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寒门祸害 > 正文 第1677章 友谊?
        在嘉靖早年间,日本发生了一件影响深远的事件:大内义兴的家臣三岛清右卫门发现了石见银矿,这是一个可以开采四百多年的超级大银矿。

        这储量惊人的银矿令到日本迅速成为产银大国,特别是他们后来从大明得到了“灰吹法”炼银技术,从此银矿的产量突飞猛进。

        日本大内义兴家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已然成为日本最有钱的家族。只是这白银并不能当饭吃,他们面临的问题不是赚钱,而是如何将白银换来所需的东西。

        他们最理想的贸易对象自然是手工业站在世界顶端的大明,只是两国早已经断了朝贡的往来,而汪直被杀令到两国的贸易往来降到低点。

        虽然有着一些零星的海星和葡萄牙人,但所运来的货物终究有限,加之他们所花费的价格远远高于大明的市场价。

        正是如此,他们选择了朝鲜作为交易的对象。嘉靖十七年大内氏遣使带来白银5000余两到朝鲜买得布匹,采用强硬的方式完成了交易,此后陆续前往朝鲜买布等物。

        在最初的时候,朝鲜其实并不愿意从事这种交易,毕竟他们国内的硬通货是五升布,民众对白银并不买账。

        不过随着这些白银能到大明换来更优质的货物,他们渐渐乐意于接受这种模式,甚至有朝鲜官员主动接触大内义兴家。

        虽然大内义兴家在战乱中失败,已经退出了战国的舞台,但毛利氏全盘接收原大内家的领地,亦是接收了石见银矿,这种贸易却是维持了下来。

        渐渐地,朝鲜扮演贸易中间商的角色。他们拿着日本白银从大明换得货物,又转手给日本毛利家,从中获取一些利益。

        当然,由于受到大明朝贡次数所限,这种模式的贸易并不算过于频繁,他们每趟能运回朝鲜的货物终究有限。

        陈寔此次前来大明,虽然名义是给嘉靖进贡,但实质是为了从京城采购货物跟日本的毛利氏进行贸易。

        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亦是不小。不过一旦捅了开来,那么朝鲜今后恐怕很难在京城继续采购,甚至会背负一个“通倭”的罪名。

        林晧然一直通过联合商团收集情报,自然是洞察到这一个秘密,之所以将问题在这里说,确实是没有打算撕破脸。

        终究而言,这个事情对大明并没有造成什么损失,更多还是想要做到利益的最大化,从这个潜藏在迷雾中的贸易谋取更多的利益。

        林晧然望向忐忑不安的陈寔,用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口吻说道:“你们弄到的那把燧发枪就别带回去了,这种火铳是我大明最新私密研制的杀器,私自带离境是等同于叛国!咱们两国历来友好往来,切不可因这种事情而生事端!”

        陈寔的额头当即渗出了汗珠子,在他侄子从黑市兴匆匆弄来那把神奇的鸟铳之时,他便知道这个火铳的来头不小,当时就觉得此物会带来麻烦。

        现在听着林晧然突然提及这个火铳,深知对方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而那种神奇的火铳确实是他们不能碰的东西。

        陈寔艰难地咽了咽吐沫,显得尴尬地拱手道:“那……燧发枪是节下的亲侄偶得,并不晓得是大明的禁品,回头我便令人交还给大人,绝对不会偷偷带回国内,亦请大人不能将此事告知大明皇上!”

        林晧然知道这个隧发枪纵使是落到朝鲜,单凭朝鲜的工艺肯定是研制不出弹簧进行防制,但仍然不打算让燧发枪轻意外流,便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林福是一个机灵的人,已经给林晧然端来了茶水。

        林晧然看着陈寔的态度不错,便是应承了下来,语气显得缓和地询问道:“尊使,你们从朝鲜借道于辽东,前来京城一趟怕是不容易吧?”

        “不瞒林大人,确实殊为不易!我们不仅要受长途跋涉之苦,还得担心货物被抢,每一趟都是……如履薄冰!”陈寔的态度很是端正,拱着手进行回应道。

        林晧然捏着茶盖轻泼着茶水,显得漫不经心地追问道:“不知你辛苦跑一趟,从中能赚取多少银两呢?”

