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飞越泡沫时代 > 正文 840. 再装一蒜
        大笑算什么?

        过去了两天,中森明菜想起来还耿耿于怀。虽然笑过之后,岩桥慎一立刻回答她“没有买”,中森明菜也确实替他松了口气。但这轻率的态度算什么啊……

        总有一点又被他当成了傻瓜的微妙感觉。

        中森明菜还没有意识到,会因为岩桥慎一那阵大笑耿耿于怀,其实是在确定了他平安无事以后,一种变相的撒娇。真要说起来,这样的心态才更加微妙。

        但不管怎么说,岩桥慎一没有在股市里栽跟头,那就值得庆幸。当然,中森明菜自己没有去买股票,这也值得庆幸。

        现在回想起来,交往以后,岩桥慎一好像曾经问过她,有没有进行什么投资理财活动。中森明菜如实回答,把自己的没耐心学渣本性暴露了个干净。

        全民理财的时代,她却只想着赚到了就花,听上去怪没出息的。那时,她还以为岩桥慎一问起这件事,是要建议她也去买。现在看来,正好相反。

        中森明菜一个人吃完了早饭,又在晨光之中优哉游哉打扫了房间。整理好房间,又给母亲千惠子打电话问好。

        听声音,千惠子的状态不错。上次去看母亲,是刚过去没几天的事,当时千惠子气色不错,中森明菜也就放下心来,跟母亲轻松愉快的通个电话。

        不过,聊了没几句,千惠子却说:“你父亲从家里搬出去了。”

        中森明菜意外不已,“搬出去?”

        她反应激烈,以为父亲是在股市里跌了大跟头,离家出走。

        千惠子轻声细语,也不知道是安慰她,还是不放在心上,又或者习以为常,“星期五和星期六,你父亲一连大醉了两晚,被夜总会的妈妈桑给送回家。因为醉的太厉害,吵闹太凶,隔天还要去跟邻居们道歉。”

        中森明男在股市里的投入不少,之前日日看涨的时候,他志得意满,自觉自己是什么理财的天才。结果,转过年来,就是迎头一棍,打得他眼冒金星。

        唯有一点值得庆幸,他虽然贪心、但却胆小,有发财梦、但不至于做出荒唐事,没有去做跟金融公司借款之类的事。所以,虽然大出血,倒不至于被逼上绝路。

        只有一点,理财天才的梦碎,把这个自以为是的中森明男给打击得够呛。

        去年后半年,中森明菜被岩桥慎一鼓励、又有千惠子帮忙,终于把那栋中森大楼给挂牌。

        全曰本的人都坚信,东京的土地只会越来越值钱。毕竟,这个容纳两千五百万人的中心、这个实现梦想的舞台,吸引着四方八面的人聚集到这里来。

        只要东京还是那个中心——也毋庸置疑是那个中心。不仅是曰本的中心,甚至也会成为世界的中心。

        只要有人源源不断到东京来,东京的地价就不会下跌。

        东京的地价一天一个样儿,明天总比今天高,更是印证这一点。中森明菜不愿再为那栋大楼的事费心伤神,急着出手,在价钱方面比较好说话,不动产中介的人也尽心尽力,而大楼所在的位置靠近清濑站,交通还算便利,一挂牌,就有人问询,很快就卖了出去。

        到此为止,中森大楼就彻底和中森明菜、中森一家无关,父亲、兄姐们经营的餐馆也统统关门摘掉了招牌。

        尽管中森明菜不怎么贪恋升值的那部分,但交易完成以后,算一笔账,这栋曾经寄托了她“大家族其乐融融”梦想,又以一地鸡毛收场的大楼,除了收回本金,还赚了一千五百万日元。

