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一寸山河 > 正文 1083章 解救韩水烟
        黑暗潮湿的空间之中,有一座腥臭的水池。

        水池的中央立着一个十字架,一个女子就被无数的藤蔓缠绕着,捆绑在了上面。

        她的身上布满血污和针孔,她的胳膊上,腿上,已经开始有脓水不断地滴落。

        吧嗒,吧嗒。

        下方那个腥臭的水池之中,无数的蜉蝣飘动,脓水滴落在哪里,它们就追逐到哪里,仿佛那是世间最上等的美味佳肴。

        “没想到呀没想到,”一个黑影出现在了那水池的边缘,他静静地注视着池子中央那个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韩水烟,微微勾起嘴角:“当年从我手里跑掉了一个假女儿,如今又冒出了一个真女儿,一样是落在了我血枫的手上,说起来,这奎木狼还真是我的福星呢!”

        血枫把玩着自己手指尖尖锐的指甲,语气中略带着一丝揶揄。

        十字架上的韩水烟缓缓抬头,平静的目光之下隐藏着深沉如海洋一般的仇恨。

        “你果然,认识我父亲。”

        “何止是认识啊!”血枫依旧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指甲,玩味地笑道:“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啊!“

        韩水烟皱眉,心下揣摩着对方这话到底是在嘲讽,还是说的真话。

        “看来我猜的不错,奎木狼那家伙,果然并非来自这个世界,”血枫一瞬之间抬头,逼视着韩水烟的双眼,眸子中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亮,“当年我就一直很好奇,所有的妖都不认识他,而且妖族之中,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他那所谓的辰狼血脉。可他就那样出现了,毫无征兆地,一出现就是皇血境,一人独都三位人族八大宗门首领而不落下风,我当时就在想啊,也许来自上古的那个传说并非只是戏言,也许在这一方世界之外,依稀存在着某一个更加广阔,更加浩瀚的天地。”

        “可他却告诉我没有。”血枫道:“可是现在看到你,我什么都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韩水烟问。

        她对于这个人,或者说这个妖的认知实在是太少了,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之下,她想要尽可能地套取到更多的信息。

        虽然那空间符印被对方拿走了,但是,她很清楚,只要自己和母亲久久不归,姜宁一定会赶来宝台山寻找自己的线索。

        虽然对方的行动十分的隐蔽,几乎没有留下来任何的痕迹,就连宝台山的妖王都不清楚血枫曾经来过,但是韩水烟就是相信,如果是姜宁的话,他一定能够找到自己的。

        而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坚持住,在姜宁找到自己之前,一定不要泄气,一定不要死去。

        “女的,独一无二的辰狼血脉,人族和妖族混血的半妖,”血枫的嘴角勾起一抹森寒的笑意,“和当年的她一模一样。”

        “和谁不一样?”韩水烟挑眉。

        血枫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将目光空洞地望向黑暗深处,似乎像是回想起了某一段遥远的时光,自顾自地道:“那个时候,我一直都不明白,妖族那么多的女孩儿,他为什么非要找一个半妖来做自己的义女,我更不明白,我是他的亲传弟子,我是这片森林之中血脉最强的妖,真正的妖,为什么,为什么他总是把最好东西,最好的法门,最多的教导都给那个身上有一半人族血统,血脉也不过只是二品的她。”

        韩水烟皱眉,信息不足的情况之下,她实在是有些听不明白对方究竟是在说些什么,但还是用心记下,准备等他离去之后,慢慢地思考。

        很多信息对她来说也许无用,但是她很清楚,有时候,那些看似无用的东西,却能够在关键的时候派上关键的用场。

        既要等待姜宁的救援,又不能放弃自救,这才是标准的求生之道。

        “可是现在我明白了,我什么都明白了,”血枫道:“他这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把她当成了你呀!”

        说道‘把她当成你’的时候,血枫状若疯狂地笑了起来,似乎是因为这个结果远远地出乎了自己的意料,又似乎只是在无情地嘲讽。

        “原来,他的女儿,也是个半妖啊。”血枫的声音忽地又归于平静。

        他望向韩水烟的目光不再有疑虑,转而变成的无边的深邃和阴冷。

        “说,怎么样才能离开这个世界?”血枫冷笑道:“或者说,怎么样,才能够去到你们的那个世界?”

