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玄浑道章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神藏照空影
        张御站在原地未动,身外清光飘忽之间,那飞射过来的白光就被逐渐磨散,此物到了最后,已然无有了先前那一往无前的气势了,可却仍是顽强往里钻入进来,直至被凝定在了半空之中。

        他稍稍一侧身,目光落去,见那是一只指节大小的白虫,看去无头无尾,身躯如枝节,此刻便被心光制住,仍是试图在那里挣扎。

        这东西对他无甚威胁,但是速度很快,在这等感应被压低到极限的环境之中极其扰人眼目。

        他心下一转念,顿时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他若是方才没有做出正确判断,那多半会耗费更多心力用以闪避或抵挡。别看这么一点点消耗,可若是双方斗战时间持续较长,那么逐渐累积起来,就是一个不小损失了。

        他眸光微闪,看来这位对手想的倒颇是长远。

        不过斗战乃是双方之事,从来不会单纯如一方之所愿。

        他心意一落,这虫子顿便化为一团灰屑散去,同时他往某处看去,身影之外光芒一闪,已是化一道宏大清光往云雾之中遁去。

        岑传正悬空立在云雾深处,过去片刻,一道元神自远处归来,倏然落回到了身上,随后他便望见,道道闪动着灿烂光华的蝉翼流光跟着一同飞了回来。

        方才他察觉到这流光,就立刻以元神相引,将之带去另一边,而后放出了一只“梦白虫”暗袭张御。

        这东西不在于表面上的凶悍,厉害之处在于只要抓到一丝修道人气机,便可以遁入其心神之中,便不成功,这虫子也能将对方当前的精神状态映照出来。

        而在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一股从容不迫的意态,他双目一眯,面对这样的对手,首先要保证自身不犯错,消磨对方锐气,而后再寻机会。

        此时见到那些蝉翼流光锲而不舍追来,他也没有去躲闪,而是甩出了一只玉瓶,此瓶一到外面,登时碎裂开来,化为一团轻薄如纱的白烟飘绕在周围。

        那些蝉翼流光本来急速朝他斩来,可在遭遇到了那一团白烟之后,却并未有直接撞上来,而是轻轻一折,试图从白烟边缘处绕进来,可是一时寻不到空隙,故是围绕他旋转不已,好像当真像是一只只飞动的金蝉一般。

        他不禁有些意外,在拓影之中他也是见到过这种蝉翼流光,但是并没有见到这等变化,虽他不认为这些流光攻破自己的守御,可也不喜这些东西留在身边。

        他当下拿出一枚法符,往外一掷,霎时有一道灵光平地散开,所有的蝉翼流光被这光华一冲,当即光华黯淡,渐渐消融。

        云景台上,诸廷执看着斗元盘,看到那上面的玉勺在那里晃动不已,时而偏向阴面,时而偏向阳面,但是大体指向正中。

        可以看出,此刻双方正是势均力敌,可是接战一开始,有这等情况非常正常,因为双方都在试探之中,故而呈现出这等情状。

        唯有当那玉勺指向某一端,且再也不动时,那么这一战就才是真正分出胜负了。

        岑传方才把蝉翼流光消融一空,就心有所感,抬头看去,便见一个浑身玉雾星芒环绕的年轻道人自对面云雾之中踏步出来。

        而随其人到来,身外忽然光芒一闪,一道夺目光芒霎时亮起,待到他看见之时,已然是照入心神之中。

        岑传修道长远,一生之中见识过各种斗法方式,对于心神守御自也不会忽视,更被说他在拓影之中见到过这门手段,早是有所准备,故是毫不吃力的挡下了这一击。

        可他同时发现,这一道光华不仅仅是落至心神之中,同样还有斩袭之能,这使得受到了些许牵制,固然神智不曾陷入恍惚,可仍旧免不了顿了一顿。

        可来自对面的攻势并未停止,就在应付过那“幻明神斩”之后,他便感觉自身气息一阵沸腾,浑身法力似被一股力量牵引出来。

        他立时意识到,自己若不设法压制,那免不了要与对面的心光进行一次剧烈的碰撞,若要避免,则必须同样以神通道术进行回避,可他此刻并没有那么做,而是任由自身法力宣泄出去,并与对面如海涛一般压来心光撞到了一起!

        轰!

        他身躯一震,这一次碰撞,他却是被生生压落在了下风,也是因此,他气息微微一滞,就在这一瞬间,他身躯骤然一沉,一下变得无法动弹,这分明是被制拿之术压住了。

        此时此刻,他看见对面朝着自己伸出手来,而后一个弹指,这一刻,一道几可压过日月光辉的亮芒在眼前耀闪出来!

