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玄浑道章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查检
        汤营管很快就见到了那名被固定锁链捆缚住俘虏,从检查的结果来看,这完全就是一个天夏人,只是此刻还是昏迷不醒。

        他向从副问道:“之前他还穿着类似玄甲的东西?”

        从副道:“是的,只是那些残存物都化为灰炭了,没有留下的。”

        汤营管皱眉看了这个人几眼,不是泰博神怪让他意外,而且域外的天夏人……这不由得让他想起了一件事来,他道:“看好他,别让他了。”

        由于营地之中条件不足,为了确保这名俘虏身上没被落下过特殊的手段,他并没有试图去唤醒这个人,而是又等了两天,从后方请来了一个擅长审检的麋姓玄修。

        麋玄修在经过检查后,把手从那人的额头之上收了回来,道:“他的大脑应该和与外甲合为一体的,外甲被破坏,他的大脑也自损坏了,我看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了,你们下手太重了一些。”

        汤营管道:“当时有两个人,一个当场果断自裁了,能抓住一个已经很不容易了。”

        麋玄修淡淡道:“那是你们没用对方法。”

        汤营管没有去和他争辩,问道:“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麋玄修道:“至少他还有一具身体,我们可以通过他的饮食和进水找出他原来生活过的地方,前提他是这片地陆上的人。”

        汤营管道:“这个人是天夏人。”

        麋玄修道:“未必。”

        汤营管道:“什么意思?”

        麋玄修道:“他虽然外表和我们一样,可从意识到身体都有被改造过的迹象,就算他像你们说的可以说天夏语,也不再是天夏人了,勉强可以说是类人生物吧。”

        汤营管反应很快,神色一变,道:“魇魔?”

        麋玄修道:“是的。这个人是谁抓回来的,我希望也一并检查一下,不要被魇魔沾染上了。”

        汤营管立刻拒绝道:“营地之中自有办法检验。”

        麋玄修道:“你们营地检查的通常只是身躯之中的寄虫,但是意识中的却很难防备,有时候潜藏的魇魔未必能真正查出来。”

        汤营管十分坚决的说道:“我相信我们营地的检验方法没有问题。”

        麋玄修淡声道:“我也只是提一句罢了,汤营管如果坚持,那我自也不会多事,但如果日后有什么问题的话,需要汤营管你来承担。”

        汤营管道:“这就不劳麋玄修操心了,麋玄修只要做好我们需要你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麋玄修道:“我还是想见一见接触过这人那几名玄修,放心,我不是要检查他们,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形,看能否找出来一些有用的线索。”

        汤营管皱了下眉,道:“可以,但是麋玄修,注意你的言辞,这里没有谁是你的犯人。”

        麋玄修没有再说话。

        在汤营管安排之下,很快,张御和周、常两位被一起请了过来,汤营管很客气,言称只是麋玄修只是想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形,好方便查证那人身份。

        麋玄修一开始也就是大致问了一下当时他们有无接触那人,偶尔目光会在周姓修士的断臂上停留了一会儿,可在几个较为正常的问题问完之后,他忽然盯向张御,道:‘张教长,我方才问过了,你是从外海归来的,在开阳学宫任职未久,那么我想问一句,你本人经过检正司查验么?’

        汤营管这时一敲桌案,提高声音道:“麋玄修,你这个问题和这次的事情无关,既然你已经问完了,那么就请你出去吧。”

        麋玄修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张御,他起身往外走,到了门口的时候,他道:“汤营管,希望你们不会后悔。”言毕,就走了出去。

        汤营管对着张御等人歉然道:“几位放心,我稍候就把这位送走,只要是在我的营地内,定不会允许有人来多事的。”

        张御见已无事,就告辞出来,在回返宿处的路上,他道:“两位道友认识这位麋玄修么?”

        常姓修士冷笑道:“那人名叫糜合,早早就投到了检正司的门下,现在就是一副检正司的作派了,对谁都是一幅神气的样子,同道之中,没几个人愿意理他,”

        周姓修士道:“不过他也确实有几分本事,我听说有好几个被魇魔侵染的修士就是被他查验出来的。”

        常姓修士哼了一声,道:“谁知道查出来的事是真是假?还不是凭他们自己说了算,说什么我们无法自证自身,他们就能证明他们就一定是对的么?”

