碎,已然不是什么好茶,不过他今日所招呼的人是南洋巡按林平常。

        林平常公然打出自家哥哥的名头,哪怕是柳州知府亦得礼敬三分,对方实在不是他一个小小柳州知府能得罪的。

        “高知府,不知你找我过来所为何事呢?”林平常不是爱茶之人,反倒觉得这种清淡的茶叶味道正好,却是放下茶盏开门见山地询问道。

        高焱拿起一份公文让人送过去,直接呵呵地笑道:“幸得巡按大人上疏,朝廷刚刚已经下发文书,着令本府放粮赈灾!”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不由得复杂起来。他堂堂进士出身的柳州知府日前多次上疏,朝廷都没有理会,而这位女娃刚一上疏便得到了朝廷的允许。

        朝中有人好当官,这句话当真不假,起码这事在林平常身上得到印证。

        林平常看过那份同意开仓放粮的文书,眉毛轻轻上扬,显得欣喜地提议道:“高知府,现在文书已经下来了,还请知府大人即刻开仓放粮!”

        虽然联合酒楼现在还有粮食在城外施粥,但存粮终究有限,而想要帮着柳州城度过这个大难关,常平仓的粮才是定海神针。

        在历朝历代的赈灾中,其实朝廷和官府才是赈灾的主力军。如果常平仓开始放粮,柳州城的粮食猛增,她则是能够更加游刃有余地打压米价,且不用过于着急地从雷州调粮。

        “本府亦有此意,打算今天下午便开仓放粮!”高焱轻轻地点头,接着温和地提出请求道:“这放粮历来容易被奸吏从中盘剥,本府有个不情之请,想请林巡按帮本府负责靖南门外的粥棚,本府和属官负责其他三门!”

        林平常这次过来便打算协助赈灾,且知道这种事情确实得瞪着,当即痛快地答应道:“恭敬不如从命!”

        “那有劳林巡按了!”高焱对林平常颇为信任的模样,却是话锋一转道:“对了,本府刚刚还听到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林平常伸手端起茶盏,颇为好奇地询问道。

        沈妍女扮男装站在林平常旁边,这个时候亦是投去好奇的目光。

        高焱喝了一口粗茶,这才微笑着回应道:“广东那边传来消息,朝廷已经重新启用谭伦暂时接任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由他从广州押米过来赈灾!”

        “从广东过来少说也得一个月!”林平常早就猜到朝廷会这般做,但却是轻轻地摇头道。

        高焱却是乐观地微笑道:“咱们只要稳住局势,待谭部堂押米前来,这场旱情定然是迎刃而解!”

        “希望如此吧!如果知府大人没有其他事,咱们现在便到常平仓取粮,可好?”林平常却没有他这般乐意,而是直接催促道。

        高焱看着林平常如此心急,亦是无奈地苦笑,便是同意跟她前去取粮。

        开仓放粮,这是有固定的流程。

        这出粮和进粮,都是有着一个账本,上面每一项都记录得很是清楚。

        林平常在常平仓清点了粮食,确认数量和品质都没有问题后,便是拉着粮食出城,到固定的地方进行放灾。

        由于靖南门灾区的难民人数达到一万,每人三两米计算,则是要三千斤大米。

        粮食看似不多,但如何能够让这三千斤大米全部到难民的肚子里,这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不论是在运输过程,还是在清洗和煮粥的过程,都有可能被人从中克扣,甚至直接给人调了包。

        林平常做事历来是一丝不苟,更不允许自己出现这种差错,却是让阿狗和阿猫轮流盯着。

        “官府总算肯开仓放粮了!”

        “若不是联合酒楼施粮,我们这里怕是有一半人要饿死了!”

        “我可是听说了,好在联合酒楼,不然城里的米价要涨到五十文一斤!”

        ……

        在得知官府正式放粮的时候,很多人却没有以往的欢声鼓舞,更多的却是进行谴责和抱怨。

        由于时间尚早,林平常却是安排人员买来一只猪,算是给这帮难民加点营养,亦是庆祝官府正式开仓放粮。

        这是旱情,周围并不缺柴火。这里的难民很实在,自发捡来柴火,而他们则会获得优先排队权。

        由于联合酒楼的私宅便在旁边,林平常在交待好事宜,则是跟着沈妍商量如何引导柳州府的米价。

        临近黄昏时分,这是一个霞光满天的好天气。

        在难民营前面的空地中,棚子下面几个灶头煮出香喷喷的肉粥,早已经吸引难民过来排队。

        一万余名难民分成六列进行排队,气氛还显得不错。哪怕偶尔已经粥还没有煮好,大家多等一些,但却没有谁生起什么抱怨的声音。

        包括黄水寨的难民在内,当吃上这份带着肉味的粥,不少人已经是热泪盈眶。

        他们生活在这个时代,所求的其实并不多:活着。

        只是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却是屡屡折磨于他们,这肉粥更是一种奢望。

        林平常亦是吃了一碗,不由得想起小时候那段饿肚子的岁月,却是暗暗打定主意要帮着这帮难民度过难关。

        阿丽和沈妍等人都吃上一碗,粥中有不少沙子,但却没有一个人嫌弃,她们为此行所做的事情感到自豪。

        待到黄昏之末,施粥的工作总算完成,一万余名难民都领到了肉粥。

        林平常领着众人回城,只是的抬头看到城头站着的是柳州卫百户黄承胜,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

        黄承胜的脸蛋被夕阳染红,显得耀武扬威地道:“林巡按,刚刚府衙后宅失火,府尊大人的官印失窃,现在全城戒严。府尊大人有令,谁都不许打开城门,请在城外暂居吧!”

        
    笔趣阁小说大全人间绝色by随侯珠趣阅读小说网手机版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都市小说风流村医小说在线阅读人气比较高的小说网站七本让我熬夜看完的小说推荐云鬟酥腰未删节书迷楼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