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陆少的暖婚新妻 > 正文 第689章 因为知足,所以不难过
        门铃恰逢其时的响起来。

        “哦!”萧芸芸指了指大门口,“应该是你的西装送过来了。”

        沈越川屏蔽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阴阴沉沉的看着萧芸芸,盯着她的手机。

        萧芸芸一副死也不会松手的样子:“不要怪我没有告诉你,不去开门,你明天没有衣服穿哟。”

        死丫头!

        沈越川拿萧芸芸没办法,只能去开门。

        萧芸芸忍着笑,把那些连拍的照片存进了加密相册。

        这样一来,沈越川就是抢了她的手机也找不到照片!

        唔,这是一个可以威胁沈越川的砝码吧?

        另一边,沈越川打开大门,干洗店的小哥满面笑容的把衣服递给他:“你好,我是XX干洗店的员工……”

        说到一半,小哥看清楚沈越川身上的连体睡衣,愣住了,下文卡在喉咙口……

        连体睡衣除了穿脱比较反|人|类之外,没什么其他缺点了,宽松舒适,而且十分可爱,年轻的女孩穿起来,瞬间就能变成一只会撒娇能卖萌的小萌物。

        可是,这位男客人的气质和可爱卖萌什么的……实在是不沾边。

        所以,也不能怪小哥突然卡带。

        小哥眼里的吃惊说明了一切,沈越川的脸更沉了。

        “谢谢。”

        他接过装着衣服的袋子,毫不犹豫的关上门。

        回到客厅,萧芸芸还在笑,笑得还挺开心。

        “萧芸芸,”沈越川的声音几乎可以迸出火花来,“你是不是觉得我拿你完全没办法?”

        “……”

        萧芸芸吓得咽了咽喉咙。

        他可是沈越川,陆薄言最得力的助手,上天下地无所不能,萧芸芸当然不会自大到认为他没办法对付她。

        “咳!”好汉不吃眼前亏,萧芸芸乖乖收敛笑容,“快十二点了,睡觉吧。”

        沈越川冷冷的吩咐道:“帮我把枕头被子拿出来。”

        萧芸芸咬了咬手指头:“……你去房间睡吧。”

        “你睡客厅?”沈越川“呵——”的笑了一声,“倒是挺懂待客之道,不过不用了,我……”他好歹是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让一个女孩子睡客厅?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萧芸芸就打断他:

        “我才不会对你那么好。”萧芸芸撇了一下嘴角,“我的意思是,我睡床,你睡地铺。”

        沈越川:“……”

        让他进房间,在漫漫长夜里跟她共处一室?

        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不算长,但也不短,足够让人失去控制,发生一些不可挽回的事情。

        沈越川掩饰着心头的异样,冷冷淡淡的说:“我比较喜欢沙发。”

        “可是我会害怕……”萧芸芸抬起头看着沈越川,“你能不能陪我?就今天晚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沈越川已经经不起萧芸芸的哀求。

        她不需要做太多,只要软下声音示弱,他心里的防线就会分崩离析。

        这个迹象,不太好,沈越川明明知道,可是,他好像也没有办法。

        就今天晚上。

        沈越川安慰自己,过了今天晚上,他不会再这样纵容萧芸芸。

        萧芸芸小心翼翼的端详着沈越川眸底的神色,见他没有拒绝,有些小兴奋的抓住他的袖子,“你答应了,对吧?”

        沈越川冷声强调:“明天我没办法陪你了。”

        “明天我一个人可以!”萧芸芸笑得眉眼弯弯,“天一亮,我就不怕了!”

        沈越川笑了一声:“你还能计算自己会害怕多长时间?”

        “嗯哼。”萧芸芸双手交叠在身后,仰着脖子神秘的笑着,“这是女孩子才有的特异功能!”

        其实,她哪里有什么特异功能。

        不过是因为她知道,过了今天晚上,就算她依然害怕,沈越川也不会陪她了。

        他是有女朋友的人,她总不能每一天都纠缠耍赖,让他留下来陪她。

        萧芸芸回房间,麻利的铺好地铺,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叫沈越川:“好了,进来吧。”

        沈越川回房间一看,地铺虽然简陋,但被子和枕头都散发着萧芸芸身上那种馨香,睡起来……应该还不错。

        “我这里东西不多,只能这样了。”萧芸芸已经尽力了,无奈的说,“你将就一个晚上?”

        “这样就可以了。”沈越川给了萧芸芸一粒定心丸,“睡吧。”

        萧芸芸笑了笑,钻进被窝:“晚安!”

        沈越川关了床头的台灯,躺下来:“晚安。”

        房间陷入安静,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隐约可闻。

        萧芸芸没有睡,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突然想起来,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和沈越川一起过夜。

        上次,是她第一次值夜班的时候。

        上上次,是她们在海岛上的时候。

        也是在海岛上,沈越川突然失控吻了她。

        自从知道沈越川是她哥哥后,她一直装作什么都不记得了。

        实际上,沈越川双唇的温度,他呼吸的频率,甚至他压在她身上的力道……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恐怕,此生难忘。

        前两次,因为有沈越川陪着,她睡得香甜。

        但这一次,她估计要失眠了。

        过了许久,萧芸芸很小声的叫了沈越川一声:“你睡了吗?”