        仿佛是无心插柳,凑巧参与进来的一场投资。

        刚卖掉了那栋大楼,中森明菜手头一下子多了一大笔钱。十二日,股市崩盘,她满心担忧,怕岩桥慎一去投资了股票,血本无归。

        一下子,觉得她手里这一大笔钱烫手,随时都能拿去给岩桥慎一救急。一下子,又觉得她卖掉大楼收回来的钱,是能救岩桥慎一燃眉之火的水。

        忧心忡忡想了一堆,一点也没有用上。

        用不到当然好……

        中森明菜一边庆幸岩桥慎一没有损失,一边又想,如果他有需要,自己就把钱拿出来,全力帮助他。这点并没有因为虚惊一场就改变。

        她人又笨拙,工作上也帮不了岩桥慎一什么,如果能被他需要,那么一定义无反顾。

        对中森明菜来说,卖掉了那栋大楼,是斩断了拴着她和家人们的锁链。

        但对中森明男来说,去年年底卖了本以为能让他大展身手的大楼,今年年初又断送了他“理财天才”的念头,接连的打击,又让他缩成了一团。

        年轻时,面对着一大家孩子,中森明男意气风发、赚点小钱的时候就给他们买礼物,带孩子们出去玩。可一旦手头紧了,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离开家住到外面,美其名曰要赚钱,但往往是千惠子走街串巷当推销员补贴家用。

        现在,痴心妄想成了泡影,千惠子偏偏又是那样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整张脸写满“早知道他不是那块料”的态度,中森明男看不惯妻子,又玩“眼不见为净”的把戏。

        只不过之前他住在中森大楼,现在则要另外找个地方。

        千惠子心平气和、若无其事,中森明菜听完母亲的解释,又是好笑,又是无奈。

        “对了。”

        千惠子还记挂岩桥慎一,“岩桥君那边没问题吧?”但突然问岩桥慎一,未必不是在岔开话题,不愿意再谈和中森明男之间的事。

        中森明菜语气轻松,“放心好了,母亲。”

        “岩桥没有买股票。”她一边说,自己笑起来,“还有和我一样不买股票的人。”

        千惠子心里知道她这么说也是在活跃气氛,驱赶刚才谈起中森明男的事的阴影,笑着附和,“所以,你们两个正合得来。”

        中森明菜有点不好意思,“我只是因为不明白……”

        她对着千惠子,不由自主,“但岩桥不一样。他又踏实,又稳重。”

        和母亲聊天时,对岩桥慎一那通大笑的小小不满就忘了个一干二净,只想着岩桥慎一的好。

        ……

        今天,中森明菜的工作不多,倒是下午,要去趟事务所。新的一年,有新的计划。今天下午,事务所负责她的工作人员,,以及她这个绝对的中心,要聚到一起来开会。

        上午十点钟,经纪人大本来接她,去参加杂志的拍摄。过后,去往事务所。-然后,就在碰头会上,拿到了一份新的企划邀请。

        “GENZO的岩桥桑”送过来的企划邀请。中森明菜时隔几个月,又在自己事务所的会议上,听到岩桥慎一的名字。

        这个人怎么总是不动声色地做事啊?

        中森明菜还没听工作人员介绍企划内容,先在心里暗戳戳念他。虽说如此,到底是不输给岩桥慎一的装蒜达人,她若无其事,等着听事务所经理的下文。

        “之前和岩桥桑合作的单曲成绩瞩目……”事务所经理一开口,先铺垫开场白,把上一张《接吻》的成绩旧话重提一遍,这才进入正题。

        “合作结束以后,岩桥桑对明菜桑在录音室的表现赞不绝口。”

        “赞不绝口”?

        中森明菜下意识回想起自己那一声又一声的“你这家伙!”,低下头去。事务所经理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又会错意,以为她是不感兴趣。

        毕竟,上次合作时,这两个人在录音室里吵架,中森明菜大骂“你这家伙!”的光荣事迹,也传回了事务所。

        岩桥慎一想再和她合作,中森明菜未必对他有好印象……

        “又是合作企划吗?”中森明菜嘀咕了一句。

        事务所经理解释,“是合作企划。”他把多余的话给收起来,直奔主题。

        为了消解先前的合作单曲制作期间,中森明菜对岩桥慎一的坏印象,经理特意添油加醋夸奖了岩桥慎一一顿,又把岩桥慎一赞赏中森明菜的话给搬出来,“岩桥桑非常认可和赞赏明菜桑的才能,觉得上次的企划,为了整体性牺牲了明菜桑的个性,很可惜。”

