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玄浑道章 > 正文 第两百七十七章 运法辟异道
        长孙廷执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一礼之后,转身往内殿走去。

        武廷执也是沉默着跟了上来。

        两人走到了里殿,再是经过一层禁制屏障,走入了一层里殿之内,那一个玉人依旧坐在那里,虽然能看出其非肉身,可是柔和的五官却是十分生动,像是在进行一场很的静坐,而不知何时就会结束并睁开眼睛。

        实则若不是能一眼看清楚那朱红色的心脏,水晶般的骨骼,还有金色的血液在那里流淌着,几乎会以为这就是一个生人。

        武倾墟对其凝视了片刻,道:“还差了多少?”

        长孙迁道:“若是用在寻常人身上,还差了不少,用在稍有资质的人身上,已然有一定作用,但若是把原先的要求降低少许,倒是可以一用了。”

        武倾墟沉声道:“可有什么危害么?”

        长孙迁道:“毕竟这是从内到外的改变,如同下一味猛药,能挺受过去的自能得有机缘,挺受不过去,性命就难保全。”

        武倾墟断然道:“不行,人命最是紧要,哪怕是造成一点危害都不允许存在,我们是为了能造就人,而不是为了随意牺牲人,若是主次颠倒,那么这件事就没有意义。”

        长孙迁语声平淡道:“那你根本就不用急,我们有很多的时间来做此事,现在已经有了初步的进展,宝材也是充足,天夏现在也没有大的外敌,只需要慢慢探究,总是能完成的。”

        武倾墟沉声道:“长孙廷执,你无需对我试探什么,具体事机我无法与你言说,但是我可告诉你,现在时间非常紧迫,我们必须要加快进度,而且还不能降低原先之所求。”

        长孙迁沉默片刻,才道:“若武廷执你想加快进度,那就需要从别处进行弥补。”

        武倾墟道:“镇狱之中以往关押的神异生灵,你可以有限度的利用,以往一样不能用的生灵我也放开给你,这样可能做到么?”

        长孙迁摇头道:“我现在无法承诺武廷执什么,需要看过才是知道。”

        武倾墟转身走了出去,道:“明日你来镇狱。”

        长孙廷执看着他的背影,道:“陈首执知道这件事了么?”

        武倾墟脚下不停,头也不回道:“清穹之舟上发生的诸般事宜,都是瞒不过首执这位执掌之人的。”

        长孙迁目注着武倾墟离去,直到后者身影消失,他一挥袖,合闭了道宫大门,重新回到了内殿之中。他目注着那玉人,长思起来。

        这玉人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个造物人,但其实并非是如此。

        外在的东西只是表象,人形模样只是因为这东西最终是要用在人身上的,但是若用其他形状也不是不能替代,关键是最为内里的东西。

        钟廷执、崇廷执二人一直在设法推动真修入世,因为他们意识到了真修的缺弊,特别是在天夏不断进取的情形之下,无论真法真修都是必须做出改变。

        而他也是早便意识到了这点,不过道法不同,两边走得路也不同。钟、崇是从大势着手,从外部上去推动,而他则是打算从内部从根源之上进行更易。

        身为玄尊,让他们摆弄出有一个资质的修士,那其实并不难,哪怕是让他们生造出一个人都是可以。可那等事没有意义。他所造之人也不可能超迈他本身的力量,更无可能跳脱出他自身的道法范畴。

        他们要为众人寻找一条道路,而不是去重复自己的道。

        长久以来他所专注的方向,主要是为了让没有资质之人也获得修道的资质,还有让资质寻常的修道人也拥有进窥上境的可能性。

        他认为虽然每个人的资质是天生的,但是那么为何一定要依靠人自身去决定这一切呢?为什么能不能通过另一种生灵去推动呢?

        眼前这玉人的身躯之中隐藏着某一种东西,这就是他这些年来所取得的成果。

        这是一种他所立造的神异生灵,也是一种寄生生灵,其单独是无法存活的,必须依赖于合适的人体。

        当此物进入人身之后,两者在相互促进之下,被寄生之人将拥有一定的修行上的长才,修为越高,这寄生生灵越壮大,反过来助长修道人修行,双方互相补益,向上迈进。

        而这里最早的参鉴,却是来自于浊潮泛起之后,侵入青阳上洲的魇魔寄虫。

        他早前便就留意到,这东西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本来,使人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并且能够快速的拥有的神异力量,进而蜕变成另一个种族。

        这便引起了他的关注。

        尤其他发现,寄虫只能够影响寻常人,但是魇魔却是能够影响并改变修道人的,并且是从心神意识之中发生扭转,进而再影响到本体。

        他对此种东西进行了深入的探研,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当初下发到青阳上洲用以镇定心神,避免魇魔侵扰的观想图,便是由他亲手绘制的。

