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明元辅 > 正文 第059章 国戚参股
        钟粹宫之南的永宁宫,李贵妃独自一人坐在偏殿暖阁之中,怔怔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个面白无须的青年从帷幔后面转出来,走到李贵妃背后,轻声道:“阿姐,在想什么?”

        李贵妃稍稍动了一下,却没有回头,只是凤眉微蹙,反问道:“御马监换了掌印,你不好好呆在里草场衙门里照应着,来我这里作甚,就不怕三把火下来烧了你?”

        “阿姐说笑了。”那青年笑道:“谁不知道陈矩是太子的人,他这新官三把火,任烧了谁,也不会来烧了太子的娘舅吧?若是他那般不知事,也不会把我从中府草场调回里草场了。”

        李贵妃稍稍转头,瞥了弟弟一眼,道:“听你这语气,倒是挺喜欢里草场?怎么,中府草场不仅每年要接受太仓库银数万两,还管着皇庄、皇店、牧场,一年怎么也有个二三十万两银子过手,凭你们的手段,还怕饿死了不成?这里草场可管不了这些钱,陈矩把你从钱罐子里调回来,你不怨他?”

        “不怨,都是为皇上办差,在哪都一样。”青年乐呵呵地笑道。

        “嗯?”李贵妃凤目微眯,打量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道:“瞧不出来,你倒是长进了呀,都知道说这样的话了。”

        “哈哈,阿姐,瞧你说的,小弟这话可是真心实意……”

        “好了好了,直说吧,陈矩许了你什么好处?我怎么不记得里草场有什么生发的差事——你别跟我说你忽然就不爱钱了。”李贵妃挪开目光,摆手打断道。

        那青年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道:“阿姐还真猜错了,小弟在里草场只是个闲差。”说完,从后腰处取下一块腰牌递给李贵妃。

        李贵妃顺手接过一看,那腰牌本为银质,但通体鎏金,钟形而中空,腰牌两面边缘凸起双棱边,顶部錾刻祥云纹,云纹中有一穿孔,腰牌正中阳刻竖写五个大字:御马监太监。

        李贵妃没有多看,直接翻了一面,阴面样式大致如前,但中间刻的字不同:忠字七号。

        “你现在管监枪?”李贵妃皱了皱眉,看着自己这位幼弟,眼神中有些疑惑:“这可不是个肥差,你该不会想……可不要自误。”

        那青年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阿姐,你想什么呢?怕我把京营的火铳大炮拿去卖了不成?就算我胆肥至此,又有哪个不要命的敢买啊!”

        “那你高兴什么?”

        青年宦官伸手从李贵妃手上把腰牌拿了回来,在腰间系好,拍了拍它,道:“现在还不值钱,不过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得值钱了。”

        “为什么?”李贵妃一脸不解。

        “陈矩找高务实那小点金手问到的内幕消息。”青年左右看了一眼,见的确无人,才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道:“上次高务实从大同回来,给皇上和太子汇报过现如今火器的问题,阿姐你还记得么?”

        “有点印象,怎么了?”

        “那阿姐听了之后,知道国朝火器居然如此不堪,又有什么想法?”

        李贵妃一脸莫名其妙:“我一个深宫妇人,我能有什么想法?这些事自有皇上和辅臣们考虑。”

        “阿姐就不觉得咱们的火器烂成这样……危险得很么?”

        李贵妃叹了口气:“你到底想说什么?是,我当时听了之后,也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可是朝中的事情我也不懂,更不能问,我想什么都不重要。”

        青年苦笑着一摊手,道:“阿姐,你防我真是跟防贼似的,你以为我要劝你干政么?不是,我就是问一下,想知道以阿姐你这样身份的人,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是个什么心态罢了。”

        李贵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沉吟道:“我刚才说过了,我也觉得这样下去不行。”然后又道:“后面的话不用我重复了吧?”

        青年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所以啊,无论谁知道了那样的情况,都会觉得不行,咱们现在的火器实在太靠不住了,边军、京军手里头就拿着这些个烧火棍,万一出点什么事,麻烦可就大了……阿姐你想,俺答虽然称臣纳贡了,但元廷(蒙古左翼)可没有。”

        “那和你这个御马监监枪太监有什么关系?”

        青年笑了起来:“我这个职务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御马监监枪太监,按例也就兼管着兵仗局。”

        李贵妃蹙眉道:“你想做什么?”

