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一寸山河 > 正文 1148章 山外更有山
        至于那浮空舰整体功能的瘫痪,就更容易理解了。

        浮空舰本身就是由无数的机关和阵法勾连,相互配合之下激发出来的力量,想要良好地运行,本身就是需要无数的阵法在其中运转的!

        只要将某些核心部位的阵法摧毁,或者简单一些,直接对其产生干扰,浮空舰很大一部分的功能就无法使用!

        前段时间,姜宁杀死黎平萱,齐卉,还有那魔影宗少主以及那几个神象境的存在,可也是得到了两艘浮空舰和七艘飞空艇的,自然要上去研究研究!

        而且,了解了这些战争机器,就会不由自主地思考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应对!

        所以,姜宁请了因为最近这一段时间的来往,和自己之间关系还算非常不错的徐松茂来帮忙解读!

        作为一个傀儡师,虽然不是彻头彻尾的锻造师,但是对于这种组装在一起的大型战争器械也是非常感兴趣的。

        他曾经也想要搞一个飞空艇来,自己尝试拆解一下,了解其中的原理,甚至有机会的话,还想对一个浮空舰做同样的事情,但是,别说是浮空舰了,就算是飞空艇,也要他倾家荡产才能够买到那么一艘,他的钱都要用在制造傀儡的刀刃上,这个兴趣,也就只能暂且搁置起来。

        但是姜宁很大方地表示,对方可以拆解一艘飞空艇,对其结构进行了解,并且可以到自己的浮空舰之上进行观察,代价就是,帮助自己了解浮空舰的结构,并且依照着自己现在的实力和能力,给自己提供一套扰乱浮空舰运作机制,甚至是直接破坏掉它的方法!

        姜宁很清楚,现在两方之间的摩擦只是小打小闹,真的到了最后大陆和大陆之间碰撞的时候,那绝对是战争机器的碰撞,是人类的绞肉机,而不是渐渐单单的高手对抗能够解决的问题!

        正如当年一样,大陆之上并没有能够与那人抗衡的修者存在,但是,就是因为一个荒天塔,那个人重伤,境界都发生了掉落,不得不铩羽而归。

        当然,这也使得他意识到了大陆战争的必要性!

        原本的情况下,他其实只是想要一人压服东庭域各大宗门,在最少杀人的情况之下,夺取成就真一的机缘,但是在那一次失败之后,他就渐渐地明白,自己想要成为真一,想要得到那个机缘,唯一的可能就是,通过大陆战争成为整个东庭域的主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生灵涂炭,实际上有一部分也是东庭域的修行界自己造成的。

        但是你能说他们错了吗?

        并不能,归根结底,他们只是在自卫而已!

        而精通天阶阵法的姜宁,甚至并不需要多么费力,就可以让自己的力量侵入到那浮空舰的内部,并且摧毁其中的一部分关键的阵法!

        浮空舰的阵法繁复,基本上的都是一些普通但是实用的阵法组合在一起的,阵法本身的内容并不复杂,只是阵法隐藏的方式比较隐蔽,并且也因为担心阵法被破坏,影响浮空舰本身运作的缘故,建造浮空舰的锻造大师都会用特殊的材料进行精心的保护!

        对于一般人来说,不管是找到阵法,还是破坏防护,又或者是破除阵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你的攻击还没有到达人家浮空舰的范围,你自己就已经处在人家的攻击范围之内的,而且人家的外围有一层层的防护阵法保护着,想要绕过防御层,干扰内部的阵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这些对于姜宁来说都没用!

        因为他有灵虫!

        灵虫是可以轻松穿越任何阵法防护的,在这之前,姜宁就曾经借助着那扁平透明的灵虫在荒天塔内世界中尝试过,效果拔群!

        这一次,他只是派出一支明黄灵虫,悄然之间钻入那防护结界之中,调用姜宁本身的力量,破坏阵法节点,很快,整个浮空舰就瘫痪了!

        而所有的人,都被关在了那浮空舰之中,就算是想要打开浮空舰的大门逃出去都做不到,因为那门现在也打不开了!

        所有的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小挪移,但是弦动境的蓝魔自己都没办法利用空间之力打开次元之门,他们这些修为不到神象的人,自然也做不到!

        因此,当那些浮空舰和飞空艇的炮弹朝着他们这边轰炸过来的时候,他们能够做的,竟只是等死而已!

        世界上最美的焰火有多美姜宁不知道,但是今日在那魔影宗上空燃起的焰火,就十分的绚烂动人!