        他为了能深入探研,亲自找上了武倾墟,道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并提出想用镇狱之内镇压的一些神异生灵进行改造尝试。

        武倾墟同意了他的提议,但是规定对方只能是犯下无可赦免的罪则的神异生灵,但任何修道人都不允许他沾碰,哪怕是犯下了必死罪责之人。

        这使得他进度十分缓慢,虽然目前取得了较大成功,可这东西究竟能到哪一步,到了上境是否会有别的变化?现在他还没法完全确定,还必须进行更多的尝试。

        此刻心中忽然生出感应,转身走了出去,见是明周道人站在那里,问道:“什么事情?”

        明周道人稽首道:“回禀长孙廷执,首执相召,议殿议事。”

        长孙廷执道:“知道了。”他站立不动,但是身上分化出一道化影,意念一转,霎时落到了一处殿宇之内。

        而在此刻,众廷执的分身化影也是逐个进入了这方议殿之中,众人见到,陈禹早已是先一步到了。

        待见礼过后,陈禹言道:“请诸位到此,是有一桩要事需要安排,五位执摄此前出手,将那一处昊界转变成了一处我天夏修道人皆可意念出入的下层,若是修道人或甲士入此历练,则可获得绝大补益,但此事我意以谕令推动。”

        顿了下,又言:“还有一事,上宸、寰阳、神昭诸派,遁逃在外,此辈始终是一个隐患,下来当设法找寻到此辈,必须加以剿除。”

        众廷执不由相互看了看,陈禹从一开始留下张御、武倾墟二人小议,仅仅是半日之后就又召开分身聚议,这些举动如此匆忙,给人予一种十分紧迫之感,似是在抓紧时间完成什么事。

        现在又提出此议,莫非是天夏又将面对什么重大危机不成?

        陈禹并不怕众廷执看出一些什么来,反而这些是他有意做出的姿态,虽然无法明着告知众人元夏之事,但是可以通过这些举动去使得众人明白有迫切的事机需要去完成,而且还是不得不做的。

        众廷执思索了一下。

        有几位廷执为此提出了异议,认为玄修如今借由训天道章,深度参与民生各个方面,现在反过来促使其专注于修行,且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大部分都是如此,这样做是否会导致如今各洲民生治理的迟钝?

        至于追剿上宸、寰阳,这是不是太过没有必要了?

        陈禹则是回言,具体如何推动修道人去那方层界修持,可以详细拟定,但是小节上可以改变,但大方向上,此追剿上宸、寰阳诸派的策略一般,绝不可改。

        他这话说完后,林廷执第一个站了出来支持。

        这是因为早在庄首执去位之前,就曾向他交代过,陈廷执上来所做得事情要他尽可能配合,不必多问为什么。

        他以往在玄廷上一直与庄首执走的最近,两者意见也可以视作同一人的意见。但身为廷执,他不是没有自身坚持的,只有对天夏有利的事他才会支持,不是他附和庄首执,而是后者一直走在正确的方向上。

        可由此两者之间也是建立了必要的信任,庄首执向他如此郑重交代,一定是涉及重要事机,只是无法暂时明说,故是他愿意相信一次。

        张御这是提出这个策略之人,他来此之分身随后附议此事,风道人见状,则是立刻跟上。随后一个个廷执陆续表态,大多数人都赞同了此议,虽然少数几位没有附和,可又没有反对,于是几道谕令也被接连送达了下去。

        虚空深处,一枚警星正在此处飘荡。

        在此星之中道宫之内,自上宸天反正至天夏的薛道人正在打坐之中,而他的感应则是留意着各方的动静,除了防备邪神,他的主要就是留意上宸、寰阳等派是否有回来的迹象。

        忽然他面前一道金光落下,自里面飘了出来一道法符。

        他很是诧异,自流放这几年来,只有他传讯回去的,倒是很少有天夏那边主动传讯到此的,就仿佛他们是被遗忘了一般,此刻他接来一看,不觉更是惊异,居然要他们主动搜寻上宸、寰阳等派的下落?

        他暗自惊疑道:“天夏这是腾出手来,准备了解逃走的顽敌了么?”他想了想,将这一月来负责联络的玄修弟子唤来,道:“请这位助我传讯常旸道友、卢道友、甘道友等几位,问他们收到了传讯了没有?”

        ……

        ……

        
    大佬,给你我的小心心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绝世邪神小说下载王城陈榕小说在线阅读免费三寸人间 耳根灵异小说男频头条免费看书high写得比较细腻的小说深入浅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