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玄浑道章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查证
        张御一剑下去,将姬道人神魂气机俱是斩灭,为防意外,他伸指一点,后者尸身还未落到地上,就爆散为一团灰烬,只余一个星袋落去地表。

        这时身后传来隆隆声响,他转首一看,却是因为阵机无人维护,如此庞大的地脉流转霎时变得混乱起来,天中云雾旋转如涡,雷电霹雳轰然乱窜乱响,而那根铜柱闪烁不停,看去似要马上爆开一般。

        他顿时意识到这里不能放任不管,否则整个地星北端很可能会产生异常巨大的异变。

        下一刻,他身形飘起,站到了那铜柱之上,同时伸手向下一按,一股宏大的心力压了下去。

        霎时间,铜柱之中的地脉气机顿时被他稳住,而后天中的乱流也是渐渐安定了下来。

        他稍稍探究了一下阵中变化,试着将地脉气机疏导出去,并放归原位,过去一会儿,待得气机完全清空,这根铜柱便缓缓向着下方沉降而去,最后轰隆一声,在地面之上重重压实。

        而此物一落,遍布方圆百数里的阵势也是随之平复,整片地域内细碎的道箓光芒全都隐没不见,上方的阴霾也是散去,显露出了灰蓝色的天穹。

        卫氏军这边,本来与他们对抗的几名道卒此刻却俱是身躯一顿,好似骤然失去了什么支撑一般。

        卫灵英等人不明所以,不过他们却不会因此错过这个机会,拳头直接狠狠砸了上去。

        令他们惊讶的是,而这几名道卒好似全无反应,脑袋一下被他们的拳头轰的粉碎,随即无头身躯一个接一个从空中掉落下来。

        卫氏军众人也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容易就解决了这几个难缠的敌手,一时间都是面面相觑。

        而这时有人忽然向上一指,道:“你们看!”

        众人抬头看去,见顶上的天空阴霾散去,渐渐变得明亮了起来。

        卫灵英仰头看有一眼,高兴道:“一定是张玄修攻破阵枢了!”

        她自天中降落下来,依照着以往的战后习惯,试着检视了一下自身,看有无什么不妥之处。

        可随即惊讶发现,经过这么激烈的斗战,玄甲之上居然一点破损也没有,仍旧是光亮如新。

        而她自己更是半点疲惫感也无,换作以往,要是如方才这么挥霍灵性力量,那早就疲惫欲死了。

        她赞叹道:“真是好甲。”只是她同时也有些可惜,这么好的外甲,在虚空外邪侵袭下一定是会被不断消蚀的,也不知道能用个几次。

        感慨过后,她一挥手,道:“诸君,我们过去和张玄修汇合。”

        众人此刻士气高昂,俱是齐声应是。

        张御在把阵势完全平复后,周围的景物也是显露了出来,此时他正落身在一处空旷冰原之上。

        他环顾片刻之后,目光一转,落在那掉落在此的星袋之上,随着他的注视,这东西缓缓飘起,向他投了过来,被他一把拿在了手中。

        其实有许多修士的星袋是和御主自身一体的,若是生机神魂消散,自也会一同崩散,而现在这个东西没有消失,这很可能说明里面的东西并不是太过重要。

        他意念入内转有一圈,发现确然如此。

        星袋里面东西不多,大多数是一些辅助修行的秘药,其中最多的是克制虚空外邪的丹丸。

        另外还零散放有几枚玉简,天夏银署的金票也有不少,数额极大。

        除此外,还有一块白色玉石,不知道作何用处。

        而在星袋最深处,则是放有一堆血晶。

        这也不意外,上宸天修士经常会用血祭之术提炼生灵的生命精粹,以满足自身修炼和祭炼法宝所需。

        不过这里面绝大多数可能是邪神信众,因为此辈数目众多,族群中具备灵性力量的神裔也不少,最重要的是,就算被祭炼了也少有邪神会为它们出头。

        他将那几枚玉简拿出看了几眼,上面记载的是几套真修功法,看去不是一家路数,也不算如何上乘,很可能是其人搜集得来的。

        星袋里面唯一看去有线索的当就是那出自奎宿地星的银署金票了,他觉得回去之后倒是可以试着凭此追查一番。

        这时他又想了想,伸手一拿,将那只落在地面上已然破损的镂空铜球也是一并摄了过来,一并放入了这星袋之中。

        天中此刻有一道遁光自远处飞来,待在他近处落地后,左道人自里走了出来。

        其人看了眼四周,知晓已无大碍,他道:“张道友,如今看来,这个地星之上早便有上宸天修士存在,且多半与军务署中某些人有联系,故是设法用委派的办法把我们送到这里来,好让这些修士顺便把我们解决了。”

        张御淡声言道:“此间镇军绝然是有问题的。”

        这么大的地脉牵扯,几乎地星北端都被囊括进去了,不知布置了多久,但绝不是一年两年能建立起来的,可镇军居然一点端倪都没有发现。

        这还罢了,过往当还有不少征伍前来,可连征伍都未发现这里有有问题,这说明肯定还有人在帮忙主动遮掩。

        左道人试着问道:“张道友下来待要如何做?”