        弦动境的蓝魔在关键时刻破开舰体逃了出来,但是因为花费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还是受到了多门炮击的波及,受到了重伤,而其余的人,连带着那一艘巨大的蓝魔浮空舰,全部都在绚烂的光芒之下化作了灰烬!

        空间之力被封禁,受了重伤的蓝魔以一人之身面对着如山如海的合欢宗,其结局毋庸置疑。

        白衣剑客不愿留活口,徐含之同样不愿,因此,尽管他最后跪在了地上求饶,愿意在元神之内种下符咒,任凭二人差遣,但是到了最后,还是没能活下一条命来。

        “好了,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也该走了!”尘埃落定之后,白衣剑客看了看身边的女子,轻笑一声,道。

        “留在合欢宗,不是挺好的吗?”徐含之眉目之间略带不舍。

        男子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终究没有答应,只是转身轻轻地抚摸着女子素净的侧脸,笑道:“我一直都在的。”

        旋即,他再次转过身来,深深地看了站在另外一侧的白宛筠一眼,又或者说,他看的其实是白宛筠的胸口,挂着傀儡吊坠的那个地方,略略地勾起了嘴角,然后一闪身,消失在了黑夜的怀抱之中。

        姜宁的心中咯噔一跳,“居然被发现了吗?”

        他想来想去,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里露出了马脚,但是那个男人看着白宛筠的目光,让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已经被对方发现了。

        至于那白衣剑客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竟没有对徐含之说起这件事情,姜宁就更加想不通了。

        “可是,究竟是怎么被他发现的呢?”姜宁的心中不由得泛起了嘀咕!

        “我身体之内的能量乃是由灵虫携带,自己本身并没有在体外施放任何一丝能量,照理来说,根本无迹可寻才是,可他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呢?”

        “莫非?”姜宁突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出动灵虫的时候,差一点被对方揪出来的时候的场景,“莫非是灵虫?”

        他立刻就意识到,对方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能量,对方察觉到的只是灵虫的存在。

        自己先前释放灵虫的时候,对方全无准备,自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但是,当自己第二次释放灵虫的时候,对方的注意力立刻就锁定了明黄灵虫所在的位置。

        只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选择打草惊蛇,而是装作战斗场面十分混乱,自己什么也没有注意到的样子,来蒙蔽姜宁,降低他的警觉性!

        实际上,姜宁也知道自己确实被对方的表演给欺骗到了,而那个白衣剑客,从一开始,就把绝大部分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明黄灵虫的身上,他并不清楚灵虫什么时候会再次出现,因此,想要在灵虫第一时间出现的时候就锁定宿主,即便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否则之前他就已经注意到姜宁的位置了。

        但是这并没有关系,灵虫既然放出去了,总归还是要收回来的。

        当姜宁利用明黄灵虫使得浮空舰瘫痪,帮助徐含之消灭了那蓝魔最后的势力之后,那白衣剑客的注意力就一直都放在灵虫之上,甚至还表现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麻痹姜宁,姜宁也确实上当了,他观察对方的表情的时候,以为灵虫这一次并没有露出马脚,因此只是稍稍等待对方的注意力似乎放在了身旁的那个女人徐含之身上的之后,就趁机收回了自己的灵虫!

        这个过程,姜宁自认为十分的隐蔽,就连佩戴着忘忧傀儡的白宛筠自己都没能发现什么异常,但是千算万算,还是棋差一招,被那白衣剑客给发现了。

        “好聪明的人!”

        姜宁忍不住感叹。

        在这之前,他自认为这辈子见到过的最聪明的人有三个,一个是季时语,一个是揽雀门的宗主南宫雀,还有一个,则是他自己。

        但是现在,他十分清楚,这一局暗地里的博弈,却是自己输了,而是输的是心服口服!

        “看来,有必要现身见一见那家伙了!”姜宁心道。

        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白宛筠,只以为那个剑客在欣赏自己胸前那一对起伏不定的峰峦,故而笑了笑,还刻意地挺了挺腰肢,朝那个男人抛了个媚眼,直接就把那个白衣剑客吓得一个趔趄,转瞬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至于姜宁,他十分清楚,那白衣剑客不直接对徐含之表明自己的存在,就是想要自己出来见一见再做定夺!

        因此,为了不泄露身份,当面见一见那白衣剑客,已经成为姜宁接下来必须做的事情!

        “哎!”姜宁略带着一丝挫败感地心道:“山外更有山呀!”

        
    我尝一下可以吗 小说家幻想小说全集百度小说澜丰蜜依 全文言情+文笔好+肉 推荐古言禁庭 小说都市言情免费阅读小说修仙小说免费小说完结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