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陆少的暖婚新妻 > 正文 第2578章 冯璐璐,你让我觉得恶心
        有何不可?

        也就是说,其他男人只要帮了她,不论提出什么要求,冯璐璐都会答应。

        所以,昨晚他和她的亲吻,早上他和她的激情,并不是她爱他,而是她在感谢他。

        高寒的面色冷了下来,此时的他看起来,冷漠疏远。

        冯璐璐看着高寒,心里被狠狠扎了一下。

        “冯璐璐,你就这么低贱?”

        高寒不再叫她“冯璐”了,而是全名全姓的叫她。也代表着,她在他心中,已经和其他女人无异了。

        冯璐璐抿起唇角,“人,不得不向生活低头。”

        她连被迫嫁人这种事都经历过,和高寒发生点儿男女之间的暧昧事,这又算什么呢?

        “冯璐璐,你真现实。”

        冯璐璐只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酸透了,现实吗?

        她想要这现实吗?她又能拒绝得了吗?

        “高寒,这就是生活。”

        冯璐璐突然一把抓住高寒的手,直接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她眸中的泪水晃晃悠悠,似落非落。惨白的小脸上凝上几分笑意,只见她的唇瓣微启,“高寒,如果你喜欢,我可以陪你睡觉。”

        冯璐璐用力的抓着高寒的手。

        她胸前的柔软,早上高寒已经感受过。他还为她激动,如果不是在医院,他们也许就水到渠成了。

        早上感受到她的柔软,让他激动不已。

        而此时——

        高寒冷漠的看着她,他的手依旧按在她的胸前,但是他的脸上没有任何反应。

        只听高寒缓缓说道,“冯璐璐,你让我觉得恶心。”

        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

        高寒直接将手抽走。

        冯璐璐依旧抿着唇角看着他。

        高寒直接站起身,他不再看她。

        “起来,我送你回病房。”

        冯璐璐低下头,在高寒看不到的地方,小脸上满是痛苦。

        她的手撑在椅子上,她缓缓站了起来。

        高寒走在前面,冯璐璐跟在他身后。

        刚刚的聊天,已经断了高寒对冯璐璐所有的念想。

        冯璐璐是他的初恋,他对冯璐璐赋予了很多神圣的美好。

        但是现在,全部破灭了。

        高寒觉得自己很傻|B,当时的他们不过十几岁的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他却把这种感情,当成了非她不娶的情意。

        在冯璐璐眼里,他不过就是一个给她提供帮助的工具人。

        她没有原则,更没有底限,在面对男女感情上,她太随便。

        为了区区一个学区房资格,她居然可以出卖自己。

        在冯璐璐没有说这番话时,高寒梦中都在和冯璐璐做|爱。

        然而,现在,他对冯璐璐只感觉到了厌恶。

        **

        高寒还是很绅士的,即便他已经愤怒到极点儿,已经十分厌恶冯璐璐,他还是把她送到了病房。

        冯璐璐回到病房,高寒一句话都没有说,便离开了。

        冯璐璐怔怔地坐在病床上,她突然笑出了声。

        ——冯璐璐,你让我感到恶心。

        她永远也忘不了高寒对她那厌恶的眼神。

        呵呵,被自己爱的男人厌恶,那是什么感觉?心痛,痛得快不能呼吸了。

        冯璐璐的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她放声大笑,眼泪肆意的流着。

        即便她家破人亡,即便她被迫嫁人,即便她被人怀孕时抛弃,她都没有恨过,怨过。

        但是她现在好恨啊,她恨这老天爷,恨这命运。

        为什么要让她这么苦?为什么要让她的生活这么难?

        冯璐璐无助的笑着,痛苦的哭着,这一切都是她的命,无法改变。

        **

        冯璐璐和高寒如今走到这一步,无非就是进展的太快,双方没有更深入的了解对方。

        冯璐璐不知道高寒情深,高寒也不知道冯璐璐受过多重的伤。

        高寒以为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冯璐璐好,但是他不知道,“安全感”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多么重要。

        对于现在的冯璐璐来说,能给她“安全感”的就是小车摊。

        高寒,是她普通生活中的奢侈品。

        奢侈品对于上流人士来说,只是普通的装饰;但是对于普通来说,却是非常珍贵的宝贝。

        然而,普通人没有奢侈品照样可以活。

        **

        下午,白唐把小朋友带到了医院。

        小姑娘穿着一件新羽绒服,头上戴着一顶鹅黄色的棉帽子,手上还有一双同色系的手套,就连脚上的雪地靴都是新的。

        “妈妈~”小姑娘一见到冯璐璐,便激动的跑了过来。

        冯璐璐站起身,一把抱住孩子。

        “笑笑!”

        小姑娘开心的伏在妈妈肩头,“妈妈,你的病好了吗?”

