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穿呀!主神 > 正文 第276章 罪臣之女23
        老夫人气笑了:“难道还要好吃好喝供着?”

        希宁也笑了:“那就好吃好喝供着,时间慢慢拖着,走一步是一步吧。”

        老夫人想了想,转向大夫人:“家里没冰,马上酷暑难耐,要不我还是带着馨儿去扬州过夏。”

        躲去扬州是个办法,但大夫人摇头:“现在老爷的事情还没完全平息,此时离京恐……”

        恐有心虚逃跑之嫌,其他房都没回来,现在老夫人带着大小姐离开,确实不妥。

        老夫人微微叹气:“那就先拖着吧。”

        赵媒婆一大早就到了顾府门口,都蹲了好几天了,又不敢回了,也只有继续耗着。再下去,媒馆要设在顾府门口了。

        和往日大门紧闭不同,门居然打开了。

        坐着的门房一看立即笑脸相迎:“赵媒婆呀,来来来,坐!”

        还往里喊:“赵媒婆来了,赶紧地招呼着。”

        几个家丁抬着桌椅出来了,放在侧门阴凉处。两个婆子硬是拉着赵媒婆到那里,让她坐下。

        随后一样样东西端上桌,什么粗陶碗、水壶,居然还有二个大饼,二个玉米馍,放在桌面也算有吃喝。

        赵媒婆坐在那里,瞪着眼睛看着。

        门房倒上一杯茶水放在赵媒婆面前:“千万不要嫌弃,顾府现在穷呀,就连主子整天也是啃着馒头,桌面上只二个菜、没点油荤。老太太说了,这亲事没法答应,赵媒婆不想走的话,也不能怠慢了。赵媒婆是谁呀,可是大名鼎鼎的官媒,京城一半的达官贵人婚事都经她的手。”

        稀里哗啦说了一大通,赵媒婆被哄得是一愣一愣的。等到人全走了,就留下她一个人坐在偏门的八仙桌旁。

        正好口渴,端起碗喝了口,嗯,好粗的茶,还不如乡野茶铺一个铜板一碗茶的。大饼、玉米馍,她赵媒婆何时吃过这样的粗粮?

        日上三竿了,有路人经过,见到京城媒人头一号的赵媒婆坐在一旁屋檐下,桌上还有茶有吃的。抬头一看匾额是顾府,于是纷纷笑了起来。

        赵媒婆又干坐了一天,见天色暗了,也只有回去。刚转弯,就被几个高大的人拦下。

        赵媒婆一看,吓得被热红的脸,一下煞白:“张,张大人!”

        张忠瞪着眼睛,阴冷地问:“媒说得怎么样了?”

        “哎呦,我的大人呀!”赵媒婆叫了起来,大红色的艳俗罗帕一个劲地往没有眼泪的眼皮上擦:“这顾家不识好歹,就让我进去一回。你也看到了,我是天天的呆那里,真的好好办差的呀,嘤嘤嘤……”

        “行了!”张忠不耐烦地吼:“明天一早到北镇抚司来一次。”

        “啊?”赵媒婆一听双腿一软,跪了下来:“张大人饶命,我不去,不去!”

        “不去也要去。”张忠摸着下巴,带着深沉和阴鸷:“不是不愿意谈嘛,索性别谈了,直接下聘礼!”

        “嗯?”赵媒婆仰头瞪大眼,这算是抢亲了吗?

        张忠回到北镇抚司,去诏狱去找徐勉。

        徐勉正好在审讯犯人,当然他不用动手,由手下专门行刑的人处理。

        这次又有点过了,钱老头也在,正在往满是鞭痕的囚犯身上抹黑色药膏止血。

        张忠行完礼,身穿一身橘黄色飞鱼服的徐勉坐在一条长凳上,悠悠地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不顺,相当不顺……张忠硬着头皮说:“请大人放心,明天去下聘礼。”

        求亲成婚,讲究的三媒六聘,六聘所谓的六礼。这个张忠倒是好,直接跳过前面去下聘了。

        徐勉嘴角微勾:“聘礼需要多少?”

        张忠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大人不用烦心,属下会安排好。”

        徐勉没有说话,张忠只有等在那里。

        钱老头一边上药一边唉声叹气:“婚配之事,女方那里总是重文轻武,锦衣卫和武将往往都会被推托。大人也不是不知道,无论是小旗总旗,还是宫里当差的校尉、力士、校令,只要听是锦衣卫,一个个摇头摇得象拨浪鼓一样。非要把话说绝了,才肯答应。就算答应了,婚事一拖再拖。哎,把这家伙翻个身。”

        钱老头往昏迷不醒的囚犯继续往深及见骨的伤口上药,埋怨起来:“不是说你们,用什么鞭子?那么多招,有效,还不费什么力气。”

        一个冷嗤:“你们呀,就是比不过徐大人,就长点心,别老是叫我来续命,丢了诏狱的脸。在这里,无论怎么审,只要我们想让他死,他只能活着!”

        “是,您说的是!”行刑的锦衣卫也只有说些好话。钱老头贼精,如果不爽,说不救就不救。

        徐勉站了起来:“这里交给你们了。”

        “恭送大人!”锦衣卫们作揖。

        徐勉走后,钱老头带着几分阴阳怪气:“徐大人许久未亲自动手了。张大人,这次事情办不好,小心徐大人拿你练手啊~”

        张忠心里顿时脸色变了变,告辞出去。

        乌黑的药膏,慢慢涂满整个满是伤痕的身体。上了药后,钱老头满意地看了看这具身上几乎全黑,但依旧微弱喘气地人犯:“要让他缓二天,还是继续审?”

        张忠出去后,第一件事就问北镇抚司所有人要份子钱。

        千户也被要了,而且第一个就问他要,谁叫他官职大。

        千户不由又气又好笑:“你胡乱搞什么,徐大人娶媳妇,哪有别人出聘礼的?”

        “徐大人不是没空嘛,赶紧给了,大不了吃喜酒时不用再给了。”张忠借着由头,口气还挺硬的。

        “多少?”千户拿起钱袋。

        “千户大人嘛,少说五百两!”张忠狮子大开口。

        千户一时语滞,半晌掏出一叠银票,数了大半,塞进张忠手里:“给,说好了,喜酒不用给了!”

        “好,好的!”张忠乐滋滋地数着银票,数完往怀里一揣,继续收其他人的。

        第二天清晨,门房打开门后,坐在大门内一侧的长凳上,等着赵媒婆过来。

        一辆牛车停在门口,站在车边的还有赵媒婆。

        车上放着八个朱漆箱子,用红布盖着,而且来的壮丁不少……

        门房感觉不妙立即跳了起来,要去关门,但一把绣春刀在门要关上时插入,硬是抵住了门,随后门就被踹开。

        
    high写得比较细腻的小说深入浅出我的26岁后妈全文免费阅读必湿短文300篇小说软件欲孽合欢凤凰小说小说网黄免费小说大全笔趣阁言情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