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玄浑道章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陆原窥浮世
        过修士说话之时,似乎是为方便张御看得清楚,把袖一挥,挪开了那一层厚重云雾,显露出了下方的景象。

        张御很快看到了城壁之中的诸般景象,只是与他原本所想的一方世域不同,入目所见,乃是一座座矮小的庐舍,规矩整齐,纵横有序的排列在地表之上。

        每一座庐舍之中都有一个生人坐在床榻之上,他们目光呆滞,思绪也是无有波动,看去没有任何生机活力可言。

        但此辈思绪虽然一片空白,可却是个个体格健壮,气血旺盛,哪怕是看着年齿较大之人也是如此。

        他看了一会儿,眸光之中有神光微微闪烁,过往一幕幕景象从眼前晃过,片刻之间就了然了此中具体情形。

        这些人种从早到晚就待在这一间居所之内,并不参与任何劳作学习,到了固定时辰,就有一种调配过的脂水流淌到庐舍内供其饮用,维持存生所需,即便是身体之排泄,亦是在此处的沟槽内完成。

        这些人偶尔站起来在原地爬上两圈,然而继续回到榻上发呆,其还会在固定之时进行繁衍之事,除此之外,这些人不会有多余的想法,也没有正常的情感。

        而每当有新生小儿出现之后,有资质的会被挑走,没有资质的则留在这里继续充当人种,并一直维持着这种头脑空白的状态直至老死,可以说,此辈到来世间后,除了一具空空如也的躯壳,什么都没有。

        看罢之后,他又抬起头,望向那地陆之上一座又一座被围圈起来的城池。

        过修士却是并不认为做有什么不妥当,在他们眼里,连底层修道人都不算人,更别说这些人种了,与牲畜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要不是上层经过推演,唯有顺应自然而生的小儿才有可在修行之中攀至上境,那他们早就用道法手段来代替繁衍了。

        不过所有元夏修道人都认为,这只是因为元夏所造天道尚未代替真正天道之故,只要除灭最后一个世域,得取终道,那么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只是到那个时候,或许这些人种也没什么作用了,完全可以抛弃了。

        在看过这些之后,张御收回目光,飞车继续往前行进,未过多久,他听得隆隆流水声响,转首往某个方向望去。

        见那里有一条滚滚奔流的大河,大河边上,有成千上万个身躯高大,瘦骨嶙峋的精怪,正在一名年轻修道人驱使之下堆造山岳,修筑天城。而在其脚下,有着更多与常人差不多大小的异类则在负责处理一些小巧精细之事。

        他看了道:“这些都是妖类么?”

        过修士道:“我元夏清气灵精遍地,自然会催生出这些精怪妖类,彼辈力大,也有智识,稍加训导,便可驱策,也算有些用处。”他看向张御,好奇问道:“张正使,不知天夏可是有异类么?”

        张御点头道:“自也是有的,过去曾有一段时日非常之兴盛,还曾是屡屡威胁我修道宗派,只是经过几场大战之后衰败了下去,而现下亦是不多了。”

        对于这些过去之时他没什么可隐瞒的,因为在天夏挨近大混沌之前,元夏是能够推算出一定的天夏天机的,以往攻伐各方外世,元夏一定也没少用这等手段。

        只是有了大混沌的搅扰,现在的天夏天机却是无法推算到了,那么内应的作用也就被放大了。这也是他们这些人受到重视的部分原因了,元夏希望能从他们身上寻到突破。

        过修士道:“对待这些异类,就该好好教训,别看这次被现在老实,可是但凡有一点机会,就会起来作反,不过要压服此辈其实很容易,只要定时将其中挑头的拔除,余下也与牛羊没什么两样了。”

        张御将此默默记在心里,这些东西或许眼下没什么用,但是未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起到作用了。

        这一方平陆在飞车疾驰之下很快过去,不久之后,前方出现了连绵高山,山峰顶端都是被皑皑白雪覆盖,十分之壮观。

        而在这些雪峰正上方,则有一座浮空山岳,还未接近,便可见得冰泉流瀑,如玉龙悬挂,从万仞山壁一泻而下,最后洒落虚空之中。

        飞车顺着那奇丽景物向山岳上方而来,此刻位于上端峭壁处一座突出的石台之上,两个道童正倚着桃树打盹,身前除了几枚吃剩下的桃核,手边还有一只打翻的酒壶。

        车驾行进之时,有空空擂鼓之声,听到动静,其中一个道童揉了揉眼睛,向下方看了一眼,顿时急急忙忙站了起来,一脚把身边酒壶踢到了草丛之中,随后扯起同伴,沿着山路向上跑动,口中道:“快醒醒,有新来的老爷到了,我等快去迎接。”