        冯璐璐吸了吸鼻子,她真没出息,一见到女儿,忍不住就要流眼泪。

        “妈妈好了,一会儿我们就可以出院了。”

        “太棒啦~~”

        “老板娘,高寒呢?他不是在医院陪着你吗?”白唐左看右看没有见到高寒,便忍不住问道。

        冯璐璐努力抿起笑容说道,“局里有事,他先回去了。”

        “局里有事?我一直都在啊,能有什么事?”白唐相当不解啊,这高寒一开始急人老板娘急得跟什么似的,现在就算有事儿,那也可以告诉他啊,把人一人留在医院算怎么回事儿。

        白唐内心里把高寒狠狠鄙视了一把。

        “妈妈,我有爷爷和奶奶了。”就在这时,小姑娘奶声奶气的说道。

        冯璐璐面露不解。

        小姑娘直接在冯璐璐面前转了一个圈,“这是奶奶给我买的新衣服,我的书包里还有一对小金鱼儿,是爷爷给我的。”

        冯璐璐听得不明不白,她不由得看向白唐。

        只见白唐笑道,“我这两天把笑笑带到我爸妈那边去了,小姑娘挺招人喜欢的。”

        “白警官,真是太麻烦你了。你能把你父母的地址告诉我吗?我回头带着孩子一块过去看看他们。”

        “老板娘,你不用这么客气。”

        “妈妈,我知道爷爷奶奶住的地方。左拐,一条大马路,还有一只小狗,走啊走,就到了。”

        白唐:……

        冯璐璐:……

        小姑娘一脸认真的说着,“妈妈,你听明白了吗?”

        “那……老板娘我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昂。”

        “好的。”

        冯璐璐将孩子抱起来坐在床上。

        “老板娘,你什么时候出院?出院手续办了吗?”白唐又问道。

        “我在等一项检查结果,出院手续还没有办。”

        “那行,一会儿我送你们回去,我现在去给你办出院手续。”

        “白警官,这太麻烦你了,我自己弄就行。”

        白唐直接朝她摆了摆手,“这个医院,我门清儿。”

        他在这家办了两次住院,一个高寒一个冯璐璐。

        “白叔叔

        ,你还回来吗?”小姑娘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叔叔一会儿就回来,乖乖等我。”

        “好的呀~”

        冯璐璐心中实在不落忍,从没被人关心过的人,现在有人这么帮她。

        她竟觉得十分不安。

        受惯了苦日子的人,日子突然好过了,还有点儿不适应,这就是冯璐璐现在的状态。

        过了没一会儿,白唐就回来了。

        “高寒已经给你办完了,一会儿拿了报告,直接走就行。”

        闻言,冯璐璐的心越发的疼了起来。

        她强按抑着内心的疼痛,对白唐说道,“哦,好。”

        白唐把冯璐璐母子送回来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白唐直接将她们母子送到了楼上。

        “老板娘,你现在也有稳定的收入了,其实可以换个地方租。这个地方,对于你们母女来说,不太安全。”

        一条长巷子,连个路灯都没有,冯璐璐一个女人家带着孩子,住这种地方,真不合适。

        冯璐璐也开始在想白唐的话了。

        她现在住的这个地方,路不好走,还是个六楼,每天她搬着东西上下楼,就很费事。

        她现在也有了积蓄,可以考虑换房子了。

        “白警官,进来喝杯水吧。”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

        冯璐璐感激的点了点头。

        回到家中,小姑娘把书包摘下来,赶紧把书包里的玻璃瓶子拿了出来。

        “妈妈,你看,这是爷爷送我的小金鱼儿。”小姑娘献宝似的将玻璃瓶子递到冯璐璐面前。

        冯璐璐一看,瓶子里装着两条一指长的金鱼,确实好看。

        “明天妈妈给你买个鱼缸,把它们养在鱼缸里。”

        “好呀!”

        小姑娘欢喜的看着小金鱼,她自言自语,“我现在多了好多朋友,有高寒叔叔,有白唐叔叔,有爷爷奶奶还有小金鱼儿。”

        听到小姑娘的话,冯璐璐的心里哽了一下,如果不是高寒,小姑娘根本不会有这些“朋友”。

        她快步走到洗手间,不想让孩子看到她的异样。

        别人欺负她,她欺负高寒。

        她欠高寒的,要怎样才能弥补?

        **

        另一边的高寒,没有回局里,他是去了酒吧。

        白唐接到电话时,已经是凌晨了。

        酒吧的人给白唐打的电话,说高寒在酒吧里醉倒了。

        白唐一下子起了床,这是什么情况?

        等白唐开车赶到酒吧,便看到瘫在卡座上的高寒。

        他的桌前摆着一堆酒瓶子,他整个人也神智不清了。

        “他这是喝了多少?”白唐皱着眉问道。

        “不知道啊,这位先生从下午过来,就一直喝。”

        “你们不知道劝着点儿?这人如果喝出问题,你们跑得了吗?”白唐声音带着几分不悦。

        “先生您别生气,我们劝了啊,不仅不管用,我们还挨骂。这位先生忒豪横,我们也不敢管啊。”酒吧侍应生苦吧着个脸,他们这一晚上可没少挨这位先生的骂。

        “行吧行吧,叫俩人来,把他扶我车上去。”

        “行行。”

        白唐走上前去,“高寒,高寒。”

        他连着叫了两声,高寒没有任何动静。

        白唐看着醉酒的高寒面露不解,陪完自己心爱的女人就来喝醉酒?

        这是什么毛病?

        
    媳妇小说免费软件晚上适宜看的小说㓜交txt想你想疯了全文阅读顶点小说网米读小说官网在线阅读王府宠妾36不可描述哪个小说网站适合新人发展小说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