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稳住别浪 >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李青山的软肋】
        第三百零三章【李青山的软肋】

        陈诺之前一直都不是特别喜欢李青山这个家伙。

        这个老家伙狡猾贪婪,也就罢了。

        背景不干净也不是主要原因。

        磊哥的底子也不干净,但并不妨碍磊哥现在成为了陈诺最信任的人之一。

        哪怕是李青山其实拥有比磊哥大的多的势力和财力,陈诺也很清楚,把李青山纳入进小圈子后,肯定很多事情,交待这个李堂主出面,会比磊哥用起来更顺手——陈诺仍然没有把李青山拉进来。

        一个主要原因其实很简单:这位李堂主,是做皮肉生意的。

        就这一点,就足够陈诺不太看得起这个老头子了。

        道上也是有鄙视链的。

        之前几次和李青山打交道,这个老头子也做足了舔自己的姿态,也帮了不少忙。

        就西北那次,孙可可被抓走那次,李青山也出了不少力气。

        冲这一条,这个人情陈诺也觉得自己是要还的。

        这也是今晚半夜的时候,哪怕自己心情不太好,李青山这边出事了,陈诺也愿意过来一趟的原因。

        但,现在看来,这个忙,他实在有点不想帮了!

        ·

        “……那是很大的一笔钱。”

        李青山垂着头,红着眼睛,脸上带着懊恼,愧疚的表情,但言语似乎又习惯性的在为自己找着借口:“那是八十年代,我和二哥在缅甸出生入死跑那种生意,一年到头也不过就赚个几万块钱,还是华夏币。

        一百多万美刀,你……你不懂的,陈诺。

        在那个年代,这么一笔财富,足够让父子相残,兄弟反目!”

        陈诺冷笑:“所以,明明是你抽到了死签,但是你的兄弟出于情义,代你去赴死!

        结果你还把这笔钱里属于他的那一半给吞了?”

        “……那是很大的一笔钱,太大了……”

        陈诺已经不想参和这个事情了,转身就想离开,李青山忽然上前一把抓住了陈诺的胳膊。

        老头子苦苦哀求:“陈诺先生,帮帮我,至少,听我说完行不行?”

        陈诺皱眉看着这位李堂主,终究还是欠对方的不少人情,想了想:“你告诉我,你的那个兄弟的家人……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母亲十年前病故了……你别这么看我,我没做坏事!他母亲就是正常病故的,我当时知道了,也帮了忙,帮老太太找过医院,安排了治疗。老人走了,我还帮忙料理过后事。”

        陈诺脸色稍和:“然后呢?”

        “他,在金陵还有个老婆,一个女儿。”李青山低声道:“他老婆之前在夫子庙摆摊卖衣服,我也帮衬过,真的帮衬过。

        她生意赚了一点钱,然后攒了下来,前年在商场里承包了一个柜台,还是卖衣服。

        只是听说这两年生意不好做,年轻人更喜欢那些流行的品牌,越来越不喜欢逛商场买衣服,所以她的生意只能说勉强维持着,不算好也不算差。

        但,一家人应该过的还可以。”

        “还可以?”

        陈诺气的笑了出来,指着李青山:“还可以?李堂主,一百多万美元,现在换成华夏币,有一千万吧。

        还可以?

        你每天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她们呢?过的‘还可以’?”

        李青山有些羞愧,闭上嘴巴不讲话了。

        陈诺平息了一下怒气,轻轻的甩开了李青山的手,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

        “继续说吧,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李青山暗中松了口气。

        人没当场翻脸走掉就好。

        “我那个二哥……他没死。”

        “嗯,他没死,所以你现在日子不好过了,是吧。”陈诺冷笑。

        李青山叹了口气

        ·

        “当年我背着那些钱跑掉了后,辗转艰难的跑回了国。

        那笔钱,太大了……我当时贪念控制不住,就吞了下来。

        我靠着那笔钱,一步步的发家把生意做了起来,越做越大。

        我知道我对不起二哥,那笔钱该有他的一半的。

        但……算了,这个确实是我有愧于他的。

        我当时以为他死了,这个事情没有人会知道了。

        二哥的家人……

        我回来后也没有不管啊。

        我是贪婪,但我不是真的一点良心都没有。

        二哥的老婆带着女儿,在家里跟二哥的老娘过日子。

        她们一家人,好像都不是很愿意和我接触。

        也难怪,我和二哥去南边做生意,搭伙那几年,家里人其实一直劝他回去。

        所以对我这个一起做犯法生意的同伙,自然没有好脸色了。

        而那次,我回去了,二哥没回去,她们就其实心中是恨我的。

        我帮着在金陵给二哥办了场后事,买了块墓地,里面埋了几件二哥留下的衣服和贴身的东西,也算是给她们家里留了个念想。

        那一家人性子倔的很。

        觉得二哥死在外面,所以心里迁怒我,都不肯和我来往。

        二哥的老婆还好,面子上还过得去,就是冷冷淡淡的。

        二哥的老娘,直接把我骂出门了两次。

        我后来也就不好再上门了。

        但,私下里,二哥的老婆,我的那个嫂子,后来摆摊位卖衣服,做小买卖,我可是真的让人暗中帮衬了一下的。

        不然的话,你想想,那个年代,她一个女人家,无依无靠的,在大市场里支摊做生意卖衣服,哪里能顺顺当当做下来?

