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寒门祸害 > 正文 第2017章 不速之客
        时间已经临近中午,虽然天空没有太阳,但外面的光线通过格子窗进来,令到这个偏殿很是敞亮的样子。

        啊?

        张居正捻袖持笔而书,正用笔尖写着工整的“诸臣”两字,结果突然听到这个有几分熟悉的声音,手不由得微微地颤抖了一下。

        一小滴墨水落到遗诏的空白处,当即宛如梅花般绽放。

        徐阶傲然挺胸地站在张居正的身旁,想着这份遗诏所换来的赞誉,脸上亦是浮出了喜色。只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他历来温和的脸庞当即变得几分狰狞。

        如果有得选择的话,他一定会让某个人碎尸万段,永远都不要在自己面前出现,更不让他有机会破坏自己的好事。

        门口处落下一个人影,却见来人正是文渊阁大学士林晧然。

        林晧然其实已经在外面站了好一会,这个时候选择走进来,整张脸正是微微地敛着,眼睛显得坚定而执着。

        虽然他只是排名第四的阁臣,却很难主导嘉靖遗诏的内容,但亦是不可能任由徐阶吃独食。

        正是如此,他其实一直提防着徐阶,尽管徐阶很高明地让李春芳充当烟雾弹,只是这一手能迷惑得了高拱,却是迷惑不了他。

        张居正被林晧然的凌厉的目光一扫,感受到这位林阁老的那股官威,亦是只好进行施礼地道:“下官见过林阁老!”

        “张大人,你什么时候变成某人的书吏了啊?”林晧然如同专挑软柿子般,眼睛一直盯着张居正,却是进行挖苦地道。

        张居正听到这个挖苦,脸色不由得微微一红。

        这不让人撞见还好,而今给林晧然逮得正着,他哪里是参与草拟遗诏的两位重臣之一,分明就是徐阶的一个书吏。

        徐阶的好事被林晧然撞破,脸色显得很是难看,却是先发制人地质问道:“林阁老,这里是乾清宫,不知是谁宣你进宫的呢?”

        咦?

        张居正听到这个质问,亦是困惑地抬头望向了林晧然。

        跟着万寿宫有所不同,这乾清宫是大内禁区,哪怕林晧然贵为当朝阁老,亦不能没有经过宣召而来到这里。

        “呵呵,不知张大人又是谁宣他进宫的呢?”林晧然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淡淡地反问道。

        张居正看到林晧然将矛头指向自己,不由得扭头望向了徐阶。

        徐阶的脸色微沉,便是淡淡地进行解释道:“事急从权,张学士是翰林院的侍读学士,老夫将他叫过来一起草拟遗诏!”

        “元辅大人,若真是要草拟遗诏,那亦应该召集内阁的诸位阁臣,而不是叫来你这位弟子吧?”林晧然却是少了那一份恭敬,显得很直白地指责道。

        大明官场一直秉行着一套“尊卑有序”原则,通常都是内阁的阁臣主导着国家大事,而立遗诏这种事情早已经默认是由阁臣共议。

        只是徐阶却意图摒弃一帮阁臣,甚至抛开更有资格的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高仪等词臣,而是选择仅仅位列翰林侍读学士的弟子,这个举动无疑是极大的不合适。

        若不是徐阶所草拟的嘉靖遗诏极大地维护文官集团的利益,单是徐阶这一个不当的举动,恐怕会遭到很大的诟病。

        当然,徐阶的如意算盘随着林晧然的到来而被打乱,事情不可能再任由徐阶如此安排,而张居正亦是注定跟草拟遗诏无缘。

        徐阶如何不知道这个举动不合规矩,却是故意含糊地回应道:“老夫是当朝首辅,如此安排,自有我的用意!”顿了顿,又是进行质问道:“林阁老,倒是你不经召见便来到乾清宫,难道不需要给本元辅一个解释吗?”

        张居正深知自己恐怕是要出局了,只是看着两位大佬如此针锋相对,不由得暗暗地咽了咽吐沫。在听到徐阶的质问后,他亦是疑惑地望向林晧然,这确实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不然有麻烦的恐怕是林晧然。

        正是这时,一个粗嗓门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道:“元辅大人,移宫如此大的事情,难道不应该跟我们一起商量吗?”

        却见从门外走进来的正是满脸黑胡子的高拱,他的眼睛充满着仇怨地望向徐阶,而身后则是李春芳和郭朴。

        这……

        张居正看到另外三位阁臣亦是出现在这里,眼睛不由得微微地瞪了起来,整个人当即愣在当场。

        徐阶原本还期望能扣林晧然一个“擅闯乾清宫”的罪名,这时看到高拱三人一并出现,却是不由得疑惑地道:“你们怎么也进来了?”

        他之所以选择移宫,正是看准乾清宫的无上地位,足够将一干阁臣悉数阻挡在外,而他则跟着弟子张居正光明正大地草拟遗诏。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林晧然突然出现亦就罢了,连同高拱、郭朴和李春芳都到场,事情已然是超出他计划之外。

        “呵呵……我们怎么就不能进来!”高拱却是傲然地回应了一句,眼睛突然看到张居正,却是疑惑地道:“张太岳怎么也在这里?”

        “元辅大人不好自己一个人手书遗诏,所以将他的弟子叫过来帮着写呗!”林晧然唯恐天下不乱般,当即便是挖苦着道。

        帮着写?

        郭朴虽然早有猜测,但听到林晧然亲口证实,亦是极为不满地扭头望向了徐阶。

        李春芳心里则是暗暗一叹,虽然他早已经知晓实情,但看到事情如此暴露出来,却是等同将徐阶虚伪的面具直接扯开了。

        “徐华亭,你如此做法,简直就是大逆不道!”高拱原本就愤恨于徐阶对他的算计,而今得知他的举动后,当即破口大骂道。

        这边的动静并不小,里面寝室的黄锦和冯保听到动静后,亦是朝着这边走过来。

        徐阶经过这么多年的官场浮沉,早已经练就一张刀枪不入的脸皮,却是淡淡地回应道:“我的做法合乎章程,倒是你们不经皇上宣召,为何要擅闯乾清宫?”

        他的矛头再度指向了林晧然这些人,现在皇上已经病危,自然不可能宣召林晧然等人进宫,所以林晧然等人到来根本不具备合法性。

        张居正亦是暗暗松了一口气,亦是坦然地望向林晧然等人。

        “这是本宫的懿旨!”

        正是这时,一个声音从门外传进来道。

        
    一款比较全的小说我心中觉得好看的小说合集现言小说小说玄幻深入浅出high写得比较细腻的小说必湿短文300篇小说软件我的26岁后妈全文免费阅读灵异小说三寸人间 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