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月谣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 初阵
        考官的声音回荡,嬴抱月微微回首。

        桂花树下的少年们却是都已经呆了。

        “抱月……”

        “月姐姐,到、到你了……”杜思齐拽住她的手臂,愣愣开口。

        “是到我了,但你们这是什么反应?”嬴抱月有些失笑,“我难道还能一直不上场不成?”

        她待在这里可不是个摆设。

        不过周围很多人恐怕是这么想的。

        “前秦公主?那个女修居然真的要上场?”

        “她还是呆在台下乖乖给人疗伤的好,搀和什么对战!南方修行者都输了这么多场了,现在应该来个高手挽回士气,一个女人来凑什么热闹!”

        “好歹是个魁首,也许能赢呢?”

        “赢什么赢?一个等阶六能做些什么?这可是中阶大典,那么多高手修炼多年,这个女人真的以为中阶大典也那么简单?”

        议论中也夹杂着些许反驳,然而这个假设在考官抽出下一个上场者后变得鸦雀无声。

        “前秦公主的,对阵北魏端木寒!”

        端木?

        嬴抱月闻言眸光迷蒙了一下,她好像在哪听说过这个名字。

        但不等她想起,这个名字犹如一石惊起千层浪,顿时变得沸反盈天。

        “端木家?还有子孙吗?”

        “之前第一轮没有见到,难道是轮空了?”

        “果然是轮空了,是等阶五啊!”

        “完了完了,居然遇上端木家的人,上一场前秦世家公子都输得那么惨,她这是要把前秦人的脸都丢完吗?”

        嬴抱月一时间想不起来这个端木家的具体情况,她干脆不想了,转头看向姬嘉树,“这个端木家很厉害吗?”

        姬嘉树也处于震惊中,闻言怔怔看向她,“你原来不知道么?”

        “我为什么要知道?”嬴抱月笑了,“我又不是要和他家和亲。”

        说实话,她记不起来的世家,如果不是她记忆有问题,那至少在二十年的时间,这个家族在修行界没有一点水花,毕竟十年前的事情她都清楚,重生后还恶补了一下最近十年内有关修行者的各种战报。

        更何况她从来不以家族来看待修行者。

        姬嘉树没想到她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耳根热了热,但还是正了神色,“端木是北魏有名的隐世世家,三十年前在大陆人才辈出,只不过三十多年前赶上乱世后,家族为了保护人才约束子弟隐居山中,每一代据说只派一位子孙出世。”

        三十年前?那就是她师父他们那一代了。

        不过她师父那一代才是真正的人才辈出,虽然都被她师父压得抬不起头来,但随便拉一个神舞境出来都是乱世枭雄,嬴抱月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端木家的位置。

        况且在乱世中选择避祸一直避到现在……

        那就是大秦建立后也没有选择出仕,一直躲到现在。

        估计不是和嬴家有仇就是不看好统一六国,想观望几年,结果没想到大秦二世而亡,新的乱世开始了,这端木家就一直观望到了现在。

        对这样的家族,如果能藏到底,嬴抱月并没有意见,但每一代派一个子孙出来行走,这明显是既想避祸又不想家族的名声在修行界彻底泯灭的。

        不想留在江湖却希望江湖上依旧留着自己的传说。

        这世上的事怎么可能有这么容易。

        “那这位端木寒就是这一代端木家外出行走的子孙了?”嬴抱月轻声问道。

        “是的,”姬嘉树微微吸了口气,“他是上一届初阶大典的参加者。”

        嬴抱月眸光顿了顿,“这么说,他是你的手下败将了?”

        姬嘉树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耳根再次发烫,但下一刻他正色起来摇了摇头,“不是。”

        嬴抱月感到意外。

        “他在进入八强之后放弃了参战资格,”姬嘉树沉声道,“说是有祖训,子弟不可过于争强好胜,人多的对战,最多取到第八名。”

        百尺竿头,不更进一步。

        这就是端木家的作风。

        在修行界有不少世家因此赞端木家的子弟作风高洁,是修行界中少有的清流。

        端木家也许不算修行界最强的世家,但子孙基础扎实,实力雄厚,最重要的是声誉极好。

        姬嘉树也是从小听着这些传言长大的,想到嬴抱月要和这样的对手对战,他眼中就难掩忧虑。

        “这都是些什么鬼。”

        然而听到嬴抱月的笑声,姬嘉树有些怔愣。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嬴抱月笑了,将陈子楚手臂上的绷带打了个结,站起身来,“我去了。”

        周围其他少年刚刚一直在听他们俩人对话,越听心越心惊,此时看着嬴抱月像个没事人般站起,所有人都目露惊讶。

        “抱月,你……”

        姬嘉树也有些意外,因为嬴抱月并不是轻敌之人,可她听了端木家的事后却无动于衷。

        她知不知道她这个时候被抽到上场,还是面对这样的对手意味着什么?

        姬嘉树看向外侧李稷袖子下攥紧的拳头,他真的怀疑这个签有问题。

        南方修行者败了那么多场,急需一场胜利,嬴抱月如果输了,就会成为压垮众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将所有怒气都甩给女修。

        况且之前霍湛败得那么惨,如果嬴抱月再输,前秦的面子就被踩到了泥土里。

        这根本就是有人想打击前秦,打击她。

        在修行界名声悠久的端木家就是最好的对手。

        她……

        “嘉树。”

        就在这时嬴抱月回过头,微笑着向姬嘉树伸出手掌,“不为我加油吗?”

        姬嘉树一愣。

        他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中有着明悟,有着坦然,唯独没有畏惧和阴霾,犹如雨后洗净的天空,清澈见底。

        她什么都知道,却根本不怕。

        她只要前进就好。

        姬嘉树也笑了,“你啊……”

        他走上前,向她伸出手掌,这时杜思齐冲上来,“我也要!”

        赵光陈子楚也挤过来,归辰姜元元也跟着来了,最后伸过来的是一只大手,嬴抱月瞥了一眼身侧像是不自在般别过脸去的李稷,在心底笑了。

        众人的手掌叠在一起。

        “我不过就是打个第一场而已,”嬴抱月笑起来。

        “加油。”姬嘉树和众人一起将手掌往下一压,微笑着望着她说道。

        “我去了。”

        嬴抱月丝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登上高台。

        
    宝宝只想1v1全本小说网小说和轻小说的区别10部值得看10遍小说小说大全武侠仙侠楚昭阳顾念在冰箱上百帐欢小学三年级英语免费跟读少儿英语启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