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寒门祸害 > 正文 第1789章 尽责
        林晧然终究还是想要为大明王朝多做一些事情,想要成为最称职的户部尚书。

        在“刁民册”和“征税改银”两个举措遇阻后,他亦是将精力放到其他的事情上,当下想要将杭州织造局和苏州织造局打造成现金奶牛。

        跟着很多人所想象的不同,大明实行征收实物不仅是米粮谷物,还有丝绵,另外是按栽桑株数所征收的丝绢。

        丝绢税最重的是江浙139654匹,其中第一位严州府足足要缴纳49216匹,而严州府中丝绢税最重的则是赫赫有名的淳安县17019匹。

        从这个事情亦是可以看得出,海瑞在出任淳安县面对着这个“鱼肉之县”,竟然能够守住清廉,却是非常人能够做到的。

        这么多的丝绢和生丝无疑是一笔无形中的财富。不过很多生丝和丝绢往往都是堆积于太仓,亦或者用于换取白银填补朝廷开销用度,无疑是一种资源上的浪费。

        由于大明跟葡萄牙签订了丝绸的供应协议,林晧然决定将所征收的生丝和丝绢拨付给苏州织造局和杭州织造局,算是在原料上给予一种大力支持。

        苏州织造局和杭州织造局由提督太监主管,林晧然自是不愿做烂好人,更不愿意把大好的局面被太监给毁了。

        正是如此,在提议将生丝和丝绢拨付给苏州织造局和杭州织造局的同时,亦是提出派遣户部官员入驻两局的要求。

        户部的情况比较特殊,下设十三清吏司,分别对应十三行省。南直隶地区并没有清吏司所匹对,而是一直归为南京户部负责,故而南京户部是一个拥有实权的部门。

        南京户部作为一个正二品的衙门,跟着北京户部算是平级衙门,故而拥有着很大的独立性,甚至可能向皇上汇报。

        只是本朝的嘉靖很少直接插手地方事务,加上嘉靖在屡屡向户部伸手的同时,亦是给予户部很大的理财权,而北京户部对南京户部形成了极大的压制。

        林晧然有志于打造一个健康的朝廷财政,亦是主管起南京户部衙门的财政支出事务,甚至已经将南京户部当成自己的下级衙门。

        南京户部尚书葛守礼是北系官员,跟杨博是同年,只是面对林晧然的“欺压”,更多还是只能乖乖照办。

        毕竟在当前的朝堂,别说他一个处于政治边缘的南京户部尚书,哪怕兵部尚书杨博亦是得让林晧然三分。

        亦是如此,林晧然将苏州织造局的事务直接交给南京户部进行负责,由南京户部派遣官员协管苏州织造局。

        “下官拜见正堂大人!”杨俊民听讯而来,显得恭恭敬敬地施礼道。

        “杭州织造局需要一个江浙主事前去协管,不知你可有意前去?”林晧然面对着杨俊民,显得开门见山地询问道。

        户部设置十三清吏司,分别对应十三个省,在地方并没有设立分部。如果地方上有什么事务,通常都是由户部派遣官员前往。

        “下官,下官……”杨俊民面对着这份突如其来的差事,已然是被打得措手不及,显得拿捏不定主意地吞吞吐吐地道。

        林晧然知道他担心什么,便是微笑地说道:“杨主事,你不用着急答复于本正堂!本正堂给你两天的时间,如果你觉得不合适,我会派陈兴隆前往!”

        “正堂大人,不知你为何会选派我前去?”杨俊民犹豫了一下,显得很是认真地询问道。

        林晧然抬起头望向杨俊民,显得正色地回应道:“杭州织造局的事自然要从你们江浙司选派人员,你跟陈兴隆都合适,且你们二人都精于理财之道!只是你比陈兴隆更有干劲,比他更能窥破一些猫腻,而杭州织造局每年至少涉及几十万两的流水,所以若是你前往会更让我放心!”

        这其实是心里话。杨俊民现在处于仕途的初期,且不说他并没有财务压力,若是在杭州织造局跟宦官沆瀣一气,并不是一桩划算的买卖。

        虽然杨俊民是杨博的儿子不假,但他亦是不会拿一个“小辈”撒气,派遣杨俊民到杭州织造局确实是出于公心。

        “正堂大人,下官愿意前往!”杨俊民迎着林晧然的目光,显得斗志高昂地回应道。

        林晧然略微感到意外,却是轻轻地摇头道:“你还是回家商量一下,如果不合适的话,此事由陈兴隆亦可!”

        “下官是户部的官员,今诚蒙正堂大人看重,下官明日清晨便启程前往杭州!”杨俊民打定主意地回应道。

        林晧然略微感到意外,倒是没有想到杨俊民会有这般决心,便亦是正色地说道:“我跟你父亲确实不合,不过我林晧然对事不对人!杭州织造局关系甚大,如果能够运营起来,将会给户部增益良多!只要你能尽心将此事办妥,我断然不会忽视你的功劳,亦会提拔……”

        “正堂大人是看轻下官了,下官亦是一心想要为大明做事,定将尽心将杭州织造局的事情办妥,并不图官职!”杨俊民知道林晧然想说什么,当即正色地回应道。

        林晧然发现杨俊民确实还没有染上官场的陋习,既没有过于沉迷追逐权势,亦保留着一颗为民做主的赤子之心。

        面对着干劲十足的林杨俊民,林晧然亦是没有婆婆妈妈,而是认真地对他耳提面授一番,这才将杨俊民打发离开。

        日已偏西,北京城的屋顶和街道被铺上一层金灿灿的光芒,六部衙门的官员则是从各自的衙门陆续离开。

        林晧然踩着铺在台阶上的一层金光,按着时点走出大院,却是意外地遇到刚刚从外面回到户部的海瑞。

        这段时间以来,得益于海瑞坐镇崇文门,致使崇文门的征税工作并没有出现一丝纰漏。

        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看着诸多金钱攻势和权力诱惑没有取得任何效果后,特别海瑞在京城一直保持着清贫的生活作风,令到越来越多的人尊重这位盐米不进的海青天。

        “下官见过正堂大人!”海瑞虽然恃官身正,但还是懂得官场的礼数,亦是恭敬地对着林晧然施礼道。

        海瑞的六品官服是到京后置办的,只是在崇文门征税没少跟人发生争执,在一次与人拉扯中被扯破一个长口子,现在用针线给缝补了起来,致使他的官服多了好几处的缝补。

        林晧然对海瑞的作风还是带着一份深深的敬意,便是轻轻地点头道:“海主事,今已酉时,何不尽早归家?”

        “下官手中事务繁多,处理便归!”海瑞先是让出过道,这才不热不冷地回应道。

        林晧然显得关心地叮嘱道:“不要忙得太晚!”

        “下官遵命!”海瑞明显保持距离地回应道。

        林晧然知道海瑞其实是一个工作狂,加上海瑞的母亲和妻子都在海南老家,经常性还会选择在户部衙门过夜,便是径直上了轿子。

        海瑞看着林晧然的轿子远去,眼睛显得颇为复杂。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和观察,这个粤西老乡确实令人感到佩服,确确实实为着大官的百姓做着实事。只是那位上京赴考的琼州老乡所带来的见闻,当地都言两广最富者当属长林氏,这位正堂大人没准是一条不逊于严嵩多少的大蛆虫。

        
    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的草坪七猫小说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