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金币即是正义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再临首都
        尽管说得轻,但是伊戈似乎还是听得很清楚。他笑了笑,手中的鲁特琴缓缓停下,说道——

        “当然,我也在努力找寻自己的伙伴。我只能说,我们精灵一族实在是太过拘泥于自己的地方了,在这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广阔,这个世界上竟然有那么多的国家,有那么多的种族。从黄金大陆的这边走到另外一边,可能光是用脚走一下就需要花上将近五十年到一百年的时间,更别提在海的外面,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大陆在等待着我们的发掘?”

        “在和我的同胞们分离之后,我想要做的就是立刻找到我的同胞。我不断地寻找,希望能够重新找到我的同胞们,然后大伙儿再次聚集起来,再次过上以前那样的生活。”

        “可是,我的同胞们显然并不如同我那样都会寻找彼此。正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我们精灵族不喜欢改变,也不喜欢到处迁徙。在我们的家园被摧毁之后,他们的确四下分散,在逐步的散乱之下,他们却是逐步找到了各自的其他的栖息点。”

        “那些栖息点或许并不如一开始的精灵家园,但是却已经足够他们容身,也足够他们隐藏自己,尽量不与其他人接触。”

        “所以,一开始我找的很辛苦。”

        “我孤身一人,在这个人类占据大多数的世界上默默寻找着我的族人。我找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当我第一次找到我的族人的时候,距离我和他们走散,竟然已经过去了差不多足足七十二年了。”

        爱丽儿默默地张开嘴,让自己惊讶的下巴先缓缓。

        车顶上的精灵继续说道:“在我第一次找到我的同胞的时候,我简直是高兴坏了。那个时候我甚至已经喜极而泣了,觉得一切的辛苦都有了回报,甚至我都已经能够看到精灵一族新的栖息地已经在我的眼前了。”

        “可是当我拉着他,希望能够和他一起出发去寻找其他的精灵族同胞的时候,我的同族却是拒绝了我。”

        “一开始,我没有办法理解。我觉得他的脑子简直是出了问题,我们精灵一族难道不应该和自己的同胞们生活在一起吗?他为什么要拒绝我?”

        “可是,当我看到他那熊猫人妻子,以及五个拥有着精灵血统的熊猫人孩子的时候,我却是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随后,我也明白了他为什么能够找到那么一个幽静的竹林隐居,如果不是因为通过兽人城镇上的一些蛛丝马迹获得线索,我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他。”

        到了这里,车顶上传来的就是一阵长长的叹息……

        片刻之后,精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的同胞拒绝了我,不肯和我一起离开了。他已经有了新的生活,有了自己独特的人生。他的人生中已经改变过一次了,这一次,他不想再次和我一起改变了。”

        “无可奈何之下,我只能满怀着失望离开了我的兄弟。”

        “但是那个时候,我还是以为那只是偶然的,只是我的运气不好。所以,我就继续开始寻找,努力地寻找我的同胞。再然后……”

        “呵呵……再然后,我竟然开始能够找到更多拥有我们精灵一族体貌特征的人了。”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少年……可能又过了一两百年吧?我突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中的‘精灵’似乎开始逐渐多了起来。”

        “当然,他们都是半精灵血统。而在这些半精灵血统中,拥有人类血脉的半精灵和精灵的外貌可以说是最为相似。于是渐渐地,半精灵开始在人类社会中流行了开来,半精灵半人类的混血似乎也成为了你们人类的一种时尚。”

        “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我终于明白,精灵恐怕已经再也回不到我们以前的生活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一开始我或许还能够通过追寻那些半精灵来找到我的同胞们。可是随着混血的次数增加,半精灵的血脉被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我也逐渐不能通过这些半精灵们找到我的同伴了。”

        “唉……现在想想也真的是讽刺。一开始,我能够通过半精灵找到精灵。可是到了后来,半精灵的数量那么多,我反而无法通过询问一些人是否有精灵特征来确定我的同胞了。就是这么一来二去,不知不觉,我就在这个大陆上浑浑噩噩地过了这么上千年……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并不执着于找到我的同胞,而是随着音乐随处走,将各地的故事编织成故事,传唱出去,就当做我还在进行我的任务吧。”

        前面的麻薯突然回过头:“这和你当男……公关有什么关系?”

        车顶上的伊戈一时间闭上嘴,似乎感觉到些许的尴尬了吧?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伊戈呵呵笑了笑,说道:“吟游诗人嘛,这是一个很贫穷的职业。你总要允许我有些创收,可以吃点好吃的,偶尔在旅馆里面而不是泥坑里面睡觉吧?”

        忌廉也是笑了一声:“所以说,让这个世界上的半精灵数量增加的‘麻烦’,你自己也有一份责任喽?”

