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赴约
        “这家伙不对劲。”这是现在梅涟.所罗门的第一反应。

        他倒是没有在意林顿问的什么宝物之类的东西,他现在满脑子的疑问都是,林顿怎么会知道他的本体的情况的。

        是的林顿这边其实记得的也不是很多,梅涟.所罗门这个名字他的印象中还是有点记得的。在他的印象中对方应该就是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而已,但是眼前出现的这个老头自称是梅涟.所罗门,林顿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自己都觉得是自己记错了,因为梅涟.所罗门这个人物本来也没在圣杯战争中登场,属于超纲范围。

        然而实际情况是,眼前的这位老头只是梅涟.所罗门控制的四头魔兽之一,能够完美的伪装成人类的鼠王,平时的话梅涟.所罗门一般都是用这个样子示人,原因是他本身其实就是死徒,也就是吸血种,那吸血种的特性之一就是永恒的青春,被转化为吸血种的时候多少岁,一直变回保持这个年纪。而梅涟.所罗门变成吸血种的时候,仅仅只有12岁。

        但是问题来了,这件事即便是在埋葬机关的内部,知道的人也非常的少,只有埋葬机关的队长奈瓦雷克等少数人知道,林顿……是怎么知道的?

        这真的是太过意外了,梅涟.所罗门知道自己来这边只能算是一时兴起,本身埋葬机关实际上都不可能派他过来的,这么微小的事情,甚至都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死徒出没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派他来嘛。所以遇上林顿完全就是个意外,要不是这确实就是自己突然决定的,梅涟.所罗门甚至怀疑是不是有人针对他设的局。

        “喂喂,问你呢。”这边的梅涟.所罗门脑中是想了很多,以至于都有些发呆,林顿这边则是直接叫醒了对方,“你们圣堂教廷有什么宝物之类的东西吗?”

        林顿这么问当然也是打起了贵重品的主意。是的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林顿到现在为止还没找到过什么贵重品呢,一开始以为是英灵,宝具,结果都不是,那林顿这边排除法之后只能觉得是圣杯了。

        但是现在出现在面前的梅涟.所罗门倒是帮他打开了一点思路,虽然林顿现在还不能肯定自己面前的这个梅涟.所罗门到底是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毕竟梅涟.所罗门的能力他是完全不记得了,根本不熟好吗。但是刚好想到那个名字,林顿突然发现自己不用纠结在圣杯这个圈里子啊,这圣杯战争只不过是发生在冬木市一个小圈子里面的事情,但是……世界很大的好吗。

        那之前林顿不是也有类似的经验了吗,上次魔禁世界不就是教会这边在给他贡献贵重品嘛,那这个世界是不是也可以套用一下这个情况,毕竟这个世界也是存在各种“魔法道具”的,这些魔法道具是不是贵重品呢?因为圣杯到现在还没确定是贵重品嘛。

        “唉?”听到林顿的追问,这边的梅涟.所罗门才从有些混乱的思维中清醒过来。当然虽然没去想这些,林顿的问题他还是听到了的。想了想,梅涟.所罗门说道:“就如刚刚所说,我这边是隶属埋葬机关的,只是负责死徒方面的事情,你问的什么宝物之类的,并不归我们这边管辖。”

        “哦……”不得不说梅涟.所罗门说的还有点道理,埋葬机关现在看来类似军事部门嘛,那他们不清楚国库里面是什么情况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林顿也信了。

        那么问题来了,要不要去圣堂教廷看看呢。这林顿也有点犹豫。虽然说外面的世界挺大的,但是属实也太大了一点,圣堂教会的总部在哪里林顿也并不知道,毕竟原著之外的东西林顿记忆中也几乎没有,就猜测一下对方的总部默认是在梵蒂冈,但是宝物库也在那边吗?

