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一寸山河 > 正文 1286章 再会境中仙
        十二层之后,那珠子挣扎了片刻,缓缓上升,最终来到了第十三层!

        “天仙,绝对是天仙!”

        姜宁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判断。

        十三层,已经是实打实的天仙级别的元神领域。

        红色的镇魂珠能够突破到这一重境界,足以说明它的价值。

        小塔开始亮了起来,在虚空之中旋转的速度也不断地加快,整个塔身都在短时间之内变得通透了起来。

        白色的火焰在三十六重小塔的塔身之中燃烧了起来,铜锈色的珠子很快就开始了分解的过程。

        “这么好的宝贝,就被主人你直接给烧了,是不是有些暴殄天物?”念念调皮地笑道。

        姜宁道:“如果放在以前,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镇魂珠之中的魂能引导出来,并且净化其中存在的一切有负面效果的东西。”

        “现在有什么不一样的吗?”念念道。

        姜宁笑道:“现在嘛,没有那个必要了,如果我想要镇魂珠,随手就可以制造一个。”

        “符文炼成吗?”念念眼睛一亮。

        “没错,就是符文炼成。”在这之前,我只能够通过符文炼成制造出一些固定强度的东西,但是它们的特性,我需要有现成的实物进行研究,研究之后,才能够有办法刻画出对应的炼成阵法,但是现在,已经没有那么麻烦了,只要我的能量层次和生命层次足够,只要你能够想得到的东西,我就一定能够制造出来!

        “看来,主人你在小木屋之中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嘛!”念念道。

        姜宁笑了笑,“一百年的时间,也不是随随便便地就过去的!”

        念念则是道:“那如果主人你有空的话,可不可以把我的翅膀,还有身体改造的更加坚硬一些?”

        “当然可以,”姜宁笑道:“我本来也有这个打算,至少想要把你改造成为地仙巅峰的存在,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设想,只不过你当时并不在身边,所以就没有办法说,后来见到了你,又发现你凭借自己的实力修炼到了地仙境界,实力暂时可以支持目前的关卡,所以也就没有提,毕竟这对于你来说不是一个舒服的过程,但是,如果你想要的话,我这边当然是没问题的!”

        “那我就不打扰主人你了。”念念眉开眼笑,道:“我去那边给主人你护法!”

        “好!”

        十二层的白色火焰,足足燃烧了十二天,镇魂珠已经被煅烧得灰飞烟灭,至于里面储存的那些魂能,则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煅烧之下变得干净,纯粹,凝实。

        姜宁非常地渴望这些魂能,但是他也清楚,这镇魂珠的来历不明,而且那些细碎的魂能之中很有可能残存着别人的记忆,还有一些其他的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对于姜宁来说就是杂质,就是毒素,他一点儿也不想要吸收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去,所以,煅烧的力度要猛烈,过程要尽可能的漫长一点,他要把所有有可能对自己产生不利影响的因素减少到最低!

        即便这样一来,会损失掉相当一部分的魂能,姜宁也在所不惜。

        他的想法很简单,反正也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甚至算得上是白捡来的,就算是损失多了一点儿,对于他来说也没什么坏处,只不过是得到的东西稍微减少了一点而已,又有什么关系呢?

        按照惯例,白色小塔帮助淬炼魂能,代价就是,淬炼出来的魂能,小塔需要吸收一半。

        一个天仙层次的元神,淬炼干净之后,本身就减少了至少三分之二,小塔再吸收掉一半,对于姜宁来说,他最后能够吸收到的魂能实际上只有一个天仙整体魂能的六分之一,但是姜宁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因为,一个天仙级别的元神,六分之一的魂能对于一个人仙级别的存在来说,已经相当的可观了!

        百年之后,姜宁的元神之力也不过提升到了地仙初期二三层的境界而已,比起自己实际的境界高了差不多五层,这也和他一直以来的元神和肉体强度的差距维持在一个平均线之上。

        吸收了完全安全的,提纯之后的魂能,姜宁的元神之力就来到了地仙五层的巅峰!

