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宋的智慧 > 正文 第二十四章房事的问题
        “自从您出征之后,家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二弟变得懂事了,家里好多事情都是他出面去打理的,虽说家里的妇人能管好生意,可是出门签订合约,以及商谈买卖细节的时候人家只认您或者二弟……妾身就算戴上飞凤簪子人家出面招待妾身的还是女眷……

        咱家的男人都是有担当的,二弟得知家里需要有人来京城当人质,想都没想的就跟着彭蠡先生进京了,还要我不要担心……却不知道他走的那一天妾身的眼睛都哭肿了。

        您这个当爹的一点都不在乎闺女,走的时候给闺女连名字都没起,妾身又不敢擅专,只好一口一个宝贝的称呼,老祖宗过来的时候都只能叫丫头……

        腊肉就是一个不听话的,不愿意来东京汴梁城,一说起来就哭……秋烟顶着一个云家妾侍的名份却只能梳闺女发式,偏偏那个身子却长得更加僚人……”

        云峥躺在澡盆里笑眯眯的听老婆唠叨,这种唠叨比听武胜军斥候禀报军情有趣的多,一年多没听了,这时候听陆轻盈说家里的这些琐事怎么都听不够。

        说起来很没出息,脑袋一偏就看到陆轻盈弯下腰帮自己洗头发,这个女人竟然不戴胸围子,不但能看到两座白腻的山丘,就连那一抹殷红都暴露无遗。

        所以这时候陆轻盈说什么话好像一下子变成了电影的画外音,眼前美妙的盛景吸引走了云峥所有的主意。

        “哎呀。别乱动,洗头发呢,上面全是灰……”

        “再乱动你就自己洗,还自称有洁癖,快脏成猪……哎呀……”

        男人家到这时候就是一个没出息的,管它是不是猪,先把重要的事情办了,其余的以后再说,闺女被葛秋烟很有眼色的拿走了,明明早就安排好了。这时候偏偏作怪……

        在房事问题上云峥其实很有研究。这个问题可以扩大到整个动物界,海豚是智商非常高的动物,发情期来临时,一只雄海豚知道与另一只雄海豚合作。逼迫雌海豚“就范”。这是“合作”。是“互惠利他”的典范。

        强壮的雄狮子称王,霸占着周围所有的雌狮子,其他雄狮子只能靠边站。眼睁睁地看着它独自享乐。这就是性垄断。

        皇帝除有皇后外,号称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傧妃,后宫里没有男人,如果硬说有男人,那也是不完整的男人。那种现象算不算性垄断?

        别的动物都是到了季节才会交配,只有人才会在一年中的任何时间里都兴致勃勃,云峥觉得就是因为人类的这一进化里程,将那些凶猛的动物远远的抛在了后面……

        可能是老天爷看不惯人类太过嚣张,所以就给了人一些很坏的毛病,据云峥所知,狮子老虎这些野兽选择配偶的时候,首先就要求有强壮的四肢,锋利的牙齿,至于脸上是不是有疤完全不在乎,只在乎能不能生出强壮的后代来,可见,动物的交配是纯洁的,只是单纯的为了生育后代,繁衍种族。

        而男性人类选择配偶的时候首先就会把那些身强力壮,粗胳膊粗腿的女性人类排除掉,然后再把那些面目不中看的排除掉,剩下的都是些身如绵柳,面若桃花走两步路就娇喘吁吁的女性了,活活的把一种高尚的圣洁的人类活动变成了享乐,这样的行为让老鼠都瞧不起……

        狮子很强壮,听说人家一天的性活动足足有五十多次,人就不成了……

        所以云峥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腰肢酸软,四肢无力,勉强睁开眼睛之后爬了起来,做完个人卫生之后,瞅瞅漫天的晚霞,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接着睡……

        开始只有陆轻盈还好说,一个弱女子而已,三五下就会求饶,可是自从一天晚上换成葛秋烟之后,日子就有些难熬。

        看到那具饱满的几乎炸裂开来的身体,云峥喉底发出狮子一样的咆哮……

        天知道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反正彭蠡先生见到云峥的样子非常愤怒,不但臭骂了云峥一顿,还把陆轻盈和葛秋烟也骂了一顿,最后指着云峥的鼻子骂了一句“没出息!”就带着云二苏轼,苏辙他们就离开了家……

        云家很清静,这是邹同来到云家的第一感觉,穿过厅堂,来到了后花园,就看到生病的云峥躺在一张软榻上,脸色苍白,带着和煦的笑容,手里握着一卷书笑着对自己说:“大伴来了,没能出迎是云峥的错,快快请坐。”

        这是邹同第一次近距离看云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这个儒雅的读书人和那位杀人无数,纵横疆场的统帅联系到一起。

