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 正文 443、【魏和的小伙伴变呆滞了】
        魏和不住地说着理水过程中的趣事、遇到的困难,还有那些让他深受触动的人和事。方长能够清晰感觉到,眼前的前修行人,在这份他为之放弃了修行的事业上,倾注了几乎全部心力。

        对他讲述的这些事情,方长倒是很有兴趣,他津津有味地听着。

        而旁边的李悦,则在确认了魏和这位白衣长辈,是个很厉害的修行人之后,有些迫切地请教了些修行上的问题。对这些,方长对于自己知道的倒是有问必答,不清楚的也能仗着自己对修行的深厚理解,提供思路或者方向。

        这让李悦心中大呼过瘾,此番交流的收获,远超过自己苦修十几二十年。说不定自己目前在修行上遇到的瓶颈,再有段时间就能突破掉。

        他面带喜色,口中兀自问个不听,而表情也愈加谦逊和感激。

        因为太过珍惜这次机会,李悦不停地在心中翻检回忆自己的修行路,将能想到的任何问题都开口问一遍。期待着能够抓紧在遇到高人的这点时间里,尽可能多收获一些,后面再慢慢消化。

        直到他将这次瓶颈的原因说出来。

        “方先生,最近我修行上颇有阻滞之感,后来思之,平常吐纳与功法运转丝毫无碍,术法上用起来也与平常相同,应当还是心性上出了问题。”

        “于是俺便从自己心性上寻找,却发现自己很是迷茫,不知道修行为了什么,这就有些麻爪了。”

        “思来想去,我应该不像魏老弟这样,志向是修行之外的事儿,该当还是落在修行上,但还是迷茫,不知道先生有什么可以提点下我的?”

        说完这话,李悦眼巴巴地看着方长,姿态放的很低。

        方长也转过视线来,上下看了看李悦。

        不过他仍然未开口回话。

        这就让蛟精李悦有些忐忑了,他十分不安地问方长道:“方先生……魏和面色如此凝重?是不是……没救了?”说完这话,李悦似乎想到了一些不好的结果,神情顿时黯然下来。

        方长笑了笑,摇头解释道:“倒也不是,我正在想,你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

        李悦顿时恢复了活力:“先生可有所得?”

        “那是自然。”方长淡然地说道:“你这种情况,历代都屡见不鲜,所以各种典籍上面记载并不少,针对的方法也有许多。不过,效果最好也最直接的,应当属于问心法。”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魏和。

        魏和自然注意到了方长的目光,不过他更为在意的,还是刚刚方长说的内容。

        对于问心法,他并不算陌生,之前方长就给他讲述过,而最终让他下定决心离开修行路,追逐自己理想的关键事件,其实也是在仙栖崖上,在方先生帮助下,进行的一次问心。

        回忆着当初的经历,魏和不由得想到,问心法?自己也会啊。

        于是他跃跃欲试地问方长道:“方先生,可是要对李兄弟用金钱问心法?我这里有材料。”说罢他就伸手去腰间,要解开荷包拿铜钱出来。

        方长摆摆手,阻止了魏和的行动:

        “不是,这对他不合适。”

        “噢。”魏和听话地停下动作。

        “他和你当初的情况并不相同,所以还是得别的方法才行。”方长解释道,而后他转头向李悦,问道:“这方法有一定的危险性,具体能不能挺过去,还是要看你自己。最后问你一遍,你确定自己仍然有向道之心?”

        李悦忙不迭地点头,说道:“活了这么多年,风险我是不怕的,至于我的向道之心,虽然具体方向上有些迷茫,因此才有了瓶颈,但整体依然随着岁月愈发弥坚。”

        “那便好。”

        方长说着,伸出手来,食指中指并起如剑,轻轻在李悦的心口窝一点,而后抬起来,又在其额头上轻轻一点。

        在心口上点的第一下,李悦如同被装进铜钟后,在铜钟上猛地来了一下,震撼的满脸懵;在额头上点的第二下,李悦的眼神顿时涣散开来,对外界再无反应,其思绪已经沉入了心中。

        方长对旁边的魏和讲解道:

        “这是种真正的问心之法,颇有危险。乃是将其拖入一个由其自己思想生成的问心关,过去之后有无穷好处。因为这问心关别人不可能知道是什么样子,所以里面如何行动,只能靠自己。”

        “旁人能做的,只是在旁边护法,而且必须要有人在旁边护法,毕竟这时候他整幅身心都沉浸于内,对外界危险不会有任何感应。”

        魏和看的有些啧啧称奇。

        单从玄奇上来看,方先生这次施展的手段,比当初在崖上给自己用铜钱施展的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他来回转悠,左右打量着自己的同伴,随口问旁边方长道:

        “有方先生在旁边,李兄弟的安危不是问题。只是刚刚为何要连点两下?而且是心口一下,额头一下。”

        方长耐心地解释道:

        “那是因为这种问心法,根本还是要让其自己的内心编制关卡,所以第一下敲在心口上,乃是叩开他的心门,让其心防层层解开,露出那些最深最隐蔽的思绪。然后才能告诉他被叩开的心防,开始编制关卡。”

        “第二下敲在额头,是为了让他的精神动起来,尽快走进自己内心编织好的关卡中,自己找寻下真正的答案。毕竟刚刚他说自己迷茫,但其实他想找寻的答案,本就在他自己心中摆着,问心法要做的,只是帮他将其找出来罢了。”

        由于已经离开了修行路,对于方长的解释,魏和像故事一样听得很是轻松,也不管是否听明白了,只是点点头,而后又把注意力放回了自己同伴身上。

        此时,李悦依然一副呆滞的样子,堆坐在原地不动。

        看久了之后,魏和忽然有些担心,他问方长道:“先生,这个问心关,需要多久才能闯出来?”

        方长摇摇头,表示不知:

        “这个可说不好,可能一个时辰,也可能一天,每个人都不会一样,等着就好。”

        
    恐怖小说撒野 小说十大巅峰网络小说快穿之禁忌攻略全文免费阅读拔萝卜全文无删减百度网盘掌阅小说网百度小说免费短文集合小说下载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