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陆少的暖婚新妻 > 正文 第2228章 爸爸你脖子上红红的
        “好,带你去玩。”西遇下了沙发,拉住了妹妹的手。

        小相宜转头看看大床,妈妈还在床上躺着,还没睡着呢。

        “不能让妈妈一个人留在房间里。”小相宜软软地说,又目光认真地朝西遇点了点头。

        西遇瞬间感应到她后面的想法一般,朝妈妈的方向看了看,又看向小相宜,“真的要这样?”

        “嗯!”

        “好,那我等你。”

        小相宜轻轻点了点头,西遇看看她,从房间里轻轻离开了。

        小相宜轻手轻脚走到床边,不知道妈妈有没有睡着?

        小女孩踮脚探了探脑袋,小手轻轻拉开妈妈身上的被子。

        苏简安并没有完全睡下,感觉到有人动,她就立刻睁开眼了。

        “相宜?”苏简安声音模糊。

        小相宜小小的手捧住了妈妈的脸,“妈妈,我陪你睡觉。”

        苏简安心里一暖,掀开被子抱小相宜上床,“来,跟妈妈睡觉。”

        小相宜双手搂住了苏简安的脖子,软软在她颈间贴了上去。

        陆薄言从书房回来,看到小相宜正坐在苏简安身边。

        小相宜盘着腿坐在被子上,小小的身体弯腰凑到苏简安身前,苏简安侧躺在床上,小相宜的小脸快要和苏简安的脸颊贴在一起了,苏简安眼睛里满满都是宠爱。

        苏简安语气轻柔,她一条手臂圈着小相宜,放在女儿的身后,母女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苏简安轻笑着,小相宜说得开心的时候,小手就摸了摸苏简安洗过澡吹干的、香香的头发。

        苏简安神色温柔又专注,陆薄言走到床边,还是小相宜先发现了男人,回头看向他。

        陆薄言一手撑向床沿,弯下腰凑到她们面前,男人的胸怀直接将小相宜纳入怀抱里,他越过小相宜看向苏简安,“不是要睡觉?”

        “爸爸陪妈妈睡觉。”小相宜轻轻扯了扯陆薄言的袖子。

        陆薄言低头看向小相宜,“为什么是爸爸陪|睡觉?”

        “妈妈等不到爸爸睡觉,她睡不着。”小相宜说得认真无比。

        苏简安握住小相宜的小手,不由纠正说,“妈妈今天想和相宜睡觉。”

        陆薄言看向苏简安,眼角勾了勾,低头凑到苏简安面前。

        “不是没有我就睡不着吗?”

        苏简安唇瓣动了动,还没说出话,男人就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小相宜忙双手捂住眼睛,“羞羞,爸爸羞羞。”

        苏简安被堵住了呼吸,小相宜悄悄从苏简安圈着的手臂退出去,她钻出陆薄言的怀抱,下了床,趁着两个人没注意就跑出房间去了。

        隔壁别墅,念念今天赖床了。

        许佑宁轻手轻脚来到房间门口,推开门的一条缝隙往里看。

        “怎么不进去?”穆司爵上了楼,来到走廊就看到这么一副画面。

        许佑宁转身看到他,将门合上后轻摇了摇头,“还在睡。”

        许佑宁弯起唇,眼睛里都是安心。

        穆司爵拉住她的手回了房间,许佑宁低头看到这个清纯的动作,不由笑了。

        穆司爵来到浴室门口,许佑宁见他要去洗澡,松开他的手走到床边。

        床单是佣人新换过的,鼻息里是阵阵清香。

        “一晚上没睡觉,是不是累了?”

        穆司爵的脚步一顿,转头深深看向她,许佑宁只记得眼前落下一道黑色影子,她就被按倒在床上了。

        “以后再也不准说这种话。”男人正经说。

        许佑宁脑海里不知不觉又想到了一个好玩的画面,勾了勾唇,“现在好了,他们都以为你精力旺盛,有花不完的力气了。”

        许佑宁看他起了身,她以为穆司爵要去洗澡了。许佑宁想要跟着起身,没想到穆司爵没挪动脚步,男人在她眼前一颗颗解开了衣扣。

        许佑宁往门口看,忙说一句,“一会儿有人进来了。”

        “没人敢进来。”

        “还有念念呢。”

        穆司爵脱下了外套,又脱去上衣,他弯腰双手撑在许佑宁身侧,“我的力气都花在谁身上了,你应该最清楚。”

        许佑宁看他胸前的肌肉让人一眼扫过就血脉喷张,“你不累吗?”

        “我身体好不好,你没有感受?”

        怎么会没有?

        她不止感受了,还是非常深刻的感受,今天一行人早起坐飞机,只有她上了飞机之后,没等起飞就睡着了。

        穆司爵按住她的手腕,掀开被子把许佑宁藏了进去。

        许佑宁被他纠缠着在被子下面亲吻、翻滚……

        楼下,西遇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佣人打开门,看到西遇一个人跑过来了。

        “阿姨,念念有没有起床?”