        一袭青色的锦袍虚掩着,白皙的脖颈露在外面,头发只是简单地扎成一条马尾,斜斜的搭在锦塌上,露在薄被外面的双手白皙而瘦长,那副笑脸能让人温暖到心窝里。

        “奴婢见过文信侯,陛下听闻侯爷身体不适,特意派奴婢前来问候,还带来一些可用的药材,如果药材不够,陛下说尽管去皇宫库藏里去拿。”

        云峥朝皇宫位置拱拱手道:“臣谢恩,请大伴回禀陛下,微臣只是身体劳顿,再加之偶感风寒算不得什么大毛病,如果不是担心将病气过给陛下,我早就进宫陛见了,三番五次的因为贱体让陛下担心是云峥的错。”

        葛秋烟给邹同端来了茶水点心,邹同似乎有话说,并不急着离开,道一声谢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道:“总算是喝到云侯家的茶水了,听说炒茶之法就出自云侯之手?”

        云峥呵呵笑道:“这法子前人早就想出来了,只是不善于推广,这才埋没乡间,云峥偶然得知算不算沧海拾珠?

        既然大伴喜欢,今年的春茶好像还有一些,秋烟,你去给大伴准备一些,独乐不如众乐。”

        邹同见葛秋烟出了后花园就笑着道:“陛下要我问问文信侯,您何时可以上朝?广南之战还有甚多问题需要云侯您这位亲历过的人给陛下出主意。”

        云峥晒笑道:“陛下太看得起云峥了,我只是一介武夫,如何能参与国朝大事,我大宋众正盈朝,庞公等人更是睿智英明,何事不可决,就请陛下容云峥偷懒几天。”

        邹同又道:“可是大军凯旋,国朝自有礼制,云侯不在意那些荣耀,难道您的麾下也不在意?这样做会寒了将士们的心的。”

        “大军在外,云峥或许有胆子做到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那是因为边疆过于遥远,来不及请示旨意,如今全军归来,武胜军就是陛下的爪牙,怎么做就请枢密院拿主意就是,云峥绝无任何意见。”

        邹同叹息一声道:“入侯爷这般淡泊名利者国朝罕见。”

        “那是因为狄公还未班师,如果狄公回朝,你就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淡泊名利!”

        邹同见云峥一丝口风都不漏,也没有半点愿意上朝的意愿,只好告辞离去。

        陆轻盈亲自送邹同离开之后,就快速的回到后花园,坐在云峥的旁边担心的问:“夫君,您已经三次拒绝上朝了,再这样下去,会不会让陛下难堪?”

        云峥笑道:“你还没发现吗?其实没人愿意看见我上朝?石中信他们成一半年的不上朝可有人问起来过?我只要不上朝,就招不来麻烦,前面两次称病没上朝,那些御史言官可有任何动静?放心吧!这世界离了谁都正常运转,没有谁是不可缺少的。”

        陆轻盈紧紧按住云峥那只从领口探进去的手,哀求道:“您现在身体不好,旦旦而伐对您的身体没好处,彭蠡先生都发怒了。”

        云峥见陆轻盈态度坚决,之后收回那支作怪的手,重新捧起书本看。

        陆轻盈柔声道:“时间还长着呢,身体养好了怎么都成,可不敢把身子弄坏了。”

        “哼,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是吧,我和你聚少离多,好不容易回家了,还不让我碰,告诉你,现在对我来说什么国事,军事,政事都没有房事重要!以后政事问庞籍,军事问狄青,房事问我就对了!”

        陆轻盈笑的前仰后合的,笑软了就趴在云峥胸口上道:“好我的老爷啊,这话要是传出去,会被东京人生生的笑掉大牙。”

        云峥笑着重新把手探进去揉捏着道:“人生百年,如同白驹过隙,天地间有无穷的秘密等着我们去探索,有无数的美食等着我去品尝,家里还有两个美人等着我去亲近,谁有工夫去过问国事,让它见鬼去吧。”

        葛秋烟抱着闺女云落落走进来的时候,见陆轻盈衣衫凌乱面红耳赤的,赶紧掩住闺女那双乌溜溜的眼睛道:“您二位也注意一些,仔细被孩子看见。”

        有了小闺女,云峥满腔的火焰顿时就消退了,起身抱起闺女往脖子上一抗就打算带他去花园里溜达。

        葛秋烟连忙道:“老爷,石家,王家,和曹家邀请老爷去梨园参加酒宴,您去不去倒是给个准话啊,石家的管家已经来了三回了。”

        “那就去,大家都去,听说石家的梨子非常不错,摘几筐回来好过节。”云峥兔子一样的蹦跶着哄闺女开心:“闺女也去!”

        葛秋烟答应一声就匆匆去前面回帖子,这是云府在开封参加的第一场贵族盛宴,她很想去看看富贵人家到底是怎么过日子的。

        PS:第一章

        
    纵横中文网下载拔萝卜全文阅读免费云鬟酥腰未删节书迷楼小说网顶点小说有哪些小说网站推荐《深不可测》双a免费阅读小说网趣阅读小说网手机版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