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陆少的暖婚新妻 > 正文 第3727章 口是心非
        她媚眼如丝的模样,能让任何男人把持不住,程奕鸣的眼底却涌起一阵愤怒。

        “你在吴瑞安面前也这样?”他冷声问。

        她咯咯一笑:“程总聪明,像我这样的女人,除了这样还有什么办法?”

        他猛地抓紧她的手臂,狠狠咒骂:“贱人!”

        骂完他便甩开她,毫不犹豫的起身离去。

        听着“砰”的关门声,严妍松了一口气,累得躺在床上不想动。

        看来对付程奕鸣的法子不用变,只要一味的顺从,他很快就会失去新鲜感。

        可是,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跟他睡才能拿到女一号……难道明天中午签合同的事会有变化吗?

        程奕鸣是已经想到办法,将女一号的角色给朱晴晴抢过去了吗?

        她的头好沉,也好疼,还是先睡一觉再想办法吧。

        **

        第二天孩子便被令月抱到画马山庄的家里去了。

        符媛儿还不能出院,但她打完针之后可以自由活动,所以她打算下午溜达过去看看孩子。

        为此,令月也是在家忙活,给符媛儿准备晚餐。

        程子同走进家门,便闻到一阵炖鸡汤的香味。

        他下意识的往餐厅瞟了一眼,只见餐桌上已经摆放了好几样菜品。

        令月又端了一盘炖猪蹄摆上餐桌。

        程子同停下脚步:“晚上有客人要过来?”

        令月点头,“媛儿说要过来看孩子,我做点菜给她补一补身体,虽然她没什么大碍,但是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地方多了去……”

        “谁准许她从医院过来!”程子同不耐的打断,“不怕把细菌带给孩子?”

        说完他往浴室走去了。

        令月一愣。

        保姆被程子同忽然拔高的音调吓了一跳,从厨房里探出脑袋来,“老板,饭菜还继续做吗?”保姆悄声问。

        “做,当然做。”令月回答,“孩子妈来吃顿饭,还要看谁的脸色了?”

        打发了保姆,令月听到浴室里传出淋浴声,不由地嘴角上翘。

        这才下午五点,着急洗澡做什么,难道不是因为有客人要来吗!

        等到菜全部做好,时间来到下午六点。

        程子同抱着睡觉刚醒的孩子在阳台上散步,令月瞟了一眼,嗯,家里有三个阳台,而程子同所在的阳台可以看到小区入口。

        有没有车,或者有没有人进小区,一眼就能看到。

        令月故意叫道:“子同,阳台风大,小心孩子受风了。”

        “她刚睡醒,需要一点新鲜空气。”程子同振振有词。

        至于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啦。

        令月忍住笑意,但也觉得奇怪,这个点符媛儿也应该到了。

        她拨通了符媛儿的电话,好片刻,符媛儿才气喘吁吁的接起来,“怎么了,是不是孩子哭了?”

        “孩子很好,”令月回答,“倒是你有点不对劲,怎么气喘吁吁的?”

        符媛儿无奈:“不小心崴脚了。”

        “脚崴了?”令月诧异的拔高了音调,“怎么回事?”

        腿上的青紫让符媛儿行动有些不便,下午她去打了一壶开水回来,因为着急接报社的电话,而腿又使不上劲,不就崴脚了么。

        崴脚不算,还伤着韧带了。

        医生已经给她上药,打了绷带,让她卧床修养。

        令月打来电话时,她才发现手机被丢在了沙发上,为了拿着手机,她费了不少劲,所以才气喘吁吁。

        令月担忧的蹙眉:“你这样没个人照料不行啊……”

        “不用了不用了,我能照顾自己,”符媛儿不想她过来:“但我没法来看孩子了,孩子只能拜托你了。”

        “别担心孩子,你先好好休息。”

        令月放下电话,陡然回头,才瞧见程子同抱着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她旁边。

        “钰儿饿了。”程子同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令月一眼看穿他的心思。

        昨天他就学会给孩子冲泡牛奶了,孩子饿了还用特意告诉她?

        偷听她和符媛儿打电话是真的。

        “你给孩子喂奶吧,”令月急匆匆往厨房走,“我得去医院看看媛儿,她肯定一天没怎么好好吃饭了。”

        程子同不悦的皱眉:“她那么大一个人了,还要人伺候?”

        “她不小心崴脚了,脚踝肿得像馒头,你让她怎么照顾自己?”

        说完令月有点愣住了,她怎么感觉自己被人套话了……

        “在医院还能崴脚!”程子同不无嫌弃的挑眉,“需要请两个保姆二十四小时伺候吗!”

