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一寸山河 > 正文 944章 得因果之力
        虽是吞下,但那股力量并未融入李彦西的肉身,而是一路上升,来到了泥丸宫中,直接就化作一片红光,与姜宁的元神融合。

        红光与元神融合的一刹那,分出了一部分,融入了那十八层小塔之中。

        姜宁也觉得颇为好奇,自己的元神进入宿主身体之中并非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但是小塔也跟着进来,是他之前都没有意识到的。

        意念一动,那小塔就出现在了自己的掌心之中,安静地悬浮在了那里。

        一股力量从他的元神之中剥离出来,注入到了那小塔之中,姜宁漆黑色的眸子之中,闪过了一抹深沉的红光。

        他眼前的世界,突然之间就变了。

        一道道线条就像是长而浓密的毛发一样缠绕在他自己的身上,有红色的,有白色的,有蓝色的,有黑色的。

        不同颜色的线条从他的身体之中探出去,连接到了视线之外的地方,就像是有电流在那些线条之上专递一般,从姜宁的身体出发,顺着那些线条延伸出去,紧接着又原路返回,这个过程甚至用不了一个眨眼的时间。

        等到第一条电流传递回来的时候,姜宁的脑海之中瞬间多出了一种明悟的感觉。

        他终于明白,这是因果的力量!

        一种在三千大道之中,甚至排在时间之力前面的力量!

        此刻他面色如水,但是心中却已然惊涛骇浪。

        在姜宁之前的感觉之中,巨蝎宫殿分明就是天河试炼七八个境地之中给他压迫感最为强大的一个禁地,可是,即便是在那里,姜宁也只不过是获得了三千大道排名第三的时间之力罢了,但是在这个感觉之中分明要比巨蝎宫殿弱上许多的断桥幻境之中,他居然得到了排名更加靠前的因果之力,这简直有些超乎了他的想象,在他的意识之中,也是极为不合理的。

        但,姜宁只是稍稍思考了片刻,就明白了过来。

        巨蝎宫殿乃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世界,而且是一座比起他们眼下这个世界还要强大不知多少倍的世界,在那里,蕴含着的机缘乃是无穷无尽的,并非只是一个时间之力而已,单单就说那个连时间之力都能够轻松破开的眼睛,就已经超出了姜宁当下的理解范围。

        世界何其广袤,他不过是在大海边缘的一个森林之中就获得了如此的机缘,在其他的地方,还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的秘密和多少种神秘的力量呢。

        但是断桥幻境就不同了,可能整个幻境世界的存在,就只是为了约束这么一缕的因果之力,得到了这一丝的因果之力,这一个幻境的存在,对于试练者来说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如果是这样想的话,断桥给他的感觉比起巨蝎宫殿要弱许多就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了。

        因果之力确实要比时间之力强大,但强大的有限且不必说,这量,也是少得可怜,而且获得之后,断桥试炼恐怕就再也没用用处,所以,相形之下,还是巨蝎宫殿要更加的强大。

        姜宁甚至觉得,自己要是能在那个世界之中多待上一段时间的话,还能够找到更多更强大的资源。

        只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就如眼前这些梅花一样,吞下去了,就再也没有了。

        只是,顺着那些因果之力的感知,姜宁几乎在一瞬之间就将自己这个宿主李彦西的平生了解的清清楚楚,也将眼下的这件事情弄得是一个明明白白。

        “嗯?”

        姜宁回头。

        一条白色的因果之力顺着她的身体延长出去,却并没有离开多远就又信息传递了回来。

        显然,这一条线连接着的,乃是这左都御史的府邸之中的某个人。

        而那个人,真是田康邦。

        姜宁缓缓闭上眼睛,顺着因果感应,模模糊糊隐隐约约之间,看到了一个人。

        而那两人之间的对话,更是被姜宁听了一个清清楚楚。

        偏生这个十分面生的人与自己之间也有一份因果,所以,当然意识到这个人的存在的时候,那一份微弱的因果线就显现了出来。

        “原来是他!”姜宁脸上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神色。

        从一开始,他就一直不鸣白,李彦西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自己的顶头上司田康邦,以至于案发之后,这家伙居然不问情由,一上来就要直接定他的死罪,现在确是看得明明白白。

        此刻站在密室之中的那个男人叫做田羽芳,乃是现如今的凉州刺史。

        而李彦西之前上表弹劾的那个人,也正是田羽芳。

        只是,世人皆以为田康邦乃是家中独子,并无兄弟姐妹,但是实际上,他是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存在的。

        而这个人,就是如今的凉州刺史田羽芳。

        而这件事情,在之前,就只有密室中的这两个人,以及那宰相李运三人知道。

        循着因果,姜宁立刻就明白了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旋即一幕幕的画面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两人的生平就像是流光一般在自己的面前闪过。

        “原来这田羽芳乃是田康邦父亲的私生子!”