        伊戈用一种略带歉意的声音说道:“我只能说,这并非我的本意。”

        前面的麻薯回过头,揉了揉自己的手臂,轻轻地嘟囔了一声:“肮·脏。”

        车顶上的伊戈也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他只是笑了笑,却并没有说些什么。

        和麻薯的认真以及忌廉的挖苦不同,达克则是语气平淡地说道:“所以,你这次想要和我们一起前往瀚海城,就是想要看看你的同胞?如果可以的话,你一定也想把他拉入自己的队伍,然后一起重建精灵一族的领地吧?”

        对此,伊戈也并不否认:“如果可以的话,那自然最好。如果实在是不行,那我也不强求。一千多年了呀……一千多年,足以将任何人的心都给磨成一块镜子。我已经无所谓了,与其说现在是要去寻找我的同伴,不如说我是随着心情想到哪就走到哪吧。”

        现在, 这位精灵的自白已经说完,爱丽儿略微呼出一口气,说道:“伊戈先生,对于精灵一族的遭遇,我很遗憾。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还想要去你们精灵族的领地看看呢。”

        伊戈哈哈一笑,说道:“以后!以后总会有机会的。实在不行的话,只要精灵在的地方就可以当成是我们精灵族的领地了吧。”

        虽然这名精灵的语气中充满了调侃与自嘲,但是隐隐约约,爱丽儿还是能够听出其中所蕴含的伤感。

        在了解了精灵族的历史之后,爱丽儿突然也觉得这个精灵之前充当男妓的行为也不是那么不能够理解了。

        千年的时间,足够让高贵的精灵变成收钱办事的男妓,也足够让精灵族的血脉延续到各个角落。时间,永远都拥有最强大的魔力,不是吗?

        就这样,一路上说说话,聊聊天。白天的时候伊戈会教导爱丽儿一些精灵语的词组和语法,教她书写。等到了晚上,他就会弹奏鲁特琴,为众人唱响一首优美动听的安眠曲。

        在这样的行程之中,不知不觉,当天气逐渐化为冰冷的十一月初的时候,元素车终于远远地看到了那座蓝湾帝国的首都——瀚海城。

        再次来到瀚海城,爱丽儿的心情显得有些复杂。

        尤其是在进入城市之后,看到这座慢慢进入冬天的城市已经不再如去年那般热闹,街头巷尾开始堆积起些许的霜寒之意,每个人都裹着自己的衣服急匆匆地行走的时候,这种萧条的感觉就显得越发明显了起来。

        “今年,真的是一个糟糕的季节。”

        忌廉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四周的城市状况,说道——

        “今年遇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旱,很多地方都歉收,粮食价格暴涨。现在冬天又来的那么早,很多人都还没有准备好过冬呢……”

        达克也是轻轻点了点头,说道:“今年的冬天,一定会有很多人冻死的吧……”

        啫喱一听,显得有些急了,连忙拉住达克的衣袖说道:“达克先生!真的……真的会有那么多人死吗?这……这可怎么办?”

        达克微微一愣,随即笑了笑,伸手安抚着啫喱的脑袋,说道:“放心吧,皇室一定不会不管大家的。只要熬过今年这个冬天,等到明年春暖花开,然后风调雨顺,那么一切就都会恢复原状的。”

        爱丽儿看着达克安慰啫喱的模样,眉头却是略微皱了起来。

        她转过头,看着车窗外那些目光呆滞的行人。想想不过是一年之前,这座首都城市还因为二皇子的结婚庆典搞得那么热热闹闹的呢。再看看墙上街道上,那位皇储登基的海报都还没有来得及撤下,这里却是给人一片如此肃杀的气息……

        不过有一点至少可以让爱丽儿稍稍放心一点,因为这里毕竟是贫民区,相信只要前往稍稍富裕一点的区域,应该就不会那么糟糕了吧……

        车辆再次往前行驶了一段距离,而等到元素车终于完全离开贫民区,进入相对稍微富裕一点的区域之后,这种萧条的状况终于算是告一段落,这也算是让爱丽儿略微放心了些许下来。

        忌廉握着元素车的龙头,在街道上缓缓前行。用不了多久,就穿过普通平民居住的区域,来到了那宽敞大道另外一边的富人区内。

        面对着元素车的驶来,即便是富人区内的许多贵族和富豪们现在也是显得十分的惊讶。他们乘坐在他们自己的马车上,看着这辆没有任何魔力和牲畜的车辆缓缓前行,甚至将他们迅速地甩在身后。

        用不了多久,元素车就在一座驿馆前面慢慢停了下来。

        众人下车,在忌廉把元素车停入驿馆旁边的马车停车场的时候,早就有人从驿馆内赶了出来,快速地靠近这边的爱丽儿。

        那是一名接待侍者,在上下打量了一下爱丽儿,并且瞄了一眼旁边那辆正在停入停车场的元素车之后,立刻笑着说道:“请问,是爱丽儿·加西亚市长吗?”