        飞车一路越过山壁,到了山岳顶端一座宫观之前停落下来,随着宝光荡开,脚下浓厚云雾也是徐徐飘散开来。

        此时那两个道童也是急急跑了过来,整了整衣衫,对着偌大飞车躬身执礼。

        张御和过修士从车驾上走了下来,许成通一行人也是陆续下了飞车,跟随在了他们身后。

        过修士在宫观台阶之前站定,指了指这座殿宇,道:“张正使,这些时日先请落驻此间,若是有什么吩咐,只需摇动观中金铃,自会有人前来听候吩咐。”

        他又笑了笑,道:“这里天大地阔,若是张正使觉得烦闷,也可以乘飞车四处游览一番,我元夏不似那些世道,从无有不可示人之所在。”

        张御道:“若如此言,那我去往其余天陆也是可以了?”

        过修士笑道:“自是可以,不过地陆广大,各处监束规矩亦是有所不同,若是外世之人,往来穿渡需要观审数日,张正使去往别处天陆,最好先与我等说上一声,我等当会遣人陪同,便可免去这等麻烦。”

        他交代了一番后,也不说元上殿什么时候来寻他,只是说让张御先安心在此安顿,随后便告辞离去。

        张御也知此人做不了主,故也没有多问什么,在其离去之后,就带着一行人往那宫观之中走入进去。

        到了殿内,许成通见这里当是许多时候无人来过了,布置简陋,陈设也是寻常,便立刻吩咐手底下人,开始布置各种摆设,他在奎宿时跟随过张御不少时日,知道张御的喜好,每一处他都要亲自看过才是放心。

        张御则是一人行至殿宇最高之处的阁楼之上,走至外间平台眺望远空,目光透过此世屏障,往一处玄妙之地延伸而去,但却发现那里模糊一片,应该是有镇道之宝遮蔽。

        他看了一会儿后,便收回目光,转回阁楼之中,见这里摆放了许多书册,便拿起来翻看了一下,都是一些道法论辩之书,不过论辩之人功行有限,落在他这个道行层次的人眼中,没有什么太大价值。

        倒是在这里他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那是一摞报贴,看上面的日期,按照元夏历法算,当是三百五十年前的东西了。

        上面的内容并不涉及道法,而大部分是元上殿言及自身对元夏所作出的贡献,诸如调和诸世道的矛盾,维定天地道序等等。

        还有上面提及,元上殿给当前正在征伐的“夸乘外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后备支撑,使得元夏征伐顺利,用不了多久,便当可拿下此方世域。

        他看了下来,思索了一下,虽然元上殿在此贴之中有自我宣扬夸大之嫌,可是元上殿在外战之时无疑是起到主要作用的。

        元夏征伐外世,必须是需要一个强力群体来统摄并调运力量,那还有什么比从各世道出去的族老、宗长更为合适的呢?而且抽调了这些人出去,还给底下之人让位,除了这些族老宗长本身之外,恐怕没人不喜欢。

        他将这里所有的书报都是耐心翻看了下,从中又看出了不少东西。

        也是知晓这方外天地小到微尘,大到日月群星,所有的道序原来都是由元上殿来维护的,诸世道只是躲藏自己的世道之内,平常并不理会这些事,唯有战时才会出力配合。

        在这些报书之上,凡是涉及诸世道,都会毫不客气的指责批评。言每遇征伐,诸世道与元上殿步调的非但不一致,反还是屡屡造成拖累,导致元夏力量无法聚集到一处。最后还隐隐暗指这是诸世道不肯放开手中权柄之故。

        他看到这里,心念一转,元上殿和诸世道之间的矛盾一路之上过来他便见识到了,而这等情况对于天夏来说却是非常有利的。

        他想了想,唤了一声,底下那两名道童跑了上来,躬身一礼,道:“天夏上使有何吩咐?”

        张御举了举手中的书帖,道:“这是何物?”

        那道童看了眼,道:“回禀天夏上使,这是我元上殿的贴报,每旬都会有一份,天夏上使若要观看,吩咐一声,小童可以取来。”

        张御道:“过去的贴报可还有么?”

        那道童想了想,道:“小童这处能寻到五百载前左右的,若是上使要那更为久远的,就需去问界天内统理此事的上修的了。”

        张御道:“你等可前去问询,无论多少久远的,能寻来的都给我寻来。”

        ……

        ……

        PS:今天有事,就一更了。

        (本章完)

        
    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七猫小说的草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