        周姓修士道:“这倒不至于,洲府军府都不会容许他们乱来的。”

        常姓修士对此很是不屑,道:“我们是玄府的玄修,军府和洲府对我们可没那么照顾。”

        张御又问了一下相关事情,这时见快接近自己所居营房了,就与两人揖礼别过,回到了宿处之中,随后走入内室之中闭目调息。

        因为这些外敌的入侵,接下来几天中,诸学子都没有出门,所以他也是改为夜晚修持,白日出去搜寻可能有源能藏聚的遗迹。

        而驻守营地则从后方面陆续调了不少人上来,里面还有不少玄修,逐渐加强了营地戒备。

        差不多有半月后,冯学令找了过来,告诉他汤营管已是向上为他请功了。

        这些功绩是记述在个人名册之中的,现在看着是没什么用,可等到了叙爵、晋职、审议等事的时候,上层在对待有功之人和无功之人的时候,却是完全不同的。

        此后再无什么事情发生,诸学子又被允许出外历练,在待满了一个月后,众人便又坐上飞舟,往学宫回返。

        只是半天之后,十二艘飞舟在学宫的接引灯光下停泊在了天台之上。

        学宫师教也懂松紧适宜的道理,所以这一次没有强调任何规矩,任凭诸学子带着一丝疲惫和尚未完全消退的兴奋,说说笑笑的自天台中涌了出来。

        张御也是带着青曙、青曦二人回到了自己的金台之内,李青禾上来一揖,道:“先生回来了。”

        张御这时似感受到了什么,往上看了一眼,道:“妙丹君呢?”

        李青禾道:“在先生出行之后,妙丹君便就开始睡觉了,已是睡了有两个月了,情形倒是与上回有些相仿。”

        张御点了下头,他让青曙、青曦二人自去休息,他则是洗漱了一下,去了静室调息了一会儿,就来到了金台顶层之上。

        这里种植了很多花草树木,看去就是缩小的花苑,顶上则是琉璃穹顶,阳光自上面透照下来,洒在绿叶花枝之上,变化出丰富绚丽的色彩。

        在一棵粗壮大树上,则挂着一只大篮,这是妙丹君原本在泰阳学宫时睡觉的篮子,现在也被一起带了过来,此刻妙丹君正在里面沉睡着。

        不过他能看到,有一缕金色的小豹猫影子正跟着一只软脂球在活泼的跳跃来去,这影子看来虚幻不定,时隐时现,因为这是纯粹灵性力量的凝聚。

        他心下一转念,上一次妙丹君是因为身躯的成长而沉睡,这一次看来是消化了祖先记忆后,开始了灵性的成长,所以才会呈现这样的异象。

        这样的成长,最好由得它去,不要干扰。

        他走前了几步,透过琉璃罩看向外间的开阳学宫。

        那一根似穿系天地的气生根矗立那里,正带来了勃勃生机,规整及错落有致的金玉方台在阳光下熠熠生光,四面飞来的飞虹般的穹桥,正好坐落在四个方向之上,看起来有种格外对称的美感。

        他想了想,走到玉臣之上一放,将意念送渡进去,过了一会儿,听得隆隆声响,整个金台便开始缓缓往上升高。

        这里每一座金台都可随主人意愿升高降低,但也有一定限制,他身为学令,足以将金台抬升到望见整座学宫全景的高度上。

        他拿过了一面巨大画板架在前方,随后拿出画笔,开始描摹起眼前所见到的景物来。

        数个时辰,天色渐渐黯淡,他抹上了最后一笔,这才放下画笔,退开来几步,正自负手端详画作时,李青禾走了上来,对他一揖,道:“先生,方才学宫那里有人前来相询,言及先生身为教长,学宫中的天机部大师可以为先生打造‘观察者’,询问先生可是需要?”

        张御道:“谁来问的?”

        李青禾道:“是一位负责制院的学令,姓卫。”

        张御道:“他有说需要什么条件么?”

        李青禾道:“这位学令说,因为这个观察造物是与修士一体的,所以需要修士的一滴精血,不过他们会做好各种防备,绝不致落入他人手中。”

        张御平静道:“那便帮我回绝他们吧。”

        李青禾道了一声“是”,拱手一揖,就退出去了。

        张御转步来到了天台边缘处,看向那一座座高低不齐的金台,不管学宫方面是不是能信守言诺,他都不会将自身精血交出去的,虽然“观察者”的存在确给修士带来了不少便利,但这并非唯一一条路,他犹是记得惠元武说过,还有一个“先见之印”可以起到一样的作用。

        念至此处,他也是想到惠元武寄来的那封书信,上面说是有什么要事与他商谈。

        这一次随飞舟归来后,他大概有十天的休沐期,想了一想,决定抽个空与此人见上一面,再顺便问一问有关那“先见之印”的事。

        ……

        ……

        
    当书网txt小说下载网黎明之剑 远瞳总裁大人放肆爱好看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小说网站哪些出名小说打字员兼职50部巅峰玄幻小说最好小说网请问可以吃掉你吗txt九真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