        “还没呢,念念今天睡懒觉了。”

        “我妹妹一会儿要过来了,我去叫他起床。”

        西遇跟着佣人进了客厅,他直接轻车熟路地上楼了。

        主卧内,许佑宁躺在被子底下,浑身发烫。

        她隐约听到外面的声音,忙握住了穆司爵的手腕。

        “我好像听到念念的声音了。”

        穆司爵以为她在开玩笑,“念念要是睡懒觉,不会这么早起。”

        “我真的听到了,一会儿念念要进来了。”许佑宁面色潮红。

        穆司爵反扣住她的手,按住了许佑宁的膝盖,男人一旦有所行动,许佑宁是吃不住他的力气的。

        许佑宁的视线渐渐恍惚了,两人的呼吸交错着、越来越沉。

        门外传来一阵似有似无的脚步声,很快,外面的声音变得清晰了。

        许佑宁有些清醒过来,看向穆司爵,“我真的听到了……”

        念念的房间方向传来两个男孩的说话声,很快,念念来到了主卧的门口。

        他想伸手开门,还没碰到门把,门就自己开了。

        “妈妈,爸爸。”念念揉着眼睛走进来,看到床上真的躺着人,哇,他飞快跑到了床边。

        “妈妈爸爸你们回来了。”念念高兴地用小手在被子上晃了晃。

        被子下面的人没有动,没过多久,许佑宁掀开被子露出了一颗脑袋。

        她双手拉着被沿,身上连衣服都没穿,脸还很红,“念念。”

        穆司爵先她一步坐了起来,伸手搂住了靠着床头的许佑宁。

        念念的小手还放在被子上,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盯着爸爸认真看了看。

        “爸爸,你的脖子上是什么?那里红红的。”

        念念好奇地凑上去,小手想摸。

        许佑宁心口一跳,嗓子干涩地厉害。

        穆司爵拉住儿子的小手,“爸爸带你下楼吃早饭。”

        念念看了看床上的许佑宁,“妈妈,我好想你,要抱抱。”

        “妈妈一会儿抱好吗?”

        “妈妈,我好想你哦,我昨天晚上都梦到你了。”

        “来,让妈妈抱。”

        许佑宁心口一动,稍稍起了身,她冲着念念伸出双手,幸亏穆司爵及时按住了被子一角,才没让念念把被子给直接掀开了。

        上楼的保姆看到西遇一个人站在主卧门外,走了过去,“念念还没有起床吗?稍等哦,我帮你叫念念起床。”

        西遇摇了摇头,看了看主卧的方向,“念念去司爵叔叔和佑宁阿姨的房间了。”

        主卧的门开着,保姆疑惑地走进了主卧,她还不知道穆司爵和许佑宁回来了。

        保姆刚进了门就看到了地上凌乱掉着的几件衣服,穆司爵正好起了身,他拿一件睡袍穿在身上,保姆看到后一惊,忙低头退了出去。

        “抱歉,穆先生。”

        许佑宁看过去问,“是不是有人来了?”

        “是西遇小少爷,太太。”保姆回答。

        穆司爵转头看向保姆,“先带念念下楼。”

        “好的,先生。”

        保姆站在门口,等念念过去后拉住念念的小手,先出了卧室。

        许佑宁靠着床头,穆司爵见她没有睡觉。

        “不睡了?”

        许佑宁摇了摇头,“下楼陪念念吃饭吧,等他们玩了我再上来睡。”

        穆司爵等她进了浴室,也跟着进去了。

        两人洗完澡换了便衣下楼,念念已经吃过饭了,沐沐每天都按时早起去学校,现在也不在别墅。

        许佑宁吃过饭睡意全无,小相宜没多久就从隔壁溜过来了。

        几个孩子在客厅玩,许佑宁看了看时间,“沐沐快放学了,我去接他吧。”

        “不累吗?”

        “哪里就累了。”

        穆司爵跟着许佑宁从沙发上起了身,觉得她脸色不太好,“中午也有司机接送,今天就别去了。”

        “不知道怎么,我今天就是想去接沐沐放学。”

        许佑宁穿上外套,来到玄关穿鞋,她转头看到穆司爵也跟着过来了。

        B市通向A市的高速路上,几辆警车有序经过了高速公路出口。

        沈越川的车子从路边跟上去,他一路跟着车到了警局。

        白唐出来看B市过来的嫌犯,电话里,对方说这个人是专门来指认苏雪莉的。

        白唐的脸色很差,他拘留着苏雪莉几天了,但从苏雪莉的口中一个字也没有问出来。

        白唐让队里的警员看着那个嫌犯进警局,沈越川下了车走了过来。

        白唐看到是他,“沈总。”

        “有进展吗?”沈越川看看那辆车上下来的嫌犯,正是他们在B市抓到的那个人。

        白唐沉沉地摇头,“两个人都指认她买|凶杀|人,B市的那个嫌犯刚刚送来了。”

        沈越川点下头,看向周围,这是警局外,任何可疑的车辆自然都不敢经过的。

        沈越川从警局离开后直接回了丁亚山庄。

        苏简安快睡着时,听到陆薄言的手机响了。陆薄言抱着她的手松开,转身去接了电话。

        那边传来沈越川的声音,陆薄言嗯了一声。

        “有辆车跟了一路,但没露面,也没有劫人,就这么让人被送来A市了。”

        “确定是他的车?”陆薄言的声音压低,看了看苏简安,不想把她吵醒。

        沈越川在电话里道,“是个套牌,但康瑞城之前就喜欢用这个牌子的车。”

        喜欢陆少的暖婚新妻请大家收藏:()陆少的暖婚新妻热门吧更新速度最快。

        
    春光无限好 夜蔓中文小说网重生小说握(限)邓小小完结棉花糖小说网txt下载小说榜云鬟酥腰开车部分都市修仙小说排行榜完结免费言情小说小说排行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