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残阳如血剑气如霜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方案确定
        “致命的一击?就凭你......?!”

        这众人望着这长得瘪瘪揪揪,一阵风都直打晃的李老汉,觉得他竟不说那实话,就这小体格,还吹什么牛啊?

        老老实实呆着得了,趴门趴窗,就是为了听声,你他妈的竟拿这帮人当傻子了呀?!

        这李老汉看出了众人的意思,心道你们这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随之那眼睛四下瞄了一圈。

        但见那院里的一棵大树根底下,有一块乘凉坐着的青石。

        便愤愤然的走了过去,一哈腰,用手抓住那石头,运足了劲,憋得脸通红,随之“啊”的一声大叫,要将那石头举过头顶。

        随后是“呼通”的一声,石头纹丝未动,那李老汉却闪了一个跟头,一腚跌坐到那地上。

        这刚刚屁股就摔的不轻,这下子更像裂开了一般,他在那地上,不停的打着滚的嚎叫。

        引得众人不住的“哈哈哈”的大笑,他那儿媳惊叫着赶忙上前搀扶,不停的询道:“哎呀,这摔伤没有啊?你这一把年纪了,还逞什么能啊?!这……”

        本来这李老汉被这儿媳妇柔软并带着香气的小手,抓捏之下,骨头一阵酥.麻,正闭着眼睛享受,受用的很。

        突地闻听话不入耳,一把将她那小手,使劲的搡了一下,不满的道:”什么一把年纪,我才多大啊......!”

        人在年轻的时候,别人说你年龄大,真的好高兴,因为是觉得别人认为你成熟。

        可年龄大了的时候,就怕别人说你大。

        所以不有这么一句话吗,叫做逢人减岁,见物加价。

        也就是说,当你见到了一个人的话,你本来看着他有五十岁,你偏偏要问,“你今年有四十吗?”

        那人听了准保兴高采烈,心花怒放,你是有求必应。

        再一个是当你看见一个女子,戴了一个玉手镯子,本来你知道只值五两银子,她若问你,“你看这值多少钱啊?”

        你便不能实打实的说,你要说:“哎呀,这么漂亮的镯子,我以前可从没见过啊!这没个百八十两银子,是下不来的呀!”

        那女子便兴奋的,恨不得一下子扑到你的怀里。

        反正这你一分钱也不用掏,一分钱也没损失,何乐不为呢?

        这遇到像这李老汉的儿媳妇样的人,那是没人不烦的。

        有些人与人初次见面,便大瞪着两眼,盯着人家问:“你老高寿啊?”

        那人本来才五六十岁,便焦急起来,难道自己这几日的操劳,就老成这样了呀?为了证实是否确切,心情失落的回问道:“那你看呢?”

        那人见问,便不加思考的道:“有七十多了吧?”

        “你这.......!”这人便会恼火的不行,你想办个正常的事,也是门都没有。

        所以说有句话叫,好嘴养活三口家,还有就是,好汉出在嘴上,好马出在腿上。所以人一定见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那这李老汉的儿媳妇就属于这样的人,当下就惹恼了这李老汉,使劲的推搡着这儿媳妇。

        这儿媳妇还并不知情,只道他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儿媳,来搀扶他而难为情,便嘻嘻笑着道:“爹呀,这自己家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

        那李老汉也无话可说了,任由着她从地上将自己拽起来。

        突地感觉自己的肩头触碰到似那柔软的棉花上,扭头一看,是那媳妇儿怕他再次跌倒而将他使劲的拥在怀里。

        自己触碰的是她那软绵绵的前胸,他霎时一种触电的感觉,身子一抖,不停的哆嗦起来,越发的站立不稳,整个身体都靠在了那媳妇的身上。

        一步三摇的,哼哼呀呀的被那媳妇搀扶回家去了。

        这一下倒眼馋的众人垂涎三尺,半天才在那天师的一阵咳嗽之下,缓过神来,赶忙道:“哎呀,我等差点忘了正事,这驱鬼的事天师你看如何做啊......?”

        这众人正说着话,单听得那前面大殿里呼通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倒坍般的声响,那众人和天师马上奔过去,但见那大殿的地中间好似躺了一个人,之所以好似,因为这看不见脑袋,那天师见了抢上前去,一把将拱在地上的脑袋给使劲的挣了出来,不停的骂道“二狗子,你他娘的又喝多了,你再这样下去,赶明个我给你赶出山门......!”

        此时那众人才看到这确实是个人,因为刚刚脑袋窝在那下面,所以无法判别是个什么东西,现在看清了,不过心里倒画起魂来,这二狗子是谁啊?听着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倒好像是这天师的徒儿,天师怎么能收这样的徒儿呢?

        那天师随之满脸通红的扭头不好意思的对着众人道:“这是劣徒,让各位见笑了呀......!”

        这众人一时面面相觎,最后还是那张大哥不停的打着圆场,“哎呀,这天师啊,这年少轻狂是那难免的,在你老的**下,用不了几年就会走上正道的了,这还用我等替你说啊,你是早已心里有谱了呀!”

        那天师闻听这恶化,哈哈一乐,“哎呀,你等这众人真的是那明事理的人啊,这驱鬼的事大家尽管放心,就冲着你等这些人,就是一文钱不给我,我也要办!”

        ......

        这众人在回去的路上,范起了合计,刚刚这天师的话里话外,说的明明白白,冲着这而些人可以一分钱不要,也就是说这驱鬼是要钱的呀,众人怎么没有想到这些呢,这其中是有费用的,那这费用由谁来出?这必须闹清楚,话说回来了,就是不能让人家天师白干。那送去的贡品是奉献给“三清”的,与天师无关。

        研究来,研究去,众人达成一致意见,这费用由这身上有鬼的女子家摊,其他人家从人道的角度给点微微了了的象征性的赞助,抹抹脸,一个屯子里,将来解决了这些事都受益,哪能分出个彼此。

        但那色鬼缠身的女子必须到这观里来住,接受这天师的**。驱除身上的色鬼,这一切吃用花销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那身上有鬼的女子的家里自然要多出费用了呀......
    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笔趣阁免费小说大全小说网黄凤凰小说欲孽合欢史上最强炼气期 李道然小说乡村青春禁地小说众男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