        她就怕弟弟说,反正兵仗局出品,必属渣品,不如我也从中捞一笔。

        谁知道却不是,那青年笑道:“内廷的兵仗局也好,兵部的军器局也罢,估计都没什么救了,所以呢……高先生那边正在琢磨,准许私人开设兵器厂,制造兵器,然后由兵仗局和军器局联合验收及采购。”

        李贵妃对于政务的确不是很懂,怔了一怔才反应过来,惊讶道:“私人开设兵器厂?这似乎……有些不妥吧?”一听是高阁老正在考虑的事,她就算下意识里觉得这么做不行,话一出口也变成了明显不怎么自信的“似乎有些不妥吧”。

        这种事一般还是男人比较自信,哪怕是个残缺的男人,所以这青年摆手道:“我知道阿姐担心什么,无非是觉得私人如果准许制造火器,会不会导致火器泛滥民间,造成麻烦。”

        李贵妃问道:“难道不是这样?”

        “是,也不是。”青年笑道:“阿姐,不是我说,你都能想到的事,高阁老、郭阁老、张阁老他们还能考虑不到么?这些隐患,自然都是提前就会想法子杜绝的。”

        “都交给私人了,怎么杜绝?”李贵妃奇道。

        “呃,我这里的消息,都是陈矩打听来的,可能不怎么全,阿姐你就姑且一听?”

        “行,你说吧。”

        “是这样,虽说是交给私人,但是首先呢,不是随随便便来个人都能有这样的资格,会有很严格的身份限制:譬如家中数代忠良;建厂出资必须达到至少十万两;所制军械必须申请,准你造铳你才能造铳,准你造炮你才能造炮;厂子本身也要接受御马监和兵部监管,造了多少都得有数目、有来历、有去向;最后,造出来的军械也要通过兵仗局和军器局监督查验合格,等等等等,限制很多。”

        “哦……”李贵妃想了想,点头道:“这样的话,听起来倒还可行,内廷外廷一起监督,倒是个好主意。”

        那是自然,毕竟在李贵妃看来,如果内廷外廷都联起手来欺瞒皇帝,那早就不是火器外流民间这样的小问题了。

        但她马上又回过神来:“不对啊,这样的话,你这兼掌兵仗局岂不是更没用了?”

        “怎么会没用?”青年哈哈一笑:“我管着兵仗局,就相当于决定着这些东西能不能被军中采用……”

        李贵妃凤眉一竖,语气一下子严厉起来:“你要受贿?”

        “阿姐这话太难听了。”青年一摊手:“这么说吧,东西不合格,它肯定不会从小弟手里获批,但是呢,就算东西合格……哎呀,人家都能拿十万两出来做买卖,总不能一点正常的礼尚往来都不知道吧?更何况……”

        李贵妃听得松了口气,但一听“更何况”,立刻又问:“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我瞅着高务实自己对这买卖也挺有兴趣的,他这小子还是挺会做人的,到时候咱家也能跟着沾点光。”

        李贵妃微微一怔,但马上也觉得这不奇怪,高务实这小子的生意经的确了得,真要是有这样的买卖,他插一脚也不奇怪。

        谁知道那青年又好像想起什么大事来,一拍脑袋,道:“哎呀,差点忘了,咱爹对这买卖也挺有兴趣的。”

        李贵妃怔了一怔,诧异道:“你胡说什么呢,咱家上哪去弄那十万两?莫说十万两了,一万两拿的出来吗?”

        青年笑道:“拿不出来,不过没关系,咱们可以参股啊。阿姐,你知道的,阿爹和张四维关系一直不错,而张四维呢,又是高务实的亲娘舅。有这层关系在,到时候他高务实难道好意思不让咱们也参上一股?当初他搞京华香皂厂和蜂窝煤,咱们那会儿反应太慢了,都没赶上好时候,这次可千万不能再错过了,这小家伙别的先不说,论赚钱那可真是一等一的国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这么说来,这倒是个正经买卖……不过,你们切不可打着太子或者我的名头去拿干股,知道吗?”

        青年满面堆笑:“知道,知道,哪能呢。”心里却暗道:不拿干股就不拿干股,咱们就随便投点钱,看看姓高的小子能给多少股呗!我还就不信我拿一千两银子给他,他就只给我一千两银子的股!

        李贵妃见他答应下来,凤目微微转了转,但没有再说话。
    沈教授,请你矜持点击率过亿的小说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苏雅雯陈蓉小说许芸溪许熙辰小说纵横女主和男主翻云覆雨的小说番茄看书免费完整版师姐还要吗女总裁的上门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