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陆少的暖婚新妻 > 正文 第3315章 礼尚往来
        符媛儿讶然的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程子同接着又说:“你把人带来,一手交人,一手交东西。”

        她明白了,他说可以交换应该是缓兵之计,他的目的,应该是人要带回去,东西也留下。

        片刻,房间门从外面被推开,两个男人走进来,将符媛儿带出去了。

        他们下了一个楼梯,到了客厅里,而程子同就站在进门口的地方。

        她朝他看去,瞅见了他眼中毫不掩饰的紧张,在确定她没受伤之后,他眼中的紧张才褪去。

        她有点不明白,这时候他干嘛扮演紧张,戏是不是过了,这样程奕鸣会以为她这个筹码很有价值的。

        “人你已经看到了,东西呢?”程奕鸣问。

        “东西在子卿的电脑里。”程子同回答。

        这个回答可真让人特别惊讶。

        “很难理解吗?”程子同冷笑,“什么叫做灯下黑,你不明白?”

        程奕鸣就算派人去找,也只会找与程子同有关的地方,根本想不到会在子卿的电脑里。

        而子卿也不会想到。

        所以,反而是最安全的。

        “你让子卿看看她的电脑就明白了。”他说。

        程奕鸣让人叫来了子卿。

        然而,子卿没有马上打开电脑,而是看着程奕鸣:“你曾经承诺过我,这个程序上市之后会娶我,这个承诺还算数吗?”

        程奕鸣微愣,眼底浮现一层薄怒。

        但他眼角的余光扫到程子同和符媛儿,他没有发作,只是回答:“当然。”

        符媛儿真想呸他一口,信他才怪。

        “我要求更改这个承诺,”子卿说道,“我现在就要跟你结婚,然后我才把程序给你。”

        空气忽然间凝滞了。

        程奕鸣抬头看向子卿。

        这一刻,符媛儿真的在他沉冷的目光里看到了杀气,如果不是程子同和她在这里,她不敢想象程奕鸣会对子卿做什么。

        子卿不是不害怕,她已经豁出去了。

        或许她已经知道答案了,只是不甘心还想赌一把。

        “子卿,非得现在讨论这件事?”程奕鸣冷声问。

        “你不愿答应吗?”子卿问,“你对我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人的,对不对?”

        “怎么会?”程奕鸣忽然笑了,“好,我答应你,没问题。”

        “不过现在已经天黑了,民政局也没人了吧,明天一早,我们就过去,行吗?”他问。

        子卿也笑了,“好,明天一早,我等你。”

        说完,子卿转身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符媛儿,“你和程总要搭我的便车吗?”

        符媛儿根本不敢想象,她和程子同就这么从程奕鸣那儿出来了。

        后来想想,程奕鸣的确不会对程子同做点什么,至少对他来说是不划算的。

        再说了,他一定以为自己稳住了子卿,程序是稳妥的了。

        所以,他才会任由子卿带走了他们俩。

        “程总,你让谁黑进了我的电脑,把程序塞进去的?”子卿一边开车一边问。

        “当然是你们的同行。”程子同回答。

        “是子吟吧。”子卿微微撇嘴,“除了子吟,没人能做到这一点。”

        程子同默认了。

        符媛儿感慨事情真就这么凑巧,两姐妹帮的,是两个敌对关系的男人。

        “程序我会还给你,”忽然,子卿这样说,“我想要符媛儿手上的视频。”

        “你……为什么要把程序给他?”符媛儿忍不住惊讶,“没有了程序,明天你拿什么结婚?”

        闻言,子卿冷笑了一声。

        符媛儿忽然明白了,子卿已经放弃跟程奕鸣结婚的想法了。

        或许是刚才,她在提起结婚时,程奕鸣没能伪装好的杀气,让她瞬间清醒了吧。

        所以,她要把程序送给他的对手。

        “你要那段视频干什么,不希望我拿它威胁程奕鸣吗?”符媛儿问。

        “难道你不愿意吗?”子卿反问,“刚才程总可是不假思索就答应交出程序,来保证你的安全。”

        符媛儿:……

        她没说不同意啊,子卿干嘛着急挤兑她啊。

        “给你给你,东西在我的硬盘里,明天发给你可以吗?”

        “好,明天我等你的视频。”子卿这样答应她。

        子卿将他们送到了程家门口。

        想着她等会儿还要独自开回家,符媛儿莫名有点担心。

        但其实没什么好担心的对吧,程奕鸣认为程序还在子卿那儿了。

        可是,“程奕鸣知道你把程序给了程子同,不会放过你的。”符媛儿还是忍不住说道。

        子卿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他又能拿我怎么样?”

        顿了顿,她忽然对程子同说:“程总,可不可以帮我多照顾子吟?”