        整个云漩之中也是喷涌出一道刺目光芒,霎时照亮了云海周沿,而那斗元盘,也是猛地朝某一面倾倒过去,并且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回到了正位,而此等景象,也是引得外间等候结果的廷执注目了一阵。

        此时此刻,岑传仍是站在那里,他身上有一团瑰丽的云气霞光绽放开来,这是他与心神相合的法器“凌空神练”,此物可以抵御各种威能宏大的神通攻袭,这一回也是生生将日月重光挡了下来。

        张御望向前方,凝注着其人身影,一个修行长远的修道人,其自身斗战风格是不会呈现出太大变化的,因为这涉及到了法器、神通、还有玄异的配合。

        有的人喜欢狂突猛进,有的人喜欢飘忽游斗,而有的人则喜欢先行守御,而后寻求胜机。

        岑传则是属于最后这一种稳中求胜之人,从其与朱凤的那一战来看,这人采取得先是守御消耗对方实力,然后相机反攻的路数。

        不过敌人越是想做的,他便越是不能敌人去做,因为那会陷入敌人的节奏之中,而战斗到此刻,他准备好的手段也可以试一试了,意念一动,又有道光芒亮起,朝着其人飞射而去。

        岑传戒备的同时也是有些诧异,因为云漩压迫缘故,消耗远胜于外间,从斗战一开始,他便在尽力节省自身法力的使用,神通道术不会无目的得去挥霍。

        能用法符的地方,就不会动用法力,能用法器的时候,就绝不动用神通,他相信张御也能看出这一点,可后者却是毫不客气的动用各种神通,并且一路攻势不停,这到底是想做什么?

        难道是急于求成?

        可从方才试探,足以看出张御从一开始极是冷静从容,那么这一切作为都是有目的的,可他一时猜不透对方用意何在,可思量之间,猛然发现一丝不对!

        那蝉翼流光之中居然还藏有一道剑光,照理说,这等情况他绝不可能有所忽略,心中猛然醒悟,这一定是被对方某种法器或是玄异蔽去了自身的感应。

        只是他发现的已经有些晚了,这飞剑已然到了内圈之中,此刻忽然往前一疾,霎时冲破霞光阻碍,直往他眉心所在杀来。

        不过冲破霞光之时,却是微微滞阻了一瞬间,可也就是这一瞬间,给了岑传的机会,他心意一转,眉心之中立时飞出一枚叶脉清晰的金色小叶。

        此物往下一落,竟是将那剑光生生抵住,可这个时候,这飞剑剑身微微一亮,竟有一道剑光自里分化而出,在这极为接近的距离之上,化一道锐光,从他的额头一下洞穿过去。

        岑传的头颅霎时爆开,那无头躯体凝立片刻,忽然虚淡下去,而后再是消失不见,而那围在身周的霞光和金色飞叶也是一同消隐不见。

        张御负袖站在原地未动,放了出去的飞剑也未有收回,只是将剑上分光收了回来。

        过了一会儿,转头望去,就见不远处的云雾一动,岑传从那里走了出来,后者看了他几眼,又看了场中飞剑一眼,负手言道:“道友之剑,似乎不利?”

        张御淡声道:“岑玄尊,你可还记得方才发生什么了?”

        岑传神情一皱眉,深深看了张御一眼。

        他所具备之神通名为“万神幻易”,再加上本身所具备的一门“空影”玄异,使得他真身遁去一处无可察觉之地,并照显出虚身迎敌。

        便是他虚身被杀,只要真身还在,就能不停照显出来,唯一缺憾,虚身怎么斗战他无法控制,虚身被灭,其所经历的一切记忆也会一起丢掉,所以他并不知道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虚身是如何被杀死的,只是他没想到,这里让张御一眼就看破了。

        不过他并未有多惊讶,在以往也不是没人看穿这一点,可这又如何呢?

        只要他法力不绝,神通犹在,那就不怕犯错,而对手只要被他抓到一次机会,那便可将之击败。

        唯一令他有些不解的是,张御身上的气息似未跌落多少,看去解决他的虚影并未用耗费多少气力。

        张御不在意岑传是否虚身,此人不管使用了什么神通,到底都是要耗费法力的,且极可能一直在长久维持着,而既然对方没有之前的记忆,那么从道理上说,他只要设法重复方才最后一幕,那就可以将对方再杀一遍,不过这只是他的猜想,真正如何,还要试过才知。

        于是他把袖一抖,一道剑光飞起,又朝其人斩了过去。

        ……

        ……

        
    有肉有情节的糙汉文甜宠纵情乡野床笫之私怎么样写小说父亲姚大旺女儿姚尧的小说久爱小说网txt阅文集团小说网站黄页小说杨家后宅(全)冬儿小说完结榜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