        说完,他抱着钰儿往房间里走去。

        一边走一边嫌弃的嘟囔:“钰儿,你的妈妈是个大笨蛋。”

        令月无奈的摇头,她看出来了,两人这是闹别扭了。

        程子同冲了半瓶牛奶喂了孩子,孩子已经熟悉了他的味道,不哭也不闹,喝完奶后扑腾了一下悬挂在婴儿床边的玩具,便乖乖的睡着了。

        “钰儿怎么这么快睡着,不多陪爸爸一会儿……”

        保姆准备叫程子同吃饭来着,只见他高大的身影坐在小床边,喃喃的声音里透着些许不舍,保姆不忍出声打扰了。

        她之前也是做过好几家的,但没见着一个男人像程子同这样粘自己的女儿。

        那么高大的一个身影,坐在粉色的小小的婴儿床旁,看着竟然一点也不违和,还充满了温馨~

        保姆回到厨房先忙活自己的事情,不知过了多久,程子同忽然来到门口,“令月呢?”他问。

        “她去医院送饭了。”保姆回答。

        程子同拧起浓眉:“送饭需要这么久?”

        他朝窗外看去,从傍晚开始下的雨,现在越来越大。

        忽然,他的电话响起。

        他看一眼来电显示是“令月”,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他刚接起电话便听到令月匆忙的声音:“子同,媛儿来家里了吗?”

        “没有。”他回答。

        “可医院里也没有啊,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外面还下着这么大的雨……喂,喂?”

        电话忽然被挂断。

        “好好看着孩子。”厨房里响起程子同的声音。

        保姆急忙抬头答应,却已不见了程子同~

        雨越来越大,路上的行人也没几个了,有的也是匆匆奔跑,寻找着可以避雨的地方。

        一辆车在雨幕中缓缓前行,雨刷“哗哗”不断工作着,刷去挡风玻璃上的雨水。

        一双冷静沉着的眼睛透过挡风玻璃仔细往外观察,眼底深处是一抹掩饰不住的焦急……

        他要找的人现正站在一栋临街别墅前淋雨。

        符媛儿半小时前得到消息,程木樱和吴瑞安很熟,她跑过来找程木樱想要了解情况,但管家说程木樱不在家。

        符媛儿给程木樱打电话,但电话打不通,她只能问管家,程木樱有没有其他的电话号码。

        管家回答说有,让她在这里稍等,她就一直等到现在~

        可以避雨的地方在二十米开外了,她拖着崴伤的腿不方便来回,但没想到管家一直就没出现。

        “嗤!”忽然一个刹车声响起,一辆车快速开到她身边。

        车门打开,季森卓从车上下来,快步赶到她身边。

        “跟我走!”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腕。

        “哎!”她低呼一声。

        季森卓这才发现她的一只脚受伤了。

        他正准备扶住她,又一个人影似平地而起,从旁一把将符媛儿抱起,朝另一辆车走去。

        他透过模糊的雨雾,看了好几眼才辨清这个人。

        程子同?!

        符媛儿被人放进车子的副驾驶位坐好。

        她也才看清这人是程子同,不禁一脸愕然:“你怎么在……”

        话没说完,一块干毛巾被甩到了她脸上。

        “感冒了不准见钰儿。”他冷冷的声音响起。

        符媛儿气得一把抓下毛巾,想要反驳却说不出话来。

        他刚才的语气虽然不好听,但话没什么毛病啊……

        如果感冒了,她也会避着钰儿的。

        程子同准备发动车子。

        符媛儿赶紧说道:“我的事还没办好,要走你先走。”

        这时,季森卓也敲响了驾驶位这一侧的车窗。

        程子同不耐的将车窗打开一条缝隙,季森卓的声音立即灌进来:“媛儿,你是过来找程木樱的?”

        符媛儿点头,“管家说她不在,你能联系到她吗?”

        季森卓脸色微变。

        “我知道她在哪里。”程子同关了车窗,发动车子往前开去。

        符媛儿忍不住反问:“你怎么会知道她在哪里?”

        “把头发擦干,别弄湿了我的车。”程子同目光看向前方,答非所问。

        符媛儿撇嘴,拿着毛巾猛擦头发。

        不经意间低头,却见车门的储物箱里有个金色的食指长短的东西……

        不用拿起来仔细看,瞥一眼就知道,那是女人用的口红。

        能将口红留在他车上的女人,除了于翎飞没别人了。

        她脑子里顿时跳出一个画面,他和于翎飞在车上亲吻,然后于翎飞用这支口红来补妆……

        “啪”的一声,她将手中毛巾往仪表台上重重一甩。

        程子同疑惑的撇她一眼。

        她又将毛巾往仪表台上接连甩了好几下,然后继续擦头发……刚才的动作,只是将毛巾甩干一点而已。

        鬼知道她心里在气什么。

        于翎飞都要跟他结婚了,将口红留在他车上算什么。

        她的身份只是前妻,没资格生气更没资格介意……

        “啪!”毛巾又被重重甩在了仪表台上。

        心里一套,嘴上一套……符媛儿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还会玩这样的套路。

        车子缓缓停下。

        符媛儿以为到了,但外面是一排店铺,程木樱在这个地方干嘛?

        却见程子同下车走进了一家服装店,再回来时,他往符媛儿身上丢了两件衣服。

        “换上。”他低声命令。

        PS,感谢百度客户端读者们的打赏。

        
    2小时前更新第1922章7小时前更新永久免费的看书神器番茄云鬟酥腰放荡老师500篇小说奇幻玄幻番茄免费小说短篇小说一杆进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