        如果跟大明官员谈论赚钱,这无疑会是话不投机。只是陈寔是朝鲜官员,且他陈家是地方的大族,早已经参与到这场朝贡贸易中来,却是不忌讳于谈论买卖。

        “若是单论到我手里的银两或货物的话,大概是一千两!”陈寔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显得苦涩地回应道。

        林晧然轻呷了一口茶水,抬起头望着陈寔认真地道:“陈大人,本官能给你一次能赚上数万两的买卖,却不知你可有兴趣?”

        “大人,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陈寔正想要伸手接过林福送上的茶,脸上显得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望向林晧然道。

        朝鲜终究是小国,哪怕是为了这点利润,他们亦是争得头破血流,而国王亦是厚着脸皮找寻各种理由前来朝贡。

        如果有一个每次能够达到几万两的大买卖,不要说他们张氏一族,哪怕他们国王恐怕亦要动心,甚至是不惜一切代价。

        林晧然自然不会空口白话,捏着茶盖轻泼着茶水淡淡地说道:“本官曾经出任雷州知府,不仅推动了雷州开海,而且还鼓励雷州发展棉布,不知你可曾知晓此事呢?”

        “下节当真糊涂,早先得知大人曾经担任雷州知府,今京城皆言雷州布最好,原来这雷州布便是大人的手笔啊!”陈寔懊恼地拍了一下额头,此刻才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显得后知后觉地回应道。

        “谈不上我的手笔,但联合作坊是我主政期间发展起来的,我跟联合作坊的掌柜亦是有些渊缘!”林晧然轻呷一口茶水,旋即微笑着询问道:“毛利家给你们的布价是多少?”

        朝鲜的纺织业虽然落后,但却是要强于战乱不断的日本,故而大内义兴家以及继任者毛利家都打起了朝鲜棉布的主意。

        “若是按上一次论价的话,他们二万两买了我们四万八千匹五升布,即是二万两买了大明的二万四千匹布!”陈寔已经确实对方是知根知底,便是老实地回答道。

        林晧然对这个数字并不意外,慢悠悠地用茶盖轻泼着茶水,当即进行口算道:“所以毛利家给你们的价格是八钱三分一匹?”

        “不错!”陈寔没想到对方如此厉害,亦是暗暗佩服地点头道。

        林晧然心里顿时有了主意,便是将想法说出来道:“如果联合作坊给你十万匹优质的雷州布,每匹要价七钱,但你要咬定一两以上的价格卖给他们如何?”

        “我可没有那么多的银子!”陈寔了解过雷州布的行情,这个价格可谓是很公道,但是苦笑着连连摇头道。

        他们朝鲜缺金银铜,其实金、铜可能还能弄到一些,但这个银子却是真的没有。当年拿不出七百两白银,这真不是欺骗明宣宗。

        哪怕上一次跟日本大内义兴家的二万四千匹布,亦是通过东拼西凑才勉强够,别说是他们张家了,哪怕国王都凑不齐这七万两。

        林晧然自是知道朝鲜是什么经济实力,便是轻呷一口茶水道:“我可以为你作保,联合作坊会卖我几分薄面!这十万匹棉布会分批送往朝鲜,你暂且拿着这批棉布进行交易,待到日本大内义兴家给了银两,你再还回去即可!”

        “当真?”陈寔一听这竟然是不用本钱的买卖,两眼当即放光地询问道。

        林晧然将茶杯放下,显得淡淡地说道:“过两天,联合作坊的人会过来跟你联系,你且留下一个亲信之人,商量着如何接货即可!”

        若是想要彻底改变这个腐朽的王朝,却不仅要进行内部改革,而且还要大力发展商业,并推动大明进行海上贸易。

        受到政治方面的影响,联合商团现在不能直接跟日本进行贸易。若是通过朝鲜这个中间商,却不仅能够跟日本进行贸易,而且还能趁机进入朝鲜市场。

        只有一步步打开这些新兴的市场,联合作坊才能够招募更多的女工,从而让到更多的百姓能够脱离土地的束缚,进而让到大明继续站在世界之颠。

        “多谢大人的厚爱和信任,我陈寔必定遵守我们的约定!若是有违此约,我陈寔必遭打五雷轰!”陈寔是一个极重信誉的人,当即进行立誓道。

        林晧然自是调查过陈寔这个人的信誉度,便是微笑着说道:“我听说你对大明的土豆和红薯颇有兴趣?”

