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寒门祸害 > 正文 第2120章 平常之忧
        不好?

        林晧然听到这个出乎意料的答案,脸上不由得微微一愣。

        刚刚不过是一个例行的询问,心里却不会以为自己家里会出什么不好的事。毕竟他现在身居相位,而今更是拥有不世战功,哪怕徐家亦不敢找他家的麻烦。

        只是偏偏地,却是得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竟然有人真敢招惹他林府。

        却不等林晧然开口询问,吴秋雨便是说明缘由地道:“相公,平常妹妹上午从神机营回来便生起闷气,今日都还不曾吃饭呢!”

        由于爱屋及乌,不论是吴秋雨还是花映容,都是极为重视林平常。而今看到林平常却是气得连饭都不吃,她亦是感到了一阵担心,自然认为现在的林家“不安好”。

        林晧然得知问题出在自己宝贝妹妹身上,便是蹙起眉头地询问道:“她因何生气?”

        吴秋雨却是扭头望向花映容,花映容却是苦涩地回应道:“相公,你让我们嚼舌根可不好,还是你亲自去问问平常妹妹吧!”

        “亏相公这么疼你们二个!”林晧然装着失望地瞥了她们两个一眼,而后对着旁边的林金元询问道:“平常在哪里呢?”

        “老爷,刚刚大小姐的几个朋友过来寻她,现在她们应该呆在花厅那里!”管家林金元当即如实地回答道。

        林晧然轻轻地点头,便是朝着花厅的方向走去。他知道妹妹有着她的圈子,原本她就已经是京城勋贵子弟圈子中的王,而今被授予冠巾伯更是名正言顺了。

        吴秋雨和花映容看着林晧然离开的背景,吴秋雨却是感到担心地询问道:“你说相公是不会真生气了呢?”

        “他生气又能怎么样,总不能把我们两个都休了,顶多是娶个新人进来为他林家添枝散叶!”花映容从奶娘手里接过还在啼哭的儿子,却是故意夸大其词道。

        只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吴秋雨却是微微地蹙着眉头,看着这个仍显“凋零”的林家,已然是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夕阳西下,整个天地都已经昏暗下来。

        一个身穿淡青色儒色长裙的少女跟着一众勋贵子弟围坐在石桌前,正是在那里嘀咕着什么,毅然是在商讨着大事的模样。

        林晧然穿过一道院门,便远远便看到花厅的情况,看到那边充满朝气的少男少女。

        只是待他穿过长廊走到花厅之时,这帮人仍然没有觉察到他的到来,朱时泰和徐娇正在上演着一个小争执。

        一个是国公府的嫡长子,一个是国公府最得宠的嫡长孙女,却是谁都不让着谁,却是在争执该不该声讨霍冀。

        林晧然看到这帮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争执的两个人身上,正是想要咳嗽打断他们之时,结果朱时泰注意到林晧然,当即急忙向着他施礼。

        “见过林阁老!”

        “见过林阁老!”

        “见……见过林阁老!”

        ……

        刚刚还是剑拔弩张,只是看到林晧然出现的时候,徐娇等人纷纷站起来行礼。虽然他们是郧贵出身,但在林晧然面前,已然还是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林晧然对这些郧贵的观感还算不错,虽然郧贵中有不少二世祖,但朱时泰、朱时文这些人都挺上进,便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林平常正是江湖侠女般,却是杵着一条脚在椅子上,贝齿轻轻地咬着笔头,一脸认真思索的可爱模样。

        她看着周围的人紧张模样自然是知晓哥哥来到了这里,却是注意到朱金花手足失措的模样,当即便是埋怨地道:“哥,你怎么走路总是不带声响的,你都吓到朱金花了!”

        朱金花听到林平常提到自己,又发现林晧然的目光望到她身上,俏脸当即羞红得宛如是一个红苹果般。

        林晧然却是不愿意招惹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却是进行辩解地道:“刚刚是你们过于投入!说一说,这一次是谁惹了你?你又打算干嘛呢?”

        出于对这个野丫头的了解,特别是看着她竟然将一众小弟小妹召集而来,必定是要通过她的方式找回场子了。

        却是不用林平常回答,徐娇很讲义气地向林晧然讲明了事情的原委。

        林平常被授予冠巾伯后,便是正式成为勋贵中的一员。由于她被归为武勋,故而不能再担任文职,却是只能谋求一个武职。

        在她的多方努力下,她终于谋得临时担任神机营把司官的差事,打算将她所在的司训练成为神机营最精锐的部队。

        只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

        在永乐时期,京营由武将掌管,三大营的提督由勋贵充任。只是嘉靖二十九年复设三大营之时,初时亦是由郧贵,但后面改为文官出任京营总督。

        现在京营总督为兵部左侍郎霍冀,正是三大营的负责人,亦是负责着神机营的大小事务,却是包括着一些人事安排。

        却不知是将对林晧然的怨气撒到林平常身上,还是纯粹讨厌女子,霍冀却是以林平常女儿身为由,直接将正准备上任的林平常挡在军营之外。

        林平常原本兴致勃勃要干一番大事业,只是谁知被泼了一盆冷水,更是连兵营的大门都没能迈进去,让她亦是气得吃不下饭。

        徐娇等人在知道事情之后,便是纷纷前来为林平常献策,却是打算对阻止林平常任职的霍冀进行报复。

        林晧然得知事情的原委,心里亦是涌起了一股怒意。

        且不说霍冀此举其实并不合规矩,他这个不留情面的做法不仅伤害这个野丫头,亦是落了自己这位上官的颜面。

        多年的官场生涯让他不轻易将情绪外露,他显得不动声色地询问道:“你打算怎么做呢?”

        “我回来的路上,很想今晚往霍家大门泼油漆!”林平常拿下叼着嘴里的毛笔,当即盘出自己的想法道。

        “现在呢?”林晧然的眉头微蹙,显得平静地询问道。

        林平常如同泄气的气球般,却是轻轻地摇头道:“我现在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现在不能这样做了!”

        
    最全的免费小说软件农家小福女网上兼职小说打字员小说白妇少阅读全文东北一家人第一部小说短篇小说集1302寝室的那些事全文阅读免费看书阅读器排行榜全职高手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