        “不要以为自己真的很强大。”韩水烟的目光依旧平静,语气也是古井无波,就好像眼下那个千疮百孔的身体,那个不断朝着恶臭的池水之中滴落血液的身体并非是属于自己的一般,她轻声笑道:“在这个世界,你无疑是帝王一般的存在,没有人可以违逆你的想法,甚至如果你愿意的话,人族也许早就覆灭了…”

        “没错,如果我愿意的话,在这个世界上,人族早已不复存在。”血枫冷笑道:“那些可笑的人族还以为他们真的能够挡得住我的攻击,还以为我真的会怕那个快死了的烛龙老人,其实我不过是在等待着,等待着他们之中,有朝一日能够出现一个血脉强度可以和我媲美的存在,然后吃掉他!”

        韩水烟对于对方的打断并没有在意,等待血枫嘚瑟完了,她又接着道:“可是,如果你真的出现在我们的那个世界,我想你应该会后悔,因为在那里,有着太多太多能够一根指头就碾死你的存在,相信我,我没有哪怕是一丁点的夸大。”

        “也许吧?”血枫道:“可是,如果你不能说出离开这里的方法的话,你永远也看不到我被人一根指头碾死的那一天了。”

        “不,”韩水烟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就像是阳光之下,漫天的花瓣化作雨点洒落,明艳如春:“即使我不说出来,也一样能够看到那一天!”

        “你说什么?”血枫的脸上,一抹狰狞浮现,他的手中出现了数条荆棘一样的血管,血光瞬间脱手,便朝着韩水烟的身体扎了过去。

        他要像之前一样,将对方体内剩下的那些辰狼血脉,再次抽取掉三分之一。

        可是这一次,那些血色荆棘吧嗒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血枫猛地回头,却看见一个青衣男子不知何时就已经站在了他的背后,两人之间的距离,也不过就是一丈远,而他,却从始至终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的存在,更加不知道对方究竟是怎么发现这里的,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未知带来恐惧,恐惧带来软弱,软弱带来不确定性,但是血枫没有逃,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存在,至少在这个男人出现之前,一直都是这样。

        相比于恐惧,他心中更多的,则是兴奋。

        这个世界上终于出现了一个可以与自己战斗的人!

        对于一个横行天下上千年,未曾有一敌手出现的人或者妖来说,对手,也是一种难能可贵的东西。

        “你是谁?”血枫冷笑道。

        姜宁没有接话,而是自顾自地道:“她说得对。”

        说着,姜宁对着血枫的方向,伸出了一根指头。

        剑光有如星辰,照亮了黑暗。

        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剑光绞碎的那一刹那,他终于明白了姜宁到底在说什么。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这小世界上,再没有血枫。

        荆棘断裂,十字架倒塌,韩水烟残破不堪,千疮百孔的身体,流着脓,散发着恶臭,飞回到了姜宁的怀里,她却只是笑。

        姜宁心中一痛,鼻头一酸,终究也只是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反手放出一道黑色符文之火,包裹住了那血枫死去之后留下来的一地碎肉,将其中炼化出来的部分血脉之力以及生命力归还给了韩水烟,帮她弥补了这段时间被抽取走的血脉和力量。

        可即便如此,伤势还是很严重,好在姜宁最不缺的就是灵药,在他为韩水烟清洗身上的污渍和伤口的时候,对方已经服下了一株血参,一颗乌叶桃和一截元髓,状态依旧不好,但是面上总算有了些许血色。

        “你下手也太狠了点,”韩水烟略带嗔怪地道:“关于父亲的事情,我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他呢!”

        “我不想让他再多活一秒。”姜宁神色平静,只是他眼底那切齿的仇恨却不言而喻。

        伤他的人,他并不在意。

        伤他女人的人,见到了就得死。

        “至于你的那些问题,”姜宁笑道:“我也找到了一个人,你想问什么,自可以去问她。”

        韩水烟闻言,突然想起血枫之前一直提到的,被自己的父亲认作义女的那个半妖,突然就明白,姜宁所说的她到底是谁了。

        两人离开那片布置了遮掩天机阵法的地下空间之后,韩苏璇已经好整以暇地站在外面等着了,显然,在姜宁去救韩水烟之前,已经顺带手的先把自己的这位未来的岳母给救了出来。

        两人来到外界的时候,韩水烟的外伤已经全部愈合,丢失的血脉也被姜宁抽取出来,重新注入了她的体内,所以,当韩苏璇担忧地问起女儿有没有事的时候,韩水烟只是懂事 地说了一声‘他没有把我怎么样’。

        
    玄幻小说有种你再撞一下穿越小说乡村乱欲免费小说教授不可以全文哪个软件能听免费听书英语早餐怎么发音小说下载书包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图书馆,宝贝,小点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