        “很可惜”。

        中森明菜听着事务所经理转达的话,和岩桥慎一大吵一架时的画面浮现在眼前。

        万语千言,不论何时,岩桥慎一都尊重她、也肯定她的价值。所以,才会在企划的单曲大卖、整个企划也大获成功以后,仍能说得出这一句“可惜”。

        她心里暖洋洋,抬起头来,等着听经理的下文。

        这反应,一直跟着她的情绪走、还总是会错意的事务所经理,打起精神来,继续说下去,“所以,这次岩桥桑想要再邀请明菜桑,以那首《接吻》为主题,再制作一张新专辑。”

        而这张新专辑,从选歌再到演唱,希望能完全以明菜桑的想法为主导。

        事务所的野崎研一郎公子亲自跟岩桥慎一说定的合作,负责中森明菜的团队们也觉得,岩桥慎一如今是制作人当中的名手,在近几年新流行起来的乐队当中威望又高,邀到让人耳目一新的歌曲绝不成问题。

        而且,合作专辑,做成了是中森明菜受益,就算失败了,挂着合作专辑的旗号,还能全推到两个人的合作没有火花上面,就能把这一页给翻过去,影响不到中森明菜。

        稳赚不赔的买卖,事务所乐见其成。唱片公司那边,这次没有了复杂的版权归属问题,还有上一张合作单曲的耀眼成绩在先,也对岩桥慎一主动递过来的邀请极感兴趣。

        为着这些,事务所的经理,尽力劝说中森明菜能够同意再次合作——

        开完了会,中森明菜就去给那个装蒜达人打电话。

        ……

        临下班之前接到中森明菜的电话,再说晚上又没有应酬。岩桥慎一听到她大方妩媚的声音,心里开始盘算。

        “今天没有工作吗?”他问。

        电话那头,中森明菜声音温柔,“没有哦。今天只拍了杂志,然后去了趟事务所……”

        岩桥慎一听着,笑了笑,“我今天晚上也没有安排。”

        他这么说,中森明菜“诶~”了一声,调侃他,“真稀奇。”

        “什么稀奇?”

        中森明菜哧哧笑,嘴上不饶人,“社长桑竟然有清闲的星期一。”就说这只纸老虎,再怎么温柔大方,也时不时露出一点马脚。

        岩桥慎一接下她这句调侃,“社长桑偶尔也想陪女朋友看月九电视剧。”

        “只是偶尔吗?”中森明菜挑他的刺。

        “真严格。”岩桥慎一乐得直笑,不接这个问题,“所以,晚上能见面吗?”

        电话那头的中森明菜小声嘀咕了一句“狡猾”,倒也大气,没有揪着他不放,“那我在家里等着你。”

        “准备丰盛的晚饭,洗澡水也替你准备好,还有漂亮的衣服……”

        她越说越离谱。岩桥慎一赶紧打住她的话茬,“知道了,下班之后我就过去。”

        放下电话,忍不住叹气。

        这个中森明菜想起一出是一出的,时不时就让他有点招架不住。不仅如此,以岩桥慎一对她的了解,总觉得打这通电话的中森明菜,有哪里不太对劲。

        但也可能只是因为这阵子没有见面的缘故。从北海道回来以后,岩桥慎一和她各忙各的,中森明菜甚至还去了趟夏威夷出外景节目。这期间,两个人也就见了个两三次。

        上个星期五晚上,中森明菜知道了股市崩盘的消息以后,风风火火给他打电话。但岩桥慎一星期六一早要去冲绳,就没有去见她。

        中森明菜冒冒失失问那一句“慎一你买股票了吗?”,逗笑了岩桥慎一。但那并不是在嘲笑她的莽撞,倒不如说是如释重负的轻松一笑。

        下了班,岩桥慎一准备去享用中森明菜准备的丰盛晚饭,再洗个澡,看看她到底穿得有多么漂亮……

        还有月九电视剧。虽然岩桥慎一根本不知道现在正在播什么,但星期一的晚上,就随口提起这一天的电视剧黄金档。

        不过,一起看的话,那倒也无妨。

        他准时下班,按时到她家。

        知道中森明菜在家里,就不用她给的备用钥匙,摁下门铃。

        
    第九特区 伪戒小说录音软件都市言情小说有哪些小说网站第一卷第1章 卧室禁地无爱不欢红烛帐暖被翻红浪系统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免费小说阅读1747王城陈蓉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