        这对于他来说有着不小的意义。

        元神越强,研究那些书本质上的知识,领悟的过程都会因此缩短,因为他的记忆速度和领会能力都会因此获得不小的进步。

        湖心岛小木屋之上的研究并么有像上一次那样直接就花费了一百多年,一方面是因为姜宁的元神力量提高了不少,还有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对于符文世界的研究已经有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基础,高屋建瓴,这个学习过程就要顺畅了许多!

        仅仅只是十年的时间,姜宁就完成了之前一百年的任务。

        “设计者这一次的研究,总共解决了三个问题。”

        当他离开小木屋,走到了湖边,被念念问起最近一段时间的收获的时候,姜宁道:“首先,之前提起过的符文生命繁衍生息的问题被解决了。其次,世界规则的流转更加稳定和自然,第三,我知道那个天仙究竟是怎么死掉的了。”

        当念念听到繁衍生息这四个字的时候,她立刻就意识到,在下一次的身体改造之中,姜宁一定会顺手把这一方面的能力也赋予自己,但是这并不能让她开心起来,因为如果姜宁不是符文生物的话,这对于她来说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他到底是怎么死掉的?”念念有些好奇地道。

        “很简单!”姜宁道:“规则赋予!”

        “规则赋予?”念念一头雾水地道:“只是什么意思?”

        姜宁笑道:“我的小天地成型之后,就一直都在外界汲取一些规则之力,道之力,真意,自发地注入到我的身体之中,这件事情,你应该十分的清楚吧?”

        念念点了点头,道:“这就是规则赋予?”

        “没错,”姜宁笑道:“之所以我没有死,是因为我的肉身足够强大,能够承载这种高阶的灵魂压力,我的元神也足够强大,一般而言都比当下的肉身境界更高,所以,在这种压力之下,我才能够活下来!”

        念念则是道:“主人你的意思是,那个家伙受到了超过了身体承受能力的规则赋予?”

        “没错!”姜宁道:“而且,他所承受的,并不是南七星或者是整个宇宙的规则赋予,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并没有那么容易死,因为只要躲进那个小世界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就如同当年的左参一样,但是,他所承受的规则赋予并不是那些,而是承受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符文世界的规则赋予!”

        “符文世界也能够把人压垮吗?”念念有些不解地道。

        “当然能!”姜宁道:“或者你可以这样理解,符文世界的世界规则,更加容易压垮一个人类!”

        “这是为什么?”念念不解。

        姜宁笑道:“其实只要解释明白一些,你很容易就可以明白,宇宙规则和南七星的天道规则,本身就是一个系统之中的产物,也就是说,它们都是宇宙的创世神留下来的规则,所有宇宙之中生存的生灵的生命基础,都是在遵守这些规则的情况之下建立起来的,但是那些符文世界就不一样了!”

        “为什么不一样?”念念道。

        姜宁笑道:“当然不一样,符文世界的底层规则乃是创造符文世界的人自己书写的,也就是说,作为一个符文世界的创造者,我想写出什么样的底层规则,就可以写出什么样的底层规则,比如说,在外面的这个世界,火焰是可以把木头点燃的,水流是可以熄灭火焰的,但是在符文世界之中,我就可以随意地制定规则,让水可以燃烧,让火焰可以把人冻结,但是很明显,这种底层规则在外部的世界是不适用的,只能够在符文世界适用。”

        “我明白了,”念念道:“主人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炼化了一个符文世界,然后,那个符文世界依据着世界的本能,向世界的主人反馈了自己的底层规则力量?”

        “没错,”姜宁笑道:“当那个人处在符文世界之中的时候,因为他本身是世界的主人,所以,几遍体内的两种规则出现冲突,也可以凭借着符文世界的世界之力进行压制,但是当他离开了符文世界,重新回到了外部世界之后,就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帮助他进行压制了,宇宙规则和南七星的天道本源都会在第一时间感应到那个人身体之中储存的错误的底层规则力量,这样一来,它们就会立刻释放出自己的力量,进入哪个天仙的身体之中,把其中的那些错误的底层规则力量全部都抹除!”

