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月谣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打算
        看着院中沉默下来的少年们,嬴抱月并不意外,其实在听到山鬼提出的那个条件后,她就明白了。

        今晚过后,他们这群人,估计就要分开了。

        修行者算是重要的战略资源,各个国家都会想要牢牢握在掌心,故而他们每人身上的束缚都很重,即便没有束缚,各国朝廷都会想方设法给他们加上束缚。

        比如嬴抱月就知道,孟诗登临等阶四后,北魏朝廷就紧急给她妹妹孟歌加封了一个县主之位,即便孟歌还远在东吴,册封的文书就提前三百里加急送来了,只是不知道孟诗真实身份暴露后北魏朝廷会如何处理这个册封。

        更别提刚刚离开的莫华、拓跋寻和贺兰承三人。

        天地君亲师。

        所有长城内六国的修行者都是听着这个教诲长大的。

        不管他们赞不赞同北魏朝廷和北寒阁的作法,北魏王是莫华的祖父,许沧海是拓跋寻和贺兰承的师父,他们三人都不可能违背君父和师长的命令。

        之前他们这群国家各异身份各异的修行者能一路同行,能一起聚在这个小院里,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各自国家都支持的共同目标。

        但现在这个目标变得不一样起来。

        短暂的沉默后,姜元元笑了笑,“我参加不参加高阶大典,可不能宣之于众,毕竟这里有其他人在。”

        说完他的目光从一边沉默的孟诗脸上掠过,孟歌攥紧姐姐的手,眼中流露出一丝怒意。

        她知道这话是专门挤兑她们的,这个南楚王子是担心她们这两个北魏人回去向北魏朝廷告密。

        孟诗脸上却没有愤怒,她只是静静抬头看了一眼嬴抱月,向她和林挽弓低头一礼,“师父,殿下,我还是先回去了,我和妹妹待在这里已经不合适了。”

        她毕竟是北魏人。

        “你等等。”嬴抱月打断她,“你先别回去。”

        孟诗的情况可以说是这里面所有人里最复杂的。

        她是北魏继子,是北魏修行者,但今日却又被揭露出是在北魏被人人喊打的女修,从莫华临走前的话中嬴抱月不难猜出北魏人队伍中有不少人对孟诗有所微词。

        山鬼的话又难免刺激到北魏一些修行者的神经,孟诗此时的处境可以说相当危险。

        虽然有耶律华在,嬴抱月目前不担心北魏其他修行者有能力绕过他威胁到孟诗,但不知为何嬴抱月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但她暂时也想不到如何处理孟诗的问题。

        作为被王命册封的继子,孟诗不能长期盘桓东吴,否则北魏朝廷很可能会派人来抓捕,但如果就这么放孟诗回到北魏,嬴抱月总觉得哪里不妥。

        “不用担心,我会陪她回去。”

        林挽弓的声音打断嬴抱月的思绪。

        嬴抱月抬起头,这个变化极大的师弟还是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但看向孟诗眼中有着不容分说的坚定,“阿诗是我的徒弟,我自会护她周全。”

        嬴抱月松了口气,她之前和林挽弓也已经谈完了,于是点了点头。

        孟诗和孟歌在夜幕下离开了世安院。

        在临走前,被林挽弓护送的孟施忽然回过了头。

        “殿下。”

        依旧穿着男装的少女莞尔一笑,“我临走前会来和你告别的。”

        嬴抱月心头一缩,她知道孟诗已经做好了之后的打算,会先行一步回到北魏。

        孟诗望着站在门槛处的少女,深吸一口气。

        虽然参加高阶大典的条件很困难,但她知道一定拦不住这名少女。

        可以的话她也想跟在嬴抱月身边,但她现在还是戴罪之身,留在嬴抱月身边只会给她添麻烦。

        林挽弓之前已经和许沧海达成约定,会亲自带她向北魏王请罪,只有完成了这件事,她才算是自由之身,那时候她一定会回来嬴抱月身边,和她一起参加高阶大典。

        孟诗相信嬴抱月的判断,北魏朝廷从明日开始一定会开始封锁国境线,北魏队伍也一定会在许沧海的带领迅速出城赶回北魏。

        孟诗不知道在这种严酷的条件下嬴抱月要如何到达北魏,但她相信,她们一定会在北魏相遇。

        她一定有办法的。

        “月姐姐。”

        孟诗传音入密的声音在嬴抱月耳边响起,她微微一怔。

        走到马车边的少女留下最后一个笑容。

        “我在北魏等你。”

        ……

        ……

        又是一个在北方等她的人吗?

        孟诗的这句话忽然让嬴抱月想起那个在大雾中转身的碧瞳少年,但孟诗的笑容更加真诚。

        嬴抱月会心一笑,向离开的马车挥了挥手。

        “你果然会去吗?”

        随着她一起走回院内,姬嘉树忽然开口。

        嬴抱月看向身边安静的少年,攥紧自己的手腕,点了点头。

        “我必须要见到山鬼。”

        之前在交谈中,季大和林挽弓都同时和她说了他们所知的关于林书白去世时的情形,不少事情是她已经了解到了的,她师父在临终前安排了很多事,见了很多人,的确应该是对自己可能出事有所察觉。

        而从季大和林挽弓的话中,她得到了最重要的一个情报。

        那就是她师父在陨落前见的最后一个人。

        就是山鬼。

        山鬼的手上一定有最大的秘密。

        而且她手上的诅咒已经等不了多少时间了。

        从季大那里她了解到,如果这世上有神子能解她的诅咒,那么山鬼应该是最有可能办到的一个。

        季大说他曾经听她师父说过,山鬼是神子中最擅长阵法和诅咒的一人。

        但即便到了西岭雪山,如果山鬼不想出现,大罗神仙来了也见不到他。

        林挽弓说他虽然收到了消息让他帮忙送剑鞘,但他几乎都是和山鬼隔空交谈,剑鞘也是按照山鬼所说去了一个山洞拿到的,他也从未见过山鬼本人。

        那么见到山鬼唯一的途径就只剩下了一个。

        那就是参加高阶大典。

        冥冥之中,嬴抱月总觉得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推动着她,让她去见他。

        “是吗,你要参加啊,”而就在这时,姬嘉树笑了笑,“那我也去。”

        嬴抱月一怔,“你不先回南楚么?”

        “不回去了,”姬嘉树摸摸春雷剑的剑鞘,“有这么难得的机会,我为什么不参加?”

        “听说我父亲和北魏国师向来不对付,想来他也不会阻止我。”

        这倒是……

        “就算他阻止我,我不听他的话也不止一次了,”姬嘉树笑起来,“也不差这一次。”

        况且这一次,他父亲就算要阻止也是出于面子上的阻止,估计很多各国朝廷和世家都是如此,就算北魏王发出国书要求各国约束本国修行者不去他们家挖砖,但肯定还是会有很多国家支持修行者偷偷去。

        嬴抱月和姬嘉树走进小院,只见陈子楚正在和赵光偷偷商量着什么,看见他们进来,陈子楚偷看了一眼假装在看风景的姜元元,凑过来悄悄问道,“公主殿下,你知道能从哪弄来人皮面具吗?就像是光华君曾经用过的那种。”

        院子里其他少年都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这一瞬间,嬴抱月知道了所有人接下来的打算。

        她微微笑起来。

        所有人,都会去参加高阶大典。

        大月谣

        
    红烛帐暖被翻红浪系统小说排行榜前十名第一卷第1章 卧室禁地无爱不欢都市言情小说有哪些小说网站第九特区 伪戒小说录音软件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一女四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