        更别说现在也没能肯定林顿想的魔法道具就是贵重品,最好能给个东西先让自己试试。如果能确定的话,林顿表示直接冲圣堂教会的总部也可以。

        稍微的纠结了一下,林顿决定……先把这边圣杯战争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就算这边的圣杯真的再把他们送到十年后,十年后的圣堂教会又不是说不在了,到时候再冲脸也完全来得及嘛。

        “林顿先生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梅涟.所罗门此时问道。

        “哦,暂时没事了,之后的话可能还会找你,到时候再说吧。”林顿挥手说道。

        一如既往的说话不客气,但是这边的梅涟.所罗门好像依旧是没有在意,点点头便直接告辞了。

        出了医院,这边的梅涟.所罗门也是招呼都没和言峰璃正打,直接就离开了。说真的言峰璃正倒是还松了口气,在他看来目前的情况还是自己汇报的情况有误,让梅涟.所罗门白跑了一趟的事情,他都还在想怎么给梅涟.所罗门解释呢,结果对方也没问责就直接走了。他是不知道现在梅涟.所罗门关心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情报有误的事情。

        既然这边没想要追究,言峰璃正当然是继续办自己的事情。目前的情况,必须第一时间通知给他的合伙人远坂时臣,埋葬机关的人确认过了,林顿不是死徒,那么埋葬机关肯定是不会下场了,现在这件事就比较难办了。

        远坂时臣这边很快的得到了这个坏消息,林顿居然不是吸血种?你别告诉我他还是个人类啊。说真的远坂时臣都有些怀疑埋葬机关的人的判断,但是怀疑有什么用,圣堂教会这边的事情他们也管不到。

        那现在的情况怎么办?看来他们必须要正面面对林顿了,能赢吗?远坂时臣说真的跟根本没有信心的,但是当然也不可能弃权之类的。想了想,自己这边已经算是集合到自己能集合的所有的力量了,目前的情况再等下去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变化了,所以……是时候正面面对了。

        与其对方找到他们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如自己这边最好完全的准备,然后主动的找对方上门。从目前的观察来看,对方明显自信的很,自己这边主动的发出邀请的话,即便怀疑是陷阱,对方也会主动找上来的吧。

        于是这边的远坂时臣开始的决战的准备,而这第一步的准备,就是将小圣杯的召唤祭品捏在手里。而这个任务,自然是交给自己的弟子,言峰绮礼去完成了,而他则是直接前往了新都会馆,经过一系列的选择,他从四条灵脉中选择了新都会馆作为了决战的地点。

        远坂时臣的行动很快,因为他这边不行动的话,林顿这边估计也会有行动,就比如说小圣杯的召唤祭品,在他的这个视角看,saber的御主明显已经和对方联合起来了,也就是说小圣杯的祭品一直都是被林顿握在手里的,林顿这么做很明显是想要把召唤圣杯的主动权控制在手里。

        然而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林顿一直都待在医院,saber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在医院,奇怪的是saber的御主卫宫切嗣却出现在了教会,这当然也是言峰璃正的情报。而小圣杯的祭品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却又在爱因兹贝伦家的城堡内呆着,这是assassin的监视带来的情报。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信过剩让对方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居然还分头行动了,那目前的时机就是夺到小圣杯的祭品的唯一的机会了。可以说是过时不候的那种,所以远坂时臣必须在这个时候行动。

        时间很快的到了这天的傍晚,因为最近伤亡事故频发的关系,早早地街上就已经没有多少的行人了。就在此时,一股熟悉的魔力突然出现在了冬木市新都会馆的方向,这魔力非常的明显,不管是远坂凛还是林顿,都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

        “archer的魔力。”远坂凛立刻说道,“这……是主动的邀请。”

        “哦?“林顿也有些意外,本来是打算明天直接找上门去的,没想到到了晚上的时候对方居然主动的邀请他们了,看来是准备决战啊。

        “这应该是主动约战的邀请吧。”远坂凛说道,“应该是……父亲的计划。我们怎么办?”

        “那对方都已经主动的邀请了,我们当然是正面上了。”林顿说道,“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远坂凛沉默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明白了,确实也是该解决这一切的时候了。我决定和父亲坦白。”

        “随你吧,我估计他也不会相信的。”林顿说道,“走吧,为了有仪式感一点,我们还是开车去吧,突然出现的话,万一没踩到对方准备好的陷阱,不是白让对方准备这么久了吗。”

        很快的,林顿等人就直接出发,一路朝着新都会馆的方向前往赴约。而与此同时,冬木市一家酒店的顶楼,一位少年摆弄了一下胸口的宝石挂坠,也不知道是和谁说道:“算了,监视什么的没有任何意义,这样麻烦的家伙,要不……直接杀了吧。”

        
    七本让我熬夜看完的小说推荐人气比较高的小说网站风流村医小说在线阅读都市小说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趣阅读小说网手机版人间绝色by随侯珠笔趣阁小说大全有哪些小说网站推荐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