        “而这个抹除和灭杀错误规则的过程显然是粗鲁而又霸道的,”姜宁接着道:“不管是宇宙天道,还是星辰天道,都不会允许一个违背了自然规律的错误规则存活在这个世界之上,换句话说,那个天仙从符文世界出来之后,就相当于从外太空强行闯入了南七星的域外生物,他会在第一时间被当做是一个没有得到许可就擅自进入的外来者,结果自然就是无情的被抹杀!”

        “哦,原来是这样,”念念道:“这么说来,一切的一切就都可以解释了。”

        姜宁挑眉一笑,“那你来说说?”

        念念挺起了自己的小胸脯,略有些骄傲地学着姜宁的语气笑道:“很简单,那个天仙在符文世界之中的时候,一定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才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就想利用自己身上带着的这个镇魂珠,把自己的元神完全剥离出来,这样的话,用来灭杀一种规则的星辰天道之力和宇宙天道之力,最多就只会摧毁他的身体,剥离之后的元神,本质上应该是符合这个世界的规则和宇宙天道的规则的,所以,他真正需要损失的,只是一个肉身,并不会因此完全死掉。”

        “啪啪啪!”

        姜宁十分的欣慰,一边鼓掌,一边笑道:“没错,正是你想得那样,大量的底层规则虽然会给元神造成巨大的压力,但是,不管是宇宙天道规则,还是星辰天道规则,本身都是熔炼在修者的血肉骨骼之中的,只在具体调动某种规则力量的时候,才会和元神之力短暂地融合在一起,这样的话,只要元神逃离的速度够快,他就一定可以活下来。”

        “可是结果,他还是死掉了,这又是为什么?”念念有些疑惑地道。

        姜宁笑道:“因为有人在镇魂珠上动了手脚。”

        念念立刻敏锐地道:“境中仙?”

        “镇魂珠上,有他的因果。”姜宁道。

        念念道:“这个家伙让我们爬天梯,看来是不怀好意呀!”

        姜宁道:“那个境中仙不选择离开这里,无非就是两个原因,一个是他自己知道自己没有那个离开这里的能力了,如果原路返回,免不了要遇到那个红衣女人,当年把她骗惨了,万一再遇上,那个女人肯定拼了命,燃烧了自己也要拉他一起下地狱,可若是走其他的木屋回去的话,因为不清楚里面的情况,搞不好会死在里面,所以,进来这里之后,他就暂时放弃了回去的打算,既然不能前进也不能回去,那么就只能够待在这里,当一个境中仙了!”

        念念道:“那么第二个原因呢?”

        “第二种可能就是我们之前说过的那一种,也许这个空间之中还藏着什么秘密,比如说境中仙的那个神秘的洞府,如果里面存在着一些一时半会儿取不出来,或者短时间内没有办法完全获取的宝贝的话,自然就不会选择离开,至于那个境中仙的身份和友好的态度,大约就是让进来这里的人们对他放下警惕吧,毕竟,如果没有境中仙的这个身份的话,当一个人在这里看到一个不知名的洞府的话,他第一时间就会想要闯进去,这样一来,他的秘密搞不好就暴露了!”

        “那主人你觉得到底是哪一种可能呢?”念念道。

        “我也不清楚,”姜宁道:“不管如何,用有瑕疵的镇魂珠害死天仙,对那个家伙来说,到底有什么好处呢?换句话说,他又如何知道,到了天梯之上后,那个天仙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呢?”

        念念笑道:“看来,我们真的有必要去那境中仙的地盘之上看一看了!”

        姜宁笑道:“在那之前,让我来给你改造一番身体吧!”