        “……”沈越川没有回应。

        萧芸芸摸到手机,点亮屏幕,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一点。

        沈越川应该睡着了吧?

        萧芸芸悄悄翻了个身,整个人翻到床边,探出头看向沈越川。

        他背对着床,看不到脸,但不像清醒的样子。

        再说了,如果还醒着,他为什么不回答她?

        萧芸芸掀开被子,悄无声息的下床,从沈越川身上跨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不得不承认,沈越川是那种360无死角的好看,哪怕这样躺着,也分外迷人。

        萧芸芸双膝跪地,小心翼翼的俯下身,吻了吻沈越川的唇。

        这个人,她再喜欢他,也不会属于她。

        深知这一点,所以萧芸芸很快就起身,走出房间。

        只是这样,萧芸芸已经很满足了,至少在她余生的记忆里,她也曾经离她爱的那个人很近过,和他很亲密过。

        吃了安眠药,再回到房间,萧芸芸很快就睡着了。

        这个时候,沈越川睁开了眼睛。

        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共处一室,他能克制,但是想要睡着,哪有那么容易?

        他坐起来,在心底叹了口气,偏过头看向床上的萧芸芸。

        她应该是出去吃药了,满足的蜷缩在被窝里,呼吸均匀绵长,很明显,天不亮她是不会醒了。

        沈越川替她掖了掖被子,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她,心里一阵一阵的涌出什么。

        他渴望和萧芸芸靠近,渴望和她拥抱亲……

        可是,血缘关系就像一道屏障立在他们中间,他一旦冲破屏障,另一边的萧芸芸就会受伤。

        他不能不为萧芸芸着想。

        最终,沈越川什么都没做,躺下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时间很快,第二天的晨光在城市人的睡梦中驱散黑暗,新的一天又来临。

        萧芸芸是被闹钟吵醒的,她迷迷糊糊的关了闹钟,艰难的从被窝里爬起来,下意识的就要脱了睡衣,去衣柜找今天要穿的衣服。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

        萧芸芸“唔”了声,忙忙放下已经抓住衣摆的手,睡眼惺忪的看着沈越川:“差点忘了你在这儿了……”

        “起来吧。”沈越川说,“早餐已经送过来了。”

        吃完早餐,沈越川说:“我要去公司,顺路送你去医院?”

        “我今天十点钟才上班,不用去这么早。”萧芸芸说,“你先走吧。”

        沈越川“嗯”了声,从钱包里拿出所有的现金,递给萧芸芸。

        “又给我钱干嘛?”萧芸芸满脸问号,“你昨天已经给过我了。”

        “你不是懒得去银行?先花这些。”沈越川直接把钱放在桌子上。

        萧芸芸盯着那一小叠现金,若有所思的说:“你在我这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走的时候留下钱,嗯……”

        听到这里,沈越川已经知道萧芸芸在想什么了,抬起手,毫不犹豫的敲了萧芸芸一下:“小小年纪,能不能想点健康的东西?我走了。”

        萧芸芸捂着头,一直送沈越川到门外,看着他进了电梯,作势关上门。

        实际上,她的门根本没有关严实,人也一直站在门后。

        过了一会,萧芸芸推开门,可是哪里还能看见沈越川啊,电梯门紧紧闭着,他就这么离开了。

        萧芸芸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回到空荡荡的屋子。

        卫生间的脏衣篮里,还留着沈越川昨天换下来的衣服,都是只能手洗的料子。

        萧芸芸一件一件洗干净了,晾到阳台上。

        晨光中,滴着水的白衬衫的格外的干净好看,萧芸芸凑上去,似乎还能从衬衫上闻到沈越川身上的气息。

        他的衣服那么多,行程又那么紧张,应该不会记得有衣服落在她这儿吧?

        正好,她正想把他的衣服占为己有!

        晾好衣服,萧芸芸回房间打开衣柜,挂着睡衣的那一个小格子里,挂着一件兔子款的连体睡衣,和昨天她逼着沈越川买的那件松鼠款是情侣睡衣。

        她发誓,逼着沈越川买之前,她并不知道情侣款这回事,只是单纯的觉得好看。

        不过,沈越川给林知夏也买了一件兔子款的,他们会一起穿吧。

        真不知道沈越川是不是故意的,就这么断了她一个隐秘的念想。

        换了衣服后,萧芸芸拎上包,戴上耳机,一头扎进地铁站。

        就这样吧,就这样结束,就这样把喜欢沈越川的秘密深埋心底。

        她不难过。

        没有爱人,她还有梦想和家人,以后还能常常看见沈越川。再不济,她和沈越川也还有昨天晚上的回忆。

        跟很多爱而不得的人比起来,她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因为知足,所以,她真的,不难过。
    青春禁地说好的禁欲系呢 姜凌医生,给我开点药全文诡秘之主疯读小说极速版下载免费安装七猫免费小说第二百七十九节 杀人不简单・2小时前更新新桃运小村医尺度成人睡前听书入夜,润物细无声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