        这么高傲的一个人,只有在提起子吟的时候,语气里才会有一丝哀求吧。

        “子吟帮我做了很多事,我不会亏待她。”程子同回答。

        然后,子卿开车离去了。

        符媛儿站在原地,目送她的车影离开,但直到车影不见了很久,她也没有挪步。

        “符媛儿?”程子同叫她。

        她回过神来,才发现程子同一直在旁边等着她。

        她抱歉的笑了笑,和他一起往花园里走去。

        “程子同,我觉得这里很可怕。”她看着前方造型像古堡的大别墅。

        里面透出淡淡的灯光,不是给人安静温暖的感觉,而是神神秘秘。

        “很快就不会让你害怕了。”他说。

        “为什么?”

        “因为这里很快就要属于我。”

        他脸上的自信不像在说假话,可如果是真的,他怎么做到呢?

        就依靠子卿给他的那个程序吗?

        就算程奕鸣因此受重创,应该也没法动摇到程家的根本吧。

        “你不用知道太多。”他说。

        两人又沉默的往前走去。

        “谢谢你,程子同,”片刻,她又说,“今天你会放弃程序救我,我真的没想到。”

        他没说话。

        “但如果这种事情再发生一次,怎么办?”她问。

        “到时候你可以拿到你想要的,他们再用我来威胁你怎么办?”

        “程子同,那时候你可千万别再妥协了,先达到你的目标再说。”她很真诚的给他建议。

        程子同勾起唇角:“你的意思是,愿意为了我牺牲自己?”

        他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其实符媛儿想的是,真到那个时候,程家不一定敢把她怎么样。

        但她忽然有点不想破坏他的高兴。

        “今天你不也因为我放弃到手的程序了,咱们礼尚往来嘛。”她也笑着说。

        话音落下,他唇边的笑意却渐渐褪去了。

        之后直到睡觉,他都没怎么再说话。

        她想了一会儿,实在没想明白自己哪句话说错,而她很累了,打着哈欠闭上了双眼。

        脑子里不自觉浮现一个画面……白天在他办公室时,她发现带血信封的刹那,他快步冲上来抱住了她……

        她猛地睁开眼,心脏忽然跳得很快。

        今天事情太多,她竟然把这茬忘了,这会儿才又无比清晰的回想起来。

        她不得不承认,当时她很害怕,他怀中坚定的温暖,极大的缓解了她的恐惧。

        这时,床垫震动几下,他也睡到床上来了。

        他专属的味道一下子涌了过来,和他怀抱里的味道一模一样……她的身体忽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竟然想要距他更近一点……

        还好她的理智及时阻止了这一点。

        她赶紧翻一个身背对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想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天知道他们这对假扮的夫妻,为什么要睡在一张床上!

        渐渐的,他的呼吸变得均匀沉稳,应该是睡着了。

        她吐了一口气,自己的小心思不会被发现,这让她感觉轻松了许多。

        她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得去沙发上,否则今晚上可能睡不……

        程子同忽然在睡梦中翻身,手和脚都打过来,压住了她的胳膊和小腿……

        这什么跟什么啊!

        他们一起也睡一段时间了,她从没发现他有这个毛病啊。

        她想轻轻的挪出来,不知道这是不是反而惊动了他,他又翻了一个身,但这次是直接将她卷入怀里了。

        像抱被子似的圈住了她。

        他怀中的温暖再度完全的将她裹住,白天那种安全感似乎又回来了。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她当初讨厌到家的男人,有一天会让她有安全感。

        是她变了,还是她从来没了解过真正的他?

        这一晚,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觉得自己睡得很安稳。

        “叩叩!”

        忽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将她从梦中惊醒。

        她下意识的往窗外看了一眼,瞧见外面已经天亮了。

        她想起来去开门,身边的这个人却更紧的将她搂入了怀中。

        她转头一看,人还睡得迷迷糊糊,可能正做什么美梦呢……

        “程子同,程子同,”她必须得叫醒他了,“外面有人敲门,应该有什么急事。”

        程子同醒了,他愣了两秒中,然后松开了她。

        是忽然意识到怀里的这个人,不是梦里的那个人吧。

        符媛儿裹着外套把门打开,是管家站在门口。

        “奕鸣在楼下,说非要见一见程子同。”管家抱歉的说。

        符媛儿点头,让他转告程奕鸣,等一会儿。

        “程子同,该来的来了。”她镇定的回到床边。

        程奕鸣发现子卿并不想跟他结婚,也不打算把程序给他,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

        “等会儿你准备怎么跟他说?”她问。

        
    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这么写小说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肥肉 小说男女主学霸文带肉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大叔我好疼小说放纵的青春01染指之后(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