        因为这田康邦的父亲那是依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的正房太太,借着妻子家里的东风一路平步青云做了京官,故而,根本就不敢惹家里的那头河东狮,两个人多年来是相敬如宾,在外人看起来,这也确实算是一庄圆满的婚姻了,但是在田康邦的父亲心里,还是想要一个知冷知热,温柔体贴的可心人儿,而那个端肃有余,柔软却不足的正房妻子,虽然也很好,但终究是满足不了田康邦父亲心中的那点身为男人的渴望。

        所以,时日一久,他就借着外出做事的名义在外面养了一个农村里来的小家碧玉,这个女人懂得少,除了长得着实漂亮,而且懂得侍奉男人,让他开心之外,几乎样样都远比不上他的正房原配,但是对于田康邦的父亲来说,只这一点,就已然胜过了旁人千千万!

        所以,当那个被田康邦父亲金屋藏娇的女人怀孕了之后,田康邦也就多了这么一个无名无分的弟弟。

        可以想见,被一个什么都不懂,只懂得服侍男人的乡下女人来抚养长大的男孩儿,他能够长成一个什么样子!

        这田羽芳自小就是个混混纨绔,长大了也没有什么好脾气,更加不是什么好人。

        相比之下,他的哥哥田康邦就不一样了,在正室夫人的教养之下,懂得很多,不拘是诗书还是礼仪,又或者是城府,都是一等一的存在,否则也没有办法在中年之时就能够直接坐上这左都御史的位置。

        至于弟弟田羽芳那个刺史位置,也不知道是他们那位过世了一段时间的老爹花费了多少的力气,走动了多少的关系,用了多少的钱财才求来的,和田羽芳本人几乎没有半点关系。

        而田康邦却是实打实的科举出身,进士及第,然后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和父辈的一部分帮助得来的,比起田羽芳的那个刺史的头衔得来的也不知道困难了多少倍。

        只是,田康邦的母亲早死,等田康邦和田羽芳的父亲死后,没多久田羽芳的母亲也因为伤痛过度,跟着去了,从此,再也没有人能够管得了这个混世魔王。

        其实照理来说,一个嫡子和一个私生子之间的关系,不应该这么融洽的才对,但是,凡事总有例外。

        在原配尚且活着的时候,田羽芳和他的母亲一直都是田康邦父亲心里的一个秘密,这两个人被他藏得很好,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知道。

        但是当他的原配因为重病不治,缠绵病榻数年去世之后,这母子二人就渐渐地浮出了水面。

        当然,这里所谓的浮出水面,也不过就是田康邦父亲身边的一个跟了几十年的管家和田康邦两个人知道了而已,除此之外,不管是田府之中的人还是田康邦母亲娘家的人,都没有一个人知道。

        正如我们所想的那样,起初,田康邦对于自己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姨娘和弟弟是不怎么待见的,甚至可以说是厌恶至极,因为这两个人从他这里分走了很大一部分父亲的爱,这是当时年纪尚小的田康邦所不能容忍的。

        当然,这些事情也都被他们两个人的父亲看在了眼里。

        虽然是嫡出和庶出的两个儿子,但是作为一个父亲而言,他虽然偏爱田康邦更多一些,但是对于田羽芳却有着对田康邦所没有的愧疚和亏欠,所以,在两个人这里,父亲的宠爱几乎相差无几。

        田羽芳的母亲身份低微,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想着能够干掉原配自己上位,甚至在原配因病去世之后,他都没有想过要回到田府之中做主母,就那么不明不白地跟了田康邦的父亲一辈子。

        所以,对于田康邦这么一个正室嫡出的子嗣,她的心中其实是有着自卑和敬畏的,故而从两个人相见之前的很多年,田羽芳的母亲就教导儿子,他还有一个哥哥,而且以后见到了哥哥一定要毕恭毕敬,有好吃的要让给哥哥先吃,有好玩儿的要让给哥哥想玩儿。

        田羽芳虽是个草包,纨绔,但是也许是因为从小就孤苦伶仃地跟着母亲,很少能够见到父亲的缘故,除了有钱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故而对于那个乡下出来的没有什么文化的母亲,那是言听计从,十分的孝顺。

        故而后来见了自己的哥哥之后,虽然心中很不爽,但是还是依着母亲的意思,事事都已哥哥为先。

        可即便是这样,也并没有能让那个感觉自己被抢走了一半父爱的田康邦感动,反而让他觉得这一对母女有些假惺惺的,更加反感了。

        所以,后来几乎每次见面他都会有意无意地刁难田羽芳母子二人,而这些,自然也被田康邦的父亲看在眼里。

        没有一个父亲愿意看见自己的两个儿子之间关系如此僵硬,他甚至还期盼着田康邦这个成才的儿子以后好好地帮衬一下自己的弟弟呢,如今这个样子,自然是他万万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因为这件事情,他不知道头疼了多长的时间。