        她能一直做下来,那些欺行霸市的地痞流氓没去找她麻烦,可不都是我让人暗中给她摆平了么。”

        陈诺摇头,语气带着讽刺:“人家给了你一条命,你还吞了人家一半的卖命钱!

        你帮着解决了几个地痞流氓,就算是让你自己心里过得去了?”

        “我……”李青山语塞。

        “接着说,然后呢。”

        “然后,她在摆摊卖衣服的时候,那几年赶上好时候了,生意做的还不错,也赚到了一点钱。

        只不过,人吃了一些苦头。”

        李青山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点古怪,陈诺听出来了。

        “苦头?什么苦头?”

        “……她……有一次,她去进货。弄了个三轮车去拖货,下坡的时候车失控了,翻了下去。她……

        她腿被轧断了,治好了后,现走路也有点不太利索……”

        说到这里,眼看陈诺的眼睛里又冒出火气,李青山赶紧道:“那个真的是个意外!和我没关系啊!

        下雨下雪的天气,路滑。她一个女人去进货,货包压的太多了,她力气不够,下坡的时候车就翻了……

        真的是意外!”

        陈诺点点头,却看着李青山:“意外是意外。

        但李堂主,若不是你吞了人家男人的钱。

        孤儿寡母的只能自己拼着挣扎生存赚钱。

        一个女人,干嘛雨雪路滑的天气,还要一个人去推着三轮货车进货?

        若是家里有那几百万的话,她需要这么去拼么?”

        李青山表情苦涩:“我也不是不想帮她,但她一家人倔的很,觉得二哥是和我一起出去跑生意的,结果我活着回来了。

        他们家男人在外面死的不明不白。

        我上门都会被骂走……我……”

        “说说你这个二哥吧。”陈诺摇头:“你这次这么害怕,看来,你这个二哥,是没死,对吧?

        而且,他不但没死,恐怕如今还很厉害,厉害到了足够让你害怕的程度了?”

        “他确实没死。”李青山说到这里,面色难看的很。

        ·

        当年李青山带着一大笔钱回到国内,跑回到了金陵城。

        当时是没办法再去缅甸做生意了。

        军头的矿区的货款被抢的事情风头还没过去,他若是那个时候跑回缅甸,一旦被抓住就死定了。

        李青山甚至跑回来国内的时候,都不敢和国内的那些玉石买家联系。原本在边境上做生意的那条线的人,他都不敢联系。

        就怕缅甸那边的风声传到国内来,让那些玉石生意的人知道。

        万一让人知道自己吞了一百多万美元的事情,他怕人起了贪心来害自己。

        所以,李青山是悄悄的直接带了钱回到金陵,几乎都不再和边境上那些做玉石行当的老熟人再联系了。

        那些人,也一直都以为李青山和二哥两人都死在了外面。

        过了一两年后,李青山也暗中派人和托人去缅甸打听过两次——他自己是不敢去的。

        但这种程度的打听,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消息。

        所以在李青山的认知里,他的那个二哥应该是死掉了。

        再后来,因为有了那么一笔横财做资本,再加上他的狡猾和阴狠的性子,后面几年时间里,李青山混的风生水起,再后来,一步步成为了赫赫有名的“李堂主”。

        原本,他也是暗中照顾了一下二哥的家人。

        但因为那家女人对他的态度冷漠,到了后来,李青山出于心中的心虚,和恼羞成怒等各种复杂的情绪,也就渐渐的不再管那家人的事情了。

        本来么,李青山以为这件事情就埋在自己的心里,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没成想,那个二哥,他居然真的没有死。

        ·

        李青山说到这里,起身走回到了房间里,很快就拿出了一个东西来放在了茶几上,就摆在了陈诺面前。

        一个小小的布包,轻轻翻开后,里面是一个麻绳串起来的挂坠。

        这东西看着就有年头了。

        绳子已经黢黑。

        下面的挂坠,是一枚黄橙橙的子弹壳。

        陈诺伸手拿了起来,在手里轻轻掂量了一下,然后很快就发现,子弹壳上,有一个刻出来的小字。

        陈诺点点头:“方?”

        “我二哥姓方,这是他当年一直贴身戴着的东西。”李青山低声道:“这东西,昨天送到我手里的。”

        “昨天?怎么送到的?”

        “邮寄。”

        陈诺想了想,把东西放下。

        李青山的语气激动起来:“这挂坠是我二哥一直贴身戴着的!那些年从不离身!

        我们那次……的时候,他也一直都是戴在脖子上的!我记得清清楚楚!!

        这东西,忽然邮寄到了我这里,我打开一看就惊住了!!

        他没死!他回来找我了!”

        “一个消失了快二十年的人,忽然回来了……你堂堂李堂主也不至于怕成这样吧。”陈诺摇头:“你这种人,绝不会仅仅是只因为心中的惭愧,就怕成这样!

        他是拿住了你的什么短处?还是用什么办法吓到你了?”

        “他抓了我这边一个人。”

        李青山说到这里,脸色渐渐变化,流露出一丝凶狠之色:“他抓了我儿子!”

        陈诺这下意外了。

        卧槽?李青山不是都说他是个老绝户么?

        还有个儿子?!

        
    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