        张御思索片刻,道:“先查看一下此处,左道友既然懂得一些阵理,那便看一看,这些上宸天修士布下这个大阵到底是作何用处的。”

        左道人正容道:“自当效劳。”

        他先向张御问过几句,而后走至铜柱原先所在的位置分辨了一下,过去许久,才道:“这个大阵既不是用来守御也不是用来攻击的,倒像是单纯是用来梳理地脉气机的。

        张道友还记得我等之前见过的那阵图么?左某以为,那当是此阵的子阵,当是起辅助之用的。”

        张御道:“可能推断出此辈为何要立此阵法么?”

        左道人想了想,摇头道:“此中还缺少更多线索。”

        张御一转念,道:“在这下方还有一个地界,当是那上宸天修士藏身之地,那里许还能查到一些东西,道友请随我来。”

        说话之间,他飘身而起,往不远处一处地坑而去,左道人腾身跟来,进入地坑之后,两人往下行去不远,就进入到一个宽敞洞厅之中。

        左道人一落此间,一眼便看到脚下的石台上面刻画着许多纹路,他挪开脚步,低头看了几眼,惊喜道:“阵脉布置图?”

        他沿着石台行走一圈,仔仔细细来回看有一遍,最后挺直身躯,抚须道:“这个阵法看去有缺,不过并非来不及补全,而是刻意如此,其所对应之地当在天穹之外,这个阵法或许比想象中更大。”

        张御眸光微动,“左道友是说,实则天穹之外存在着一个更大的阵势,霜星之上的阵法,仅只是阵法一角?”

        左道人道:“这只是左某凭此阵脉布图作出的猜测,因为除此外,左某委实想不出为何要把地脉气机重作梳理,而将此引向穹宇之外。”

        说着,他把拂尘一摆,以法力化显出一群地星的形影,随后伸指点了几点,道:“张道友请看,这里‘雨、露、风、霜’四星,此四星立于不同方位,光凭此四星就能布成一个阵势。”

        张御思索道:“若是这样,此间阵法若是出了问题,其余布阵地界会否有所察觉?”

        左道人想了想,道:“若是此阵完成了或还有此可能,但此阵法显是尚未梳理完全,当还不至于惊动外间。

        那位上宸天修士应是察觉到了我等在寻他,所以才提前发动阵法,不过左某无法确定他是否有其他方法联络同道。”

        张御考虑一下,假设左道人所想为真,那就说明不仅仅是霜星,可能有其他存在问题的地星,那么这件事情就非常大了。

        现在这里的动静当还没有传出去,不过镇军之中若是有这些上宸天修士的内应,那么他们一旦察觉到不对,很可能会向外间传递消息,无论后面的事情如何发展,都一定会引发更大的动荡。

        这么看来,他当要有所动作了。

        他抬目看向远处,出声道:“我们需当控制住霜星的镇军。”

        “控制镇军?”

        左道人吃了一惊,他不禁有些犹疑,想了想,建议道:“张道友既有白舟,为何不趁此机会直接赶回奎宿?或是将此报去玄廷,或是让奎宿军务署来查证呢?”

        张御神情平静道:“因为来不及。这里阵势变动几乎涉及整个霜洲北端,便是有暴风雪阻碍,镇军也不可能一无所知。

        等我们回去报信,再等军务署的人过来查看,那这里的痕迹恐怕早就被人抹除干净了,而届时穹宇之外那些人恐怕也有防备了。

        所以我们必须自己来做这件事,先将整个镇军拿下,确保此间消息却无泄漏可能,而后再慢慢排查。

        左道人迟疑道:“可是,张道友如何做到此事呢?又准备用何身份去做此事呢?”

        他知张御是玄廷行走,可行走只是握有监察之权,却没有执拿之权。

        而驻地之内足有三千正军,还有坚固的军垒为凭,里面还有三位中位修士坐镇,就算有卫氏军助战,他们也没可能一下将所有人都控制住。

        张御抬起头,目光看向远空,出声言道:“以玄廷巡使之名!”

        ……

        ……

        
    小学三年级英语免费跟读少儿英语启蒙十大看书免费软件听书100部经典名著在车里㖭小说乔家孕事(限)2020最火的免费小说软件喜马拉雅免费听书宝宝只想1v1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