        念念羞红了脸。

        三日之后,姜宁和念念来到了那境中仙的洞府门外,这一次,那个俊逸的男人并没有外出,听到了洞府之外有人的声音之后,迅速地就出来了。

        “两位,别来无恙!”境中仙带着和煦的笑容和翩然的风度,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姜宁笑道:“还算是不错。”

        “境中仙呢?”念念道:“你每天都待在这里,不闷吗?一个人都做些什么呀?”

        那男人笑道:“闷倒是不觉得闷,从我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这里,我的父亲和母亲就爬上了天梯,再也没有回来,我之前和你们说过的进入其中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的两个人,就是他们。在这里,我可以饮清泉,采野果,酿酒喝,倒也不算闷。”

        念念道:“那你的父亲和母亲为什么不带着你一起上天梯呢?”

        男人笑道:“外面的奇骨山脉处处都是危险,母亲临走的时候曾经吩咐我,无论如何,在修炼到天仙境界之前,都不要离开这里,等着他们回来,如果他们不能回来,我又修炼到了天仙境的话,就让我从你们来的方向原路返回,去到一个叫做乌巢的地方落脚,据说那里有着很多和我们一样的人族。”

        “可惜,我修炼到了地仙巅峰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进一步成为天仙,父亲和母亲也没有回来,所以,就只好一个人一直待在这里,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所以,能够遇到你们,和你们说说话,真的是挺好的!”

        念念道:“那,可以请我们两个到你的洞府之中坐一坐吗?”

        “当然!”境中仙的眸子之中充满了欢喜,若不是姜宁和念念提前识破了他的真面目,此事怕是一点都看不出来这个人的表情有任何的作伪。

        “伪装若是做到了这个地步,也着实是不容易!怪不得那个红衣女人被他耍的团团转!” 姜宁心道。

        在那境中仙的引领之下,两个人顺利地走入了洞府之中。

        开门的那一刹那,一道隐隐约约的阵法流光一闪而过,很明显,他的洞府并不像看上去的那样毫无防备,而是看似只有一扇可以上升降落的石门,实际上则是有着极为严密的防护,最为重要的是,姜宁从那一丝阵法之中,看出了符文炼成阵的雏形。

        姜宁的心中立刻就对那境中仙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猛然间想过了这种可能对于自己和念念将会带来的问题,姜宁的心头又是一跳。

        心神相连的念念似乎注意到了姜宁情绪在刚才那一瞬之间的变化,转过头来,有些异样地看了姜宁一眼,对方却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继续默默地跟在那个所谓的境中仙人的身后,亦步亦趋地前行着。

        出乎两人意料的是,这个山洞之中,或者说这片空间之中,并没有什么他们之前判断的宝贝之类的东西,念念自然而然地就把自己的判断转移到了之前姜宁说过的第一种可能之上。

        如果那个家伙只是单纯地因为实力不足,没有办法前往下一片奇骨山脉之中的区域的话,那么他的洞府之中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或者宝物。

        一路之上,都是念念和那境中仙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而姜宁因为一开始在那境中仙的面前就是一副冷漠不爱说话的样子,他反倒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一丝问题。

        就这样,三个人一直走,穿过了一片清澈的地下泉水之后,来到了另外一扇洞府之门的门外。

        境中仙在门口停了下来,笑道:“刚才的那个地方是外洞,这里才是我平日里居住的真正的地方!”

        念念则是笑道:“想不到在这地下空间的水底下,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洞天一般的存在,看上去就好像是传说中的龙宫一样!”

        境中仙则是笑道:“你说的没错,我这里其实就是按照龙宫的传说来建造的,因为小的时候,父母经常给我讲述一些关于南炎洲大陆的神话传说,其中就有一个关于南海龙王的传说,听起来十分的有趣,所以呀,我长大了之后,就离开了一家三口居住的外洞,在这里另外开辟了一处道场,其思路就是在模仿那龙宫的传说!”