        他考虑了良久,终于想出了一个弟弟舍命护兄的计策,刻意安排让大儿子田康邦陷入危险之中,而小儿子田羽芳则出来相救,这样,两人之间僵硬的关系便可以因此缓解。

        二人的父亲也可谓是良苦用心,而且他的计策,一开始进行的十分顺利。

        田羽芳是个坏小子,弹弓射鸟,林子里乱跑,跟着那些农家小子去河里游泳,偷人家的地瓜吃,什么事情都做过,自然对于市井之间的那一套十分的懂,陪着父亲演一场戏,就可以让这个嫡出的哥哥不讨厌自己,不找自己的麻烦,他自然是十分愿意的,所以,整个过程也是配合的极为用心。

        相反,每日里都跟着先生学习四书五经,治世之道的田康邦,自然是不会游泳的。

        所以,当他掉入了河水之中,被那个平日里十分不待见的弟弟救上来的时候,对于这个弟弟的观感自然是大大地改变了,从此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一样好,田康邦有什么好东西都会先想着自己的弟弟,就连后来两人都当了官,他也心甘情愿地为田羽芳擦屁股,在左都御史这个位置上帮他压下了数之不尽的弹劾,他的所做所为,可谓是比一个亲哥哥还要亲。

        当然,田羽芳虽然是个纨绔,而且性情残暴,但是因为父亲和母亲的教诲,从来都不敢在自己这个哥哥的面前撒野,而且,等他当了官儿之后,每年贪来的那些钱,几乎有一半以上都孝敬了自己的哥哥,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来说,田羽芳也还算是十分的够意思!

        只不过,童年的那一次早已预谋好的救人事件,终究还是出了意外。

        那滦河是淡水河,其中原本是没有什么可怕的生物的,但是那一次正好起了百年不遇的潮汐,海水倒灌,就有一些大鳄被海浪裹挟着一起逆流而上,来到了的滦河之中。

        田康邦的父亲万万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自己为了让嫡子对庶子好一些,特意设下的这么一个局,居然真的差点就把这个他最喜欢的儿子的性命都给撘了进去。

        好在田羽芳的身手还算是灵敏,按着原计划跳入河中救出了自己的哥哥,只可惜,他的一只左脚也被那大鳄给咬掉了!

        这下子假戏真做,生生地从一场没什么大不了的救兄挟恩的好戏变成了一场血淋淋的苦肉计!

        田羽芳用自己的一只脚换来了自己这个哥哥的性命,计划自然是十分的成功,但是代价,却是田康邦的父亲和田羽芳的母亲两个人事先万万没有想到的。

        只是那个小子,救了哥哥奄奄一息地爬上岸的时候,还傻乎乎地对着自己的父亲笑,说是我把哥哥救上来了,我把哥哥救上来了。

        显然在父亲面前,田羽芳也同样是一个和天底下所有敬仰自己的父亲一样的傻儿子。

        从那以后,二人的父亲对于田羽芳是更加的宠溺,因为他觉得自己亏欠这个儿子的,是越来越多了。

        但是,身为当事人的田康邦却是再也没有对此有什么不满,因为他渐渐地开始觉得,这些都是应该的,若不是弟弟舍了命,丢了一只脚才从大鳄的口中救下了自己,此时的自己早就已经不在了。

        所以,从那以后,田羽芳不单单得到了父亲更多的宠爱,就连这个原本看他不顺眼的哥哥,对他都是十分的溺爱,每每有了什么好东西,都会先拿过来给自己的弟弟。

        这一来二去的,多年过去,两兄弟之间的感情就慢慢地从原本的相看两相厌变成了如今可以相互托付性命的状态。

        人非草木,书能无情,虽然一开始田羽芳不过是遵照父亲和母亲的命令演戏给自己这个哥哥看,但是时间一长,加上田康邦对他也确实用了十二万分的真心,所以,田羽芳对于这个哥哥的感情,也并不是假的。

        只是,他这个暴躁爱闯祸的性子从小时候开始就没有改变过,所以,这些年也不知道为田康邦招来了多少的麻烦。

        要不是有这么一个哥哥在上面罩着,田羽芳早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再加上朝廷之中的人,除了李运。之外,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兄弟关系,他们在外人的面前也从来不以兄弟自居,所以,很多事情做起来就显得十分的隐蔽。

        以至于,当田羽芳在凉州犯了那么大的错,被李彦西得知之后,李彦西立即上折子准备向皇帝弹劾田羽芳,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凉州刺史,同样姓田的田羽芳,居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督察院左都御史田康邦同父异母的弟弟。

        如果他当时就知道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就算是要上折子,也一定会等到第二日上朝的时候直接在御前呈上,交给皇帝,而不是这么傻傻地把东西交到了田康邦的手里。

        好嘛,自己手底下的人居然要弹劾自己的弟弟,人家田康邦不把你搞死才怪了。

        一瞬之间,无数的念头和画面从姜宁的脑海之中闪过,一身通透。

        这一下子,他算是什么都明白了!

        
    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十大真正免费看书软件免费听书大全小说的特点短篇小说一杆进洞春眠药水姜糖顶点小说好看的小说云鬟酥腰放荡老师500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