        “还请大人恕罪,节下只是……只是打听一下,并没有偷回国内的心思!”陈寔的脸色微红,当即进行解释道。

        这话其实有些违心,昔日他的前辈文益从元朝带回棉花种子令到全国人民终于能够穿上暖和的衣服,他得知大明的土豆和红薯很高产后,亦是动了这方面的心思。

        不过这两种东西在京城并没能寻得踪迹,虽然听说在广东已经大面积种植,但他却不可能万里迢迢前往广东寻得种子。

        现在有着燧发枪的前车之鉴,他自然要缄口不言,不然因为这事而伤了两国的交情,更不能让朝鲜带去灭顶之灾。

        “土豆和红薯的种子的事不用担心!我会让人给你们带回过去,并且教你们怎么种植,今后你们朝鲜亦可能用土豆或红薯跟我们换雷州布!”林晧然如何不知道他是口不对心,却是慷慨地微笑道。

        朝鲜的民众很穷,本身又不是资源型的国家,故而单凭雷州布打开市场是行不通的。他们的“货币”本就是五升布,若是生产雷州布的联合商团结果拉回一批低质量的棉布,那当真就是一个大笑话了。

        不过朝鲜的棉花本身就是一种潜在的交易品,如果朝鲜能够大面积种植红薯和土豆,那么这种贸易关系便能保持下去。

        实质上,大明商人极有冒险精神,之所以后来前往南洋贸易的商人越来越少,正是因为南洋诸国根本拿不出理想的货物跟大明商人进行交换。

        现在对朝鲜进行扶持,实质亦是培植着市场,可谓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陈寔自然不明白林晧然的长远计划,得知林晧然竟然要送他们土豆和红薯的种子,当即便是进行拜谢道:“下节前次回国,定会向国王亲自禀告大人的这份恩情,愿我们朝鲜跟大人的友谊长存!”

        “你我相送如故,却不知能否相交?”林晧然心里微微一动,对着陈寔微笑着道。

        陈寔先是一愣,旋即进行拱手道:“幸得大人看得起在下,我自是愿意跟大人结交!”

        “好,爽快!咱们既然结交,本官来自于岭南,那么本官便送你一块家乡的岭南表吧!”林晧然当即取出岭南金表,交给林福微笑着道。

        “这……太贵重了!”陈寔看着送过来的名贵怀表,当即震惊地道。

        他天天听着殿中的珠江钟在响,早就眼馋这个神奇的物件,只是到了珠江钟表店问价,几千两的价格令到他当即是瞠目结舌。

        若不是见到几个富商当真拿着几千两过来买钟表,且钟表是金银材质,他当真是怀疑对方是故意欺负他这个外乡人。

        现如今,林晧然竟然要送了他如此昂贵的怀表,令到他可谓是又惊又喜,但却是不敢收下这份昂贵无比的礼物。

        “咱们既然已经结交,便不要说什么贵不贵重的话,这样显得太过生分!我就觉得你这个朋友值得一交,这只算是一份小小的心意!”林晧然显得真诚地说道。

        陈寔看出了林晧然的真诚,当即便是收下道:“如此的话,我便收下了!”说着,他取下腰间的佩刀道:“这是我一直佩带的云剑,上面还染过日本大名的血,还请务必收下!”

        云剑,这跟剑无关,实质是不折不扣的刀。在造型上极具日本风格,整体曲线和日本的太刀一般,装具却是明朝风,刀鞘上有两个环挂于腰间。

        面对着陈寔的礼物,林晧然自是不会拒绝。

        虽然陈寔已经近四十岁,但跟林晧然相交,自然不算是委屈。不说现在双方的地位存在一定的差距,林晧然更是今后的大明阁老。

        在交换了礼物后,林晧然又是认真地叮嘱道:“陈兄,你们今后再派使者过来的话,肯定会被各方所监视,你们切不可再买一些容易引起大明猜忌的东西了!”

        “多谢林兄忠告,我自会禀明国王,下令他们不可犯禁!”张寔苦笑地拱手回应道。

        现在他们跟倭人的交易已经被知悉,今后能不能再运银到京城采购货物还两说,更别说是要采购一些军需品了。

        
    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的草坪七猫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