        “你的父母是南炎洲的人?”姜宁道。

        “南炎洲的炽火王朝,”那境中仙道:“这么多年过去,应该已经消失不见了吧,听我的父母说,除了天庭之外,没有一个王朝能够跨越两个纪元依旧存在,从我出生到现在,已经有两个多纪元了,所以,那个炽火王朝应该已经不在了吧?”

        姜宁道:“确实不在了,南炎洲现在使用的广泛意义上的宗门,城主,帮派还有家族制度,已经没有所谓的王朝之说了,不过,在另外的一些大陆之上,王朝还是存在的。”

        那境中仙的眼睛一亮,道:“阁下竟是这个纪元才进入到奇骨山脉的人吗?”

        姜宁点了点头,十分诚实地道:“没错,我是在将近二百年前进来的。”

        境中仙十分欢喜地道:“那么阁下可以和我讲一讲外面的故事吗?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里,我很想要知道一些外面的事情!”

        姜宁则是摊开手掌,笑道:“我在天台山爬了十年的天梯,还没有阁下爬的高,而且进步也十分的缓慢,看情况,一两千年之内是不用想从这里离开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和你说一说也无所谓!”

        就这样,两个人在那里东拉西扯,你说一句,我说一句,你问一句,我答一句,就好像是多年没有见面的朋友一般,聊得十分投机,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七八天的时间了。

        姜宁这种有问必答的交流方式,还有那种热切的态度都把坐在一边的念念给看懵懂了。

        她心里想啊,自己的主人明明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却偏偏要和他聊得这么多,而且不管人家问什么,他都是据实回答,一句瞎话也没有,差点要把自己的老底都掏出来给人家看了,就算是遇到那种最好的朋友,也没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吧?何况是一个心里明知道这家伙是个坏蛋的人呢?

        但是,她又不好去问,因为人家境中仙此刻就在两个人的面前,要是元神交流被人家发现了的话,搞得好像是两个人有什么阴谋一般。

        虽然时候,站在那境中仙的角度来说,姜宁和念念他们俩确实有阴谋,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不能在明面上表示出来,让人家心生警觉,不是吗?

        所以,这七八天的时间里,念念也只能够压抑着自己心中的疑问和困惑,等待着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洞穴的内部空间构造和那外洞完全不一样,倒是真的有些神话传说之中描述的那种龙宫的模样了,至少从表面上来看,那个境中仙在关于自己洞府的这一部分之中,没有说谎话。

        “哎呀,真的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那境中仙缓缓地从自己的座位之上站了起来,笑道:“我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这么开心过了,真的是谢谢你,姜宁兄弟!”

        “哪里的话,”姜宁笑道:“境中仙你也不一般,虽然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里,但是不管是谈吐,还是见识,风度,都是姜宁生平仅见,你这样的人,若是能够离开这里,回到南炎洲大陆之上的话,一定会是一个伟大的领袖人物!”

        “姜宁兄弟谬赞了,”那境中仙道:“咱们两个也算是一见如故,说了这么多,无论如何,我也要请兄弟你品尝一下我自己酿的果酒,聊表寸心,还希望姜宁兄弟不要拒绝,咱们今日不醉不归!”

        姜宁豪爽地一笑,道:“今日咱们兄弟不醉不归!”

        “主人!”

        念念已经敏锐地嗅到了一丝不妙的味道,忍不住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姜宁很快地就摆了摆手,道:“虽然我平日里不怎么喝酒,但是偶尔放松一下还是可以的!”

        念念闻言之后,一下子就不说话了!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是姜宁目前为止第一次在那境中仙的面前说谎!

        他说他自己平日里不怎么喝酒,但是念念十分清楚,姜宁是个嗜酒如命的家伙,平日里除了研习符文炼成还有剑法,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喝酒和发呆之中度过,要说他平日里不怎么喝酒,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也正是因为如此,念念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主人现在是清醒的。

        
    都市小说七本让我熬夜看完的小说推荐人气比较高的小说网站人间绝色by随侯珠笔趣阁小说大全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趣阅读小说网手机版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