        爱丽儿轻轻点了点头,伸出手,笑着说道:“正是,希望我没有来的太晚。”

        那名侍者看着爱丽儿伸出的手,显得略微有些犹豫。随后,他按照传统绅士对待淑女的礼仪,单手捏住爱丽儿的手指前端,俯下身,打算亲吻她的指背。

        可这个时候爱丽儿却是反过来抓住他的手,用力地上下摇了摇,同样以一名绅士的礼仪行礼,随即就松开手,抬起头望着面前这座驿馆,笑着说道:“我本来还是希望能够派遣信使先来打个招呼的。但是后来想想,信使的速度可能还不如我自己来的快,所以就先来了。这次我带了一些随从,不知道有没有充足的房间?如果房间不够的话,我们就另外找住处。”

        这名侍者一开始被爱丽儿握手抽手的动作搞得有些惊讶,但是随后立刻醒悟过来,连忙笑道:“够够够!绝对足够!殿下特地吩咐过,加西亚市长这次前来很有可能会率领许许多多的随从!所以我们这边特地准备下了超过一百人居住的房间,其中有二十间独立房间,专门预备供您使用!而这次……”

        这名侍者转过头,看着那些从车上下来的达克、啫喱、麻薯以及伊戈,再看了一眼那边停好车的忌廉,笑着说道:“我们可以给您安排最好的房间!只希望您不要觉得我们招待不周就行了!”

        爱丽儿有些喜欢这个侍者,他很会说话,对事情也安排的妥妥当当。

        当下,她点了点头,转过头冲着身后的众人说道:“我们现在终于到了。大家,拿行李吧。”

        侍者连忙走上前来,笑着说道:“行李有专人负责运送。不如现在先由我送各位去各位的房间吧?”

        此时,达克却是突然举起手,说道:“对不起会长,我可能……不住在这里了。”

        听到达克这句话,爱丽儿先是一愣,但是很快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随即轻轻点了点头。

        但是旁边的啫喱却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个男孩的表情一下子就显得有些紧张了,慌慌张张地说道:“达克先生?您……您不住在这了?那您……那您去哪里?我跟您一起去!”

        达克略微呼出一口气,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啫喱的肩膀,笑道:“别担心,我只是去处理一些私事。你就先和会长待在一起吧。会长,这个孩子就先拜托你照顾了。我……我尽量早点回来吧。”

        忌廉呵呵一笑,说道:“放心吧!既然我们会长愿意让你去,那么肯定就做好了你回不来的准备了。”

        达克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你就咒我吧。不过……忌廉,虽然时间不长,仅仅只有短短的一年不到的时间,但如果我还能够继续下去的话,我还是觉得在人鱼之歌的生活比以前精彩多了。”

        对于达克的这声道别,忌廉双手抱在胸前,点点头。

        但是同样的, 旁边的麻薯也同样有些理解不了了。只不过这个小女孩并不像是啫喱一样开口询问,她只是默默地听着,不说话。

        众人目送着达克转身,离开了驿馆前面的街道,拐了个弯,就不见了。

        而在送走达克之后,伊戈这个精灵也是将自己背后的鲁特琴转到了身前,轻轻拨弄了一下,笑着说道:“那么,我也先就告辞了。谢谢你们送我一程。”

        刚刚离开了达克,这让啫喱的心神显得有些不宁。随后看到伊戈竟然也是这样一幅要离开的模样,更是显得有些焦虑了起来。

        他也说不上对伊戈有多么的留恋,只是觉得一起行动的人数量越多越好,可是一旦人数减少,他就会对与人鱼之歌的其他人接触产生些许的隔阂感。这种隔阂的感觉没有什么来由,如果非要说的话,那恐怕就是所谓的怕生吧。

        “伊戈先生!您……您也要离开吗?啊,您还是住在这里的是不是?等会儿还要回来的是不是?”

        伊戈稍稍皱了一下眉头,随即转过头,用一脸期待的目光看着那边的爱丽儿,说道:“我也能住吗?”

        那位侍者自然也是看出了端倪,说道:“加西亚市长,请问这位是?”

        爱丽儿略微呼出一口气,说道:“请问能否安排?他是我们在路上碰到的一个同行的伴侣。”

        侍者的眉头皱起,点点头:“啊……也就是说,不是人鱼之歌的成员,或是鹈鹕城的随行官员喽?如果什么都不是的话,加西亚市长希望能够安排住处当然没有问题,只是可能需要履行稍稍多一点的手续。这位……这位……”

        听到自己似乎可以被安排住所,伊戈立刻高兴了起来,连忙凑上来说道:“伊戈!伊戈塔里·特里·艾纳逊!叫我伊戈就行了!”

        

        
    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有点污的小说现代言情武炼巅峰小说璧水popo h师徒小说搜索神器阳春h元鳕春潮奶酥多肉质量好的文笔小说网站排名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